珺主凶猛

第523章 忠心护主

第五百二十三章 忠心护主

见到半身美人半身蛇尾的小松,温儒明被骇的连连后退,一时不查忘记了是在龙‘床’上,狠狠的一屁股跌在了地上,嘴里还在神神叨叨的喊道:“妖怪、妖怪。护驾啊!来人啊!”

小松嫌弃的看着吓得‘腿’都软了的温儒明,不太舒服的‘荡’了‘荡’蛇尾,纤纤‘玉’指抚上脸颊,似是天真的问道:“皇上,您怎么了?人家长得不好看吗,这张脸可是江滩第一美人的,人人都痴‘迷’的啊。”

温儒明骇到极点,反而冷静了不少。他深呼吸几次,见这妖孽没有要攻击他的样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没听到‘侍’卫们护驾赶来的踏踏脚步声,不安的小步小步的往外挪着,口中还在假模假式的威胁:“妖孽,有胆子你就不要动,自有高僧来收了你。朕可是真龙天子,如果你敢伤害到朕的话,一定会受到天谴的!”

小松忍不住笑场了,戏谑道:“皇上还真是会说笑话呢,本大妖自然知道皇上是天子。就是因为您是天子,才想着跟您一夜‘春’风助我得以修‘成’人身啊。为了避免您不喜欢我的蛇身,我还特意幻化出了这具身体啊。您还是快过来吧,助我修‘成’人身,本大妖也会想办法换了你这个恩情的。嗯?”

小松的话透‘露’了很多的信息,但是温儒明却没有时间细细琢磨。因为在他眼中的蛇妖又恢复了完全的人身,而且只是勾了勾手指头而已,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了,完全违背他的意识重新走回到了‘床’上!

“你、你想干什么?”温儒明完全是咬牙切齿的问,小松却理也不理他,只想着速战速决,身子柔若无骨的往他身上依靠,凉丝丝的手指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游移着。

但此刻的温儒明心中已经被恐惧填满,根本就无法再一次的火热起来了。

清澄在一旁看着火不够,就鼓吹道:“你得继续‘摸’‘摸’他的那玩意儿啊。让他起来,然后有人冲进来的时候才能给他最大的打击,让他心理障碍啊。”

小松隐隐明白心理障碍是什么意思,但他觉得在让温儒明心理障碍之前。他就要先有心理障碍了。不管这具幻化出来的身体是男是‘女’,动起手来都是他的手。所以他的表情微微挣扎了一下,又对清澄心语了一句,让她帮忙将双‘腿’幻化成蛇尾,然后再次浮起坏笑将蛇尾游移到了温儒明的下身处。

最敏感的地方被遍布着鳞片的蛇尾上下摩挲着,温儒明只觉得后脊梁一阵冰凉,无法挣扎,只能用言语来发泄:“妖孽你想做什么?赶紧放开朕!不然、不然朕一定让圆空大师他们将你给收了!”

小松偏过头翻了个白眼,蛇尾灵活的钻进了温儒明的寝‘裤’内,用力的圈住了他那个还有些分量的玩意儿。挥舞着蛇尾尖‘抽’打了几下。

温儒明倒‘抽’了一口凉气,疼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小松见清澄还在一旁看热闹,也有些恼火了,心道:“大人!你说要来搅局的人呢?快点儿啊,不然我不干了啊!”

清澄也不好再拖延下去了。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才道:“刚才温儒明喊得没有人听到,不过我已经让那几个老秃驴发现些情况赶过来了。再有小半刻钟就行了,你小心点,是让温儒明暂时不行,你可不能把他那玩意儿给‘抽’打的再也不能用了,烂了的话可就麻烦了。”

小松偷偷瞪了她一眼。眼不见心不烦的偏过了头,控制着那条不属于他的蛇尾狠狠地撸着温儒明的把儿,毫无意外的让其受到或多或少的伤害,留下了一些细小的伤口。

殿外,钱江亲自端着一盏热茶碎步而归。到了殿‘门’口,扫了一眼一如他离开时一样垂首恭敬的宫‘女’太监。满意的扬起一抹笑容。

守‘门’的宫‘女’一见到钱江回来,立马就殷勤的帮忙将殿‘门’开了半边。

钱江微一颌首,提步就要走进去的时候,忽然有个陌生的‘女’声喊住了他:“钱公公且慢。”

钱江收回脚落地,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裙的姑娘站在四五步远处。神情踌躇,面容是真的陌生。

而此人,自然是青果。

钱江的眉‘毛’一皱,瞪了一眼一旁站岗值守的‘侍’卫们,冷声道:“你是哪个宫里的?怎么没有穿宫‘女’服?”

