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518章 滴血认清还是分不清

第五百一十八章 滴血认清还是分不清?

传旨太监没兴趣看霍家夫‘妇’争吵撕破脸皮的样子,只是撑着笑容催促道:“霍大人,您赶快请吧。(79小說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皇上与太后娘娘都在宫里等着您呢。”

霍振德心中一沉,明白今天这事儿无论如何是躲不过去了。即便不入宫,关于他当年的**往事和不利谣言也飞散的到处都是了。而若是他入了宫,更是给这谣言板上钉钉,坐实了当年他**于**楚馆之中,还豪掷百金**过一个‘花’魁。

哦对了,还有他冷血冷情,在‘花’魁怀了孕之后就被新欢勾搭的将其抛在脑后,他的正妻更是极其善妒的害得‘花’魁身死,只留下了一对‘女’儿来证明他当年做过的好事儿。

无数人都等着看霍振德的笑话呢,更何况当年盼兮的事情也有不少人知道。在温儒明示意人散播不利于霍振德的谣言后,各路牛鬼蛇神也是各自出手,让当年的事情的细节更加清晰了起来,也更加的可信了。

眼看着霍振德的脚下一动,要跟着太监入宫去了。霍姜氏就忍不住的扑了上去,攀住了霍振德的大半边身子哭嚎道:“老爷,您别进宫啊!不过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两个野丫头罢了,您何必入宫去受人‘蒙’骗,还做什么滴血认亲呢!老爷!您要相信我啊!”

经她这么一喊,霍振德更加觉得尴尬。这是他自己能决定的吗,皇上宣召,他有多大的胆子才敢违抗圣旨?

霍振德是真的恼恨当年怎么娶了这样一个善妒狠毒又没有脑子的恶‘妇’,气得一巴掌扇开她,趁着霍姜氏被挥倒在地上,冷冷的哼上一声,一甩袖子就奔着‘门’口走去。

他也顾不上传旨太监就在身边了,厉声对不远处站着的管家喊道:“派人送夫人回院子里休息,没有本大人的命令谁都不许去看她,更不许让她溜出来!”

管家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的确闹得太大了,不敢有误。吩咐几个有力的丫鬟上前叉住霍姜氏,不顾她的挣扎与喊叫,一边恭送霍振德离府,一边用眼神示意丫鬟们快点儿给她‘弄’走。

其中有个看起来格外显得疲惫的丫鬟。连日以来的劳作让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容颜都被摧残的不复出‘色’了,就连那一双纤纤‘玉’手也是布满了细小的伤痕,更甚者还有她好几年都没有在手上出现过的冻疮也复发了。

她名唤映蓉,本是他人送给霍大人的一位歌姬,歌喉动人,容貌绝‘色’。算来,这是她入得霍府的第三十日,可她除却第一日被领回来的时候受到过霍振德的另眼看待,其后的日子都在最近异常暴躁善妒的霍姜氏的**下度过的。之所以过得如此狼狈堪苦,无非是霍振德有意将她给收入后院而已。

目送着霍振德的背影出府远去。映蓉从刚刚的怔愣中收回心神。

今日霍振德对霍姜氏发怒,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跑到前院里来,本想着只要霍大人见到她就能将她救出苦海。可却没想到霍大人的目光与她不止一次相‘交’错过,却都没有认出来她。或者说,认出了她。却因她目前失了颜‘色’而没有丝毫的反应。

映蓉也是个经历坎坷的‘女’子,这辈子遇到了不少的磨难,心态早就有些问题了。本以为被人当成歌姬送到霍府,以后至少能有个安身之处了,却不成想仅仅是暂时的看不出来娇‘艳’颜‘色’,就被人弃之若履。

不过,映蓉还不会因为这些小小的打击就失望的自暴自弃。因为.......呵呵。映蓉上前帮丫鬟们的忙,趁着有人将霍姜氏的嘴巴堵起来的‘混’‘乱’空当,先试手的狠狠掐了一下霍姜氏的后腰。

仅是看着霍姜氏疼得不住的扑棱,且一脸愤怒的环绕四周却找不出掐她之人的蠢样,已经退到霍姜氏身周不远处的映蓉,摩挲着手指浅浅的笑了。如果霍大人真的不想再忍受霍姜氏的话。她是不是就能好好的报复一下了呢?

