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北方前线。

赛兰公爵的北方大军与马斯卡侯爵已经对峙了半个月。傍晚,激战暂时停了下来。疲惫的士兵们回到营地,开始了简单的晚餐。马斯卡侯爵在将领们的簇拥下穿过营地。一路上,众人遇到几个巨大的深坑,坑中的土都已经被烧成了焦黑色。那是敌方投石机投掷出的裹着燃油的巨大石块造成的可怕痕迹。就在下午,赛兰的军队攻到了营地前,不过除了留下数百具尸体,赛兰那边什么便宜也没占到,连跟进的投石机也被彻底破坏掉了。瞟了一眼那些巨大的深坑,马斯卡侯爵当先走入大帐之中。

“什么,已经攻下了六座城池!”马斯卡大声说道。

“是的,迪亚斯的军队已经进至苏伦河,距离塔吉城也不过二百里了。”马斯卡手下将领金克说道。

“这小子动作还真够快的,”马斯卡伯爵摸着下巴说道。

“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的对抗赛兰,倒是让迪亚斯他们拣了现成便宜,真是岂有此理!”马斯卡手下怀斯说道。

“赛兰的力量被迪亚斯牵制,对我们没有坏处,”马斯卡说道,“这些天赛兰的军队接连被我们击败,眼下他们只怕又不得不分兵去对付迪亚斯,击溃赛兰公爵军团的机会就在眼前了。”

“侯爵,要出击吗?”金克问道。

“先去打探赛兰军团的动向再作决定,”马斯卡说道,“即使没有卡里亚斯,我们也能击败赛兰。”

“卡里亚斯将军仍然没有派出援军,他究竟在想些什么?”怀斯问道。

马斯卡哼了一声,卡里亚斯究竟有什么打算,连他也无法确定。

“虽然卡里亚斯曾经让巴拉特前来向自己说明心中的计划,可是至今仍不见任何行动的卡里亚斯也许只是在等着自己被赛兰击败也说不定,”马斯卡皱着眉想道。

“侯爵,”金克说道,“我们现在面对赛兰的主力,可以说情势相当的不利,我觉得此时出击,对我们无论如何都是相当不利的。”

马斯卡注视着金克没有说话。

金克躬了躬身说道:“就算我们能击败赛兰的主力,也必然会有相当大的伤亡,而且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让迪亚斯那小子夺去了不少城池。卡里亚斯又动向不明,他手中握有重兵,侯爵您现在还能控制的了他,如果您手中的实力被大量消耗之后就未必还能很好的控制他了。”

马斯卡微微点了点头。

“而凯文皇子派来的西克斯里侯爵来到北方后进军缓慢,他们在等什么呢?”金克说道,“大概是在等待我们和赛兰之间的决战吧?”

马斯卡露出一丝冷笑。

“无论是凯文陛下还是西克斯里,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吧?”金克说道,“侯爵您是陛下所倚重的一支力量,陛下当然是希望我们能够击败赛兰,但是在这之后,究竟由谁来控制北方就是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了。在凯文皇子看来,由王都的嫡系军团来控制北方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那么你觉得应该如何?”马斯卡问道。

“想要击败赛兰公爵的绝不止我们,凯文陛下肯定比我们更着急,只要我们设法稳守,不怕陛下不出兵。现在是赛兰公爵四面受敌,他一定急于击败我们以争取主动。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防守的策略,并且尽力保存我们的实力吧。”

“在赛兰军队不断的进攻之下,一味防守并非上策,”怀斯说道,“更何况现在迪亚斯的军队正在四处夺城掠地,西克斯里侯爵也在推进之中,如果我们再一味死守,便宜可都被他们占去了。”

“与赛兰的军队硬拼,我们就能得到什么好处吗!”金克说道,“目前我们已经阵亡了万余人,再这么下去,即使赛兰被击败,我们也没有力量控制北方了。”

“金克,你的话原本不错,”马斯卡说道,“只是北方的大部分力量都掌握在赛兰手中,因此想要控制北方,首先要考虑的并非保存自己的实力,而是如何去获得赛兰手中的力量。我与赛兰的许多手下都有过接触,只要我们能够从正面击溃赛兰,将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叛离赛兰,来投靠我们!”

