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在丛林中穿行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感觉到了吗?”吉卡问道,“相当强大的力量!”

“没错,”法伦特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那是龙的力量。”

“龙?”凯瑟琳说道,“难道这个森林中会有龙吗?”

“龙已经快从这个世界上绝迹了,”法伦特说道,“很难相信会有龙出现在这里。”

“可能会和抓走维吉妮的人有关吧?”迪亚斯说道,“如果有龙存在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为了避免出现大的伤亡,法伦特、凯瑟琳、布恩,我们先去探探,其他人跟在我们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吉卡,这些人交给你统领,见机行事吧。”

“好,交给我吧,”吉卡说道。

“至少我们知道了大致的方向,”迪亚斯望向远处,当先向森林深处跑去。

空气中残存的斗气气息依旧相当强烈,迪亚斯感受着丛林中传来的龙的气息迅速赶至斗气爆发的地点。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迪亚斯眼前,周围大片的树木都被震倒在地。迪亚斯绕着大坑走着,在坑边迪亚斯发现了几具穿着铠甲的骑士尸体。

“维吉妮不在这里,”迪亚斯说道。

“也没有发现那些黑暗法师,”法伦特说道,“不过至少他们曾经经过这里,而且遭到了相当凶悍的一击。”

“找到了,”凯瑟琳大声说道,“他们是从这里离开的!”

法伦特快步走上前去,看着凯瑟琳身边留下的细小痕迹点了点头说道:“做的好,凯瑟琳,我们追吧。”

几名骑士架着昏睡的维吉妮狼狈不堪的在丛林中行进着。这些人刚才虽然站在距离魔法阵最远的地方,可是强大的冲击仍然要了他们大半条命,已经被震的昏昏沉沉的他们几乎无法识别丛林间的道路,只是跌跌撞撞的坚持着走下去。可惜没走多远,便被追踪而来的几个人堵住了去路。面对强敌,骑士们机警的围住了维吉妮,将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放开她就让你们离开,”法伦特说道,“否则你们没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你们敢动手她就死定了,”一名骑士说道,“该离开的人是你们,不想让她死的话,放下武器,马上离开这里。”

“我想你们还不明白状况,”法伦特说道,“你们不可能带着她离开的,现在放开她,你们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那我们就试试看,”一名骑士说道,用手中剑压向了维吉妮。

“维吉妮!”迪亚斯大声叫道。

“怎么,有人开始担心了吗?”骑士嘲弄着说道,“听好了,我们的耐心有限的很,不要激怒我们。”

看着骑士们带着维吉妮离开,迪亚斯等人慢慢的跟在后面。

“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吗?”迪亚斯问道。

“他们跑不掉的,”法伦特拍了拍迪亚斯的肩膀,却发现迪亚斯身体在不断的发抖着,看着迪亚斯握紧的双拳,法伦特说道:“冷静些,迪亚斯,别担心。”

“维吉妮,”迪亚斯看着众骑士架着维吉妮慢慢离开,迪亚斯突然大叫起来,“维吉妮!”

“迪亚斯,别做傻事,”法伦特急忙拉住了迪亚斯。

就在迪亚斯叫出维吉妮的名字时,维吉妮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

“维吉妮,”注视着维吉妮的眼睛,迪亚斯如同木雕般呆立在那里。

迪亚斯,维吉妮微微动了动嘴唇,想要说出的这个名字却哽在嗓子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剩两行泪自脸颊滑下。

“她醒过来了,”骑士们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想到刚才的场面,自己手中的人质实在是一个真正恐怖的存在。立刻,便有两支长剑紧紧的架在维吉妮的脖子上。

“这就是迪亚斯阁下一直追寻的人吗?”布恩想道,“美丽、纯洁而柔弱的人啊,这些人竟然敢这么对待她,真是骑士的耻辱。看到她的眼泪就已经心碎了,无论如何也要将她从这些土匪的手中救出来。”布恩的心中燃起了强大的战意,决心和眼前这些来路不明的骑士决一死战。

突然间,一直注视着迪亚斯的维吉妮好像清醒过来,看了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轻轻哼了一声。还未等身边的骑士反应过来,维吉妮已经动手了。闪电般的移动,维吉妮握住了使用长剑威胁自己的两名骑士的右手,双手一用力,还残留在维吉妮手上的龙劲贯入了骑士的臂甲中,扭曲变形的臂甲下发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两名骑士的惨叫声还未发出,为首的骑士已经使用长剑刺向维吉妮。接过从身边骑士手中掉落的长剑,维吉妮挥剑砍在攻来骑士的剑上。骑士被震的手腕发麻,再也握不住长剑,长剑被震飞出十多米,高高的钉在大树之上。维吉妮倒转长剑,用剑柄砸在那骑士的骑士面罩之上。骑士飞向了半空,又如同木桩般跌落在地。

“真是勇猛的一击,”布恩脸色发白的想道,“难以相信的可怕力量。这个凶狠的女人就是刚才那个优雅的女士吗!”

