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塔吉城,公爵府。

“拉特,你知道你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吗?”赛兰公爵问道。

“是的,属下明白,”半跪在地上的拉特说道。

“除了你的本部兵马,我只能调配给你十个军团,而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你的对手有二十多个军团,而且还包括了苏瓦、欧斯这样的名将。”

“公爵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拉特说道。

“拉特,你的对手可不简单,”赛兰公爵说道:“而现在我只能调配给你这么多人,虽然我手中有近四十万军队,可是相当的一部分都布置在边境线上,能够使用的也就二十万左右。面对蠢蠢欲动的马斯卡伯爵,我们必须有所准备。马斯卡在巴兰的七万驻军不足为惧,但是驻守乌诺的卡里亚斯手中十万军队是真正的威胁。我必须留下足够多的军力去对付他们。”

“是,我明白,”拉特说道。

“不过拉特,你去南面并不需要打败迪亚斯,”赛兰公爵说道,“只要能牵制住他们就可以了,一定要将他们牵制在安达尔山地以南,那里的十多个领主,近十万军队,都会全力配合你的。等到我击败马斯卡伯爵的军队,再集中力量去对付迪亚斯。”

“是,”拉特说道。

“拉特,你听好了,不论你使用什么办法,决不能让迪亚斯闯过安达尔山地,否则很难确保夏尔、阿斯特尔以及许许多多埃罗公爵的旧部会做些什么事。”赛兰公爵说道。

拉特犹豫着说道:“公爵,夏尔伯爵和阿斯特尔伯爵都是忠心之人,而且并没有丝毫反叛的迹象,现在怀疑他们是否妥当?”

“那么苏瓦和欧斯难道不是忠心之人吗!”赛兰公爵说道,“现在那些老将,越是忠心的反而越让人信不过,倒是那些懂得利害关系的人还要可靠一些。不说这些了,拉特,你下去准备吧。”

“是,”拉特躬身离开。

营地中,安吉看到回营的拉特,快步走了上去。

“伯爵,您回来了,”安吉说道。

“准备的如何了?”拉特问道。

“明天就能够出发了,”安吉说道,“伯爵,您是否知道了,赛兰公爵派来了一名副将。”

“是什么人?”拉特问道。

“是乔尔子爵,”安吉说道。

“那个整天奉承公爵的家伙吗?”拉特小声问道。

“是的,”安吉说道:“公爵派这么一个完全不懂战斗的人来,是监视我们的吧,这分明是不信任我们。”

“这有什么奇怪的呢?”拉特说道。

“什么!”安吉吃了一惊。

“连夏尔和阿斯特尔这样的名将,赛兰公爵都不能信任,何况是我们,”拉特说道。

“这么做不是太过分了吗!”安吉有些气愤:“这么多年来,我们为公爵出生入死,他对我们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吗?”

“这不能完全怪公爵,赛兰公爵现在一定也很困惑吧,”拉特说道,“面对欧斯的背叛,连公爵这样的强者都产生动摇了呢。”

“伯爵,您真是好脾气”安吉说道。

“我们不需要考虑这么多,”拉特说道,“只要竭尽全力的去做,总有一天公爵会明白我们的,你去准备吧,我们明天出发。”

“是,”安吉转身离去。

“有乔尔这个家伙在,公爵调配来的十个中队只怕未必会完全听从自己的指挥,”拉特想道,“南面那些小领主的私人卫队也不是很可靠,看样子真正能用的,只有自己的两万手下了。”遥望南方平原,拉特暗自叹了口气。

诺克斯城中,苏瓦伯爵和欧斯伯爵并肩站立,看着忙碌着备战的士兵们。

“怎么,连您也无法说服迪亚斯继承皇位吗?”苏瓦问道。

“是啊,”欧斯说道。

“那么伯爵,在迪亚斯没有答应继承皇位的情况下,您为什么会同意加入我们呢?”苏瓦问道。

“我想,”欧斯微微一笑,“我是被迪亚斯说服了吧,我刚刚发现,迪亚斯这个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哦?”

