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天色阴暗,涌来荡去的风里,夹杂着潮湿的气息,远处和近处的山廓,一层朦胧罩着一层迷蒙,模糊出了水墨画的韵味。在一条无人保养的山间土路上,贾晓掌控的三菱吉普车跑得有些吃力。

走这种山路,还是你先前用的那辆沙漠王神气啊。郭梓沁感慨,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肖明川。

肖明川苦笑了一下,有心借他这个话茬,把他当初借抓阄捣鬼的事捅破了,看看他怎么说。他瞟了一眼郭梓沁,心里一犹豫,就没能张开嘴。

肖明川的切诺基趴窝了,不然他今天也不会搭郭梓沁的车。

一大早,韩学仁分别给郭梓沁和肖明川打了电话,让他二人马上回车西,说是集团公司后备干部考核小组的人下午到车西。正在山小尖施工现场的肖明川,放下电话就抓瞎了,因为他的车昨晚在半路上坏了,找车拖回来的,所需配件一时在县城里找不到。没辙了,他才给郭梓沁打电话,让他绕点路到山小尖来,捎上他一起去车西。

那会儿等郭梓沁人影的时候,肖明川一想到要见面的人,身上尽管不轻松,但也没紧张到哪去。虽说这次谈话内容难以预料,不知人家是要就事论事谈还是全面开花谈?走马观花谈还是入木三分谈?但他对出现哪样话题的谈话,都做了相应的心理准备。这一遭走水庙线挂职锻炼,他对一官半职的认识,已不再是筋骨上的事了。没有血没有肉,筋骨哪来的韧劲和硬度?回味在水庙线上不能、也无法回避的种种现实冲突,还有大大小小的利益纠纷,已经把他的良知和能力与各种矛盾挂钩较量了,而且较量的初评分数,似乎通过一次岗位转换也委婉地给了出来。实打实说,他对过去的自己不太满意,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他认为自己还有改变的余地,还有重塑形象的空间,接下来,就看自己在逆境中怎么调整了!

这是一次特殊而敏感的同行。

一路上,涉及考核之类的话题,一直给他俩回避着,他们在过去的赶路时间里,探讨了车窗外乌吞吞的天气,有关有雨没雨什么的,两人看法不一。后来就说到了油麦山矿难这件事。

油麦山矿难瞒报事件的最终处理结果因胡长明至今下落不明,部分有力度的法律条款,最终没能发挥作用,矿上一些负次要责任的人,虽说都给抓了,但这些人日后长期蹲大狱的可能性不大。再说各路媒体,到头来也没能在矿难瞒报事件上吼破天,起初的动情声援和责难疾呼,渐渐就变成了吸取教训之类的理性分析文章。至于说遇难者家属,大多在悲痛中接受了赔偿条件。再说倍受郭梓沁关注的任国田,已经离职去了市里等候另行安排。那天郭梓沁跟任国田通话,任国田说他有可能去市文联任职。而失踪人胡长明的情人徐萌,目前还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依然在经营着听雨楼茶坊。那会儿郭梓沁问肖明川,文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肖明川想了想说,好像是写写画画,说说笑笑,蹦蹦跳跳这类人聚集的地方,文化单位吧。郭梓沁说噢,闲散机构,那它的功能便是猪尾巴喽,市里有这个部门是摆设,没这个部门也不耽误什么。肖明川就笑了,说到底是不是猪尾巴,你以后可以问问任国田,问问白书记也行嘛。白书记现在还是光阳市的白书记,说话还像从前一样有份量。

车子翻下一座光秃秃的小山梁,绕过一个胳膊肘弯,攀上一大座斜坡。

突然,一块上面写着前方修桥请绕行的木牌子挡住了去路。吉普车一转向,垂头下了土路,顺着小斜坡,溜进一条干涸的宽沟。

这一带的宽沟,都是山洪反复冲刷出来的,平时沟里没有积水。

当车行至宽沟中央时,车子猛地抖了几下,跟着就撂挑子熄火了。贾晓先下了车,接着郭梓沁和肖明川也下了车。

贾晓掐着腰,气哼哼踢了一脚前轮胎,然后打开引擎盖子。一股热腾腾的气流窜出来,夹杂着热铁和汽机油的混合味道。

郭梓沁转转脖子,扭扭腰,活动了一下身上的筋骨,走到离车子远一点的地方小解。

从车子趴窝的这个地方说,再往上一百多米吧,是个大岔弯,这条干沟,就在那个大岔弯口拐没影了。

四处张望的肖明川,哆嗦了一下,收了收肩头,脸从凉嗖嗖的过往风里,敏感到了湿漉漉的水气。现在他有种预感,就是这周围的什么地方,正在落雨。他知道,黄土塬上气候多变,你站在此地看天色平静,可是不远处的某个村子或是镇子上,也许正在哗哗啦啦地下雨,而且由于沟壑纵多,植被稀少,落下来的雨水很难存留,一股股,一条条汇到一起,再涌向那些可以加速奔腾的干涸的宽沟里,转眼间就能形成吓人的山洪,肖明川过去听韩学仁说,他曾目睹过滚滚山洪把一群羊卷走的场面。

郭梓沁小解回来问贾晓,哪里的毛病?

