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大陆历1672年8月,盛夏的清晨,班塞的军队离开了营地。以苏瓦伯爵为首的原驻军共有七个军团,约两万一千人,下辖将领帕尔子爵,依诺子爵,哈克子爵,吉卡子爵,希尔男爵,作为军中主力,这支部队走在前面。杰特手下投靠而来的军队共四个军团,约一万两千人,下辖将领亚姆,查特,雷里,这支部队被苏瓦伯爵指派押送粮草,跟在主力的后面。在他们面前,将是一条染满鲜血的艰难之路,而挡在他们前面的第一道障碍,就是帝国老将欧斯驻守的诺克斯城。

此时,在帝国的北方,赛兰公爵和马斯卡伯爵两大对立的阵营之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争,而王都的凯文殿下是否能够顺利继位成了所有人暂时关注的焦点,没有人注意到迪亚斯一行人的动向。迪亚斯这支并不算强大的军队正悄无声息的向着北方的诺克斯城前进,一场将要震动整个北方的风暴在所有人的视线外,正悄悄的酝酿着。

诺克斯城高大的城墙上,须发皆白的老将欧斯遥望远方的平原。虽然已经年过六十,可是体格魁梧的他仍然如年轻人一般精力过人。转过身,欧斯看了看半跪在地上的士兵,“这么说天黑之前,苏瓦的军队就能够接近诺克斯了?”

“是的,伯爵大人,”士兵说道,“以他们现在的行军速度,黄昏之前就能够到这里了。”

“很好,”欧斯说道,“你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士兵施礼后离去了。

“伯爵,”欧斯手下大将哈兰说道:“苏瓦伯爵来意不善,我们应该早做准备!”

欧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黄昏,诺克斯城外十里,苏瓦伯爵向迪亚斯请示扎营。伯爵手下的每一个士兵都能够胜任工程兵的角色,营地迅速的搭建起来。

大帐中,迪亚斯和将领们一起商讨明日应该如何进兵,就在这时,有士兵前来通报,说是有诺克斯的使者前来。将领们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我们去见见他,”苏瓦伯爵对迪亚斯说道,“看看欧斯那个倔犟的老人家在这种时候派人过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迪亚斯和苏瓦二人来到营地前方的帐篷前,为了防备敌方使者窥探营地布防,士兵们将那个使者安置在距离营地大门最近的大帐中。掀开大帐,迪亚斯和苏瓦走了进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大帐中站立的高大的武将转过身来。看着来人,苏瓦伯爵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苏瓦伯爵,我们有七、八年未见了吧?”来人的声音异常洪量。

“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啊,欧斯伯爵,”苏瓦说道。

他就是欧斯!迪亚斯吃惊的打量着眼前的老将,欧斯居然敢孤身闯到自己的营地来,真是不要命的家伙!

“苏瓦,你这次是为了诺克斯城而来的吧,”欧斯大声说道,“你真觉得我欧斯已经老了吗!”

“欧斯伯爵,你的火气还是这么大,”苏瓦声音柔和,不紧不慢的说道。

“想凭借区区两万多人来攻打我驻守的坚城,”欧斯大声说道,“你认为我欧斯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吗!”

“欧斯伯爵,”苏瓦微笑着说道,“虽然许多人都认为您急躁不够稳重,可是我却知道您是一个有眼光的人。今天您亲自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和我吵架的吧?”

欧斯盯着苏瓦看了一会,又将目光转向了迪亚斯。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就是埃罗公爵的儿子,迪亚斯吧?”欧斯问道。

“是的,”苏瓦说道,“这就是埃罗公爵的儿子。”

“您好,欧斯伯爵,”迪亚斯躬身施礼,“作为和我父亲并肩作战的北方名将,我听说过您的大名。”

“你的传闻我也听说过,迪亚斯,”欧斯说道,“那些关于你的传闻可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迪亚斯露出苦笑的表情。

“苏瓦伯爵,”欧斯看着苏瓦,“你终于肯走出班塞了,决心战斗了吗?是什么让你做出决定?只是为了埃罗公爵的儿子吗?”

