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法伦特,塞尔特究竟是怎么找到你的?”迪亚斯问道,“你为什么答应他去对付那个黑暗精灵啊?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了。”

“这些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说,”法伦特看了看四周说道。

“有什么关系,”迪亚斯说道,“这里这么吵,没人会注意我们的。”

“我想人人都在注意我们,”凯瑟琳说道。

迪亚斯这才注意到四周人们望向这边异样的目光,“恐怕是的,”迪亚斯说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众人牵着马回到大街上。

“我们现在去哪里呢?”凯瑟琳问道,“那个塞尔特说晚上才会来这里与我们碰面。”

“这件事由我一个人去做就行了,”法伦特说道,“你们还是依照计划去救人吧。”

“你一个人没关系吗?”凯瑟琳问道,“塞尔特不是说那个精灵不容易对付吗?”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法伦特说道,“倒是你们,要小心一些。”

“可是为什么非要去呢?”迪亚斯问道,“你根本没有必要按照塞尔特说的去做吧?就算他是圣殿武士那又怎么样呢?”

“迪亚斯,你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在圣殿的掌握之中,从这次刚到塔吉就被他们找到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法伦特说道,“你明白吗,迪亚斯,圣殿完全知道我们的行踪,也猜到了你的计划。如果他们将这些告诉赛兰,事情就会很麻烦了。”

“他们是在威胁我们吗?”迪亚斯问道。

“可以这么说,”法伦特说道,“虽然圣殿一般不会直接参与大陆上的战争,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要干扰我们的计划那也没有办法,所以这次我们还是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更何况只是一个精灵的话,我还能够应付。”

“可是法伦特,当初你得罪了维索尔,不就是因为......”

“我说过了,没有关系,”法伦特说道。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迪亚斯说道。

“还有别的办法吗?”法伦特问道,“难道让赛兰和苏瓦、卡里亚斯的军队进行决战,打个两败俱伤才好吗?迪亚斯,按照你的计划去做吧,我会解决掉那个精灵的。”

“精灵也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吧?”维吉妮突然问道。

“是的,”法伦特说道,“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难对付。”

“既然他们和我们人类一样是有思想的生物,我们就不应该随便的杀死他们,”维吉妮问道,“仅仅因为他们出现在塔吉就要被杀死,不是太过分了吗?”

“讨论这种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法伦特说道,“那些精灵视我们人类为死敌,我们也是一样。如果让那个家伙在塔吉任意游荡,你知道会死多少人吗?”

“难道一定要彼此仇视吗?”维吉妮问道,“还有人类与龙族,面对魔族时,这些都是曾经彼此并肩作战的同伴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维吉妮,”法伦特说道,“可是我们与精灵之间的仇恨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了,现在谁也无法改变这一切。那个精灵绝不能放任不管,更何况他的出现只怕还另有原因,否则圣殿不会这么快便决定出手。”

“维吉妮,争论这些不会有结果的,”迪亚斯说道,“更何况对于圣殿的某些主张,法伦特也并不赞同。”

“我们只能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法伦特说道,“有些事情是我们所无法改变的。维吉妮,不要再去想那个精灵了,帮助迪亚斯去结束这场战争吧。”

“奥尔克斯伯爵居然会放弃赛兰而选择了你,”白银骑士马恩注视着眼前的迪亚斯说道,“真难想象这是伯爵本人做出的决定。”

现在迪亚斯所在之地是塔吉城中一处不起眼的民宅,不过此时这附近都被几名白银骑士监视住了,骑士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都是跟随奥尔克斯离开圣殿的武士,实力之强实在是非同小可。

“我想您已经知道了伯爵和我们的计划,”迪亚斯说道。

“是的,”马恩说道,“现在塔吉的白银骑士团由我统领,不过只剩下两个中队,其他人都被伯爵带去战场了。而其中最可以信赖的圣殿嫡系好手只有三十多人,依我看想要你的计划实现并不容易。”

“我并不这么认为,”迪亚斯说道,“这种事情即使是由我们来做也并不困难,更何况是你们白银骑士团的人。”

马恩注视着迪亚斯没有说话。

“怎么,”迪亚斯说道,“你这么说是因为不认可我们的做法吗?不管怎么说,这是奥尔克斯伯爵本人做出的决定。”

“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感兴趣,”马恩说道,“赛兰公爵与苏瓦伯爵之间的胜负我并不关心,倒是你,迪亚斯,我更感兴趣一些。”

“你的意思是?”迪亚斯疑惑的问道。

“做一个平凡的人对你来说也许更好,”马恩说道,“拥有强大的实力未必是一件好事。”

“马恩,你是在暗示什么吗?”迪亚斯问道。

“我们谁也无法知道未来究竟会怎么样,”马恩说道,“既然是奥尔克斯伯爵的决定,那么就由你们去做吧。不过最近赛兰公爵的手下一直在监视着我们,我们暂时无法调配太多人手帮助你们,否则将会引起赛兰的注意。”

“这件事由我们去做就足够了,”迪亚斯说道,“那些将领被赛兰软禁在什么地方?”

“重要的将领都被暂时关押在公爵府,”马恩说道,“由于是交战时期,目前那里防备的极严,由城中赛兰的心腹卫队负责驻守。想要混进去救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反而强攻比较容易。”

“我们不能硬来,”迪亚斯说道,“那样会惊动赛兰。所有事情都必须在前线的赛兰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有公爵府的地形图吗?”

“我们一向都是在外围驻防,府内是由公爵的心腹进行驻守的,”马恩说道,“虽然知道大致的情形,却无法了解里面的细节。反而是迪亚斯你应该对那里比较熟悉才对,你在那里住过几年不是吗?”

