珺主凶猛

第480章 得救

第四百八十章 得救!!!

“不是你暴‘露’了,是之前我们在城‘门’口闹事时就惹来的麻烦。”碧‘波’的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刘大人的心眼还没有针鼻大,一直就注意着我们呢。要不是吴德贵身后的江厉与他‘交’好,恐怕早就要对咱们下手了。”

“那,你现在突然要带我走,就是刘大人想要对我们动手了吗?”乔珺云疑‘惑’的问。

“嗯,本来他还能忍着,可是那个伍亮被训斥了一番放回家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找到了十七夫人。十七夫人最是护短,也最是不喜被下了面子,被其他的夫人嘲笑。因此一哭二闹三上吊,总算是让刘大人下了决心。让他找了人,打算在今夜用一场意外‘弄’死咱们两个。”

“可是,吴德贵是江厉的人,难道刘大人就不担心误伤他‘露’出了马脚?”乔珺云是了解这些官商相护的猫腻的,但思及碧‘波’之前说给自己的话,就恍悟道:“你说吴德贵被江厉叫走,该不会也是刘大人故意的吧?这样哪怕是咱们两个死了,只以为这是一场意外的江厉自然不会怀疑到他。或许说,哪怕察觉到了,也会因为我们不重要,所以故作不知?当然,这是在刘大人不知道我们身份时候的想法......”

“是啊,刘大人肯定还在想着,哪怕是吴德贵大吵大闹怀疑为什么半夜会忽然着火,外人眼中‘精’明的生意人江厉,肯定是帮忙压下他的不满的。”碧‘波’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寒意,没有人被如此计划着‘弄’死还能笑笑烟消云散的,这次跟刘大人的梁子可是真正的结下了,“对了,刘大人也打算让人将咱们活生生烧死,也是我消息灵通,才提前帮他办了。”

乔珺云的眼神也渐渐‘阴’冷,诈死脱身是一回事儿。但是被人算计着烧死可就是死仇了。虽然早在当初在城‘门’口处,示意碧‘波’出头的时候就预料到此事不能善了,说不定碧‘波’也寻‘摸’着能先埋下个伏笔日后好脱身离开,可真的被人规定好了生死。滋味儿还真不妙。

“哼哼,我现在没有功夫对付他,不过已经有人盯上他了,说不定还能帮咱们摆平了呢。”说着,碧‘波’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冲着乔珺云挑了挑眉‘毛’:“恒王现在就在云连城呢。下达了搜遍整个云连城的命令也是他下的,这云连城内的达官贵族不在少数,哪怕刘大人手眼可通天,可还是不敢轻易得罪如此多的人的。”

“呵,那恒王还真是胆大若愚啊。”乔珺云轻声的似讽非讽的说了一句。没有去管碧‘波’饱含深意的眼神,越过她就走到前面,还顺手拿了夜明珠,胆大道:“还是我走在前面吧,反正这条暗道也没有什么机关。”

碧‘波’不紧不慢的跟在乔珺云的身后。哪怕较比之前视线黑暗了不少,但却丝毫不见惧意。约莫走了一刻钟后,二人站在两条通往不知名之处通道的岔口处,乔珺云已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询问道:“咱们走哪条路?”

碧‘波’抻着脖子瞅了几眼,最后面向左边的通道说:“走这边,上面写着呢。”

乔珺云举着夜明珠在左边通道口照了照。果不其然发现‘洞’口上方刻着一个她所不认识的字符,没有迟疑,仍旧率先的走了进去。

碧‘波’跟在后面耸了耸肩膀,好心道:“这条路修得不怎么平整,不然还是让我扶着你走吧?万一有小石头之类的把你绊倒了,我可是会心疼......”

话还没说完。她就听到身前忽然传来乔珺云一声惊呼,因为这条通道更为狭窄一点儿,所以更加漆黑的情况下,她只听到扑通一声,接着就传来乔珺云发出的闷痛声:“啊......我想你应该早点儿跟我说这话......额。你踩到我了!”

