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奥布恩城,迪亚斯跟随三名白银骑士走在热闹的街市上,一路上,不断的有行人向着骑士们躬身施礼。走出市集,穿过逐渐变得僻静的林荫道,一座灰白色厚实而高大的建筑出现在迪亚斯眼前。看着屋顶高高飘扬的有着白色飞马标志的大旗,迪亚斯的心中也有些激动起来,这里就是被称作是帝国最强战力的白银骑士团的总部了。

走过长长的石阶,迪亚斯跟随着马恩经过巨大的铁门进入了大厅。厅内聚集了数十名骑士,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着。还有一些官员装束的人,站在这些骑士中间显得很不协调,这些人都是等待奥尔克斯伯爵接见的地方官员。看见马恩三人进来,立刻有人高声打着招呼。罗伯和希姆上前与熟识的军人们大笑着谈论起来。

“你先等在这里,”马恩对迪亚斯说道,“我去通报一声。”

“好的,”迪亚斯点了点头。

看着马恩离开,迪亚斯站在大厅中间打量着周围的骑士。也有不少骑士饶有兴趣的看着迪亚斯,看到注视自己的目光,迪亚斯礼貌的点了点头。感受着大厅内的燥热,迪亚斯望向窗外的草坪。突然间,大厅内安静了下来,迪亚斯转过身,发现高大的奥尔克斯伯爵正站在二楼楼梯的平台上。看着迪亚斯,伯爵露出一丝笑容。马恩快步走下楼梯,在迪亚斯耳边说了几句,迪亚斯点了点头,沿着楼梯向伯爵走去。

“他的身份,看来不会错了,”骑士罗伯和希姆想道。

“我们已经等了半日,还没得到伯爵的接见,这小子才刚来,为什么让他先上去?”军需官卡提说道。

“要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你就不会抱怨了,”马恩在一旁说道。

“他的身份?”卡提问道。

伯爵微笑着看着迪亚斯走近,“迪亚斯,果然是你吗,”

“伯爵,”迪亚斯躬身施礼。

奥尔克斯伯爵拍了拍迪亚斯地肩膀,“我听斯克尔说起你在卡贝恩的战斗,那招式实在太象你们家的冰龙,当时就觉得可能是你,只是没想到你的斗气能够提升到这个境界!”

“您太过奖了,伯爵,”迪亚斯说道。

“经过这么多曲折,你终于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迪亚斯,你父亲会为你骄傲的,”伯爵说道。

“父亲,”迪亚斯低声说道。

伯爵看了看周围的骑士们,大声说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眼前的这位帝国战士,就是公爵的第三子,迪亚斯.费尔雷兹。”

帝国之中有数位公爵,比如北方的赛兰公爵,南方的沃顿公爵,可是如果白银骑士不带名号直接称呼公爵的,那只能是一个人,帝国战神,北方前领主,埃罗公爵!

一时间,大厅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紧盯着迪亚斯,他身上的装备、佩剑,握剑的手,站立的姿势都被人仔细的注视着。

“迪亚斯,你跟我来,”伯爵说道。

“是,”迪亚斯跟着伯爵向楼上走去。

“公爵家还有继承人啊,”看着迪亚斯与伯爵的背影,一名骑士说道。

“没想到会这么年轻。”另一名骑士说道。

屋顶的平台上,伯爵和迪亚斯遥望着城外无际的旷野。

“又来到北方了啊,”迪亚斯说道,“离开了这么久,还是经常会梦到这里。北方空气的味道,都和别处不同。”

“没错,这就是北方的土地了,这就是你父亲曾经为之奋战的地方,”奥尔克斯伯爵说道,“迪亚斯,你这次来北方,究竟是为了什么?”

迪亚斯望着远方,微笑着没有说话。

“真的是为了沃顿公爵的孙女吗?”

迪亚斯仍然沉默着。

“或者,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伯爵,”迪亚斯想了想说道,“我希望,能够改变整个北方的局势!”

奥尔克斯伯爵沉默了片刻,“迪亚斯,刚才马恩对我说了你们在卡林城外的战斗。”

“那还算不上战斗,”迪亚斯说道,“不过我总算亲身体验到了白银骑士的力量。”

“白银骑士已经失去了信念,成了赛兰公爵的走狗,这话是你说的吧,迪亚斯?”伯爵问道。迪亚斯看着伯爵没有说话。

伯爵苦笑着说道,“他们都是依照我的命令行事,你这话,应该是针对我的吧?或者,你是在故意激我?”

