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章 大梦初醒

第三十一章 大梦初醒

舒眉和表姐刚一下马车,就看见齐府门前,站了两位面容肃穆,浑身戎装的府兵站在那儿守着。

齐淑婳十分意外,问来接她们的杜婆子,想弄清府里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是这副阵仗。

“三小姐您是不知道,这一个月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最近京城里不太安稳,府里加强了戒备。国公爷命令他们守好门户,防止外人随意进入,也省得府里的人出去惹事生非。”杜婆子含糊其词一语带过。

齐淑婳和表妹对视了一眼,心里均觉此事有古怪。不过,她转念一想,跟打杂的仆妇是问不出满意答案的。遂不再言语,在众仆的簇拥下,一行人进了府内。

甫一跨过垂花门,太夫人身边得力婆子沈嬷嬷就迎了出来。

“三小姐和表小姐回府了,太夫人刚才都在跟三夫人唠叨呢!两位小姐请随老奴来。”说着,她吩咐人用软轿将两人抬去了霁月堂。

轿子经过竹韵苑外面那条长巷时,只听到里人声嘈杂。齐淑婳一愣,更觉得其中的诡异了。

照说现在这时辰,四哥该在书院才是。他的院子怎地如此喧哗?!

她不由撩开轿帘,往外边瞧去。只见齐峻贴身丫鬟玳瑁,独自挽着小包袱,一边抹着泪,一边朝门外后退。一副恋恋不舍地出了竹韵苑。

齐淑婳跟表妹对视一眼,两人均觉得古里古怪的。

好不容易轿子在霁月堂院子门口停下,早有一帮仆妇争着过来搀她们出来了。

见到久别的孙女,晏老太君自是高兴。舒眉跟着表姐,向两位夫人行了礼请了安,又将在山上绣的佛经,作礼物献给老人家。屋内一众人互相诉说着别来之情。

晏氏连连夸她俩有孝心,嘴巴都乐得合不拢来。

齐淑婳寻到机会,问起府里其他人的情况。

“婳儿刚才在竹韵苑门口,好像看到里面有不妥。四哥到底怎么了?!”

施氏在一旁解释:“没什么,你四哥前段时间犯了小错,被你大伯父训诫了一顿。这段日子,你们别去那儿招惹他。”

齐淑婳自是见怪不怪,心里放下了此事。

见她俩颇为疲惫,晏氏又嘱咐了几句,打发人就送她们回院子歇息去了。

她俩刚要出院子,迎面就撞见四小姐和五小姐。

齐淑娆一见到她们来了,眼前一亮,出人意料地拉着舒眉的手,凑到她跟说道:“舒姐姐,以前娆儿不懂事,说了一些错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和以前相比,像变了个人似的,舒眉怪不习惯的。末了,齐淑娆又凑到她眼前,小声说道:“四哥躺在**养伤,你们要不要去探探他?”

舒眉不解其意,一脸诧异地瞅着她,求助地向表姐望了一眼。齐淑婳笑着过来解围:“好啊,正想过去问候几句,只是好好的,四哥为何会被打?!”

“唉,一言难尽,姐姐到时亲口问他就知道了。”齐淑娆一脸忧色地欲言又止。两边聊了几句后,就各自分开了。齐淑婳不疑有它,拉着表妹就回院子了。

第二天午歇起来,两人约好去竹韵苑看望齐峻。

快要到竹韵苑的院门时,舒眉停住脚步,有些迟疑,说道:“昨儿个,姨妈不是让咱们莫要去招惹他吗?咱们还是先打探清楚为好!”

齐淑婳不以为然,说道:“没关系的,四哥对姐妹们都很好。咱们去安慰安慰,想来不会错的。”

说着,就拉了舒眉的手,坦然地入院门里面去了。

此时,竹韵苑寂静一片,跟昨天的喧阗完全不同。

两人对视了一眼,经人通禀后跟了过去。

甫一进入,夹杂着药味的一股香味,扑面而来。刚从外面寒冷的环境中进来,舒眉不由拿帕子捂住鼻子,没让喷嚏打出来,失礼于人前。

她忍不住环顾堂内的布置:四角挂着做工精巧的宫灯,雕梁绘彩的承尘。内堂用一架紫檀座玉石雕琢而成的山水屏风隔开。旁边多宝格上摆着金瓶、玛瑙盘,琥珀碗、五彩琉璃小插屏。从玉屏后面,袅袅飘出一缕缕幽香。

舒眉跟着表姐,停在了屏风外头,望着里面的方向问安。

“进来吧!自家姐妹,不讲究这些!”齐峻清冷的声音传来。

齐淑婳顿了一下,有些犹豫。旋即她又想起,在凌云山庄他养伤的日子,三人一起说说笑笑的情景,就没再避嫌,拉着舒眉直接进去了。

踱到里面,舒眉不敢拿眼睛,望向他所在位置,只觉一颗心,跳得比往常欢快许多。

那边的堂兄妹俩,兀自聊了一些别后的琐事。末了,齐淑婳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四哥,你怎地又受伤了?”

