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章 秋暖乍寒

第七章 秋暖乍寒

清晨,舒眉带着施嬷嬷和雨润,还有姨母赐给她的丫鬟碧玺,去霁月堂给太夫人请安。

走出湖边小道快拐弯时,她听到林子那儿有人窃窃私语。

“……听说没有,昨晚老太君病了,连夜到宫里请了太医。今天早上才睡下呢!”

“怎么病的?昨儿不是好好的吗?现在天气又不冷。”

“没人说得清楚,兴许想念三老爷吧!听说,他过年都回不来了。”

“瞎说!这消息又不是昨儿个才知道。”

“要不,就是愁没重孙抱愁的。世子爷成亲都八年了,还没自己的子嗣。这……”

“秋蝉不是怀上了嘛!过不了几个月,差不多就可生下来了。”

“毕竟不是嫡出的!”

“嫡出的哪会这么容易,听说……很久没进丹露苑了。”

“嘘!小声一点。这里虽没什么人来,听说昨晚有人搬进去了。以后,咱们换个地方交货。对了,这回,霁月堂兴许又要撵人了。能不能托人找姜妈妈说说,让我那二丫头顶上。她手脚麻利,为人又老实。老夫人肯定喜欢。”

“那儿可不是好呆的地儿,都撵好几拔人了……唉,我再找机会试试吧……”

舒眉先是一愣,心里暗道:这大清早的,就有人在这儿窃窃私语,这荷风苑果然是个僻静的所在

。遂回望了跟在后头的施嬷嬷,对方朝她轻轻摆了摆手。舒眉心领神会,放轻脚步,领着三人加快步子,迅速地离了那里。

来到霁月堂门口时,果然有一排人跪在那里。舒眉记得,昨晚在宴席伺候的,有几人就在其中。

见是舒眉主仆来了,晏氏身边贴身伺候的万嬷嬷,脸上笑容先是僵了僵。然后,跑过来招呼她们。

“昨天夜里,老夫人着了凉,今天恐怕不能见您了。这不,姑娘们都候在这儿呢!说是要伺疾的。太夫人怕过病气给她们,都给打发出来了,里头只有三位夫人在伺候。”说完,她面上绷着表情放松下来。

“太夫人不要紧吧?!郎中是如何说的?”舒眉关切地问道,

“扑哧”一声,齐家四姐妹中间,有人笑出了声。引得文家小姑娘脸上,涌出一片赧然的红潮。

万嬷嬷赔着笑脸,难为情地解释道:“昨日夜里,宫中的太医就来了。说是晚上没休息好,加之又着了凉,旧疾发作。所以才……”

她欲言又止,恢复刚才僵硬的表情。

舒眉凭直觉感知,里面定有不为外人知的隐情。

她愧疚地耷拉下脑袋,像木桩一样,伫立在院子中央。被人挡了驾,她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边上仿佛有人,用几不可察的鼻音,轻声哼了一下。舒眉将脖子压得更低了。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里屋的帘子被人撩开了来——郑氏婆媳和施氏从里面出来了。

郑氏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只听见她嘱咐儿媳高氏:“母亲的病得太蹊跷了。这样吧!安排好轮值侍疾。回头再把药方抄一份,送到回春堂去抓药……”

说完,她抬起头来,看见舒眉跟姐妹们进了堂屋,门外还跪着一圈仆妇。郑氏目光微缩,扭过头对高氏吩咐道:“还有那些奴才……不要一味地想着撵人。咱们府里是积善之家,没得折了母亲的福气。安排可信的人,去抓药、煎药。就珊瑚吧!她为人心细谨慎,就给个机会让人家戴罪立功吧!”

高氏抬眸扫了一眼门外的丫鬟婆子们,在其中一人身上逗留了片刻。然后,她垂下头来,恭首应承道:“媳妇知道了,这就去安排……”

郑氏扭过头去,跟妯娌施氏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微微松了口气。

高氏眼角余光瞥见了这幕,嘴角似有若无地动了一下。身体仿佛变得僵硬起来。让站在她身后的舒眉明显感觉到了,百思不得其解。

郑氏转过身来,一眼就瞧见了她,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意,朝舒眉伸出手来,招呼道:“好孩子,你在路上乏了吧!也不在**多睡一会儿,大清早来这儿作甚?!”

舒眉几步跨上前去,跟在郑夫人的身边,朝她施礼后答道:“舒儿来跟太夫人请安,没想到……”

郑氏嘴角漾起笑意,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母亲听到,这病定会马上好起来的

。”

施氏在一旁说道:“你进齐府之前,母亲都还说,想听听你讲南边的趣事。几年前听说,你在岭南一带,游历不少地方。老人家就爱听这些……”

郑氏眉头舒展,接过她妯娌的话头,说道:“是啊!早就听说,你跟在文大人身边,学了不少东西。正好,家里的女学开着,明儿个跟着你的姐妹们,到一块学习玩耍。千万不要觉得拘束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突然,外面响起仆妇的声音。

“四爷,您怎么来了?!不是随着国公爷,去沧州祭祖去了吗?”

这话一出,屋里众人脸上的神色各异,有欣喜的、有担忧的、还有苦笑的……

“听说祖母病了,半路我遇到前去报讯的老曹,快马加鞭就赶回来了……”一个少年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听这语气,约摸也就十四、五岁。

郑氏听出是儿子来了,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她还没来得及抬头,门帘从外面被人掀开了,一名少年走了进来。

舒眉来不及避闪,一眼就瞧见那少年的长相。

两道剑眉入鬓,山庭端正挺直,一双眸子墨如幽泉深潭。黑发高高地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头上插了一支羊脂白玉打造的簪子。端的是副万里挑一的好皮囊!

舒眉心中万分诧异。

她从未见过男子长得,有比眼前这位更白的,比她都要亮上三四分。舒眉不觉间垂下了头,难为情地想起半年前,施嬷嬷把她关进屋里,不让自己到处疯玩时,所说的话语。

“小姐如今大了,不比从前。世上的人都以白为美。小姐您以后还要嫁人的,可不能再这样晒下去了。”

起初她不以为然,直到昨日入齐府后,人家打量她时露出的异样目光。还有眼前这位少年人的肤色,舒眉突然顿悟了——嬷嬷苦口婆心说的,原来都是金玉良言。

齐峻扫了堂内一屋的人,发现屋里有名陌生的小姑娘。眼睛只稍稍停留了片刻,就撩起帘子进了里屋,探望祖母的病情去了。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来了祖孙俩的对话。

“祖母,孙儿不在身边请安,您老就病倒了。看来,峻儿还是离不了您身边。”

“又想找由头偷懒,拖着不想去学堂是不是……”

“哪有?!我又不是那种怕先生的学生,孙儿是真的想伺候在您榻前。”

“你这孩子,哪里学得油嘴滑舌的。人老了,哪里没个七灾八病的。这次是不小心,没什么大碍,祖母还等着你娶媳妇抱重孙呢……”

“孙儿不娶媳妇,要一直陪在祖母身边……”

声音邀宠的味道,让舒眉听得心肝一抖,暗里想到,这小哥比她都会撒娇,想必在家是个得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