“是我自己的信念指引着我,”苏瓦伯爵说道。

“虽然年龄是你的两倍,可是我还是一向佩服你的见识,苏瓦伯爵,”欧斯说道,“你们能否将你们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告诉我呢?”

苏瓦看着迪亚斯点了点头。

“控制北方,”迪亚斯说道。

“哦?”

“夺回被半兽人控制的土地,复兴诺曼帝国,”迪亚斯接着说道。

“这些都不是重点啊,”欧斯想了想说道,“迪亚斯,苏瓦,如果你们能够平定北方,甚至控制整个帝国,在这之后,你们会如何选择帝国的未来呢?”

迪亚斯微微一愣,没有回答。

“换句话就是说,你们会选择谁来继承先皇的帝位?”欧斯问道。

“这个,是皇族的家事,”迪亚斯说道,“不论谁继承皇位,必须先中止帝国内乱。”

“你觉得这是一件小事吗,迪亚斯?”欧斯说道,“继承人不确定,内战怎么会中止!你怎么看,苏瓦!”

苏瓦伯爵没有答话。

“迪亚斯,”欧斯说道,“我欧斯可以投靠你们。”

“什么!”迪亚斯吃了一惊,连苏瓦也扬了扬眉毛。

“诺克斯城的四万大军都可以效忠于你,”欧斯说道,“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迪亚斯和苏瓦对视了一眼,“是什么条件,欧斯伯爵?”

“只要你能答应,继承诺曼帝国的皇位!”

“您在说什么,欧斯伯爵!”迪亚斯大声说道。

“你父亲身上,也有着皇室的血统吧,由你来继承皇位不会有什么问题,”欧斯说道,“我们合兵一处,将拥有七万余人,而附近的领主夏尔伯爵、阿斯特尔伯爵都是你父亲的旧部,只要你打出自己的旗号,并且展示出相当的实力,再加上你父亲的名望,相信能够吸引大批的人前来投靠,到时候我们的确有希望击败赛兰公爵,”欧斯的眼中射出光芒,“进而将整个帝国掌握在自己手中!”

“费尔雷兹家族的人绝不会窥探皇位!”迪亚斯大声说道,“欧斯伯爵,您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你父亲这么说并没有错,”欧斯说道,“因为你父亲是效忠于先皇的骑士。但是迪亚斯你不同,你曾经发誓效忠过什么人了吗!”

“我不会效忠与任何人,”迪亚斯小声说道,“父亲曾经犯过的错,我不会再犯了!”

“这不就对了吗!”欧斯说道,“就让我们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吧!我们成功的希望极大,迪亚斯,只要你愿意去做!”

“我说过了,”迪亚斯说道,“费尔雷兹家族的人绝不会窥探皇位!”

“究竟是什么让人如此的倔犟!”欧斯大声说道。

“因为这是我父亲定下的规矩!”迪亚斯说道。

“那么,你觉得帝国的未来应该会如何呢?”欧斯问道,“如果凯文殿下继位,你会去辅佐他吗?当初奉先皇之命追杀逃出王都的你的,不就是这位凯文殿下吗?”

“不论谁继承皇位,我都只会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迪亚斯说道,“帝国的未来谁也无法预料,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欧斯伯爵,作为帝国的老将,你也有作为一名战士的信念吧?战乱中的帝国,正需要象您这样的将领啊!”

欧斯露出了一丝冷笑,“迪亚斯,你也和你父亲一样啊。”

“什么?”迪亚斯看着欧斯。

“还有苏瓦,你们这些人,都只会为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而战斗吧?”欧斯说道,“完全不顾实际局势的你们,注定是要失败的!埃罗公爵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他获得的胜利越多,反而越受到先皇的嫉恨,这样的他怎么会有好结果?抛弃你们那些不实际的梦想吧,掌握真正的权利,才能真正的实现理想啊!”