“除了缺少野心之外,他倒是有成为一个真正统帅的潜力,”欧斯伯爵说道。

“缺少野心?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啊,”苏瓦微笑着说道。

“的确,就像埃罗公爵,”欧斯说道。

“这正是我欣赏他的地方,欧斯伯爵,”苏瓦说道。

欧斯微微摇了摇头,“你忘记了吗,苏瓦,就在那个夜里,埃罗公爵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希望迪亚斯不会做出他父亲那样的选择。”

一瞬间,苏瓦平静的脸上闪过了愤恨之色,沉默片刻苏瓦说道:“不论迪亚斯会怎么做,我苏瓦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苏瓦伯爵看了欧斯一眼说道:“您能加入我们,我非常高兴。能够有您这样的伙伴,真是让人安心。”

看着苏瓦离去的背影,欧斯微微一笑,苏瓦伯爵所选择的这条路,还真是不好走呢。

库房中,军需官古尔跟随在迪亚斯的身旁,向迪亚斯介绍着铠甲的特性。迪亚斯看着摆放在眼前的四件水系铠甲,没有说话。

“这些是诺克斯城内最好的水系铠甲,”古尔说道,“都是少见的三阶凯,迪亚斯阁下,您喜欢哪一件呢?”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迪亚斯说道,“只要是水系铠甲应该就可以了。”

“那么我向您推荐这一件,”古尔说道,“厚实、坚韧的全身凯,防御力极强。”

“这个恐怕太笨重了,”迪亚斯看了看说道,“穿着它会影响挥剑速度。”

“迪亚斯阁下,做为我们的统帅,您根本无需挥剑啊,”古尔说道,“对您来说,强大的防御力才是最需要的。”

“即使是防御,也不能完全依靠铠甲,”迪亚斯拿起一件轻便的鳞甲说道,“我选好了,就是这一件吧。”

“这一件倒是适合剑士使用,”古尔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选这件防御力强的全身凯会比较好。”

“行了古尔,”迪亚斯笑着说道,“并非人人都有苏瓦伯爵那么大的力气,穿那件铠甲恐怕我连路都走不动了。我们去看看盾牌吧。”

盾牌的种类比铠甲更为繁多,迪亚斯选了一个有着蓝色狮子图案的中型铁盾。穿过一个个兵器架时,迪亚斯突然停了下来。

“这些都是护身小盾,”古尔说道,“适合双手剑士和重骑兵使用。”

迪亚斯拿起架上的一个小盾,默默的看着。看着盾牌上映出的自己的影子,迪亚斯又想起了维吉妮摘下护身小盾送给自己的情景。那时的迪亚斯突然莫名其妙的被阿斯利侯爵调动到新兵营,所穿的铠甲也被军需官扣下,身上唯一的装备就只剩下那个被打的快要碎掉的盾牌。是维吉妮一直追到迪亚斯的营地,送来了珍贵的水系铠甲,并将自己的护身盾也送给了迪亚斯,当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那个有着孔雀图案的小盾,迪亚斯一直非常珍惜,只可惜在与弗里斯的战斗中被打碎了。维吉妮!迪亚斯握紧了盾牌。

“阁下!”古尔有些担心的说道。

迪亚斯醒悟过来,转头看着古尔。

“您选中这个小盾了吗?”古尔问道。

迪亚斯将小盾绑到自己的左臂上试了试说道,“很合适,就选它吧。”

黎明,朝阳将整个大地都映成了红色。诺克斯城中的士兵排成了一个个整齐的方阵,站立在城外的旷野上。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听不到一点声音。身穿蓝色铠甲、白色披风,腰挂水系长剑的迪亚斯走出营房。

“阁下,”等在营房外的苏瓦和欧斯躬身施礼,“士兵们已经集结完毕。”

迪亚斯点了点头,“我们出发吧。”

苏瓦走到了迪亚斯跟前,仔细的看了看迪亚斯的装束,替迪亚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鳞甲之后,倒退三步,躬身施礼道:“请上马,迪亚斯阁下。”

“苏瓦伯爵,欧斯伯爵,”迪亚斯说道。

苏瓦和欧斯抬起头来,迪亚斯注视着自己的两位重将,从二人的眼中,迪亚斯不仅看到了身为属下的尊敬神色,更有着一份对自己的关怀之情。

“从今天开始,我们会一直的战斗下去,”迪亚斯说道,“并肩战斗吧,苏瓦,欧斯!”

“是!”苏瓦和欧斯躬身施礼。

迪亚斯跳上战马,向着广场走去。看着朝阳中迪亚斯的身影,苏瓦和欧斯露出了一丝笑意。

城外,迪亚斯纵马在排列整齐的士兵方阵前走过。在七万士兵,二十一个军团士兵的注视下,迪亚斯来到方阵的前方。

“迪亚斯,下命令吧,”身后的苏瓦伯爵说道。

看着眼前肃穆的军阵,迪亚斯拔出了马鞍上的巨剑高高举起,大声说道:“战士们,为了你们所期盼的、所梦想的、所关爱的、所珍惜的所有,前进吧!”