贾晓搓着油腻的双手,恨恨地摇摇头,嘴里的牙都咬出了响声。

郭梓沁拍拍贾晓肩头说,别着急,再看看,不行就打电话求援。说罢走过来跟肖明川搭话,好凉啊。

肖明川拢着两个肩头道,冷啊?我车上带着衣服呢。

郭梓沁说,还行。

肖明川说,看样子,没法儿按时赶到车西了。

那也没辙,天灾**,谁让咱俩赶上了。郭梓沁万般无奈地说,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掷出去。

肖明川说,给韩总打电话吧。

郭梓沁说,不急,再让小贾鼓捣鼓捣。走,咱们到沟上找个背风地抽烟。

肖明川说,算了,就在这吧。见郭梓沁还是一脸要上去的表情,只好说,你去吧,我心里热,吹吹风舒服点。

郭梓沁没再啰嗦,转身朝沟上走去。等走出去十几步,他又折了回来,从车上取了自己的帆布包,小心翼翼掂了掂,像是在感觉包里的什么东西怎么样了。

肖明川站在车旁,时不时跟贾晓说上几句话。等肖明川再看郭梓沁时,郭梓沁已经在沟上找到了背风地,正坐着抽烟呢。

贾晓上车打火,车没反应。贾晓又从车上下来。

肖明川腰一弯,肚子里咕噜了几声。

贾晓说,肖处,麻烦你把车上的手电筒给我拿来,在副驾驶前面那个手抠里。

肖明川去指定地点取来手电筒,递给贾晓时说,别着急,不行咱再想别的办法,啊?

贾晓说,肖处你说,我这不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嘛。

肖明川没说什么,绕到车后,一阵左顾右盼。现在他的感觉越发不好了,心里一阵阵发慌。

都上来吧!郭梓沁挥手喊道,我刚给就近的陕西施工队打了电话,他们的救援车,这就往这儿赶。

彻底灰了心的贾晓,放下手里的工具,看着肖明川。

肖明川手捂着肚子说,你先上去,我去方便一下。说完去车上取来卫生纸。

贾晓擦擦手,哭丧着脸,使劲关上车门,骂骂咧咧朝沟上走去。

宽沟里的风,滚得呜呜作响,空气里的水气已经有些黏脸了。肖明川感觉沟底轻轻颤悠了一下,就本能地朝那个大岔弯望去,隐约中他听到了坍塌的动静,像是一道山梁折断了腰,倒了下去。肖明川的心提起来,又细细感觉了一下,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听到坍塌之类的声音,就想刚才可能哪儿也没坍塌,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肚子里又响起了咕噜声,肖明川看了一眼手里攥着的卫生纸,这才意识到要干什么。他本想到离车远一点的地方处理事儿,可是走出去没几步,肚子里的咕噜声,忽一下就落到了底,他慌忙扯开裤带,两手抓火一样把裤子扒了下来。肖明川嘴里哼哧着。他有点不明白,怎么突然间就坏了肚子呢?早晨也没吃什么呀,就是一碗面嘛。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见了郭梓沁,郭梓沁冲他扬扬手,他紧忙挪窝,直到吉普车把郭梓沁遮蔽了他才停下来。

肖处,完了吗?郭梓沁大声问。

肖明川的肚子刚好受一点,他还想再蹲会儿,就隔着车喊道,快了。

郭梓沁说,我看这天不对劲,别来了山洪,把你冲到车西去单独见领导。

擦边球!肖明川低声说,扬起头,嘴里不停地啊啊着。

这时沟上的郭梓沁突然站起来,扭头往大岔弯那儿一看,脸色顿时惊骇了。

肖处,山洪,快跑——郭梓沁扯嗓子尖叫。

仿佛就在眨眼之间,咆哮的山洪,冲出大岔弯,砸下来,轰响而浑浊的洪水头,怪兽一般,顶着巨大的回旋气流,打着滚儿翻腾,像是要把大地击碎,先前还是一片干涸的宽沟,转瞬间就塌陷了,撕裂了,粉碎的土块,犹如尘暴大面积飞溅。

郭梓沁看见肖明川提着裤子,跌跌撞撞从车后跑出来。

快跑呀肖处!贾晓这一嗓子都着火了。

郭梓沁攥着两个拳头,死盯着沟里的肖明川。

逃生中的肖明川,回了两次头,脸色一次比一次恐惧。当离沟边大约还有二十几步远的时候,玩命奔跑的肖明川,给突噜到脚底的裤子绊倒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郭梓沁吓得脸色惨白。