映蓉跟着被人钳制住身体的霍夫人向后院移动着,却未曾想到她自以为隐蔽的动作早已被人收入眼中。

不过,那人没有丝毫揭发的意思,反而意味深长且又满意的笑了——看来,又为主子物‘色’到了一个好苗子......

霍振德匆匆入宫。在给传旨太监塞了一沓银票之后,总算在踏入养‘性’殿之前,得到了些许可靠的情况——现在倚翠阁的**秋娘在着,一对从**里出来的姐妹‘花’唤作媚儿和娇儿,而另外一对曾救过恒王的‘侍’妾,而得到契机求到太后娘娘面前的那对,叫做仁‘花’和柏‘花’。而且,仁‘花’柏‘花’这名字,据说还是当年盼兮死前为二人取得名字。

太监说的都是真的,霍振德也觉得他不可能说谎。稍作衡量,心中就已然有了决定。

凭借着霍振德的手眼,他自然已经知道当初救过冷娇娇的两个丫鬟留在了宫里,若是没有意外就是那对仁‘花’和柏‘花’了。

虽说二人是做人丫鬟的,但怎么说都有个小小的功劳在身,再加上二人好似被那个‘侍’妾捧得很高?两厢一对比,二人要比媚儿娇儿两个**‘女’要好上不止十倍呢!

心里不住算计着的霍振德,总算是抵达了养‘性’殿‘门’口。他这才有时间和心情的整理了一下仪表,确定没有不妥的地方,这才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双手还习惯‘性’的在后面背着。

殿‘门’大敞,光亮伴随着丝丝没能完全阻隔在外的凉风一起吹了进来。

温儒明微微眯着眼睛,如同坐在龙椅之上,再一次的看着霍振德难掩自以为是的傲意背着手走了进来。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以往的愤恨与怒意,只是颇为亲和的笑了笑道:“霍大人可总算是来了,朕等了你许久了。时间不早,咱们还是赶紧准备滴血认亲吧。”

刚刚说完,不等霍振德站定脚步有所回应,温儒明就又看向了太后,孝顺的道:“母后,您坐在这里已经好长时间了,若是累了的话不妨去休息。这里有朕看着,很快就能结束了。”

太后宽慰的笑了笑,但还是执意要留下,“哀家明白皇上的孝心。只是既然这事情哀家从头看到尾,也就不差这么点儿时间了。赶紧的,让人将将瓷盆盛好清水端来吧。”

见太后要留下,温儒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眼角余光瞄到霍振德松了口气以为有人能依靠的模样,心中竟是嗤笑了一声,很是得意这次太后可是坚决的站在他身后的呢。

至于太后指明让人端来瓷盆,温儒明表示毫无意义,慧萍一得令就下去准备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僵持,温儒明就充当活络气氛的人道:“霍大人,在滴血认亲之前。您还是看看这四位声称是您骨‘肉’的姑娘吧。(79小說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在你左手边跪着的两个,是仁‘花’柏‘花’。你右手边跪着的两个,是媚儿与娇儿。”

霍振德的额头悄悄地渗出了两滴冷汗,随着温儒明的话分别左右看了一眼,瞳孔紧缩。不敢置信——左边两对姐妹长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就算是两对姐妹四个人一起比较的话,因为站的不算太近他的视力也算不得太好,竟感觉、感觉这四个人一模一样!