“时间已经隔的太久了,”迪亚斯说道,“一定会有办法的,我记得公爵府中有几条秘道,是遇到危险时用来逃生用的。也许我们可以借助那里。”

“你还记得那些秘道通向哪里吗?”马恩问道。

“完全不记得了,”迪亚斯说道。

“如果是这样,我倒想起一个人,”马恩说道,“也许他能帮的上忙。赛兰的手下德瑞克伯爵,他曾经负责公爵府的驻防,对那里的情况一定相当的了解。”

“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帮助我们,”迪亚斯说道,“在哪里能够找到他?”

“他也被赛兰扣在公爵府了,”马恩说道,“因为他不满赛兰免除夏尔、左莱尔等人的兵权。”

“这么说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迪亚斯说道,“不过既然他是负责公爵府驻防的人,也许在他家里能够找到公爵府的驻防情况和地形图。”

“这正是我要说的,”马恩说道。

“马恩,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迪亚斯说道。

“不客气,”马恩说道,“你们自己小心些,赛兰的手下也不容易对付。”

当迪亚斯众人匆匆赶到德瑞克的住处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伯爵府邸的大门虚掩着,奥里上前敲门却无人应答。推开大门,庭院中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

“情况有些不对,”奥里说道。

“先进去看看吧,”迪亚斯说道,“大家小心些。”

众人牵着马走了进去,很快便发现了两个倒在地上的侍卫,奥里上前查看后说道:“他们还活着。”

“有人在我们之前光顾过这里了,”维吉妮说道。

“我想那些人大概还没有离开,”迪亚斯指着庭院中的几匹装备齐全的马匹说道。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内院传来,众人快速冲进了内院,发现六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围住了一名大汉和一个少年。那名大汉肩膀流着血,看上去伤的不轻,只剩下少年一人拿着长剑与六人对峙着。迪亚斯诸人的突然出现,立刻改变了场内的形势。

“那个孩子很面熟啊,”布恩说道。

“就是我们在冒险工会大门外遇到的那个,”奥里说道。

“没错,”迪亚斯说道。

“这几个人应该都是冒险者,”萨隆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布恩说道,“他们今天都在冒险工会出现过吗?”

“是的,左边两个人当时站在柜台旁,这个大个子一直在壁炉边,”萨隆说道。

“其他三个人坐在窗边的桌子旁,”奥里说道,“原来他们几个人是队友。”

对于奥里等人旁若无人的评论,几个战士相当的恼火,可是由于对方在冒险工会所展示的实力,又让他们不愿与其交手。

“没错,我们是冒险工会的人,”为首的战士说道,“我们先到的,现在这里由我们接手,请你们离开。”

“也许你说的对,”迪亚斯说道,“不过我还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出钱请这些人帮我,”那少年说道,“本来已经说好了,可他们到这里以后却突然出手,想要将佣金直接抢走。”

“原来是这样,”奥里嘲弄着说道,“冒险者变成了强盗。”

“那样的任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战士说道,“佣金我们也不要了,如果你们想做那就试试吧,我们走。”

“慢着,”迪亚斯说道,“你们想就这样离开吗?”

“你想怎么样?”为首的战士说道。

“把他们全拿下!”迪亚斯说道,“不要放走一个人。”

战斗迅速展开,奥里和布恩上前抵挡住了六人,虽然都是以一敌三,可仍然占着上风。维吉妮看的不耐烦,拔剑加入了战斗,格斗立刻变成了一边倒,很快六个人都被打翻在地。

“行了,”迪亚斯对那少年说道,“你准备如何处置这些人?”

少年走到一个战士跟前,一拳打在那人的鼻子上,“你伤了拉图大叔,这一拳是还给你的,”少年说道。

迪亚斯看着少年没有说话。

“把他们都放走吧,好不好?”少年望向身边名叫拉图的大汉。

“先把他们都关起来吧,”拉图说道。

“为什么留下他们?”少年问道。

“先把这些人绑起来,”拉图说道。

“你们现在承认是冒险者了吧?”少年看着倒在地上的战士被一一捆了起来说道,“多谢你们救了我,我的名字是奥格,现在你们是否愿意接受我的任务呢?”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任务,”迪亚斯说道。

“是关于我父亲的,”奥格说道。

“你的父亲,就是德瑞克伯爵吧?”迪亚斯问道。

“是的,”奥格说道。

“我听说他被赛兰关在公爵府了?”迪亚斯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少年有些吃惊。

“说说你的任务,”迪亚斯说道。

“我要你们救我父亲出来,”奥格说道,“佣金三千帝国金币。”

奥里吹了一声口哨,“数目真是不少,难怪这些战士想要抢了。”

“这并不容易,”迪亚斯说道,“由圣殿武士和大批驻军负责防守的公爵府,根本无法攻进去。”

“我知道一个秘密通道,”少年说道,“可以直接通到公爵府中。”

“是这样,”迪亚斯说道,“好,这个任务我们接下了。奥格,你不应该到处去寻找冒险者,还说知道秘道的事,如果这些被守军听到,计划就会陷于被动了。”

“我也只是和这些人说过,”少年指着倒在地上的冒险者说道。

“所以现在不能放这些人出去,”迪亚斯说道。

“没错,”拉图说道,“奥格,你带着侍卫将这些人带到地下室去吧。”

看着奥格与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侍卫带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战士离开,拉图注视着迪亚斯说道:“为什么你们宁可冒着与赛兰对峙的风险也要接下这个任务?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来到伯爵府这里不会只是路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