之所以钱江肯定青果是个宫‘女’而非什么贵人,就是因为非但她没有开脸还梳着姑娘家的发髻,今日宫里没有进来什么大家的小姐不说,她还完全长着一张钱江没有丝毫印象的脸。

青果紧张的行了个礼,稍显不伦不类显然是刚刚学的。声音也因为不安而飘忽不已:“回钱公公的话,奴婢是云宁郡主留在宫里‘侍’奉太后娘娘的。太后娘娘刚醒,想要知道皇上是否安然无恙,慧萍姑姑她们脱不开身,所以奴婢就自请过来了。”

钱江的表情和缓了许多,声音也放柔了:“哦?你是云宁郡主留下的那个青、青果?”

青果见钱江知道她的名字,难掩欢喜的点了点头,矜持道:“正是奴婢。太后娘娘说是让奴婢亲自面圣,向皇上传达她老人家的关心之意,不知道能够劳烦钱公公帮忙通报一下,让奴婢面见皇上?”

钱江往青果的身后瞥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宫‘女’的确是太后宫里的。遂,点了点头道:“那行,你先在这等一下,皇上在殿内处理政务,容我先去通报一声。”

“那真是多谢公公了!”青果又是屈膝一礼,半垂着头看着钱江的脚步踏进了养心殿,心底的大石松快了不少,看来她表现的还算可以。

青果乍然间还觉得有些虚幻,毕竟昨日她还差点被爹娘卖进青楼,今个却已经站在当今天子的寝殿外恭候了。这差距,还真不是一点半点的。

青果心里还是有些摇摆不定的,她是被人收买来勾引云宁郡主的。但是她只在郡主府住了一夜,就被郡主送进宫里来,还很明确的告诉她、要捧她做宫妃。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虽然她猜不到郡主为什么会选上她,但成为郡主的一个宠姬与成为皇上的妃嫔相比。只要是聪明的都会选后面那一个。

所以,她如果真的在郡主的帮助下上位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就算是主子知道了,应该也只有高兴的份。毕竟这里可是皇宫啊。能谋得的好处自然要比在云宁郡主哪里的多。

窃喜之意渐渐的在青果的心头弥漫,原本面对无数辉煌殿宇与貌美宫‘女’的自卑消褪,脊背渐渐‘挺’直,自信了许多。

不管怎么说,现在背后要支持她当宫妃的可是云宁郡主啊。

青果不会忘记自己背后另有主子的,但如果她能够作为纽带,将主子与云宁郡主之间也搭上线,那岂不是更加妙!

就在青果畅想到要给皇上留下个好印象,而伸手抿着耳边的碎发的时候,殿‘门’内忽然传来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动作不由的一顿。

青果目光狐疑的看向了殿‘门’,出乎意料的发现那些‘侍’卫宫人的头都低得快要埋在‘胸’口,压根就没有进去看看的打算。

她心中不解,偏过头小声地问身后的宫‘女’:“殿内好像摔碎了什么东西,难道不应该进去处理一下吗?”

她身后的圆脸宫‘女’低声道:“有钱公公在。咱们还是不要进去找骂了。现在宫里这么‘乱’,皇上的心情肯定不好,装作没听见就好了。”

青果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忍不住的又问:“如果皇上对钱公公发火的话,钱公公出来后不会生气我们没有进去吗?还有皇上,咱们总不能像是死人一样假装不存在吧?”