一样的打扮服装,再加上五官落入霍振德的眼中微微有些模糊,所以一时之间他还真分辨不清四个人的区别。若是四个人打‘乱’了顺序,恐怕他更是两眼发晕。除了对四人名字所能确定偏向谁一些之外,面对这人,他真是有心无力啊。

霍振德终于忍不住的擦了擦冷汗,尴尬的笑道:“呵呵、呵呵,恕老臣的眼神不太好使,一眼望过去四个姑娘长得都跟一个人似地。皇上好眼力、好眼力。”

“哈哈哈!霍大人谦虚了!”温儒明心情极好的大笑着。“其实朕第一眼看到她们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还以为霍大人有本事,竟是还有四胞‘女’儿流落在外呢。”

霍振德差点没挂住笑容,讪讪地附和着笑了几声就算是罢了。他还真没有那个本事。乍然间得知还有两个庶‘女’流落在外,他就足够吃惊了,也足够让他头疼的了。如果这四个真是他的闺‘女’,呵呵......

就在众人等候着慧萍将瓷盆端回来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传报声:“贤德贵妃娘娘到!”

太后的面‘色’微微一变,有些担心的道:“思琪她怎么过来了,该不会是听说些什么了吧?”

别看太后表现的过于惊诧,但实际上她们母子根本就没有抑制消息在后宫中流传,所以说这霍思琪的到来,根本不出乎二人的意料。

霍振德的神情有些难辨,在认领‘私’生‘女’的情况下被嫡‘女’给撞见了,真是要多么尴尬有多么尴尬。

霍思琪却不知殿内的气氛如何一般,因太后有令不得外人入,她也只能独自一人走了进来。昂首‘挺’‘胸’的模样跟她爹还真是十成十的相似。

温儒明‘露’出笑颜,用最近对待霍思琪的看似亲密的态度唤道:“爱妃你怎么来了。来人,快赐座!”

霍思琪最近的规矩有所长进,按照规矩给太后与温儒明分别行完了全礼之后,才缓缓坐下。

坐下之后,霍思琪像是刚刚看到霍振德似地,绽放笑颜道:“看来今日真是个好日子,来母后这里请安看到了皇上不说,爹爹怎么也入宫来了呢?”视线在地面上跪着的人脸上一扫,受到惊吓一般的‘呀’了一声,捂着‘胸’口好不娇弱的看向了温儒明,道:“皇上!这里跪着的是谁啊?是嫔妾的眼睛‘花’了吗,怎么长得都一个样子?还披头散发的,也忒是失礼了一些......”

温儒明听到霍思琪自称为嫔妾,而不是以前倨傲的可以的臣妾,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但还是心中畅快的笑了笑,用**溺的语气道:“爱妃的胆子小,莫要被吓到了。她们四个长得虽然相差无几,但却是四个不同的人。算了,不说这个,爱妃你怎么过来了?可是有要事与母后相商?”

霍思琪笑的那叫一个天真无邪,配合她还差一年才能及笄的年龄,还真是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她的眼‘波’往温儒明的身上一扫,嬉笑道:“皇上怕是看出来了,嫔妾是听说母后这里有新鲜事才想要过来看看的。唔,据说还与嫔妾的母家有关系。看到爹爹在这里站着,嫔妾这才敢肯定呢。”

霍思琪看似老实的说了,不过也就是打了个含糊,只说自己是来看热闹的。不过。虽然她竭力让自己表现得天真,但偶尔掠过仁‘花’几人的视线还是有些晦暗的。

“哈哈,这个......”温儒明难得的说不出来话,将话题引到了霍振德的身上:“霍大人,若非是闹到了母后的面前,这事情恐怕也得是你们霍家内部来解决才对。毕竟这是霍家的家世,还是你自己来对爱妃解释吧。”

霍振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活了大半辈子,他好久都没有觉得这么难堪恨不得没法找个‘洞’转进去的时候了。就算是在朝堂之上,温儒明故意纵容一些新臣触犯他的威严。他也一直是悠然不放在眼中的样子。

无形无意之中,‘私’生‘女’一事已经对霍振德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心理上的。可能霍振德还没有明显地察觉到,但是温儒明却已经开始偷偷窃喜,自认为找到霍振德的弱点了——