凯瑟琳看到维吉妮动手,正要冲上去,却被法伦特拉住了,原来迪亚斯已经冲到了维吉妮身边。攻向维吉妮的五六支长剑都被迪亚斯的盾牌震了回去。骑士们知道如果失去人质将没人能够离开这里,没有人犹豫,所有人都再次攻向了维吉妮。可是才跑出两步,突然间天地都倒转过来,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骑士们都被卷向了半空。一条冰龙绕着迪亚斯盘旋而起,将几名骑士都缠绕到半空之上。在骑士们的叫喊声中,冰龙越飞越高,紧接着,冰龙改变了方向,想着地面撞了过来。被串成一串的骑士们自半空看着大地扑面而来,随着一声巨响,冰龙撞向了地面,斗气的冲击向四面暴射而出。法伦特急忙挡在凯瑟琳身前,使用斗气阻挡无数的碎冰。

“迪亚斯这个笨蛋,”满头尘土的法伦特忍不住骂道,“这么近的距离使用冰龙,这家伙不会被自己的招式震晕了吧?”

在巨大的冰锥前,迪亚斯和维吉妮静静的站着。

“冰龙吗?”维吉妮说道。

“是的,”迪亚斯说道。

“真棒,”维吉妮说道。

“我一直在找你,”迪亚斯说道。

“我知道,”维吉妮低下了头。

迪亚斯看了看旁边倒成一堆的骑士们,那些人自半空落下早已跌的七荤八素了,冰龙下击时,迪亚斯最终还是放过了他们。

“我们离开这里吧,”迪亚斯说道。

“嗯,”维吉妮转过身来,突然间,维吉妮身子一软,跌向地面。迪亚斯慌忙扶住了她,“你受伤了吗,维吉妮?”

“我没事,只是太累了,”维吉妮有些无力的说道。

“真的没事吗?”迪亚斯说道,“应该带一个牧师来的。”

“喂,迪亚斯,你们聊完了没有,我们该回去了,”法伦特大声说道。

“这家伙,”迪亚斯说道,看了看维吉妮。一只手扶住维吉妮的腰,一只手托住维吉妮的腿弯,迪亚斯将维吉妮抱了起来。轻盈的维吉妮在迪亚斯手中几乎没什么重量。感受着在林间穿行时耳边的风声,维吉妮在迪亚斯怀中一动也不敢动。渐渐的,维吉妮的身体开始僵硬的难受,一直垂在半空的左手甚至已经发麻了。偷偷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迪亚斯,维吉妮考虑着是否应该换一个姿势。抬起发麻的左手和右手握在一起,维吉妮移动了一下。

“你还好吗,维吉妮?”迪亚斯问道。

“嗯,”维吉妮想了想说道,“你的铠甲太硬了。”

“是吗,”迪亚斯解下斗篷裹住维吉妮,再次将她抱了起来,“就快要到了。”

“可以吗,迪亚斯?”维吉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嗯?”迪亚斯问道。

维吉妮抬起了胳膊,抱住了迪亚斯的脖子,“对不起,我的胳膊已经发麻了,”维吉妮说道,“这样舒服一些。”

吃了一惊的迪亚斯脚步不稳,险些摔倒在地。

“可、可是,”迪亚斯慌忙向法伦特诸人望去,原本睁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迪亚斯和维吉妮的法伦特和布恩,立刻开始东张西望,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紧张的环视着四周,迪亚斯感觉心虚的像是在作贼。

“喂,迪亚斯,再不快一些,天黑之前我们就回不去了,”法伦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知道了,”迪亚斯有些恼火的说道。

当黎明的晨光刚刚出现在天际之时,薄雾中的迪亚斯走过营地间带着露水的青草地,来到维吉妮的营帐前。按照维吉妮的习惯,现在应该已经起来练剑了。

“还没有起来吗,”迪亚斯环视四周,虽然昨天牧师说维吉妮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是迪亚斯仍然不是很放心。维吉妮的生活是极其有规律的,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她,真的受伤了吗?