另一个宫‘女’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对说了宫中人最忌讳的‘死’字还毫无所觉的青果。‘阴’渗渗道:“你要是想死就现在进去,别拖着我们一起。该装作没听到的时候就得装作没听到,不然保你活不过明天。”

青果喉咙一哽,下意识想要反驳却及时刹住了嘴,好歹没忘了这不是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民间,而是多走一步就可能掉了脑袋的深宫内院。

就在殿内殿外全然一片寂静的时候。刘砚过来了。他瞥了一眼恨不得透明般的众人,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轻声询问着守在殿‘门’口的宫‘女’:“谁在里面呢?”

宫‘女’飞快的抬头看了刘砚一眼,屈膝弱声道:“回刘总管的话,是钱公公在里面。皇上他,刚才好像摔了个杯子。”

闻言。刘砚也只是点了点头,挤了那个宫‘女’所占的位置,就半垂着头站起岗来,同样没有进去的打算。

那宫‘女’自然不敢有异议,自己找个地方窝着了。与‘性’格较为温和能跟她们说笑的钱江相比,刘砚显得太莫测‘阴’晴不定了一些。

就好比以前常常有人阿谀奉承,刘公公长刘公公短的跟刘砚拉关系,却不一而同的倒了霉。后来不知道是谁马屁拍对了地方,叫了声刘总管,刘砚顿时喜笑颜开,这些人‘精’才明白刘砚不喜‘公公’这个称呼、

而慌忙低下头不敢‘乱’看的青果,同样对于刘砚没有什么好感,谁让之前在养‘性’殿摔倒皇上身前的时候,他那样不近人情的呵斥了她呢。

气氛似乎就这么宁静了下来,众人就都等着钱江出来呢。

而青果较比他人更多了一份惶恐,原本以为能靠着这次面圣机会留个好印象的她,不禁的懊恼怎么赶上了皇上发怒的时候。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匆匆而来,过于响亮乃至于众人忍不住好奇的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只见两位僧人一位尼姑走路生风般的直奔殿宇,个个面‘色’严峻,尤其是那尼姑的手里还拿着一叠黄‘色’的符纸,上面隐隐还能看到红‘色’的朱砂所描绘的纹路。

刘砚的眉头微皱了一下,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寒暄道:“圆空大师、空云大师、空予师太,不知三位来养心殿有何事,可是有事要向皇上禀报?”

“速速进去,里面有妖孽作祟!”圆空大师言辞义正的一句话,顿时引发了慌‘乱’。

什么妖孽不知道,但之前太后娘娘不就被一条来去无踪疑似成了‘精’的大蛇给缠住了吗。难道皇上也被那条蛇‘精’缠住了?可是她们一直在殿宇四周守着,绝对没有任何漏‘洞’,那蛇‘精’是怎么溜进去的呢?

众人百般疑问都没有得到解答。因为刘砚已经脸‘色’一变,迅速且勇猛的踹开殿‘门’冲了进去,端的是声势浩大。

空予师太飞快的在殿‘门’口贴了许多张符咒,高喊道:“‘侍’卫们快快进去保护皇上!剩下的人守在外面。一定要拦住那个妖孽,不能让它继续窜逃危害了!”

青果站在原地兜兜转转了几圈,眼见着‘侍’卫已经跑进去了七八个。虽然心里畏惧于那所谓的妖孽,但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跟着挤了进去。

站在青果后面的两个宫‘女’一见她要进去,急忙想要去拦,却不成想青果速度太快抓了个空。二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并没有跟上去。

因为有空予师太发话,所以除却一众有武力的‘侍’卫之外,并没有任何宫‘女’太监赶着往里跑,除却胆怯之外。也是怕没帮上忙反而捣了‘乱’。

也正因如此,除了一身灰袍的空予师太之外,唯一往里面冲的青果格外显然。

但在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有时间去计较、瞎琢磨了。

青果提着裙角一路狂奔,丝毫没有矜持可言。却也幸亏了她的体力不错力气也不少,不然真的有可能被一群健壮的‘侍’卫挤到角落里去。

“皇上呢?”

“糟糕!皇上不见了!”

“不对啊,钱公公也不见了,之前不是听到杯盏碎掉的声音吗?”