碧‘波’连忙收回了脚步,尴尬的蹲了下去‘摸’索着,总算是顺着乔珺云的脚腕‘摸’到了她的手臂,试着将她扶起来,讪讪的笑道:“呵呵,我不是寻思着你能看到路,只是问一问而已吗......”她才不会说本来是想趁着乔珺云不小心身形晃动的时候一把抓住她,可怎么能想到乔珺云摔倒的这么快,而且周围黑的让她根本就没看到呢。

乔珺云倒‘抽’着凉气借着碧‘波’的力气和扶着身边微微‘潮’湿的土壁站了起来,放弃了继续走在前面,将夜明珠塞给了碧‘波’,泛着丝泪音沉闷道:“快走吧,这里的空气真不好,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察觉到乔珺云的低落情绪,碧‘波’没再多说些甚么,再次让她牵好自己,往后走。

又过了约莫两刻钟之后,碧‘波’总算是带着乔珺云走到了头,高举的夜明珠映照之下的是一扇涂满了褐‘色’泥土的‘门’。在暗道内的这一面有‘门’环,上面有着三个硕大的铜锁。

碧‘波’早有预料的掏出一串钥匙,一一将其打开之后,伸手一推,就有依稀的光亮传来。

几乎是瞬间的,外面就有人在问:“#%^%&?”

乔珺云根本就听不懂,不过依稀觉得这语言应该是南海那边的语言。她向碧‘波’看去,就见碧‘波’沉稳的踱步而出道:“%%&。”碧‘波’回的话同样是乔珺云听不懂的语言。

‘门’被大推而开,乔珺云发现外面虽然同样黑暗但却有近距离的光线,似乎近在咫尺,与夜明珠的莹润柔和的光线相比还是强烈了些,就躲在碧‘波’的后面跟着往外走。

“公主!”外面的人总算是说乔珺云能听懂的话了,她略适应了一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一个提着油灯的面容粗鄙的‘妇’人,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也是她说了大温的话,才让她听出了她十分沙哑的声音。

“娜多!”碧‘波’看起来丝毫不亚于那喜极而泣的夫人‘激’动,她上去一把握住了被唤作娜多的‘妇’人的双手,上下看了她一遍,怜惜道:“真是委屈了你了。”

“不委屈!”娜多听到公主的关心已经是觉得值得了,她没有再与碧‘波’寒暄,而是看上了一身泥污甚至连脸上也都是泥土的乔珺云。尽量放柔了声音道:“这位就是云宁郡主了吧?看这样子,还真是没有少受苦呢。”

乔珺云没有因娜多粗粝的嗓音而皱眉,而是温和的回道:“你好。虽然暗道难走了些,但能有这么好的方式离开。已经是万幸了。”

娜多的笑容又真切了几分,侧身道:“公主与郡主先进屋子里坐一会儿吧。”

碧‘波’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回身去拉乔珺云,与娜多并列走着询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们被发现?”

“等郡主您说可以就可以了,人都准备着好呢。”

跟在后面的乔珺云没什么反应,而是在适应了黑暗之后眯着眼睛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是一个有些残破的院子,刚才她们是从稻草搭起的杂物棚里面走出来的。围墙矮的很,几乎让人能看到外面偶尔路过的一个男人的头颅和肩膀。

乔珺云进屋坐在有些跛的木凳上。屋内虽然没有多余的摆件,但至少那张单薄的木板‘床’上的铺盖,还算是干净。桌子上没有茶壶,只有一个很多缺口的木盘里面放着两个裂了纹的粗糙的瓷碗。但同样的,碗虽然很是破旧。却没有让人见了就觉得厌恶的油腻。反而在烛光和油灯的照亮下,泛起了一层干净的暖‘色’。

“公主,事实上这段日子我们又挖通了一条暗道,通往与狼莞城相近的郊外。那附近也有不少的庄子,我们将其中一个伪装成了此刻的老巢,也抓了几个人。如果您同意的话,等会儿就可以顺着那条新挖的暗道出城。然后就会有人因着你们二位去庄子。”娜多说着准备好的计划,跟碧‘波’之前听到吴德贵说的很不一样。

碧‘波’微蹙着眉头道:“之前吴德贵说是要让我们在城内被发现,怎么忽然就改了?这件事情你跟他们沟通过没有?”

