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章 浮生若梦

第二章 浮生若梦

晚风习习,除了偶尔的虫鸣和零星几声的蛙叫,秋夜的江面上一片寂静。浅柔的月光铺撒在水面、甲板和人的身上,给夜空平添了几份宁静和柔美。

月上中天,昭示着此刻已是夜半时分。

自己站立在那儿,呆望着水中的明月,已有小半个时辰。一阵江风吹来,水波荡漾,月影凌乱,给人感觉很不真实。水里倏地落入一样什么东西,让她猛然一惊,吓得连连后退,被身后的女子一把扶住。

她扭头回望过来,见到了那名叫“雨润”的丫鬟——比现在小上四五岁样子。在旁边静静地陪着自己。

雨润一把扶住她,长长叹了口气,趁机劝道:“小姐,还是赶紧进去吧!若是让嬷嬷知道了,肯定又会唠叨,说奴婢没劝着您了。”

舒眉突然记起自己姓文,也叫这个名字。

雨润在她五岁时到的文家

。那年她生母刚过世,父亲怕她孤单,特意从外面买来的。因为年纪相仿,两人差不多是一同长大。跟在她的身后,陪她一起念书、练习针黹和学习规矩,一晃六年就过去了。

进京的前半年,爹爹刚被恢复,几年前被罢黜的县令一职。

她的肤色也是父亲罢官后,带着她四处游山玩水时晒黑的。几年时间里,父女俩游遍了岭南的神山秀水,西至柳州府,南至琼州岛,都有他们的足迹。结果,她原本白得像雪一样的肌肤,最后晒得跟撒着脚丫子长大的渔村妹子一样黝黑。

若不是父亲官复原职,没准她还将继续游历下去。后来,她被关进屋里,跟母亲留下的施嬷嬷学规矩。半年下来,不仅性子收敛了不少,连脸上、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白皙起来,脸上轮廓随之长开了一些。

“唉,嬷嬷的意思,到宁国公府后,咱们再也不能经常出来了。听说,齐府乃是百年缨络世家,规矩可严了。要不,嬷嬷也不会劝阻咱们白天出来。”舒眉无奈地撇了撇嘴角,支颐靠在船舷上,茫然地望着江面发呆。

平日里,雨润跟小姐无话不谈,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遂耐着性子劝道:“姨夫人信上不是说了,齐府有四位年龄相仿的表小姐。平日在一处读书作画,就是不出去,定然也不会闷的。”

听她提起表姐妹们,舒眉的眸子里,仿佛有火苗瞬间被点燃,脸庞跟着亮了起来。

“小姐,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我听知府夫人讲,大姑奶奶诞下龙子,恢复了婕妤份位。虽然还未封嫔封妃,好歹从永巷放出来了不是?!只要能侍奉君上,老太爷的冤案,终有一日会被平反的。”

“但愿这样吧!回京还不知能不能见到大姐。听爹爹讲,在我百日时,曾被祖母抱进宫里,觐见过陛下和大姐,那时她还是淑妃娘娘。”舒眉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忧伤。

“我的小祖宗,三更半夜,你俩出来干啥?”突然,她们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两人转过脸去,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走了出来,正是她生母的乳娘——施嬷嬷。

老人家五十出头的年纪,没现在见的这么多白发,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眉眼间落落大方。穿着虽不奢华,却是十分整洁体面。

一瞅见她出来了,舒眉料定会被数落。她先行一步凑上前去,一把挽住对方的臂弯,撒娇道:“嬷嬷就爱背后吓唬人!这不,正打算回去的!”

“我的小姐,哪有千金闺秀,半夜不睡觉,跑到甲板上瞎游荡的?”施嬷嬷说着,过来把她扶进舱内。

进到船舱中,那里床榻箱柜、妆奁灯烛一应俱全,布置得颇为豪华。

被扶到床缘边坐下,小舒眉嘴巴并没歇下:“前几年,跟爹爹四处游山玩水,就没这些穷讲究,嬷嬷怎地还计较这些?!”

老妇愣住了,摸了摸她头顶的额发,爱怜地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您都快过十一岁了。况且老爷起复后,小姐恢复官家女眷的身份,自然得注意些体面。大姑奶奶份位,眼看着还要往上升。这宫里宫外的人,都拿眼睛瞧着您呢!可不能丢了文家女儿的脸面。就是您外祖家,在徽州一带也是郡望,没得让人看了笑话去

。”

舒眉听闻,蹙了蹙眉头,嘟起嘴巴答道:“在船舱憋一天,好不容易趁着夜深人静,出来透口气,这可是嬷嬷曾答应过的。”

许是想到整日拘在船舱里,确实有些难为她了,施嬷嬷的表情松驰下来。

她一边替舒眉宽衣,一边轻声劝慰道:“夜里放凉,水面上湿气大。小姐呆在外面时辰不短了,老奴是怕您着凉。再说,四下里黑漆漆一片,怪吓人的,撞见不好的东西就糟糕了,毕竟七月还未过……”

祭出了小姑娘们通常怕的鬼怪当说辞。果然,一听这话,舒眉脸上倏地吓得惨白。

她握着小拳手,强装镇定地说道:“爹爹说了,世上无神鬼!要是怕那些,我就不会晚上出来了……”小时候,躲在施嬷嬷的怀里,她没少听过鬼故事,心里还留有些许阴影。

“有太太在天上保佑,老奴自是不担心恶鬼缠着小姐。只怕你遇上……”她若有所指地,从船舱窗口望出去,不远处一飘一闪的渔火。

“不必担心!船上的两名护卫,爹爹说,是国公府一等一的高手。没准,他们此刻就躲在暗处守着呢!”舒眉喉咙有些发紧,强装镇定地说道。

觉察出她的不安,雨润忙岔开话头:“小姐,此次回京,咱们不再回岭南了吗?可老爷和太太都还留在肇庆府呢!”

