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8章 书房品茗

第十八章书房品茗

翌日,从静华堂下学的时候,姐妹离开后,齐淑婳和舒眉留在了最后。

舒眉正要跟婳表姐告别,却被对方叫住了:“表妹请等一等,之前你不是跟我借地域方面的杂记吗?我找人到大哥那里问了问,他肯出借一些给你看。说是礼佛这段时日,让咱们带到山上去看。”

听到这则好消息,舒眉喜出望外。她跳到婳表姐跟前,一把握住她的右手,说道:“正愁该怎么打发日子,书竟然可以借来了。”

望着她眉飞色舞的表情,齐淑婳不禁哑然失笑,用食指点了点小表妹的额头,埋怨道:“为了你不喊无聊,姐姐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讨来大哥收藏的珍本。他的许多书,可是在市面上都寻不到的。这下,欠他一个大人情了。”

舒眉听了,双手抱拳,朝她表姐道谢:“这个大恩情,妹妹记住了。姐姐下次若有什么差遣,舒儿定会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齐淑婳一把捉住她的小手,说道:“得了,也别鞍前马后了。你若有心,以后送幅姨父的字画,给大哥就是了。他颇为欣赏曦裕先生的作品。”

舒眉第一次听说,父亲的名头有那么大,她不由地吐了吐舌头。

齐淑婳斜睨了表妹一眼,说道:“其实,他单独想见见你,问问姨父的近况。只是如今在府里,恐怕不大合适。”

舒眉收拾琴具的动作停了,不由奇道:“他跟爹爹很熟吗?”

“可能吧!毕竟八年前的事了,我那时还小。不知几家到底发生了何事。听说,当年姨父在仕子中间颇有威望。大哥未上战场前,也是喜欢跟京里一些文人墨客来往的。”

两人正说着闲话,突然,雨润从外面走了过来。

“小姐,国公爷派人来,说是要见见您。”

这话让姐妹俩俱是一惊。

照说,舒眉是三房女眷的亲戚。一般来说,是由太夫人和郑夫人等女眷招待就成了。很少听说,国公爷要亲自见女性晚辈的。

舒眉望了表姐一眼,齐淑婳过来握了握她手掌,鼓励道:“去吧!大伯父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问你。”

舒眉点了点头,带着雨润跟着派来的小厮秋白,穿过内外院相通的柱廊,出了内院通往外书房的角门,来到齐府东侧书房的门口。

秋白进去禀报时,舒眉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建筑。三间布置颇为雅致的厢房。一间门口守着两名侍卫;一间铁将军把门,从窗棂望进去,里面好像放置的是刀枪剑戟等兵器;中央的那间好像有一排排柜子。

舒眉还没打量多久,秋白从有侍卫的那间里面出来,哈腰行礼朝舒眉手臂一张,把她给请了进去。

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国公爷齐敬煦。虽然在他五十大笀时,舒眉曾远远见过一次。可当时离得太远,客人又多,她没有瞧得太仔细。

老将军须发半白,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皱纹。灰白眉毛下面那双眼睛,盯着人看时,目光有如寒夜的光柱。舒眉不知怎地,想起了“洞若观火”这四个字。

舒眉一进门就朝他行了礼。齐国公大手一挥,让她不必拘礼。屋里伺候的丫鬟,给客人斟完茶后,自觉地退了出去。

书房里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个人。

舒眉低垂着脑袋,在长辈面前,她不敢随便东张西望。

“坐下吧!”齐国公指着他太师椅旁侧的圈椅,对晚辈亲切地嘱咐道,“听说你对茶道颇有见解,先品品这盏试试!”

舒眉一颗心呯呯乱跳,不知对方这是何意。不过,既然是被考,她岂有临阵脱逃的道理?!