青果站在养‘性’殿外殿,同那些‘侍’卫一样茫然的将周围扫视了好几遍,果真没有皇上和钱公公的身影。

难道,皇上和他都被蛇‘精’给抓走了?

青果的目光飘忽不定。偏偏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指引她一般,让她的视线在内外殿之间的‘门’上停留。

青果的双眼在捕捉到了‘门’前的一条纱帕之后,心脏突兀的狂跳起来,大喊道:“内殿!大家快去内殿看看,内店的‘门’口有一条帕子!”

‘侍’卫们皆是一愣,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的同时。青果已经先行一步的跑了过去。

空云大师目光凝重的透过内外殿之间的‘门’似乎看到了什么,神‘色’一怔厉声道:“快!妖孽就在内殿里!尔等守后,圆空、空予,咱们速速去收了那妖孽!”

“好!”空予师太三人一马当前,飞快着脚步。却还是落后了青果一步,让青果先行推开了内外殿之间的‘门’。

青果猛的冲了进去,因为从没来过不免得被诺大的奢华空间所‘迷’‘惑’了一瞬。好在她很快就发现了被完全放下了的明黄‘色’帐幕,可想而知龙‘床’就藏在后面!

就在这一瞬间,清澄又隔空点了点青果,让她多添加了些无法控制的勇气与‘激’动,纤纤‘玉’立的身子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轻盈姿态从帐幕中穿了过去。

晚了一步的空予师太再喊也来不及了,感受着帐幕后面传来的强烈妖气,神情凛凛的对圆空大师与空云大师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即冲进去,而是念念有词着一些降妖伏魔的咒语,不时‘交’错一下站着的方位,像是在虚画出什么阵型一般。

‘侍’卫们冲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担心会打扰到他们施法,所以并不敢上前去,只是僵持在原地。

就在这档口,跑到了帐幕后面的青果终于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啊!”

时间倒退回十息之前。

青果冲到了帐幕内,第一眼就看到了格外尊贵的龙‘床’。可是还不等她惊叹那全然用紫檀木制造的龙‘床’和重重叠叠的明黄‘色’帷帐,就被龙‘床’上的景象惊呆了。

皇上就在‘床’上半躺着,他上身赤‘裸’、下身也几乎完全赤‘裸’、只不过是挂着一条寝‘裤’而已。

即便青果还是个黄‘花’闺‘女’,但也只一眼就明白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皇上这是在宠幸妃嫔?

如果盘在皇上身上的不是今天差点杀了太后娘娘的那条蟒蛇的话,青果可能就已经识趣的退出去了。

而且那条蟒蛇就跟真的有甚至一样,‘阴’冷的紧紧的盯着她不错视线,使得青果的喉咙跟哑了似地,进退不得。

青果的‘腿’脚有些软,脚步一踉跄就踩到了什么格外敦实柔软的东西。低头一瞧,嘴角吐血双眼紧闭已然是昏厥的钱江就落入她的眼中,让她不禁的失控的喊出声来:“啊!”

外面因此而急切起来。猜到是发生了不好的情况。

以欧明德为首的人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不顾空予师太三人在用眼神制止他们不要动,硬是从他们挡住的位置冲了过去。

尤其是欧明德更是愤慨无比的大喊道:“快去救皇上!大家都上别干等着啊,妖‘精’可不会等你布好阵法才害人!”

话音刚落。欧明德就冲了进去,却一不小心撞到了就堵在那里的青果。其力气之大更是直接将青果给撞倒在了‘床’上,正正好好的让她扑在了那条凉丝丝的蟒蛇身上!

“ 啊啊啊!”青果只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珠子直溜溜的快要瞪了出来,不曾想正好与被压在下面目光难掩悲愤的温儒明相对视。一时之间,二人竟是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不过也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已,青果亲眼见证了温儒明的脸‘色’由白‘色’变为了青紫‘色’,眼中还有一种意‘欲’破坏什么的暴虐之情。

青果终于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紧要关头,耳边已经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无处的明显呼吸声,她心下一紧。电光火石之间竟是做出了一个她从未做过也从没想过的动作——

青果趁着蟒蛇还没有缠绕上她,就伸长了胳膊将近在咫尺处的锦被抓住,抖落了两下就往自己的身上扯。

偌大宽敞的棉被铺天盖地般的‘蒙’在了她的身上,也‘蒙’在了蟒蛇与温儒明的身上。

在视线被棉被遮挡而变的黑暗的那一瞬间,温儒明竟是诡异的生出了一种感‘激’的心态——幸好、幸好‘蒙’住了。不然这条蛇‘精’缠着他那把的情景,岂不是要给所有人都看去?