金克想了想,“这些人可靠吗?更何况想要完全击溃赛兰的北方军团实在困难。”

“你不要说丧气话了,金克,”怀斯说道,“最近我们不是接连取胜吗?”

“可是我们的伤亡同样很大,”金克说道,“更关键的是,假设我们运气好,能够击败赛兰,到时候究竟会有多少人来投靠我们呢?侯爵,对于这些家伙可不能完全信任啊!”

“这个不必担心,”马斯卡说道,“赛兰反对已经登基的凯文陛下,已经是叛臣。在王都的西克斯里进军之后,产生动摇的将领绝不在少数,这个我有相当的把握!”

“如果迪亚斯能够加入,把握就更大了,”马斯卡暗自想道,“只是迪亚斯非但不愿加入,反而是更看好卡里亚斯,”想道这里,马斯卡眼中露出一丝怒气。

沉默片刻,马斯卡接着说道:“设想赛兰公爵被击败之后,北方大军势必土崩瓦解。谁能控制他们,谁才能控制整个北方,甚至整个帝国!西克斯里侯爵作为凯文陛下的领军大将,对北方的将领们势必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而迪亚斯那小子也不可小瞧,作为埃罗公爵的儿子,影响力自然不用多说,更何况还有苏瓦和欧斯这样的名将在他身边。对于控制战乱后的北方,我们并不zhan有优势。为了避免落入被动,我们必须正面击败赛兰的军队,迅速控制住北方的形势,只有这样才有把握完全掌握赛兰手中的军队。”

“即使是这样,”金克说道,“那也要先击败赛兰的主力才行,如果卡里亚斯将军能够参战的话,我们就有把握了。”

又是卡里亚斯!马斯卡既恼火又感到无奈。

“如果卡里亚斯执意不肯出兵的话,我们为什么不逼他出兵呢?”怀斯说道。

“怀斯,你这是什么意思?”金克吃了一惊。

“现在刚好是乌诺城快要粮尽之时,如果我们扣下发往乌诺的军粮,那就不怕卡里亚斯他们不听我们的!”怀斯说道。

“不要开玩笑,”金克大声说道,“这真是疯狂的想法,如果这么做,卡里亚斯将军会怎么想?乌诺的守军会怎么想?”

“你担心乌诺会出现叛乱吗?没有军粮,他怎么敢反?”怀斯说道,“决战就在眼前,必须要控制卡里亚斯的军队才行!如果能够击败赛兰的军队而控制了北方,还怕卡里亚斯不乖乖的听我们的?”

“这件事万万不可,”金克说道,“虽然卡里亚斯将军到现在还未行动,但是只要侯爵您要求,卡里亚斯在决战前未必不会出兵。如果以粮草作为要挟,即使卡里亚斯被迫出兵,这支军队也难免让人心疑,在交战时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看着争执的两人,马斯卡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乌诺城,卡里亚斯手下大将马克和巴拉特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运粮车队。这次运来的粮食实在少的可怜,还不够前线驻军十天的口粮。

“只有这些吗?这是什么意思?”马克说道,“不是开玩笑吧?”

巴拉特看了卡里亚斯一眼,没有说话。

“巴拉特,关于我们的计划,你已经向侯爵解释清楚了吗?”卡里亚斯问道。

“已经够清楚了,”巴拉特说道。

“这么说侯爵还是不放心咱们,”卡里亚斯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我们应该怎么做?”马克看着走远的卡里亚斯,小声的问巴拉特。

“做我们该做的,”巴拉特说道。

多芬城城头,曾经飘扬着的赛兰公爵的领主旗帜如今变成了红色的有着白色巨龙的大旗。那是曾经在多芬城头飘荡过十多年的埃罗公爵的领主旗帜。虽然北方与半兽人的战争一直都没有停过,但是距离中心城市塔吉不过两百里的多芬却是数十年未受到战事侵扰的和平都市。可是就在昨天,一切都变了。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突然侵入并控制了多芬。守将维尔多只是进行了象征性的抵抗便投降了。维尔多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出现、如何进城的,面对对方完全压倒性的攻击时,维尔多立刻明白抵抗已经完全没有意义。除了火速派人通知赛兰公爵之外,维尔多再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了。