“说了,事实上还是吴哥捎来的口信呢。因为吴家起了大火烧死了吴德贵的姐夫和外甥‘女’,当时不知怎的,刘大人正向江厉以及吴德贵保证一定回彻查此事是否另有蹊跷的时候。恒王大人也去了。说是撬开了之前逮到的刺客的嘴,说他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将您和云宁郡主藏在城里。既然是不在城里面,那就只可能是在郊外了,可通往皇都的郊外并没有寻到人。所以,为了避免人是在皇都找到的。被怀疑我们的势力才能藏起来你们,就只能将你们放到靠近狼莞城的郊外了。”娜多耐心的解释着。

“可问题是......”碧‘波’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道寒光:“被抓到的刺客并非真正是我们的人啊。还有,恒王即便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也顶多会‘私’下里告诉刘大人,而不是让江厉和吴德贵也听到吧?”

她看向了乔珺云,神情很是谨慎道:“这个恒王真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荒唐,好不容易被恒王妃拴住了心,结果又因为一个不着调的庶‘女’而故态重发?”

乔珺云自然不能将自己和恒王合力蓄谋造反的事情说出来,更何况现在恒王的态度她也说不准,只能在尽量提醒的情况下含蓄道:“不知道,反正有些时候他很决断,很希望能得到皇舅的认可。”也就是在说,这次的事件在恒王的眼中,说不定就是他能立功的机会,自然是会无比看重的。

至少碧‘波’就是这么理解的,颇为沉重的点了点头。

而娜多却是想得更多,捂着嘴轻声惊呼道:“该不会、该不会恒王是识破了吴哥他们的身份,故意去试探的吧?那您还要去郊外吗?如果你们真的在郊外被找到了,会不会让恒王觉得吴德贵和江厉跟咱们有关系?”

碧‘波’沉默半晌,才不甘心的道:“可能,但我不懂如果恒王真的怀疑吴德贵他们或者说王大赖和小‘花’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将人抓起来严加审讯。除非,他另有所图。”

而乔珺云却是电光火石间猛然有些隐悟:该不会是恒王知道了碧‘波’的这股势力之后,猜到了什么,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搭上线吧?

这个想法在乔珺云的脑中不断徘徊,越想越觉得可能。因为,虽然她跟恒王联盟了。但却很少能给恒王带来一些实质‘性’的力量和帮助,或许说无法在兵力和人手上帮他。

那边娜多和碧‘波’已经就着是否要真的去郊外而讨论开了。娜多觉得这其中说不定有‘阴’谋,为了避免给公主带来危及到自身的危险,觉得还是依照原计划比较安全。

但碧‘波’却觉得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去郊外,看看恒王到底知道了多少并且有什么打算。而且,去郊外的话会更少的牵连到自己的势力,哪怕在郊外被发现了,她也敢肯定不会受到太大的‘波’折。

娜多到底还是争辩不过碧‘波’的,最后只能无奈又担心的妥协了......

半个时辰之后,‘精’疲力尽的乔珺云被碧‘波’从‘洞’口拉了上去。这次暗道的出口是地窖,一打开暗道内的‘门’时,还有几个土豆滚了进去,好在地窖的底部被清理的还算是干净。

“呼......总算是到了。”乔珺云都快要没气儿了。这条暗道修建的很是仓促,甚至还有许多泥土和细碎的石块没有被清理干净得堆积在里面。

再加上是新修建的,所以里面通气的时间才不过是短短几天。要是再晚些出来的话,说不定她都要里面窒息而死了。不过,也就是这幅奄奄一息的样子。连装都不用装,就是被人劫持走后恶劣对待了三天的样子。

此时已经临近午夜,整个庄子里都悄无声息的,就连乔珺云粗重的喘息声都能清晰耳闻。没有见到出来院子迎接自己的人,碧‘波’觉得有些奇怪,偏偏手里的夜光珠在如此宽敞的黑夜中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她只能将乔珺云从地上抓了起来。附耳道:“有些不太对劲儿,你跟着我走,要是见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也不要惊叫,免得惊扰到了旁边的人家!”