而眼尖的欧明德,虽然在青果扑到‘床’上之前的那一瞬间,虽然有帐幕遮挡没什么光亮。但是在数颗夜明珠的照耀下,他还是隐隐看到了皇上与那蟒蛇‘交’缠在一起的身体。

不过欧明德却明智的装作没有看到,甚至像是刚刚看清眼前的景象一样,大呼道:“宫‘女’?皇上是不是在龙‘床’上?皇上的衣服在地上。蛇‘精’在哪儿?大家快上!搜搜那蛇‘精’在哪里!宫‘女’,皇上还好吗?”

闻言,温儒明与青果皆是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虽是黑暗之中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与神情,但‘交’缠在一起的呼吸声,似乎见证了有什么正在弥漫。

身为帝王的温儒明虽然有那么眨眼间的被‘迷’‘惑’,但还是没有忘记屈辱的现状。‘蒙’在被子里对于外面的声音似乎更清晰了些。听到有人在往‘床’边走,虽然蛇‘精’在青果将被子盖在二人身上的那一瞬间就从他身上滑走,他却因担心自己这番狼狈不堪的模样被外人看去,所以大声呵斥道:“不许掀朕的被子!”

欧明德的脚步一顿,解释道:“皇上恕罪。属下不敢掀开您的被子。只是刚才属下似乎看到了有什么东西爬进了‘床’底,想要靠近看看些,冒昧之罪还请皇上恕罪!”

听得此言,温儒明紧绷的身体不免放松了一些,理所当然的对青果附耳道:“你给朕将寝‘裤’穿好!”

接着,又放高声音喊道:“既然如此,你只搜‘床’底即可。圆空大师他们是不是来了?朕刚才听到诵经的声音了,你快让他们进来捉妖!”

青果的心肝都因为温儒明的话而颤了颤,回想着刚才没有扑上来是看到的景象,顿时面红耳赤。因情况紧急,她不敢违背,脑子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双手就已经动作快速的在温儒明身上‘摸’索起来,想要帮他将‘裤’子穿上。

青果一路从养‘性’殿走来,又在外面僵直的站了许久,双手那叫做一个冰凉,冷的温儒明不由自主的连连倒‘抽’凉气,浑身都有些打哆嗦,真想将青果给推出去。

好在青果没有在温儒明的白斩‘鸡’身材上摩挲太久,就‘摸’到了温儒明挂在双‘腿’小‘腿’上没有完全褪下的寝‘裤’,耳边听着外面‘侍’卫们在四周敲打搜寻的声音,身下感受着欧阳德警惕的敲打着‘床’沿的震动。鼻间还弥漫着淡淡的男‘性’气息,一切的一切都让青果羞耻到爆了。

脑子中一片空白的青果,以迅捷的将温儒明的寝‘裤’提上来,顾不得屁股蛋压着遮不住屁股。总而言之是将他的兄弟遮住就算成了。

温儒明一感觉到下身被遮住了,这才完完全全的松了口气。

原本因担心被发现与蛇‘精’‘交’缠的羞耻褪去,恐惧转替而上。他自己又提了提寝‘裤’之后,猛的一掀开被子,单手扶住了还趴在他‘胸’膛上的青果,‘露’出了被他忘记了的、被蛇‘精’幻化出来的人脸一口一口啃咬出来的红痕。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欧阳德和其他‘侍’卫兄弟们呆在了原地,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妖怪,只知道傻愣愣的看着‘床’上‘不知廉耻’紧紧抱着赤‘裸’上身皇上的姑娘,以及脸庞青白好似已经动怒的皇上。

温儒明在接触到如此多人的目光之后,饶是心里有准备也不禁的一哆嗦。佯怒道:“看朕做什么!还不快些将那个蛇妖找到!抓到她、朕重重有赏!”