经过昨天短暂的战斗之后,目前城内已经暂时平静下来,可是街道上大量的由全副武装的士兵组成的巡逻队,说明了多芬的动荡还远未结束。城头的埃罗公爵领主旗更是让市民们惊疑不已。大路上,注视着城头大旗的迪亚斯拨转马头,向着城市中心走去,帕尔和哈克带着两个中队的士兵默默的跟随在迪亚斯的身后。

议事大厅中,苏瓦、欧斯诸位将领正围绕在巨大的长方桌旁,看着铺在桌上的地图议论着。地图还是在攻下多芬时在城中获得的,对附近山川地形都有着相当详细的标注,立时便被欧斯伯爵当作宝贝收了起来,现在正被将领们研究着。看到迪亚斯走进大厅,诸将停止了讨论,静静的站立着。迪亚斯点了点头,快速走到桌前坐下。将领们也都坐了下来,屋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知道消息了吧?”迪亚斯问道。

“赛兰公爵向多芬派出了援军,”欧斯伯爵说道,“五万近卫军,一万重装骑兵和四万精装步兵,指挥官是大将法雷,实在是相当强劲的攻击。”

“看样子赛兰公爵大人再也不敢轻视我们了,”帕尔嘲弄着说道。

“这次来的都是赛兰手下的心腹部队,战斗力强而且装备精良,”苏瓦伯爵看了帕尔一眼说道,“法雷是北方出名的猛将之一,绝非普通将领可比。据说此人凭借手中巨剑可以力敌数百骑士。更麻烦的是此人从军二十多年,经历大小战役上百次,作战经验极其丰富,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

“这个法雷治军极严,所指挥的近卫军战斗力相当强,”欧斯说道,“法雷本人作战极其勇猛,经常身先士卒,与半兽人的作战中曾多次创下赫赫战功,的确是北方出类拔萃的勇将。”

法雷的大名迪亚斯早就听说过。当得知赛兰公爵派法雷带兵攻击自己后,迪亚斯已经仔细的想过了。以迪亚斯所知道的,法雷是凭借勇武闻名于北方,只是此人虽然并不鲁莽,却也算不上聪明。从以往的作战经历看,法雷在赛兰公爵手下都是作为先锋或是中军主力出现在战场上的,独当一面作战的次数相当少。仅有的几次单独作战都不成功,在金地斯堡与半兽人的战争中,更是由于法雷判断上的失误而遭受大败。此次赛兰派出法雷,似乎并不明智啊。只是想要找出一个足以抵挡苏瓦伯爵和欧斯伯爵而又与父亲毫无关系的将领,的确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想必赛兰公爵一定相当头痛吧?想到这里,迪亚斯抬头看着诸将。

“迪亚斯阁下,我们应该如何应付法雷的攻击呢?”拉特的手下,安达尔山之战投降迪亚斯的将领布尔问道。

“诸位有什么看法?”迪亚斯反问道。

“法雷的手下都是精兵,如果与法雷正面交手,不论胜负必将损失惨重,”哈克说道,“最好能够避免与其交手。”

“躲的掉吗?”帕尔问道,“除非退回到诺克斯去,否则我们迟早都要和赛兰决一死战。这还不是赛兰的主力中军,我们便想着退避,那么我们如何去面对赛兰的主力军团?”

“选择作战相当冒险,”布尔说道,“我们现在已经深入赛兰的领地,一旦战败只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如果一定要交战,不如背靠多芬城布阵,一旦战事不利,还可以凭借多芬进行防守。”

“绝不能有防守的想法,”欧斯伯爵说道,“我们的军团已经扩编到了将近十万人,凭借我们现在的粮草,顶多能够支持半个月。眼下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局面将会对我们很不利。”

“不错,”苏瓦说道,“另外马斯卡也不是赛兰的对手,我们一定要争取在他被击败前打开局面。”

“现在我们的处境相当不好,”欧斯皱着眉说道,“虽然攻下了多芬,也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劣势。现在的我们既缺乏粮草,也没有稳定的后方。面对法雷的进攻,我们必须全力一战,不仅要击败他,更要重创赛兰的这支精锐,从而一改北方的局势!”