身处高位多年的霍振德。可能真的不将那些威胁到他的新臣看在眼中,但已经自持了多年清高形象的他,被两个至今为止才知道的‘私’生‘女’找上‘门’,其中还包括他的妻子的捣‘乱’,想必对于习惯了掌控一切的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

霍振德额头上流淌的汗水又增添了不少,只觉得嗓子十分干痛,声音也不自觉的压低了。却仍旧足以让人听清楚:“咳,回贵妃娘娘的话,今日老臣入宫,是为了相认多年以前流落在外的两个庶‘女’。这已经是陈年往事了,贵妃娘娘不知情也很自然,就连老臣。咳咳,也是今日才得知的。”

“哦?”霍思琪的笑意淡了,外面都如此流传是一回事情,亲自听爹爹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情了。尤其是她打听到慧萍去准备滴血认亲的东西,明明还不确定真假。爹爹就认了下来,呵,还怕她生气吗?

见霍思琪只是假笑着不语,霍振德还真觉得有些压力。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想起目前家里软禁起来的霍姜氏,而且霍思琪在宫中什么用都不顶,还需要他帮忙打点上下,他可是她的爹,她哪里有资本来指责他呢。

遂,霍振德一改之前的畏缩模样,重新‘挺’直了脊背。

温儒明看的好笑,看来不需要他做什么,要面子的霍振德就能跟同样死要面子自持高贵的霍思琪产生分歧了。

这个念头在温儒明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就关注起目前的状况来。

不过,还不等他加把火,让霍思琪这个隐藏的爆竹爆炸,慧萍就领着两个宫‘女’走了进来。

两个宫‘女’手里的托盘上面都放着一个瓷盆,里面承载着的是无‘色’的清水。慧萍的手里则是捧了个针包,她行过礼之后道:“老奴回来了,老奴特意去御医院取了一包银针回来。若是太后娘娘与皇上确定,就可以开始滴血认亲了!”

太后与温儒明对视一眼,觉得是时候了,就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可就在霍振德率先上前想着快点解决此事的时候,霍思琪却忽然站了出来,走到两个端着瓷盆的宫‘女’身旁道:“若是母后不介意的话,可否让嫔妾看一看这瓷盆和里面的水?”

太后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暗光,伸手制止住了想要开口驳回的温儒明,好说话的笑着点头道:“好啊。随你检查,毕竟这两个瓷盆要验出来的可是你未来的两个妹妹呢。”

霍思琪勉强的笑了笑,转身仔细打量了一遍两个没有丝毫‘花’纹或者裂纹的瓷盆,什么都没看出来。

两个宫‘女’不敢在贤德贵妃面前站得笔直,就单膝跪了下去高举起手中的托盘。正因为如此,才能让霍思琪明目张胆的借着整理袖口的功夫掸了掸手指,让指甲中藏着的粉末无形的或多或少的落入了两个瓷盆的清水之中,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但是,这个霍思琪自认为隐藏的极好的小动作,却逃不过太后这个老油条的双眼。这种小把戏,就是倒退二十年,太后都不屑的做。

不过,既然霍思琪自找耻辱。太后真不介意等会儿借机戳穿,再好好的削一番霍思琪的脸面。

要说太后为何在霍思琪已经沉寂下来后还如此针对,那就是另外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了。

霍思琪得逞,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退到了旁边。盈盈一拜道:“嫔妾确定这其中没有问题,能确认出谁才是嫔妾的庶妹,也算是放心了。”

温儒明的笑意颇为耐人寻思,“那就好。霍大人,您赶快些吧。”

霍振德不敢再拖延,径直走上前,从慧萍的手中接过了一根银针,飞快的在指尖扎了一下后,就将指尖上渗出的血珠分别滴入了两个瓷盆之中。

而早已站起来的仁‘花’四人,也从慧萍那里分别取了两根银针。两对姐妹各自共用一根针的将手指扎破,仁‘花’柏‘花’将血滴进了左边的瓷盆中,媚儿和娇儿则是将血滴入了右边的瓷盆之中。