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躺到床榻上:“爹爹说,过不了多久他也会进京的。让咱们先到京城等着他们。”

施嬷嬷过来替舒眉盖上毯子,解释道:“国公爷做寿,小姐得在八月底赶到。再说姨夫人托人带过几次口信,要接小姐回京,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嬷嬷,你见过齐太夫人吗?她是怎么一个人,会喜欢舒儿吗?”小姑娘歪着脑袋问道。

她正欲说得更详细些,突然,从船舱外面狂风大作,把船身吹得左右摇晃。几念之间,连门口挂的灯笼,都快吹得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落下来。

施嬷嬷颠颠地走到窗边,打探江面上的情况。

只见外头昏天黑地,乌云推上来遮住了半轮明月。岸上刮起狂风,卷起尘土残叶四处飞扬,江水被狂风掀起巨浪,直冲到甲板上……

“刚才都是月朗风清的,才一眨眼的功夫,怎地就起了这么大的风呢?”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施嬷嬷耐心解释道:“小姐是在岭南长大的,自是不知,这江南江北的天气。一到换季的日子,天气就变得特别快。老奴以前在徽州时,听农人们说,这种日子不宜近水的。”

她的话音刚一落下,一个巨浪突然打了过来,船身颠簸得更加厉害了。

随之,船体剧烈地晃动,舒眉本能地抓住床架上的横木。施嬷嬷则像老母鸡一样,把她家姑娘像雏鸡一样护在怀中。

这时,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还有船上艄公和船夫的呼喝声。

没过一会儿,外头传来“不好了,底舱进水了”、“船底破了一个洞”、“船开始下沉了”等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伴着这些凄厉嘶喊的,是船舱的狂风大作,巨浪奔腾的景象。

接着,又是几个浪头打来。施嬷嬷这时才觉察出,事情似乎有些蹊跷。她咬紧牙关,把脚一跺,将姑娘往雨润的怀里一塞,嘱咐了一句:“照顾好小姐。”然后,她打开舱门,朝外面寻救兵去了。

施嬷嬷走出船舱没多久,一个巨浪打来,暴雨般的江水,朝她们所在船舱门里泼了进来。两小姑娘没别的办法,把舱里的箱子、柜子等重物,合力拖到门边,这才勉强封住了舱门。

与此同时,船身开始向下倾斜,抵住舱门的箱子、柜子沿着甲板,朝别一边开始滑移。突发的状况,让舒眉主仆俩手足无措起来。

外头江面上的呼哨声、哭喊声、狂浪拍上甲板的重击声,响成一片,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从没见过这等阵势,舒眉不禁傻了眼。顷刻脸上急得煞白,身子不停地哆嗦,和雨润抱成一团,蜷缩在床榻边。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此等困境。

以前,虽然跟着爹爹四处游历,可从来没遇到不少险情。饶是她小小年纪,有着比同龄女孩见多识广的沉稳,也架不住眼前的危机,让人心惊胆寒、手脚无措的。

就这样,度日如年的等待中,两人终于听到一个仿若天籁的声音响起。

“小姐,小姐,莫管事来了,要咱们赶紧下船去……”

是施嬷嬷在船舱外头叫唤她们!

舒眉听闻后,一跃而起,拉着雨润奔到门口,拖开木箱就要往外面冲出去。这时,一个巨浪打过来,船体差不多有半截都沉到水里了。她跟雨润一个没站稳,滋溜一声,沿着甲板滑入了凉浸浸的江水中……

当江水没过头顶时,寒意立刻包裹了她的全身,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舒眉只记得最后听到的是,施嬷嬷凄厉的尖啸声。

也不知喝了多少口水,舒眉觉得刺骨的江水,像千万柄匕首,割裂她的胸肺和全身的经络,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四肢在水中拼命地胡乱划拉挣扎着。可越是这样,沉得越发地迅速。没过一会儿,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舒眉猛然惊醒过来,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梦境太诡异了,还出现了雨润和施嬷嬷,比现在都要年轻。那是否可这样认为,原主那小姑娘的记忆片刻,现在回放给她看了?

可是,那感觉太真实了,不像是观看别人的经历,更像是找回从前她的记忆。

让她躺在暖被里浑身都冻得直打哆嗦,舒眉不禁有些糊涂了。

可还没等她多想,房外一阵嘈杂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接着,就听到施嬷嬷的声音响起:“五姑奶奶不要为难老奴了,我家小姐确实还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