“可是法雷的近卫军是北方真正的精锐,与其交战,只怕我们不是对手,”布尔说道。

“近卫军也并非无敌,”欧斯说道,“何况眼下的局势对我们有利。由于我们出其不意的攻下了多芬,赛兰不得不将法雷的军队从几百里外调来这里。现在的我们,可以选择决战的时间和地点,并且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布置。而匆匆赶来的法雷军团正是疲惫不堪的时候,与他们交手,我们的赢面更大。至于作战的地点,”欧斯指着桌上的地图说道:“在泊潘草原这里就不错,方便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布置。而且草原上便于骑兵展开,我们就要依靠骑兵的优势,一举击溃法雷的近卫兵团。”

迪亚斯点了点头,望向苏瓦伯爵。苏瓦伯爵微笑着说道:“说说你的想法吧,迪亚斯。”

迪亚斯看了苏瓦伯爵一眼,想了想说道:“当初决定进攻多芬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疑惑,这里既没有险要的地势进行防守,又没有足够的存粮供应,为什么选择这里呢?就是因为这里距离北方的都城塔吉很近,与赛兰、马斯卡交战的前线也不是很远,真正能够威胁到赛兰公爵的后方。这样就迫使赛兰不得不从前线抽调援兵来这里。正如欧斯伯爵所说的,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里。只要我们方法得当,就能击败法雷的这支军队。”

“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吧,”布尔说道,“不知道迪亚斯阁下有什么计划?”

迪亚斯望向布尔,刚好看到布尔脸上一闪而过的嘲弄笑容,“这家伙是想看我出丑吗?”迪亚斯想了想说道:“法雷的军队的确很强,即使他们是远道而来,与之正面作战我们也并无优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计划兵分两路。欧斯伯爵!”

欧斯站起来躬了躬身。

“您带领布尔军团、奥尔森军团、迪凯军团、克劳森军团在正面牵制法雷的主力,只是虚张声势,不必与他们作战。”

“是!”欧斯眼中露出了疑虑的神色,但仍然躬身答道。

“苏瓦伯爵,您带领主力军团等待机会,随时准备攻击法雷的军队。”

“是!”苏瓦说道。

“法雷的军团虽然以步兵为主,以他们的行进速度,三日后也应该会到这里。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准备了,”迪亚斯说道,“各位先回去准备吧。”

“请等一下,迪亚斯阁下,”布尔说道,“这样我们就能够击败法雷了吗?您的计划就是这个吗?”

迪亚斯看着布尔,没有说话。

“您是否和苏瓦伯爵、欧斯伯爵商量过了?”布尔问道,“正如欧斯伯爵所说的,趁着法雷他们立足未稳进行攻击,也许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今分兵两路是什么意思?我们应该在何时何地与法雷进行决战?”

“仅仅使用我们不足两万的步兵来牵制法雷是否太过冒险?”迪凯也问道,“如果法雷派出骑兵军团进行突进,只怕我们会全军覆没。”

“放心好了,”迪亚斯说道:“法雷摸不透我们的虚实,就不敢派骑兵突进。有苏瓦和欧斯伯爵在,原本就很谨慎的法雷一定会选择步步为营。至于交战的时间,现在还无法预计。我们要先设法调动法雷的军团,让他们疲于奔命,然后再适机击败他们。”

“调动他们?恐怕不太容易,”布尔说道,“如果法雷选择直接进攻多芬城,逼迫我们与他们决战,那应该怎么办?”

“那就把多芬让给他们,”迪亚斯说道,“现在多芬城对于我们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攻打多芬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是调动出赛兰公爵在前线的军队,现在,就让我们击败法雷吧。”

“说的倒是容易,”布尔想道,“安排打头阵的都是拉特将军的降军,迪亚斯不是想让我们去送死吧?”布尔望向了欧斯伯爵,作为同样被安排在抵挡法雷军第一线的欧斯伯爵,只是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奥尔森、迪凯等降将虽然都面带忧色,可是大家都沉默不语。布尔环视众人后忍不住说道:“难道就将我们辛苦攻下的多芬城直接送给法雷吗?这样对士兵的士气也是一个相当的打击,我们并非没有与法雷对抗的实力啊。”

“这并非是躲避法雷,只是要选择更合适的时机而已,”迪亚斯说道。

“我们的确不能被这座多芬城束缚住了,”苏瓦伯爵说道,“逼迫我们进行决战,只怕正是法雷所希望看到的。”

欧斯伯爵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想道:“迪亚斯放弃了趁着法雷立足未稳进行攻击的机会,难道他是另有打算?”

会议匆匆结束后,就在众人离开之时,迪亚斯叫住了苏瓦和欧斯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