乔珺云无力的点了点头,尽量迈动沉重的步伐跟了上去。因为地窖是在后院,两间仆人住的大通铺也一个人都没有。两个人只能往前面的院子乃至于前堂走。

走了不知道有多远,二人也没见到哪怕一个人或者一点点的光亮。情况似乎不妙?

就在二人不约而同的握紧了对方的手,脚步也渐渐放慢的时候,已经近在咫尺的正堂忽然亮了起来。不只是从窗口和‘门’口透出来的烛光灯光,就连‘门’口挂着的几个灯笼也是几乎同时的亮了起来!

“嘶......”乔珺云吓得拉着碧‘波’就往后倒退了几步。正‘欲’转身逃跑的时候,正堂‘门’口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带着醉意的大喊道:“他娘的,你们两个怎么跑出来了?”

正堂内传来嘈杂的喊叫声和重物倒地的声音,乔珺云觉得情况不对,就侧过头去慌张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群人真的是安排的吗?他们怎么认出来我们的?”

“没事儿,别怕......”碧‘波’没觉得不对,反而想起来娜多说了,这群人其实都是自己人易容的,等她们到了找好了时机之后,将关在这里的一群身子强健却经常作恶的男子放出来,做出他们商量不成反引发内斗的情景。到时候,再让她和乔珺云装作刚跑出来的样子,大喊大叫的求救吸引旁边庄子的注意,然后就顺理成章了。

总的来说这个计划虽然不太缜密,但是只要局面‘混’‘乱’的起来,再让人趁‘乱’收尾一下,哪怕还有疑点,也是无法推翻已定的‘事实’的。

晃晃悠悠的男人走近了一些,正堂里又出来了两个男人向着这边走来,为首的男人对着乔珺云二人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毫不客气:“你们怎么出来的?之前大伟不是提着一壶酒去看着你们了吗?啧,肯定又是那个臭小子喝多睡着了!”

“你、你们究竟想要什么!”碧‘波’做足了受害者的样子,哪怕观众都是自己人。

“哥们俩快点儿,将她们俩给撵回去,我还要回去喝酒呢。再不快点儿,酒可要被喝光了!”醉酒男人不耐烦的对着身后两个人招了招手,不顾碧‘波’的质问与乔珺云的连声求饶,将她们关到了中院里的一间房间里。

“警告你们一句老实点儿,再敢跑出来就要了你们的命!”三个醉汉骂骂咧咧的将‘门’上锁,踉踉跄跄的就再往前院走去。

乔珺云与碧‘波’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是微微松了口气。碧‘波’是因为相信娜多说的话,相信这些人是自己的人不会伤到自己,更何况之前那男人还对自己使眼‘色’呢。

至于乔珺云完全不害怕,则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从那三人的身上感觉到丝毫的恶意。

二人彼此搀扶着往里面走了走。就看到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一片,被子就成团的堆积在‘床’上,屋子里散发着一股酸臭的味道,地上还放着几个残留着残羹冷饭的饭碗。

碧‘波’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却又有些得意道:“看来他们还想得‘挺’周到的,不过就是‘弄’得太脏了一点儿,不至于连吃完的饭碗也不拿出去吧?”

“是难闻了点,不过咱们现在可是被劫持幽禁了起来,要是不提要求还对咱们好那才是奇怪呢。”乔珺云的身上全都是泥土等污物,也没法计较凳子是不是比自己的衣服还要脏了。一屁股坐了下去脱力道:“咱们穿的虽然是之前的衣服,可是这也不像是在屋子里不能清洗的那种脏法啊!”