“也许您说的有道理,”迪亚斯说道,“但是我有我的原则,这件事,我绝不会答应。”

“既然这样,那么注定我们将成为敌人,”欧斯说道,“苏瓦,十年前你已经错过一次,跟随埃罗公爵的你现在得到了什么?被帝国丢弃在班塞整整七年!现在你又要犯同样的错误吗!”

苏瓦默默的看了欧斯片刻,微笑着说道:“我并不认为十年前的我犯了什么错误,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仍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随埃罗公爵!”

看了苏瓦片刻,欧斯也露出了笑容,“在班塞埋没了七年的苏瓦,你一点都没有变啊!”看着迪亚斯,欧斯说道:“我曾经听说过你懦弱无能的传闻,不过今天看来,传闻并不可靠。迪亚斯,你果然有你父亲当年的样子!”

对着迪亚斯和苏瓦二人微微躬了躬身,欧斯说道:“能有你们这样的对手,我深感荣幸。”

看着欧斯转身向大帐外走去,迪亚斯上前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苏瓦拉住了,苏瓦对着迪亚斯摇了摇头。

走到大帐出口,欧斯停了下来,“什么梦想,那些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只有真正的实力才是我欧斯所追逐的!”

“为什么,”迪亚斯看着欧斯离开说道,“我听说欧斯将军也是和父亲并肩战斗的名将,是为了梦想而挥剑的勇士,难道传闻都是假的吗!”

“现在的欧斯伯爵已经变得和原来不同了,”苏瓦说道。

“为什么?”迪亚斯问道。

“为了你父亲的事情,欧斯伯爵已经对帝国的皇室完全失望了啊,”苏瓦微笑着说道。

“是这样吗,欧斯伯爵,”迪亚斯说道。

面对桌上的地图,将领们围坐讨论。

“诺克斯城墙坚厚,再加上欧斯伯爵经验老到,这样的城池我们很难攻克!”亚姆说道。

“是啊,强攻这样的城池,实在是疯狂的举动,”吉卡子爵说道。

“既然我们的目标是塔吉,绕过诺克斯城才是上策吧?”查特说道。

“亚姆,”苏瓦伯爵说道,“听说你也曾在欧斯伯爵手下做过事,想必你对诺克斯这一带相当熟悉,你可有什么建议吗?”

“据我所知,”亚姆说道,“诺克斯以北不到四十里有一处名为亚利的小城,是诺克斯屯粮的地方。如果我们攻打此处,有可能将欧斯伯爵的军队调出城,从而与其在平原上决战。”

“以欧斯伯爵的性格,是不可能看着我们绕过诺克斯城的吧,”苏瓦想了想说道,“只怕明早便是决战之时。传令下去,明日早起,务必在日出前到达诺克斯城下布好阵势,与欧斯伯爵的军队决一死战!”

“是!”众将领命。

当夜,迪亚斯心绪难平,与以往参加的战斗不同,这次的战争是自己一手促成的啊!双方的将领,苏瓦和欧斯都是帝国的名将,却要在明天展开厮杀了!迪亚斯坐了起来,点亮了桌上的灯,仔细的看着放在桌上的地图。突然间,外面响起了叫喊之声,迪亚斯吃惊的抬起了头。喊声越来越响,还不断的有兵器交击之声传来。迪亚斯抓起桌上的长剑冲出了帐篷,放眼望去,在漆黑的夜色中燃烧着无数的火把,诺克斯城的骑兵们打碎了营地的大门,蜂拥着杀了进来!

欧斯,这位脾气火爆的老将,决定先发制人,在半夜对苏瓦伯爵的营地展开了夜袭。就连苏瓦伯爵也没有想到欧斯会放弃坚守险要的城池,而冒着风险实行突袭!最先遇袭的,是查特的营地,半夜突然醒来的士兵们在敌方的猛烈攻击下已经陷入了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