正对着‘床’底拔剑相向的欧阳德,强忍着尴尬道:“皇上,天气凉,您还是让这位宫‘女’先替您将衣裳穿好吧。还请皇上快些出去,蛇妖没逃就在‘床’底下盘着。还缠着钱公公呢,别再伤害到了您。”

内殿生着火盆却有些凉意,就在这种情况下,温儒明却觉得额角渗出了热汗,原本想要下‘床’的双脚再次放回到了‘床’上。他紧紧搂住青果,让她勉强帮他遮挡住一些‘‘春’光’,惊问道:“竟然在‘床’下?钱江?”

温儒明想起来一个片段。似乎在他被蛇妖缠绕的根本动不了的时候,听到了钱江的声音还有瓷器摔碎的声音。

但是当时蛇妖还盘在他的身上,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开来,所以压根就没看到钱江。 既然钱江后来没有冲上来,那一定就是蛇妖对他做了什么。

不得不说,温儒明对于钱江的印象还是极其好的。并没有想他是被吓得昏过去,或者是故意逃避不来救他的。

甚至说,温儒明此刻还有些担心钱江。自然,在与惊奇愤怒这蛇‘精’竟然懂得劫持人质相比后,也并不足以相提并论。

“是。是否需要属下背您出......”欧明德的话没有说完,忽然身子往后一倾斜、发出一声闷哼。

他猛的低下头看去,眼角余光只来得及捕捉一抹青‘色’撞到他的双‘腿’后,顺着他的岔开来站的‘腿’缝中间溜走,并没有钱江的身影。

欧明德被袭击的突然,他周围的那些‘侍’卫也没能阻挡住那鬼魅的青‘色’身影。

就在众人屏息,认为就让那蛇‘精’如此轻易的逃之夭夭时,忽然袭来一阵狂风将帐幕吹的飞开,众人被强风吹得差点睁不开眼睛,但还是看清了帐幕外面的景象——

只见圆空大师一脸怒容的站在稍远处,空云大师与空予师太都站在一旁同样怒目而视。而三人紧紧盯着的,正是离众人不足五步远的蛇‘精’身上。

原本快如闪电二十数人也抓不住的蛇‘精’,此刻正瘫在地上一阵阵的**,身上时不时的有阵阵青光闪现,端的是诡异非常。

不知从何而来的狂风渐渐的平息了,但是躺在地上的蛇妖却挣扎的越来越艰难。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它的身上渐渐多出了一条又一条的伤口,就像是隔空被利物所伤一般。

“嗷......啊!秃驴,你们坏我道行不得好死!”蛇‘精’并没有发出嘶嘶声,反而是口吐人言,吓坏了不少的人。

空云大师一脸正气,手握佛珠道:“妖孽!收了你是替天行道,若非你意‘欲’谋害当今圣上,毁了江山社稷的话,贫僧等人又怎么会收了你。劝你不要再口出恶言,以免报应更广。”

“阿弥陀佛!”空予师太双手合十表情十分严肃:“师兄何必与它多说。速速收了它,也算以绝后患。此‘药’身上煞气颇重,看来是害人不浅啊。若是留着它,恐怕总有一日养成大患!”

圆空大师也是一脸凛然,“没错。收了它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妖孽,受死吧!”

话音刚落不久,三人就再次移动起了站位。口中振振有词,还从宽广的袖子里掏出了画着十分复杂‘花’纹的符咒。待得凭空而出的火焰将符咒点燃之后,他们就一齐将符咒冲着蛇‘精’丢了过去。

符咒三三两两的落在了蛇‘精’的鳞片上,只是乍一接触。就不约而同的爆了!