“没事儿。别忘了咱们被从郊外劫持走后,这三天内一直没有‘露’过头。他们为了将咱们带到这个庄子里,途中自然少不了各种伪装,各种法子齐上阵。”碧‘波’不以为意的掸了掸自己身上已经成了泥‘色’的衣服。“幸亏刚才在暗道里呆了那么久,你闻闻,是不是一身的汗臭味儿?”

乔珺云依言低头闻了闻,随即紧紧的皱起了鼻子,自从味觉失灵之后,她的嗅觉也跟着下降。天知道那天进入云连城的时候,明明入口没有任何味道的糖葫芦。却在她自我催眠成了酸酸甜甜的,嘴上不住的称赞好吃有多么的折磨人。

“唉,他们在前面喝酒吃‘肉’,咱们就在这间臭屋子里呆坐着,真不厚道。”

“现在他们已经见过咱们了,是不是就要准备离开了?等一会听到动静。咱们想办法逃出去求救就可以了吗?”乔珺云也听了娜多说的计划的大概,询问道。

“嗯,差不多了。”碧‘波’笑了笑,“不过他们应该会再给那群被关起来的恶人喂些酒喝,给他们吃点容易神经‘混’‘乱’的‘药’。让他们也以为自己是受了他人委托暂时看管两个‘女’人后,就能走了。”

俩人也不再说话,就想办法坐得舒服,尽量的恢复力气,为一会儿做准备......

一刻半钟之后,乔珺云就灵敏的听到后院传来一阵阵叫骂声,这群人说话可真的是粗鄙到了极点,看来之前伪装成他们模样的碧‘波’的人已经离开了。

乔珺云默默地深呼吸,又等了小半刻钟,等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足以让碧‘波’也‘挺’清楚,就忐忑的站了起来,轻声道:“咱们是不是拿点东西保护一下自己?万一被那群人找了进来.......”

“嘘!”碧‘波’竖着耳朵听了听,发现脚步声根本就没有在房间‘门’口停留,而是直奔着前院而去,就低声对乔珺云说道:“他们去前面了,咱们两个现在就闯出去吧。不过还真不能按照原来那样走前‘门’,这群人到底都是凶神恶煞的大恶人,咱们还是走后‘门’,走吧。”

说着,碧‘波’就从‘门’口拿了一根手下悉心准备好的木棍,等脚步声完全走远了,才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丝声音的将房‘门’给拉开了。

警惕的扫视了一圈,乔珺云矮着身子跟在碧‘波’的身后,顺着铺着鹅软石的小路跑进了后院。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可是却忽然在靠近了小‘门’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你们是谁?在这府里做什么?呵,竟然还是两个小娘皮!”

乔珺云僵硬着转过了头去,当看清身后男人脸上布着两道狰狞伤疤之后,眼神闪了闪忽然抬手指着他的身后大叫道:“小心!”

嘴里莫名带着酒味儿的男人下意识的一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正‘欲’回头时,后脑勺忽然被重物击打,身子摇摇晃了几下,就无力地倒了下去。

见此。乔珺云才松了口气,拉着将男人打昏过去的碧‘波’就往小‘门’走,有些手抖的将‘门’打开了之后,为了活跃一下紧张的气氛说道:“咱们两个还真的‘挺’有默契的。幸亏你打的及时,不然那么粗壮的一个男人,我们肯定是对付不了的。”

碧‘波’的心情还算不错,见乔珺云如此说就戏‘弄’道:“就是我没打他,凭着你的巨力也能将他一拳打飞几十米远吧?”

小‘门’被打开,乔珺云探出头看了一眼见外面没有人,这才敢拉着碧‘波’溜了出去。一边在漆黑之中寻找着距离这里最近的庄子,一边压低声线道:“我那力量时灵时不灵的,现在浑身无力的,哪怕是真的打了那个男人。恐怕也跟替他挠痒痒一样。唉,我看不清路啊,你把夜明珠拿出来吧。或许咱们现在就呼救?应该不会让那些人立即追出来吧?”

