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1章 湖心偶遇

第十一章 湖心偶遇

宁国府太夫人和四爷齐峻的病,在监正大人来后的第三天,竟然奇迹般地好了。也不知是钦天监官员的功劳,还是舒眉到法源寺祈福的缘故。总之,这场风波算是风平浪静地度过了。

日子转眼间到了八月底,宁国公齐敬煦的五十寿诞,终于在桂花飘香的季节到来

宁国公的庶子二爷齐岿,带着妻女回京向老父亲贺寿。齐国公妾室所出的幼子,年仅八岁的齐巍,跟哥哥们一起,也上堂替爹爹祝了酒。

望着堂上一字排开的四个儿子,宁国公心里的感叹颇多。想他戎马半生,如今已然年过五旬。本该是儿孙满堂、含饴弄孙的。却没料到,到头来抱孙希望落空,就连过了而立之年的老二齐岿,也只给他生了两名孙女。

女眷聚集的所在,舒眉总算第一次,见识到了京城豪门盛宴的奢华。

“这是谁家的闺女啊?”突然,席上的有位胖胖的贵妇,看见坐在齐氏姐妹中间,有个小丫头五官长得颇为俊俏,就是肤色有些深,忍不住朝她旁边的同伴在打听。

“那位啊,文婕妤的堂妹,当年京城双姝之一施怡涵的独生女。”她旁边坐着的贵妇,仍是吏部尚书的夫人岑氏。在京城人脉极广,称得上“包打听”式的人物。

另一旁的妇人,听说过京城双姝的名头,不由皱起眉头,说道:“怎么长这般黑?”

岑氏解释道:“在跟她爹爹被贬岭南,整日里晒的呗!”

“可惜了,听说文家本来也是专出美人的。”胖夫人略有感触地议论了起来。

“平凡一点好,文氏女多为容貌所累。不然,如今的宁国公世子夫人,就不是高氏了。当年多登对一对璧人。”

旁边一位稍显年轻的少妇,凑过来低声说道:“我听说,齐家将这小姑娘接来府里教养,也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还能有什么主意?!无非是收为媳妇呗,我看啊,跟四公子年龄蛮合适的。”岑氏拿出了“八卦”权威的风范。

“不可能吧?!郑夫人会舍得?再说,齐家那四小子,长得龙章凤姿的,文武全才。一般女子如何配得上他。”一位贵妇接口道。

“我也听说,有不少人家在动这个心思。只是晏老太君和郑夫人,每当听到有人提起这孩子的亲事,就开始打起马虎眼。人家猜测,齐四公子说不定以后会尚主。”岑氏往深里分析。

“尚主倒是不会!你忘了,齐家大姑娘和亲后当王妃了,天家就不怕里应外合的?”那名年轻妇人提出异样看法。

“呵呵,你说的有理,看来京城能配上齐四公子的,怕是少之又少了。不过,我听说他跟吕家姑娘处得不错……”

舒眉跟姐妹们说说笑笑的,后来,一起到齐府后花园的枕月湖去泛舟。她的荷风苑就在湖边,少不得邀请众家姐妹,到她住的地方去品茶。

望着她如行云流水般的烹调、分茶动作,有一股不可多得的优雅生趣,把在座的京都贵女们看得惊呆了。

“文妹妹这是在哪儿学的烹茶功夫,让人好生羡慕。”旁边文昌公主的孙女叫碧纹的,夸赞了起来。

舒眉羞涩地低垂下头,并不言语,过了一会儿,双手奉杯,挨个将茗盏递给在座的每一位

。她还一边说明道:“我跟爹爹访遍五岭粤闽,诗词歌赋比不得各位姐姐,这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却是在行的。”

座上的众女起哄,要她讲一些所到之处当地的趣闻。舒眉应众人的邀请,讲起柳州府对歌的传统,在座的几位,听得津津有味。

只有一人不以为然,她就是宁国府的五姑娘——齐淑娆。

见舒眉大出风头,她鼻子里轻哼一声,说道:“这有啥稀奇的,不过是有伤风化的事。咱们中原世家女子,讲究的娴淑内敛,自然做不来这些抛头露面,公开传递私情的没脸没羞的事情。”

这番话不可谓不刻薄。在座的各位,多为世家中绣户深闺里的千金小姐。舒眉说的那些,她们这辈子没听过,更别说亲眼目睹了。她们心里虽然向往,却也不敢造次,再在公开场合赞同舒眉。齐五小姐这番话,让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大伙没坐多久就纷纷告辞,离开了荷风苑。

送给女客们,舒眉心里郁闷,百般无聊之下,带着雨润驾了一叶小舟。轻轻飘浮在湖面上。

船划至一处茂草附近时,听到那里两位年轻男子的交谈声传来。

“你也太没用了,亏得是将门出生的,父兄都是名将。怎地一个来历不明的影子,就把你吓成几天下不了床的。”粗犷的嗓子里,有说不出的豪迈之气,“真替你觉得害躁,不觉得难为情吗?!”

“这有啥难为情的?!当时吓着的又不止我一个。只是我没有心里准备,猛然间突然蒙了。”

“查到是什么东西没有?”

“没有查出来,若让小爷知道是谁干的,当心他的小命。”

“我怎么听说,是贵府的一位远房亲戚,还是个小丫头片子?”

“你说的是黑妹啊?!怎么可能,那豆芽菜一点大的小东西,哪里敢出来吓人?!”

“黑妹?她很黑吗?”

“黑,比我黑多了。躲在树荫底下的时候,小心你看不出来!”

“嘿嘿,这才叫有趣。阳春白雪看多了,这样别有风味的,还是不错的,她有没被你齐四公子的风采所迷倒?”

“那倒没有,当时天光不好。再说,人家这般小一丫头,还不懂情丝为何物吧?”

接着,水草丛中传来几句打趣和讥诮的声音。

听闻有人给她取了这么难听的诨号,舒眉仍下手中的石子,猛地抛了过去,惊得在草丛中歇着的鸟儿四下逃窜,一时间,齐峻乘坐的小船,在水面上摇晃个不停。

舒眉还觉得不解恨,冲着那两个没口德的家伙,随口吟诵了一首改编自易安居士的词,以此来讥讽他们的长舌。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惊骇,惊骇,掠起一双鹦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