梓沁——倒在沟里的肖明川,向着郭梓沁本能地伸出了求救的右手。

郭梓沁傻呆呆地张着嘴,像是忘记了身上还长着两条腿。

贾晓也给吓蒙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绝望中的肖明川,侧头一看,翻滚的洪水头,推着一股巨大的气流扑过来了,他拚命往起爬。

刚刚,就在肖明川回头一看这工夫,郭梓沁启动了,但是不顺利,一只脚给帆布包的带子挂了一下,帆布包飞了出去,他踉跄了几步就摔了跟头。爬起来后,他飞跑到沟边,身子往起一腾,跳进沟里,扑向拚命挣扎的肖明川。

沟上的贾晓,这时也冲了下来。郭梓沁捞起地上的肖明川,肖明川的裤子缠在脚上,乱踹时嗷地叫了一声,身子随之挺不直了,直往下瘫,像是伤到了哪儿。

急出一脸热汗的郭梓沁,说了句什么,就一猫腰,扛上肖明川调头往沟上跑去。途中,肖明川的裤子脱离脚面,掉到了沟里,被一股强劲的风拎走了。

贾晓在沟边搭把手,肖明川就这样死里逃生了。

郭梓沁和贾晓,架着肖明川往高处走时,轰轰隆隆的山洪,在他们背后飞速奔腾。贾晓惊慌慌扭头一看,瞳孔顿时放大了,因为三菱吉普车已经没影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处安全了,三个人停下来。

郭梓沁气喘吁吁,看着坐在地上的肖明川。肖明川的右腮上有血迹,身上的茄克衫几处撕裂,贴身的白色秋裤,裤裆都裂开了,左脚上的旅游鞋也跑丢了。

而肖明川眼里的郭梓沁,这时也是衣衫不整,寸发上盖着尘土,右脸上有一道轻微的划痕。肖明川想说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干动了几下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就别说这救命之恩了。肖明川的眼圈,刷一下红了。

郭梓沁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擦了腕子上的手表,问,伤哪儿了肖处?

肖明川弯着腰,捂着右脚,咧嘴道,可能崴了右脚。

贾晓蹲下来,瞄一眼肖明川的伤脚说,刚才吓死我了肖处。

肖明川知轻知重,忙冲贾晓感激不尽地说,谢谢老弟。

贾晓接下来,就显得很会来事,歪头挑了一眼郭梓沁说,谢我啥,要谢,你谢郭处吧肖处。

肖明川挪了一下屁股,望着郭梓沁的脸,心里禁不住一颤,哽咽道,今天没你我就完了,郭处。

郭梓沁单手托着下巴,不咸不淡地说,没让你抓住这个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的机会,我这心里,还在忽忽悠悠呢,是不是对不起你肖处?我是不是又干了一件多此一举的事呀?

对郭梓沁沾到嘴上的便宜,肖明川心里,非但没像以往那样咯咯叽叽,反倒热乎了一下子,看来这死亡线上的交情,确实能把人身上长期别着的某一股劲给颠覆过来。

贾晓嘴勤快,又开了口,郭处,没想到你这么生猛,愣能扛着比你重的肖处跑上来,这要是换了我,非得在半道上永垂不朽。

郭梓沁抖了抖头,抠着衣袖上一个口子说,千载难逢,肖处好不容易给我这么一个当英雄的机会,你说我能不超水平表现吗?

贾晓咬着嘴唇,瞥了肖明川一眼。

肖明川这会儿的感觉很奇妙,郭梓沁越是拿他逗闷子,越是拿他开涮,他心里越得劲,越暖和,越知恩,他甚至都想去拥抱郭梓沁和贾晓。

贾晓转过头,一眼看见了郭梓沁刚才踢飞的那个帆布包,忙起身走过去,把包拣回来,递给郭梓沁。

郭梓沁右手接过包,左手在包的底部掐了几下,眉头不由得一皱。他的这个多少有些受惊的神色,差不多保持了六七几秒钟,他才把帆布包提过胸口,神情专注地上下抖动。

嚓啦嚓啦……嚓啦嚓啦……从包里抖出来的声音,听着像是碎碟子在碰撞破碗。肖明川和贾晓的目光,都给嚓啦声吸引过去了。郭梓沁脸色有点僵硬,停手后好长时间,他才把帆布包放到地上,打开拉锁。他把右手伸进帆布包,摸出来一样东西,瞅了瞅,闻了闻,捏了捏,像是在寻找什么感觉。

就在肖明川想开口说话时,郭梓沁抬屁股站起来,冲着山洪**的宽沟,猛一挥胳膊,就把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意外破碎的这个彩绘陶罐,正是那会儿任国田打算送给白书记的那一个,后来给郭梓沁调包留在了手里。至于说郭梓沁这次出来为什么要带上这件宝贝,想来也只有他郭梓沁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