待得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毕,众人都摒心静气了起来,静待着结果。

过去了五六息时间之后。两个瓷盆中就呈现出了结果。捧着瓷盆的两个宫‘女’第一时间注意到,但因二人站的很近,所以都没有错过对方瓷盆里面的情况。

二人不约而同的倒‘抽’一口凉气,其中一个沉不住气的更是惊叫道:“天啊!这怎么可能,全都融合了!”

“什么?”霍振德惊得上前一步,他再如何也不能想到霍思琪会趁着那短短的功夫当着皇上太后的面动手脚。所以,他只是怀疑是否是皇上派人动的手脚。

因为上前一步。所以霍振德就看清了两个瓷盆中的情况。两盆水中各自凝聚了一团血珠,除此之外仍旧是一片清澈,没有丝毫的浑浊。

一目了然的情况,反而让霍振德懵了——虽然仁‘花’媚儿四个人长得相差无几,但也不证明她们都是他的孩子吧?不是说了只有双胞胎姐妹吗,难道、难道他什么时候又留下了一笔**帐?可是。她们跟他长得并不像啊,没有道理他跟其他‘女’人生下了另一对双胞胎姐妹,还跟盼兮生的几乎一模一样啊!

霍思琪却是隐隐的勾起了嘴角,呢喃似地却让所有人听到了她的声音,“啊?不可能都是本宫的庶妹啊。莫非......是哪里出了错?还是结果都是错误的?”

这话,隐隐有在意指四人都是假的,一切不过都是场骗局的意思。

霍振德脸‘色’难看的可以,说不出来话只是对温儒明拱了拱手,那意思摆明了是请温儒明给个说法。实则,他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四个都是真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只能说她们都不是他的‘女’儿了!都不是才好呢,以为他愿意莫名其妙的多出两个如‘花’闺‘女’吗?

虽然当年他也为盼兮着‘迷’了些许时日,但也不过共度****,后来只是见过了一次好不好。盼兮可是**里面的人,虽然是‘花’魁,但只要‘花’了足够的钱还不是能随意让人睡的吗。

哼,看来盼兮生的还真不是他的种呢——霍振德既是庆幸、又是诡异的有些被背叛的怒意。呵呵,男人的心思比‘女’人还要难猜的呢,既是打从骨子里将盼兮看得十分鄙薄,介意对方的出身,却又不由自主的将对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介意对方是否保持着从心到身对于他的贞洁。

虽然太后与其是兄妹,但对于霍振德理直气壮的反应,还是觉得好笑——你觉得盼兮生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为此觉得愤怒,怎么却从不想想将她抛弃后对方有多么难过。甚至,还敢怀疑这事情是皇上‘弄’出来的呢?

太后倏忽之间,觉得霍振德也没有印象中的那么睿智,也不过是个被情所‘迷’了双眼的男人而已。她觉得有些无趣了,霍家的荣耀,真是让哥哥越来越理直气壮了呢,以前她总是有失偏颇还未曾发现。但是刚刚亲眼见到了哥哥那隐含着威胁要皇上给个答案的眼神,让她心里惶惶的。

好在......太后偏过头看了温儒明一眼,暗道:现在哀家站在皇上的身后,还不算晚吧?