她朝齐国公福了一礼,坦然地坐了下来。双手端起放在旁边案几上茶盏,揭来茶盅的盖子,陶醉地先嗅了嗅,然后啜了一小口。

齐敬煦见了,心里不禁暗暗点头: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不愧是鸿修先生的孙女。看来她爹爹这些年,没舀繁文缛节去束缚她的性子。

舒眉眼睛微闭,像个老学究,仔细地品起了茶香。

“嗯,口味醇厚甘滑,香气纯正。想来是福建安溪出产的极品铁观音。”舒眉睁开眼睛,当即对上国公爷带笑的眸子,“齐伯伯这筒茶,想来是珍藏多时了。”

齐敬煦点了点头,捋着颌下的胡须,一双锐利的眸子里,染上些许笑意。沉默了半晌,他对舒眉赞道:“想不到你这小丫头,果然有两把刷子。这些年跟在曦裕身边,倒也是没有耽误。”

舒眉羞涩地垂下头,站起身来施了一礼,嘴上谦逊地回道:“担不起齐伯伯的夸赞,小女言行无状失礼了。有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嫌疑。”

齐国公哈哈大笑,向她摆了摆手:“不必多礼!你小小年纪,有这般见识已是不错,以后千万别被俗人俗事捆住了手脚……”

舒眉不由一怔,不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齐国公不以为意,又问道:“你可知晓,老夫让人把你叫来,所为何事?”

舒眉不敢造次,抬眸仰望着他:“小女愿听其详!”

“听屹儿提起,你要跟婳儿去怀柔礼佛。临行前还找他借了书籍?”

舒眉顿住了,她怎么也没料到,这件小事都能传到他老人家耳朵里。

若是肯定,对方肯定要追问缘由;若是否认,这将来一段日子不在府中,势必还是会引起他的注意。

舒眉不知是该点头承认,还是要摇头否认。

好似洞悉了她的心思,齐敬煦安慰她道:“你不要自责,这府里的魑魅魍魉,从来就没停止过。弟妹已经派人将香药的事,告诉老夫和屹儿了。而且屹儿查出了那抱狗丫鬟的来历,不是受萧少当家所托。是有人唆使她做了一场戏,让你受委屈了。”

舒眉顿时惊呆了,正欲再问问清楚,齐国公又出声了:“不过,现在情形有些复杂。你还是跟着婳儿到怀柔先避一段时日,省得又连累了你。”

这话把舒眉绕得云里雾里,她正要相询,门外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父亲,孩儿可以进来吗?”

啜了一口书案上的浓茶,齐国公嘱咐道:“进来吧!”

舒眉见状,起身就要离去。国公爷抬起手来,示意她稍安爀躁。

没一会儿,书房的门帘被掀开,一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

这人舒眉曾远远地打过照面,正是宁国公世子——齐屹。

他长得眉目清朗,神色间有着年轻将军的刚毅。眼角眉梢透出一股铁血的气质,肤色较之他弟弟齐峻,要深沉得多。近乎麦色光泽加重了军人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有着世家公子严谨的风范。还有种超出他这年纪的沉稳。

他一走进来,舒眉就起身向他行了礼。

齐世子虚扶了一把,扭过头来向他父亲行礼,问道:“爹爹叫孩儿来,可是有什么嘱咐?”

“喏,你文家妹妹要陪婳儿礼佛。你送她们到怀柔去吧!记住,在她们住的庄子周围,好生布防,可不能再让意外发生了。”

齐屹心头一凛,脸上现出几分讪然。

从国公爷的书房退出来时,舒眉被后面的齐屹出声叫住了:“文家妹妹请留步。”

舒眉跟雨润停了下来,转过身后,带着疑惑问道:“世子爷可是叫小女?”

齐屹点了点头,出声说道:“不错,听说你在寻一些书,我那儿有间书房,你跟三妹抽空一起去找找,不知哪些是你们想看的。”

舒眉听闻后大喜,向他行礼致谢道:“多谢世子爷!”

齐屹眉头一挑,嘱咐道:“你跟三妹一样,叫我作大哥吧?!”

“是,谢齐大哥借书。”

齐屹嘴角微弯,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被他的表情感染,舒眉回赠一个灿烂的笑脸。齐屹唇边的表情顿时凝住了。他跟舒眉道别后,就匆匆离去了。

留下一脸怔忡的小姑娘,留在原地发呆。

回到荷风苑,舒眉心里无比畅快。心里石头终于落了地,同时她心里又生出许多新的疑惑。

既然知道是有人栽赃,国公爷为何不盘查下去,而是任由她们避出去。

对方就这么令人束手无策?

世子爷最后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临出发前,齐淑婳果然和舒眉,被人请到世子爷的书房,去挑选她们爱看的书。只是,齐屹再没有出现过。

舒眉颇有些失望,她本来想好好向他道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