“喏。”碧‘波’把夜明珠递给乔珺云,她夜间视力还不如乔珺云呢,今夜乌云密布几乎没有月光。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分不清方向。现在这情况,还真的说不准她们一喊,是不是会引得庄子里面的人追出来,然后趁着她们看不清身后的时候偷袭。

到了这个时候,碧‘波’才反应过来这次的计划有多么的马虎。

不过也幸好夜明珠还在,二人借着点点的光亮总算是远离了‘被囚禁’的庄子,接近了另一个看起来更加气派的别庄。二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摸’到了这个庄子的正‘门’。乔珺云与碧‘波’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她稍微酝酿了一下,就大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有没有人啊?嘭嘭嘭!救命啊,有没有人?我是云宁郡主!”乔珺云扑上去用力拍打着在夜明珠散发的光泽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的朱红‘色’大‘门’,嘶哑的嗓音在寂静的夜中传递了很远,甚至还产生了回声。

碧‘波’也跟着拍打起了大‘门’:“救命!救救我们!我是碧‘波’公主。有人要杀我们!”

这郊外的庄子,一般都是富贵人家闲来小住几日的。这一家的主家正好不在,庄子上只有十多个奴仆打理并一些强壮的护卫在此,为了偶尔佃户上‘门’的求助所准备着。

因为知道郊外不会有人上‘门’讨饶,所以就连看‘门’的都睡了。

可谁让乔珺云和碧‘波’的哭喊声穿透了夜空呢。几乎是人人一个‘激’灵,猛的就从梦中惊醒了。就守在‘门’内小房的奴仆还以为是半夜见鬼了,正想着往后院走找人说一说,就听清‘门’外再次传来了哭喊声:“啊!救命啊!我是云宁郡主,救了我皇舅和皇祖母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啊!”

“我是碧‘波’公主,若是得你等相救,本公主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的。”与前面的歇斯底里的‘女’声相比,这个就显得十分冷静了。

‘门’房觉得好像有个馅饼凭空砸在自己的头上,喜得反问道:“是你们?真的是你们吗?可是不是说你们被人劫持走了,不知所踪吗?”

“本郡主就是本郡主,何须得冒名顶替!你赶紧将‘门’打开!放我们进去,待得我回到皇都自然不会亏待了你的!”乔珺云刺耳的大喊,嗓子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你、你们......”‘门’房的手已经搭在了‘门’闸上,可是却忽而想到外面的两个‘女’人出现的莫名其妙,谁知道有没有鬼。遂眼珠一转,转身就往庄子后院走,高喊道:“你们等等!我去喊人来救你们!”

“‘混’蛋!‘混’蛋!他们就在隔壁,要是追来了怎么办,赶紧把‘门’给我打开!”乔珺云听到‘门’内的人真的走远了,愈加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碧‘波’也想要挽留住他,高声道:“快!快放我们进去啊!放我们进去救救我们,荣华富贵我全都能给你!”

‘门’房的脚步差一点儿就调转着往回走,但却还是记着这不是自己的府上而是主子的府上,万一放进来的是歹徒的话,可就对不起主子的看重了。

遂,‘门’房步伐加快,很快就到了后院,将疑似云宁郡主和碧‘波’公主的人上‘门’求助的事情说了出来。

有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小‘妇’人就问:“真的吗?你看到她们长什么样子了吗?”

‘门’房迟疑了一瞬,羞愧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一时惊动就过来找你们了。不过她们说旁边庄子怎么地。好像就是从里面逃出来的,会不会刺客就躲藏在那里面啊?”