“伯爵,”迪亚斯说道。

“现在的白银骑士团的确和过去不同了,”伯爵说道。

“伯爵,你真这么认为吗?”迪亚斯有些吃惊。

“当初听到公爵死在圣殿手中,半兽人大举侵入诺曼帝国的消息,我们凭借一时的激愤和热情,离开圣殿组成白银骑士团,参与了帝国与半兽人的战争,”奥尔克斯伯爵说道,“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的激愤已经消去,热情也逐渐冷却。可是,在这些年间,我们和北方这片土地之间的联系却越来越紧密。维持北方的稳定局面,抗拒半兽人的入侵,这已经成为我们的职责。所以,迪亚斯,我们绝不能坐视北方出现混乱,这只会让虎视耽耽的半兽人军团找到入侵的良机。”

“是这样吗,”迪亚斯说道。

“我们都尊敬你的父亲,从心底里尊敬,”伯爵说道,“但是你想做的将会引发北方的混乱。如果你在北方的做法违背了我们的信念,那么我们可能会迫不得已的对付你!”

“伯爵,你会对我出手吗?”迪亚斯问道。

“我相信,我们现在所做的,也是你父亲所期望的,那就是要维持一个强大、稳定的北方!”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迪亚斯说着,“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您了,”向公爵行了一个骑士礼,迪亚斯转身便要离去。

“迪亚斯,你仍然不肯放手吗?”伯爵问道。

迪亚斯微微一笑,“伯爵,你觉得你所竭力维持的稳定是否真的有意义呢?”

“哦?你为什么这么问?”伯爵看着迪亚斯。

“过去跟随我父亲的那些将领,有很多都被赛兰公爵替换掉了吧,”迪亚斯说道,“而赛兰公爵新任命的那些将领中,大部分都是他的亲戚或是心腹,这些人的战斗力究竟如何相信伯爵你一定非常清楚。三年前在乌诺城前的大战中,如果不是伯爵您的军队及时赶到,赛兰公爵的手下怕是要全军覆没了吧?”

“你想要说什么?”伯爵问道。

“伯爵,你只考虑到帝国眼前的利益,你的想法我也能够理解,只是你是否考虑过,十年、二十年后的帝国会是什么样子?”

“十年之后?”伯爵说道。

“这些年赛兰公爵可曾提拔和培养出什么出色的将领吗?即使是处处与赛兰公爵作对的马斯卡伯爵,也有象卡里亚斯这样的猛将,而赛兰公爵呢?他手下的军队中,凡是有能力的将领哪一个不是我父亲留下的旧部?如果赛兰公爵能够好好的调配这些人,相信足以维持北方的强大,可是他为了将整个北方控制在自己手中,将这些优秀的人才撤职的撤职,调离的调离,如果赛兰公爵心中还有一点对抗半兽人,收复北方失地的决心,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了。”

迪亚斯看了奥尔克斯伯爵一眼继续说道,“更糟的是,面对现在帝国发生的内战,拥有帝国最强军队的赛兰公爵完全可以出兵及时平息战乱,可惜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削弱南方和王都军队的力量,竟然坐视王都和南方的军队连日血战。伯爵,你只想到北方半兽人的威胁,可是你可曾想过南方的卡西利斯也同样威胁着帝国的生存呢?”

伯爵皱着眉看着迪亚斯。

“现在的赛兰公爵心中所想的,不是帝国的命运,也不是北方的未来,”迪亚斯说道,“他心中只是想着他自己和他家族的利益吧?作为动荡的帝国北方的领主,赛兰公爵已经不能胜任这个位子。即使依靠象白银骑士团这样的强兵能够暂时维持北方的稳定,这样的北方也是没有希望的!更何况即使是勉强的稳定现在也难以维持,马斯卡伯爵为首的将领不是因为公开支持凯文皇子,已经和赛兰公爵决裂了吗?”

“迪亚斯,控制北方的局势,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伯爵说道,“你难道自以为能够比赛兰公爵做的更好吗!”

“事实将会证明一切,”迪亚斯说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迪亚斯转身向楼梯走去,两名骑士出现在楼梯上,挡住了迪亚斯的去路。

“怎么,”迪亚斯转身说道,“伯爵,你真的要出手吗?”

“迪亚斯,”奥尔克斯伯爵说道,“王都的修里斯伯爵是被你杀死的吗?”