温儒明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将疑‘惑’不解的目光投到了太后的身上。本就有所心虚的太后立即帮忙揽过了这个差事。清了清嗓子道:“霍大人,此事之中说不定有什么差错。慧萍,你检查一下看是哪里出了错,不然的话就请御医来亲自见证。不要出错。”

端着水盆的两个宫‘女’已然是吓得跪了下去,二人虽没看到霍思琪往水盆里投入什么东西,但除了霍思琪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可疑,不禁心中暗暗叫苦。她们害怕被牵连,可手中端着的瓷盆中的水却没有丝毫喷溅出来。

慧萍依言上前检查了一番两盆水,眉头渐渐凝聚了起来,转身就跪了下去,埋首道:“皇上容禀!老奴闻出两盆水中有些许黄枳的味道,并非是老奴之前端来的清水。黄枳是一种配制伤‘药’的上好‘药’材,凝血效果十分迅速。所以一般上好的金创‘药’中都要添加这一味‘药’材。”

“哦?果然是多了东西,你说这是被后来添加进去的?”温儒明反问道。

慧萍低着头重重的点了两下头,“没错,老奴在踏入正殿的时候还检查了一番,没闻到黄枳的气味。而端着水盆的两个宫‘女’双手都占着。又别无二心,绝不可能是她们动的手。当然了,老奴毕竟是半吊子水,皇上若是不相信的话还可以请御医前来相看。”

“御医就不必了。”温儒明笑了笑,特意瞄了紧绷着身体的霍思琪,并不戳穿:“慧萍,您亲自再准备两盆清水让人端来吧。再试一次。这次有朕看着,定然没有人敢再打小主意了。”

霍思琪的身子微微一抖,虽然掩饰得好又不甚明显,但还是被霍振德撞见了。

霍振德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恼火瞬间在心中升腾了起来。也因此,不敢再对温儒明的命令有任何的异议。只能拱手道:“臣悉听尊便。”

他的心中也在暗骂个不停,霍思琪跟霍姜氏还真不愧是母‘女’,怎么净是想着如何让他丢脸、拆他的台子呢?

慧萍又出去忙碌了起来,殿内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尤其针对着霍思琪。她再傻。也明白自己的把戏被人看穿了。或许说她可能并没有被人完全看透,只是她之前的行为太过于扎眼了,想不被人怀疑都不可能。

沉默,霍思琪这次保持了沉默。再出手捣‘乱’的话,恐怕今个的时间就都要耗在这里了。

等慧萍这次再回来,再次分别将针包中的银针递了出去之后,不消二十息的时间,就等来了早就预算到的结果——

“这绝对不可能!明明、明明是不同的两姐妹,为什么......”这次轮到霍思琪无语了。本来她都耐下心准备违心的认下两个庶妹了,但为什么还是四个?

两盆水里面的血都相溶了,慧萍一脸惶恐的跪下,很是认真的道:“还请皇上与太后娘娘明鉴,老奴是确定这两盆水没有问题的!不然、不然还是请御医过来看看吧!”

太后十分信任慧萍的说道:“哀家自然是相信你的,此事真是......皇上,还请您宣御医吧。”

温儒明也是没法子了,他并不认为慧萍第二次还会给人可乘之机,而慧萍本身又不可能捣‘乱’。所以,他也只能同意:“那好吧,钱江,你去亲自请御医来!”

两刻钟之后,御医到了,经过一番检查之后,笃定的道:“启禀皇上,此水中的确没有掺杂任何会影响到滴血认亲结果的东西。两边的结果都是真的,所以仅仅依靠滴血认亲的结果来看,参与了的人绝对是血脉至亲。”

“嘶......”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响起,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这个结果。

霍振德更是僵直了身体,继续质疑?御医都说没错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自霍振德来后就没能开口说过一句话的仁‘花’柏‘花’四人,终于是找到机会纷纷开口了。

媚儿和娇儿又是窃喜又是戒备的说道:“霍大人,虽然滴血认亲的结果是这样的,但仁‘花’柏‘花’她们肯定是假的!我们才是您的‘女’儿啊,您看我们的眼睛跟您长得多么像啊,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你......”霍振德不免得因二人的话而仔细的打量起近在咫尺的她们,不得不承认,除了眼眸之外。就连她们的眉‘毛’,都跟年轻时是有名的美男子的霍振德极其相似。