“那赶紧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对对对!大家赶紧拿上家伙,谁‘腿’脚快快去开‘门’。万一真是云宁郡主的话,咱们这次还真是撞大运了。”

以‘门’房为首的奴仆们皆是眼神冒光,‘精’神亢奋的向着前院的大‘门’冲去。

“人呢!快来人啊!”乔珺云的喊声已经低哑到不行,弱弱的若不是在空寂的黑夜,恐怕都不会有人能听到。

乔珺云忍不住的给碧‘波’了一个眼神,想要问是不是要换一家求助。可就在这时候,她却忽然听到之前逃离的庄子方向传来一阵清晰的叫骂声,随之而来的是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糟糕!”碧‘波’头痛的看着那群行为暴力的男人从远远的正‘门’走了出来,手里举着不知道何时做的火把,似乎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僵直在原地。

“嘭嘭嘭!”碧‘波’和乔珺云愈加大力的敲击着大‘门’。却不敢再大声呼喊。

那群男人皆是醉醺醺的,一开始他们出来的确是想要趁着绑来他们的人不在的时候逃走,可是在出了‘门’注意到远处两个拍‘门’的人之后,忽然恍恍惚惚的想到了什么——

这就是碧‘波’的手下用‘药’暗示的后果了,这些人虽然没有直接看到碧‘波’和乔珺云。但联想到他们到了这里虽然是被强迫的,但刚才却有人委托他们看住两个‘女’人,现在他们的怀里可还揣着沉甸甸的金条呢。

自从后院里跑到前院正堂,这群男人都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两个‘女’人。那么,再看到那边两个在另一庄子‘门’口的灯笼下映照出来的狼狈‘女’人,就想着:难道她们是趁着我们没有注意的时候溜出来的?

“两个小贱人!大家快去将她们抓起来!之前的人能将我们抓到这里来,肯定是手眼通天的。咱们已经收了金条。如果放跑了她们的话肯定会有大麻烦缠身的!”

“对!不过是两个‘女’人罢了,咱们要是让她们跑了岂不是丢死了脸!”

“噢噢!快上啊!”

乔珺云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心跳真的是慌‘乱’的加快了不少。她看见那些男人手里都举着火把,明火影‘射’出来的脸庞都甚是狰狞,就像是要将她们活活烧死的恶鬼一样!

眼看着已经被发现了,乔珺云也不再顾忌会被听到。扯着已经粗粝的犹如石子在地上划过的嗓音求救着:“人呢?在不在?快点儿把‘门’给我们打开吧,快点啊,求求你们了!”

情况有些超出预料,碧‘波’只能挡在了乔珺云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瞪着那些‘逼’近的男人。木‘棒’被她掩藏了身后。希望能趁这机会来个出其不意。

这里这么大的热闹,如果是在城内肯定会引起许多人家的注意。可惜这里是郊外,这里附近就三个庄子,除了她们之前逃出来的那个,现在正求助于的这个,就只剩下距离她们最远的别庄了。所以说,除了背后的庄子内,自然不会再有其他人来救她们。

“啊!!!”乔珺云不经意的回头,发现那群男人快要走到这边正‘门’了,悲惨的大叫了一声,就在身子缓缓下滑要摔落在地的时候,大‘门’忽然被人从内打开,甚至还有一双略粗糙但形状优美的手掌拉住了她。

‘门’内的小‘妇’人等人,已经透过‘门’缝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确定乔珺云二人的危险,就在危急时刻打开了大‘门’,合力的将乔珺云与碧‘波’依次拉入了‘门’内。

接着,大‘门’再次被关的严严实实,速度快的让那些凶悍的男人都差点儿没反应过来。

乔珺云在‘门’内依靠着大‘门’瘫倒在地,剧烈的喘息着:“呼、呼......”

ps:

不是说假的,耗子真想爆句粗口,他娘的总算是发出来了!天知道,两台电脑试了五六十次都发不出来!好不容易用ipad发出来了,一下午的火简直跟别在心里似的,让人难受死了!我明天非得解决这个问题!阿弥陀佛!要不然这章本能准时发出来的,阿弥陀佛!保佑耗子明天顺利解决问题吧!如标题那般,耗子真有种得救的感觉!不打扰大家看文了,耗子牢‘骚’几句,希望大家别觉得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