在维吉妮的营帐前伫立了片刻,迪亚斯走到一旁,静静的注视着天边的一片红光。

营帐内,维吉妮正仔细的将画满符咒的布带缠绕在手臂上。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维吉妮停了下来。维吉妮知道,那是迪亚斯。身体如同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维吉妮只是尽力的听着外面的动静。片刻之后,脚本声又走远了。沉默了片刻,维吉妮缠好了布带,就在这时,维吉妮感受到了斗气的波动。露出一丝笑意,维吉妮快速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起整齐的叠放在凳子上的斗篷批在身上,径直走出营帐。

迪亚斯正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让斗气在体内静静的流动着。裹着冰晶的蓝色斗气如同流焰一般在迪亚斯身边涌动着。自从能够使用冰龙以来,迪亚斯感觉自己的斗气又有了一定的提升,即使不依靠魔法铠甲,体内的斗气也能够如同有形质一般释放出来。使用冰龙的次数也由一次上升为两次,虽然仍然少的可怜,可是至少不会因为仅仅使用一次冰龙就导致战斗力全失了。

轻轻的走过草地,维吉妮来到迪亚斯身边。带着冰属性的斗气扬起了维吉妮黑色的长发,让她的发稍都带上了细小的冰晶。突然间,迪亚斯收回了斗气,转过身来。

“维吉妮!”迪亚斯说道。

“嗯?”维吉妮笑了起来。

迪亚斯看着维吉妮,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不说话?”维吉妮说道,“你这么早来做什么?”

“我想你应该已经在练剑了,所以过来看看,”迪亚斯说道。

“是吗,”维吉妮退后几步,施展出了快速的身法,身体如同精灵般轻盈的维吉妮在半空展现出舞蹈般美妙的动作。可是如同闪电般的速度和积蓄着的斗气都表明这些漂亮的招式下所隐藏的可怕力量。片刻之后,收起招式的维吉妮再次站在迪亚斯身前,看着目瞪口呆的迪亚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厉害,”迪亚斯说道,“真是的,我还在担心你是否受伤了呢。”

“是这样吗?”维吉妮说道。

“什么?”迪亚斯问道。

“没什么,”维吉妮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们练剑吧。”

迪亚斯与维吉妮、法伦特和凯瑟琳围坐在一起吃过早饭。期间凯瑟琳一直在说个不停,法伦特也偶尔说两句,而迪亚斯和维吉妮只是间或对视一眼,彼此都没有说话。

“姐姐你也知道的吧,”凯瑟琳依旧说个不停,“迪亚斯这一路上有过多少次激战,连赛兰那样的人都已经快要顶不住了呢。”

“是的,我知道,”维吉妮低声说道,“可是现在我更希望,战争能够尽快结束。”

“姐姐?”凯瑟琳说道。

“和赛兰的决战,能够避免吗?”维吉妮注视着迪亚斯。

迪亚斯沉默着没有说话。

“其实我也知道,问出这种问题真是好笑,”维吉妮站了起来,“我吃完了,先出去走走。”

三人看着维吉妮走出营帐。

“她这是怎么了?迪亚斯,你做了什么吗?”法伦特奇怪的问道。

“我什么也没做啊,”迪亚斯说道。

“你是笨蛋吗?”法伦特重重的拍了拍迪亚斯的头说道,“一路这么辛苦的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维吉妮一眼吗?什么也没做?”

“粗鲁的家伙,”迪亚斯捂着头说道,“你在做什么啊!真是的,我先出去了。”

向四处看了看,迪亚斯很快追上了维吉妮。

“维吉妮,”迪亚斯说道,“怎么突然离开了?”

维吉妮虽然放慢了脚本,可是并没有停下。

“其实,”迪亚斯走在维吉妮身边,“今天早晨去你那里,是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维吉妮问道。

迪亚斯没有说话,陪着维吉妮走了一段路。

“迪亚斯阁下,”布恩突然出现了,“苏瓦伯爵有急事找你。”

“现在吗?”迪亚斯问道。

“你去吧,”维吉妮说道。

“这样吧,维吉妮你和我一起去,”迪亚斯说道,“一定是对战赛兰的事情,这方面你比我还有经验。”

“在北方不是不希望女人参与军事会议吗?”维吉妮问道。

“哪有这种事情,”迪亚斯说道。

“不,我不去了,”维吉妮说道,“你赶紧去吧,苏瓦伯爵还在等你呢。”

“这样的话,”迪亚斯想了想,“维吉妮,你在营帐那里等我,我很快会去找你。”

维吉妮看着匆匆离去的迪亚斯没有说话。迪亚斯变了吗,的确是变了吧。那么多的男爵、子爵甚至伯爵都对他那么的恭敬,更何况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之后,听说迪亚斯已经指挥过数十个军团的战斗,这在南方实在是很难想象的事情。虽然只是隔了几个月,现在的迪亚斯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骑兵中队长了吧,会为了几个手下的阵亡而连续几天无法入睡的那个人,现在还存在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