不问这话还好,一听她提这个,齐峻腹中的怒气翻腾,忍痛从卧榻上倏地站起身。满腹怒气地冲了过来,指着舒眉嚷道:“还不都是因为她……大哥为了她,竟然跟别人联手,暗害吕大人。若兰妹妹如今也被关了起来,这下你满意了?!”

齐淑婳惊愕不已,问道:“什么?!若兰妹妹关起来了?关到哪里去了?”

“不过上门谈桩亲事,不成就不成,何必赶尽杀绝呢!再说原先也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她……是你,都怪你!若不是你跟你堂姐,大哥何必对吕家下狠手?!”齐峻的怒气,像喷薄的火山,朝小姑娘披头盖脸地渲泄出来。

舒眉一脸懵懂立在那儿,不明白他话是何意?

堂姐?她不是早进宫了吗?关自己何事?关堂姐何事?

齐淑婳也有些挂不住了,拼命拉住堂哥,反驳道:“这话怎么说的?!以高家的权势,大哥如何能害到吕家,也太看得起咱们齐家了。必何扯到表妹身上?”

这话犹如火上浇油,让齐峻怒气更炽,对他堂妹对吼道:“怎么不关她的事?不是这人挡在中间,若兰早就嫁到咱们家里来了,她自然不会被关进去!”

舒眉如遭五雷轰顶。

原来,闹这出是为了吕若兰?!可又关她何事?挡在中间,谁挡在中间了?她吗?

可她什么都没做啊!

转念想到,为了那女子他竟然……

舒眉突然觉得,自己处境委实可笑!

齐淑婳轻笑一声,问道:“这话怎么说的,她都没及笄,如何嫁得进来?再说家中长辈也没这意思!”

“若不是有她,前几天就能进门了!”齐峻一脸嫌弃地斜睨着舒眉,仿佛看到脏东西一样。接着,他把前些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跟前的堂妹。

舒眉在一旁听了,小脸涨得红一块青一块。既羞又恼,恨不得有道地缝钻进去。

原来是这样!她说祝完寿后想回去,姨母和施嬷嬷总在极力劝她。

活该自己被迁怒!

想到这里,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转身要夺门而逃。谁知撩开帘子时,跟外面准备进来的丫鬟,额头撞到一起,扑嗵跌倒在地上。

还没等丫鬟扶起她,舒眉一骨碌自己爬了起来,继续往外冲。直到进了荷风苑的院门,才放缓了脚步。

她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把正在堂内张罗的施嬷嬷唬了一跳,正要出来劝诫几句。就见自家姑娘脸上满是泪水。也不理她,冲进寝间开始收拾东西。

施嬷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拦住后面追过来的雨润,询问到底发生了何事。雨润遂将竹韵苑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施嬷嬷。

第二天,舒眉就跟齐府众人告了别,执意要回岭南去。晏老太君百般劝说不果,加之宁国公和世子爷都不在府内,没人能制得住齐峻那浑小子。晏老太君只得找三儿媳和施嬷嬷商量,让她们暂时回凌云山庄,再多住一段日子。等他爷俩回来后,再做决定。

马车驶出齐府所在的鸣玉坊,来到阜成门大街,还没走两步,迎面传来一阵呼喝声:“停下!哪座府里的?要去了何处?下车检查……”

齐府派来护送的府兵上前交涉:“是宁国府一远房亲戚,来京中做客的。这不正要赶到京郊庄子上安置,只是几个女眷……”

“快过冬了,也近了年关,怎么不在京里暂住,跑到荒郊野外作甚?”那兵士不肯信他们的说辞,粗声粗气地喝问道。

施嬷嬷撩开帘子一瞧,好家伙!街面上满是士兵,个个身披铠甲,神情冷峻,仿佛如临大敌似的。饶是她久历风雨,也没见过这副阵仗,不由瑟缩进了车厢。

还没等舒眉她们几个回过神来,车厢外头传出几声嘶声裂肺的哭喊。

“杀人了!打战啦——”

“前面都给我停下,京中混进鞑子的细作,高太尉宣布戒严,谁都不准动弹!”

“军爷,咱们是平民……”话音未落,随后,传来一阵嚎叫和哭爹喊娘的声音。

舒眉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连忙撩开窗帘,查看外面的情景。

只见街面的人群,都被驱赶在了一处。有两人倒在血泊中,腥臭味扑面而来。舒眉再也忍不住了,探出头来朝外面呕吐起来。

这时,有位军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勒令她们下车,说是得接受检查。施嬷嬷跟舒眉只得钻出车厢。

这时,不远外有个粗壮声音喝道:“不能放走了她们!”

舒眉神情一凛,骇得七魂少了六魄。她早就吓得腿脚发软,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喝,让她身子一晃,手上没扶稳,从车架上给倒栽了下来……

从梦中醒来,舒眉感觉双股间还在战栗,那种感觉太真实,仿若亲自经历过的一般。虽然她知道,那是三年前的往事。

只是有些疑问,让她百思不得其解,除了感知到小舒眉的所见所想,为何别人的一些情绪和经历,自己也能知道?

是老天爷怜她处境虎狼环伺,给她开的金手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可是,还没等到她回过神来,舒眉的夫君齐四公子就提前回府了。

—————————————————————

感谢舒研500、手里的花、打得开等朋友投的pk票、顺顺666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