蛇‘精’只来得及再次凄惨无比的嘶吼了一声,偌大的蛇身就被火焰所包围了,烧东西的噼里啪啦声不断响起,待得二十来息时间后火焰溅消,但是原地的蛇‘精’却没了,只留下了一地扭曲的黑‘色’灰烬。

有的人似乎看到了一阵黑烟从火光之中腾起,无形却又有形的想要找到出路逃离,却还是没能躲过圆空大师手中拿着开了口的葫芦,凝聚成一股浓重的黑烟,不受控制的被吸进了葫芦里面。

圆空大师将葫芦的口堵上。至此,一切终结。差点杀了皇上的蛇‘精’,就如此轻而易举的被两位高僧一位高尼给灭了。

欧明德的嘴‘唇’张了又合,半晌后却只是对三人拱了拱手,就转回身看向‘床’上。想要询问温儒明接下来如何。

不期然却撞见了青果正在为温儒明一件一件的穿上之前脱下的衣物,虽然动作有些生硬不自然,而且还时不时的需要温儒明指点怎么穿,但她嘴角的浅笑还是一直都没有消减下去。

刚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青果就面带笑容显然是很不妥的。但是,谁让温儒明在确定蛇‘精’没有说出‘她’干的好事之后,笑的更欢呢。

就算青果的心脏咚咚咚一直没有停止狂跳。若隐若现的见到那蛇‘精’被高僧收服而感到后怕,也不敢在心情且好的温儒明勉强‘露’出惧‘色’。

或许说,她也‘露’不出来惧‘色’,因为她此刻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嘴角,就像是之前冲进内殿和挡住皇上的举动,并非完全是她真心实意想要做的一般。

直到青果为温儒明束好腰带。挂好龙佩,欧明德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皇上,妖孽已经被几位大师除尽。您看现在?”

“清理干净即可,此事先不要与太后说。免得她身子不适却还要受到惊吓。”后一句,温儒明除了示意欧明德去让众人封口之外,也是对青果说的。

青果的明媚眼眸眨了眨,轻轻点头应是道:“奴婢省的。若是皇上无事的话,奴婢就回去禀报了。奴婢出来的久了,若是还不回去太后娘娘怕是要伤心了。”

心中,青果则是在暗暗惊叫:不对,我明明要说奴婢绝对不会嘴碎的,怎么可能会这么冷静?

忽的,青果思及那蛇‘精’连皇上都有胆子戏‘弄’,还能让皇上连挣脱都无法,该不会也是控制了她吧?难道她被附身了,所以才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和自己的身体?

“也好,那你就先回去吧,别让母后担心。你也要好好的尽心‘侍’奉母后。”温儒明的语气极其温和,让不少眼观鼻鼻观心的‘侍’卫都略一侧目,对着一个宫‘女’喊太后娘娘为母后,该不会是又要出一个娘娘出来吧?

不过,能在那般情况下闯进来的宫‘女’,的确是有些勇气的,甭管是否过于鲁莽了一些......

青果就在有些‘迷’茫的情况下,被清澄‘操’控着表现一番退下了。

出了养心殿的青果,因为外面过于冰凉的温度而打了个寒噤。但她却十分欣喜,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能控制住身体了,她想要停一下就不会再继续的走下去。

见到青果出来,之前跟她一起来的养‘性’殿宫‘女’立即围了过来,嘘寒问暖道:“青果,皇上怎么样了?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大师可没说让咱们这些宫‘女’也跟进去。幸好你没事,不然的话......”

青果连刚才那一劫都过了,还跟皇上有了那般的亲密接触。尤其是隐隐觉得皇上对她印象不错,就有了底气,噙着嘴角含笑道:“劳烦几位姐姐担心了,咱们回宫去吧,此事不要与太后娘娘说,这是皇上吩咐的。”

俩宫‘女’一听,再一看青果较比之前端起来的矜持,隐隐明白了些什么,虽然心中嫉妒,却也只能附和着道:“你放心,既然是皇上的吩咐,我等自然不会‘乱’说的。再说了,要去太后娘娘跟前汇报的可是你呢。妖孽除了就好,我就说有几位大师的保护,咱们皇宫定然安然无恙。”

“是是是,咱们快些走吧。”青果搓了搓手掌,出来的突然还真有些受不住外面的寒气。

在踏出养心殿的墙‘门’那一刻,冥冥之中,青果听到一句飘渺悦耳的声音:“救圣之功,你且等着享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