“修里斯!”迪亚斯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在他眼中,又出现了王都城中那个燃烧着烈焰的夜晚,法伦特挥动着长刀一路杀进伯爵府中。地上到处都是卫兵的尸体,法伦特如同一个浑身染血的恶魔,无人能够抵挡。修里斯伯爵只是战斗了两个回合便被法伦特打飞了长剑。作为阿里比索宰相的弟弟,修里斯伯爵平日那张骄横跋扈的脸上此时只剩下了惊恐和绝望。法伦特把修里斯踩在脚下,将手中长刀仍给了迪亚斯。迪亚斯高高的举起了长刀,对着绝望的大叫的修里斯狠狠砍下。

看着奥尔克斯伯爵,迪亚斯的脸上露出了惨淡的笑容,“不错,修里斯是我杀的!”迪亚斯握住了长剑,“伯爵,我不想与你为敌,但是如果你想要因为这件事捉拿我,那就不要怪我拔剑了!”

“迪亚斯,你母亲的事情,我也觉得很遗憾,”奥尔克斯说道,“那个修里斯,就算你不杀死他,我会不会放过他的!”

“伯爵!”迪亚斯说道。

“只是关于你的通缉令是先皇亲自下发的,如果有人以这个理由除掉你,那是谁也没有办法的,所以你以后要更加小心。”

“这么说,伯爵你不打算抓我了?”迪亚斯问道。

“我怎么会去抓公爵的继承人呢,”奥尔克斯说道,“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离开,不过我希望你在离开前,能够留下来吃一顿不算丰盛的午餐。”

王都的大路上,法伦特和凯瑟琳骑着马缓缓的走着。

“这怎么可能呢!”凯瑟琳大声说道,“埃罗公爵的儿子居然被人当街殴打而不敢还手!我不相信!迪亚斯怎么可能这么差劲!”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法伦特说道,“迪亚斯是公爵之子,还有着皇族的血统,在王都里斯,普通人哪里敢去招惹他呢?那些打他的人大都是宰相阿里比索派来的打手。这样做除了败坏公爵之子的名声之外,更多的还是为了试探迪亚斯。”

“试探什么?”凯瑟琳问道。

“宰相一直都很担心迪亚斯能够掌握家族的力量,公爵家族的再次崛起正是阿里比索真正畏惧的事情。”

“我也听说过,宰相和公爵之间长期的对立。”

“这也是先皇重用阿里比索的原因,”法伦特说道,“只是为了制约公爵的力量!真是可悲,公爵的一片忠心只换得如此对待。”

“我懂了,宰相是使用打手来查看迪亚斯是否在习练家族的武学。”凯瑟琳说道。

“还不止这样,”法伦特说道,“阿里比索还经常派人暗中查看迪亚斯的双手,以确定迪亚斯是否在偷偷练剑。”

“迪亚斯一直都没有练剑吗?”凯瑟琳问道。

“虽然总是看着挂在墙上的长剑发呆,但是他倒是从来没有去碰过那支剑。”法伦特说道,“不过迪亚斯一直在暗中练习家族的斗气,我想他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斗气的练习上了,现在迪亚斯的斗气究竟有多强,连我也难以了解。”

“为什么你们不离开里斯?”凯瑟琳问道,“为什么要去受那个宰相的气呢?”

“阿里比索监视的很紧,又因为公爵夫人的关系,逃离几乎不可能,而且十分危险,”法伦特说道,“我也曾找到一些机会,但是迪亚斯担心夫人的安全,一直拿不定主意。”

“公爵夫人?是迪亚斯的母亲啊?”凯瑟琳说道。

“已经故去了,”法伦特说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怎么,是病逝的吗?”凯瑟琳问道。

法伦特沉默良久方才说道:“是自尽的,用公爵的佩剑。”

“为什么!”凯瑟琳大声说道。

“当时我和迪亚斯都不在,不过有仆人看到宰相的弟弟修里斯伯爵进出过公爵府。”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凯瑟琳难以置信的说道,“那个伯爵没有受到制裁吗!”

“几个仆人的话怎么能对堂堂的伯爵构成威胁呢?修里斯伯爵没有受到任何的责罚,”法伦特拍了拍自己的长刀说道,“只有这长刀才能真正的裁决这一切!”

“你杀了他,”凯瑟琳问道。

“是迪亚斯,”法伦特说道,“从没有练过剑的他一刀就砍掉了修里斯的脑袋,还真是不容易。”

“天哪,”凯瑟琳说道。

“不管怎么说,迪亚斯和我的梦想都破灭了,迪亚斯成了通缉犯,我们一路从里斯跑到了拜因。曾经一心想着重振家族声威的迪亚斯决心再也不为帝国做任何事情,只是在拜因这个偏远小城平静的生活下去。过去所有的一切,完全都要忘记。”法伦特说道,“而我呢,重新回到老师维索尔那里,决心继续练习武学。不过,凯瑟琳你瞧,命运真是离奇古怪,迪亚斯遇到了维吉妮,而我遇到了你,一切都改变了。”

凯瑟琳看着法伦特,默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