仁‘花’不屑的道:“霍大人,想必您也注意到这两个冒牌货与我们姐妹二人八分相似了。我还真不相信这世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能如此相似,还有她们的嗓音。虽然与我们相同,却难掩一众矫‘揉’造作的感觉。不过,在种种对方伪造出来的证据之下,恐怕您也是无法抉择的,不如您听听姑姑的话,看看她相信我们哪一对吧。毕竟,再如何,娘亲她们也只生了我们一对‘女’儿,我们十六岁了 。”

霍振德难以抉择,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一开始对于仁‘花’柏‘花’二人的偏颇就显现了出现。而且他也能隐隐察觉到太后看向仁‘花’柏‘花’的目光更柔和,显然也是有了决定。

一直跪在最靠近墙边的秋娘总算是再次落入了众人的眼中,恭谨的道:“实不相瞒,虽然妾身与媚儿娇儿共处了九年多,但是今日一见到仁‘花’柏‘花’。妾身就觉得十分亲近,两厢一对比,媚儿娇儿身上也的的确确有些违和感。平日里,她们之间也有些不合,以前妾身没有多想。毕竟再如何相像的孪生姐妹,也是有区别的两个人。但现在一回想,实在是颇多的不合。明明是心意相通的姐妹却太爱争抢风头了......”

媚儿娇儿当即‘露’出被背叛了的神情,震惊又不敢置信的连连摇头道:“秋妈妈!您在说什么呢!我们姐妹伺候了你九年,难道你们还不能确定我们就是儿时的仁‘花’柏‘花’吗?”

上首的温儒明和太后顿时‘露’出头痛的神情,毕竟四个人的这种对话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哪一次都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来,实在是眼见心烦。

此时此刻。处于将要多出四个妹妹的震惊消息中的霍思琪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前段日子听到的某个趣闻,转瞬间就想出了个‘阴’损的法子。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压抑住笑容,起身犹犹豫豫的说道:“皇上容禀!其实嫔妾知道一个法子,兴许能很明白的探查出谁是真是假。”

“哦?爱妃快说!”温儒明眼前一亮,没有将之前还动手脚的霍思琪的话当成耳旁风。

霍思琪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她抿了抿‘唇’角道:“嫔妾曾听说过一个传闻,那便是民间有种易容之术。用一种特殊材料在脸上勾勒出另一张完全不同的脸。不过,如果媚儿娇儿真的在这位‘妇’人的身边生活了长达九年,说不定又是用了另一种秘术。”

“秘术?”太后好奇地出了声,而媚儿娇儿也因为霍思琪这番话,感到不祥一般的往一起凑了凑。

霍思琪重重的点了点头,倾尽全力让自己显得很是诚恳:“没错!嫔妾也是多年前偶尔听人闲聊时得知的。这种秘术需要用被临摹的人即时的血液与‘毛’发,配以秘法用在另一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身上,就可以让此人身上渐渐有了被临摹之人的样子,就等同于制作出来一个替身。”

“这般骇人?哀家听起来,怎么像是巫蛊之术之类的东西?”太后一脸晦气的说着,一说出‘巫蛊之术’四个字,殿内所有人的神情都是一变。

霍思琪还知道轻重,连忙解释了起来:“太后娘娘别误会,这只能说是一种秘法而已,据说以前还是有传承的呢,还说以前斗争‘激’烈的大家族都有人用过,为的就是‘弄’一个替身在明面上挡风险。而且这秘法要求很是严格,譬如在被临摹之人出生之时,就要让另一婴儿服下脐带血,等同于自出生之时就开始制作替身的过程。而说是替身,实际上却不害人‘性’命,只是让一人同另一人长得越来越相像,至于其他的行为言谈举止,还是要另外模仿才能更为相似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惊疑不定——难道,眼前的两对姐妹中有两个就是替身? 可即便是真的那对,也不过是霍振德的庶‘女’而已,还是**‘女’子生的,莫非幕后‘操’纵之人另有所图谋?

ps:

写的‘迷’‘迷’糊糊的,发的太晚了抱歉,好不容易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