战士们大叫着举起了长矛和巨剑。

“用你们的长矛和剑去争得胜利吧!”迪亚斯大声说道。

“哈!”士兵们大声喊道。

迪亚斯收回巨剑,拨转马头,对着苏瓦和欧斯点了点头,率先向着无际的平原奔驰而去。苏瓦和欧斯紧随其后,在他们后面的,是七万士兵组成的铁流。除了查特军团长率领一个重步兵军团留守诺克斯之外,迪亚斯调动了全部力量扑向了奥斯特尔伯爵的麦德因城。

“什么!欧斯和苏瓦伯爵的联军向着麦德因攻过来了!”奥斯特尔大声说道。

在议事厅内,人们已经乱成一团。

“这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麦德因大将,奥斯特尔伯爵的第二子德尔斯卡说道:“如果欧斯那些人留守诺克斯城才是真正的麻烦,如今他们抛开坚固的城池,反而来攻打我们,这是他们自寻死路!替赛兰公爵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你们慌什么!”

“德尔斯卡,对于苏瓦和欧斯这两个名将率领的大军,你有什么办法应付吗!”奥斯特尔大声说道。

“父亲,这有何难?”德尔斯卡大声说道,“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定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说你的策略,”奥斯特尔说道。

“麦德因城城高池深,而且存粮极多,我们依靠坚城防御,即使是苏瓦和欧斯也奈何不了我们。守住麦德因之后,我们只需做三件事。第一,我们派人去赛兰公爵那里通报这里的战况。想必公爵早已知道欧斯伯爵叛乱的消息,就算我们不派人去,公爵的援军也很快就能到这里。援军一到,那些叛军还有什么可怕的!”德尔卡斯说道。

大厅内慌乱的人们安静下来,都注视着德尔卡斯。

“第二,”德尔卡斯说道,“联络附近的领主们,让他们派兵支援,牵制苏瓦和欧斯的军队。一旦麦德因城被攻破,其他领地也会跟着被袭击,那些领主们知道厉害,一定会派兵过来。第三,集合其他领主们的力量,只要组织十个军团的力量便可以了,”德尔卡斯说道,“全力攻击欧斯伯爵的诺克斯城,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面对根据地被攻克的危险,不怕他们不退兵。到时候我们率军掩杀,便可以轻松击败他们!”

奥斯特尔伯爵听着,连连点头。

老臣杰夫看着德尔卡斯出尽风头,心中有些不快,上前说道:“德尔斯卡阁下,面对苏瓦和欧斯的强兵,您觉得您的计划能行的通吗?就依靠附近领主们的私兵,能和苏瓦伯爵的正规军抗衡吗!”

奥斯特尔伯爵听着,脸上又露出担心的神色。德尔斯卡看着,觉得应该先让总是犹豫不决的父亲振作起来,于是大声说道:“苏瓦和欧斯的力量,已经大不如前了!苏瓦伯爵的手下不过两万人,又这么多年没有上过战场了,他们的战斗力还能剩下多少呢?欧斯伯爵就更差了,居然在夜战中败给了苏瓦,看样子他的确已经老了。如今虽然欧斯伯爵投降了那个迪亚斯,可是只怕也是被迫的,而且也不会得到信任。所以他们士兵虽多,却无法团结一致,反而留给了我们击败他们的机会!机会就在眼前,战斗吧!”

大臣德瑞也不满德尔斯卡的锋芒,对身旁的将领金斯说了几句,金斯上前说道:“德尔斯卡阁下,既然您看不起苏瓦伯爵的军队,为什么还要一谓的死守呢?兵临城下而不出战,会影响士气的吧?”

“什么!”德尔斯卡有些吃惊。

“趁着对方刚到这里立足未稳的机会而展开突袭,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吧?”金斯说道。

“对手是苏瓦和欧斯,”德尔斯卡吃惊的说道,“突袭?金斯你在胡说些什么?”

“刚才大话说了不少,怎么现在不敢出战了吗?”金斯说道,“既然德尔斯卡阁下您不敢出战,就让我金斯带兵出城,先让苏瓦他们知道我麦德因城的厉害。”

“不要开玩笑了,”德尔斯卡大声说道,“你怎么会是苏瓦伯爵的对手,擅自出战,一定会失败的!”

金斯也燃起了怒火,对奥斯特尔伯爵说道:“伯爵,请给我一支兵马,不击败苏瓦,我绝不回城!”

“父亲,”伯爵的长子达鲁说道:“金斯子爵勇气可嘉,就让他去试试吧。”

“不错,”德瑞说道,“难得麦德因城还有敢于出战的将领,伯爵您就等着金斯的捷报吧。”

奥斯特尔看着众人,点了点头,“好吧,金斯,你去准备一下。”

“为什么,”德尔斯卡诧异的看着厅内众人,“你们都是瞎子吗,为何会看不到强行出战的后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