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章 晨钟暮鼓

第二十章 晨钟暮鼓

齐三夫人的陪嫁庄子,位于雁栖镇,乃依山而建,跟那座声名远扬的千年古寺,分属不同的山头。当年施老夫人想着长女嫁入的齐府,乃是百年簪缨世家,为了女儿在婆家能挺起腰杆做人,遂将家里最大庄子,送给施氏当作陪嫁。

虽然是在京郊,可这儿山环水绕,林木丰茂,古树参天,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清晨,窗外的小鸟啾啾地叫个不停。寺院的钟声传到庄子上,把舒眉从梦中惊醒。她早早爬了起来,梳洗打扮整齐后,就跟着表姐,带了丫鬟婆子和护卫,出了庄子的大门。

山路难行,一众人相互搀扶,走出这个山头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虽时值晚秋,沿途山道满眼是翠柏苍松。在万绿丛中,紫藤的蔓枝缠绕松柏,蜿蜓屈附,微风过去,松涛阵阵,花影摇曳。

一幅不可多得的秋景生趣图。

到达寺院时,迎面而来大雄宝殿、天王殿、禅堂,以及由东西四座配殿和诵经房组成的中院。

从各处殿堂敬香回来,施嬷嬷和负责教引齐淑婳的戚嬷嬷,簇拥着她们就要往回走。

三房的丫鬟甘草,跟在主子身后,小声嘀咕道:“听说红螺寺的签最灵,小姐,既然来了一趟,咱们何不去那边禅堂,去抽抽签也好!”

齐淑婳倏地抬起头来,望了身边表妹一眼。收到她的目光,舒眉朱唇微张,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态。

齐淑婳抿嘴点头微笑,跟两位嬷嬷嘱咐了几句。找了名知客僧,问清楚了方位。一行人朝后殿的禅院行去。

禅院内翠竹成林,已逾三百余年,还有两株历经千年的银杏树,雌雄相伴,果实累累。一股苍劲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

她们进去时,兴高采烈。可舒眉回来时,却是垂头丧气。

走出那座禅院时,舒眉耳边还响着,刚才那位大师告诫她的话:“女施主以后若有何想不开的,千万别走极端,不妨来此处多拜拜菩萨。切不可将事情憋在心里,造成不可挽回的错失。”

大师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会是哪一方面呢?难道是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时,舒眉不禁为远方的父亲担起心来。

见她从寺庙出来后,就一脸怏怏不乐的表情,齐淑婳不由问道:“怎么了?签上不说得挺好的,你怎么还是这副表情?!”

舒眉强颜欢笑,说道:“大师刚才那番话模棱两可,我心里不太踏实。爹爹他,不知何时才能见到。”

齐淑婳脸上笑容一僵,揽过表妹的臂膀,劝解她道:“不着急,就是述职也得到年底,不是还有两三个月吗?!”

说完,她拉着舒眉,朝山脚底下望去。

寺庙建在山顶,由上往下看去,四周群山环抱,树木茂密,遮天蔽日,远望犹如一片林海,视野所及,景致犹为壮丽。顷刻间,舒眉只觉内心一片澄明,她释然地吁了口气,暂时忘了刚才的不安。

该办的事情完成后,一行人往山门方向走去。

刚没走几步,她们就看见寺院大门口,停了好几顶轿子。少顷,从里面出来两位妇人。她们衣着华丽、举止优雅。一望便知,不是小门小户人家的女眷。她们进寺门后,将轿夫和随扈,打发到院墙外面守着去了。

见有人从大殿后头出来,那两位贵妇停住了脚步。等看见舒眉她们,这些人露出十分意外的表情。其中的那位中年妇人,四处寻找着什么,想是在寻寺里掌事的,被她身边的老夫人,一把按住了手臂。看来,之前她们请寺里的僧侣清过场子。

还是齐淑婳眼尖,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当下,她就带着舒眉,上前去向长辈们行礼问安。

“林老夫人万福金安!林夫人万安!”

“呵呵,原来是齐府的三丫头,你祖母身子骨可还健旺?!”老夫人见到是熟人,眉眼都弯了起来,让身边的仆妇,将眼前这小辈扶起来。

“托您老的福,祖母最近还算康键。”行完礼后,齐淑婳恭敬地侍立在一旁。

老妇人旁边的儿媳林夫人,拿惊异的目光,偷偷打量旁边的舒眉好几次。等她们寒暄完毕,林夫人朝齐淑婳问道:“你身边的这位姑娘,看起来有些眼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将舒眉推上前去,齐淑婳帮她介绍道:“她是晚辈二姨家的表妹,刚从南边来京没多久。”

对面妇人眸光闪烁,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林夫人试着确认道:“可是文家姑娘?宫里文婕妤娘家的妹子?”

“正是!”齐淑婳代舒眉答道。接着,将表妹介绍给眼前两位长辈。

舒眉学着表姐刚才的样子,朝她们屈膝福了一礼,跟她们一一问了安。

“陛下开恩,晚辈二姨父官复原职,家母看着表妹在南边没个兄长亲姐扶持,就接到京城来了,正好跟晚辈做伴。”齐淑婳将事情原委解释了一通。

林家婆媳听后,微微点头。将舒眉上下又打量了一遍,彼此间交换了眼色。

“伯母说最近怎么没见到你这丫头了,原来是府里来了贵客。前日里,秀涵还念起你呢!”林夫人跟对方的晚辈说起闲话。

“涵姐姐如今还好吧?!”齐淑婳顺着她的话题,随口问了一句。

“她啊,天天在屋里喊闷,不肯做女红,若不是老祖宗都不帮她,没准早就偷偷遛出来玩了。”林夫人语调里,带着一股宠爱的意味。

双方扯了几句闲话,就各自告辞了。

在下山的路上,舒眉问起那两位夫人的来历。齐淑婳压低声音告诉她:“林老夫人的嫡亲女儿,就嫁给了霍首辅。她还是当今太后娘家的大姑。说起来,林府跟咱们府一样,是开国时太祖爷亲封的勋贵。”

“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竟会在这里碰到林老夫人。”齐淑婳喃喃自语。

舒眉听见了,莞尔一笑:“姐姐既然说这寺庙,是南北朝时期建造的千年古刹,香火自然旺盛。老人家诚心修佛,一点儿都不奇怪。”

听她说得也有理,齐淑婳遂将此事抛开了。

一行人沿着后山的路,往西边的庄子上赶。谁知,走到半道上,天上突然落起雨来。多亏两位嬷嬷经验老道,随身带有雨伞。当下,就帮两位姑娘撑在头顶。

没曾想到,那雨越下越急,一时竟有收不住的意思。于是,大伙四处散开,在附近匆忙找了一处可躲避的山洞。

这雨来得急,说下就下,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戚嬷嬷十分愧疚,自责道:“早知如此,出门时,就该安排两顶轿子,小姐们也不用那般狼狈了……”

用绣帕抹了抹脸上的水珠,齐淑婳说道:“咱们年轻力壮的,近处敬个香还坐轿。没得要得罪菩萨了。”

施嬷嬷附和道:“表小姐说的对,敬香本来讲的心要虔诚。”

接着,她们聊起了最近反常的天气。

一向喜欢说话的舒眉,此时站在那儿一言不发。最后,连齐淑婳都觉奇怪了,转过脸去,拍了拍表妹的肩膀,唤她回神。

“嘘……姐姐你听,好像有什么人在呻吟!就在那个方向……”舒眉说着,右手一伸,朝山道左边的林子深处指去。

明天两更!

感谢舒研500、liniang、点点油、朦胧∞、yongtian、xiangew投的PK票!谢谢舒研500同学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