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45章 雪中踯躅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雪中踯躅

第二日,舒眉跟齐峻出发时,天还只有蒙蒙亮,宁国府大部分人尚未起来。包括国公夫人高氏。

直到青卉晡时来报告这一消息,她想做出什么应对法子,为时已晚。

等她人离开后,高氏狠狠捶打着罗汉床,她的心腹程嬷嬷望着主子,想劝解又不敢出声。

“好啊!竟学会玩虚晃一招了?!”起身站到窗边,盯着竹韵苑的方向,高氏喃喃自语。

“夫人,他们既成夫妻,出双入对终究难免的,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程嬷嬷侍候在侧,终是忍不住出声了。

其实她心里不以为然。当嫂子的整天盯着小叔院子,这是哪门子事啊?!不过,大家知道表小姐的事,所以特能理解夫人。可如今木已成舟,难道还能阻止人家夫妻俩在一起?!

高氏心里的恨,却是有口难言。

只她自己知道,若表妹不能从齐府正门抬进,坐这正室的位置,高家迟早会玩完。齐府三爷如今在边关人望很高,那人恰巧又是文家黑丫头的亲姨父。爹爹之所还稳在太尉位置上,只不过靠的高家原先在军中势力。自三年前一役后,高家实力大不如前,余威还能勉强撑多久?!不然,吕家翻案之事也不会如此棘手了。

表妹重新嫁进齐府,虽然象征意义大过实际作用。高家所需的,也只不过是时机而已。

大姐养在身边的五皇子,如今已有两岁了。等过两年一举成事,还哪用得着看别家脸色?!

当初若是自己入宫,说不定早助爹爹成事了。大姐也太没用了,连关在永巷的女人也除不掉。

高氏后悔起当初的决定,若不是她那时一门心思,盼着嫁与齐大郎,向爹爹献了那一计。何至于让家族走到这一步。到如今她是人、权两空!

“夫人,表姑娘到访!”她正在愣神,屋外丫鬟菊儿的声音响起。

“快快让她进来!”高氏起身坐回到罗汉床。

高氏惦记着的两人,此次正在京城前往沧州的路上。

齐峻骑在马背上跑在前头,让亲随尚武随车保护夫人,也不管后面的马车跟不跟得上,一门心思朝前赶。

坐在车厢内,舒眉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心里早将那浑小子咒骂了无数遍。被颠得实在忍不住了,她撩开窗帘向外呕吐。雨润一边扶着主子,一边直着嗓子朝外面喊:“纪叔,停一停,夫人颠得都吐了!”

拉住缰绳,安顿好牲口,齐府老奴纪猷将车停下来。和尚武一同过来,候到车厢边。望着自家夫人那副惨状,他双手交握,连声道歉。

“夫人,不是老奴不顾惜您的身子,实在是爷的吩咐。”纪猷这样说着,眼睛向天上望了一眼,接着解释道,“这天气眼看着就要落雪了。若不在天黑前找到客栈住宿,怕是夫人吃的苦头更大。”

几人在这儿说着,前头齐峻一回头,看见后面的车没影了,又急匆匆地赶回来。看到妻子吐了一地,齐峻眉头紧拧,心里嘀咕了一句:女人真是麻烦。

此时,一阵寒风刮来,卷起地上的枯叶和残枝,在半空中打着旋儿,漫天飞舞起来。舒眉和雨润赶躲进车内,齐峻抬起手臂,将披风罩住头部,尚武和纪猷则转过身,背着风行的方向。

等狂风停下来的时候,果然如车夫所言,细米大小的雪粒从天而降。

“爷,外面风大,小的看您还是到车上去吧?!”尚武忙将小主子劝进去。

望了一眼天际,齐峻眉头拧得更紧。以他这些年在北方生活的经历,知道再赶也来不及了,遂从善如流地挤进了车厢里。

车厢本身不大,只能容纳两三个人。

这几年在老家,齐峻练拳脚骑射,被大哥派的师傅操得严格,练就一副壮实硕大的骨骼,身材越发魁梧起来。是以,他一进到里面,空间就显得特别逼仄。舒眉主动起身,坐到了雨润那边去,腾出本来的位置给齐峻。众人安顿好后,马车重新出发。

跟齐峻对面坐着,四目相望,舒眉觉得不大自在,遂将视线挪到一边,望着窗帘下面晃动的流苏发呆。

车内气氛顿时凝滞起来,谁也没再出声说话。可各自的心里,并不平静。

齐峻盯了那边主仆看了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两月之前在这条道上,他救起吕若兰的情形。那时她身上衣服破烂不堪,面黄肌瘦的,跟一群流民混在一起,起初他都没认出来。

当时她的样子狠狠击中他的内心,再也没法扔下人不管了。后来被他接到京城安置在外面,本打算悄悄照顾就成了。谁曾料到,她不知怎地摔了下来,徒惹出一场风波。

想到这里,齐峻记起今早起床,紫莞侍候他穿衣时,无意间提到的情况。

昨天妻子说不记得进京的事,可半月之前她为何又能和三妹,亲热之极地同宿一晚?!

果然,满肚子都是算计!

想到这里,他倏地睁开眼睛,抬眸望向舒眉。

“从什么事开始,你不记得了的?”齐峻突然发问。

被他的声音打乱思绪,舒眉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片刻间她就镇定下来。

“在瓜洲落水之后。”她平静地答道。

“那你前不久怎地跟三妹一见如故?”齐峻语气充满质疑。

“人的缘份就是这样,有些人见面就喜欢,有的再怎么绑到一起,都觉得别扭。”

“哦,你对我是哪种呢?”齐峻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问起。

她眉头微蹙,这人的傲娇风格又发作了,怎能问得这般直白?!

“以前怎么样妾身不记得了,自醒来后,希望尽量少碰到爷。爷你该也是如此吧?!”她反将了对方一军,从自己醒来,这位爷常不着家的情形看,十之八九会是这样。

想到前两次见她,情形确实如此。齐峻一时噎住了。正打算刺她两句,可转念一想,自己嫌弃她在先,反正也没指望她欣赏自己。不过,他心里还是十分沮丧。

罢了,罢了,忙完这趟差事,两人尽量少些见面吧?!

齐峻内心郁结之余,索性闭上了眼睑,闭目养神起来。

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心里安定不少——离她理想的生活又进了一步。经这样一刺激,以后他该会少来招惹自己了吧?!

两人间只要谁都不动情,这趟外出就是安全的,她可不想跟眼前这位,在两年时间里,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到时想走都走不成了!

该怎么让对方一如继往地讨厌她呢?嗯,这是新的题课,挑战难度蛮高的。两人共处一室,人们往往因寂寞走到一起,幸亏还有个吕若兰,经常出来晃一晃。

此时此刻,她无比庆幸吕家姑娘的存在。

舒眉正在得意中,车身突然一震,她跟雨润朝对面扑了过去。

齐峻的怀里,猝不及防撞进个香软的身子。等他还未反应过来,舒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眨眼间就爬了起来。她坐回原位后,还拍了拍凌乱的衣服。

见了她的动作,齐峻心里更加不爽,朝外面怒吼一声:“纪叔,怎么驾车的?是不是不想干这差事了?”

“爷,车轮掉进坑里了。”纪猷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沮丧。

“什么?”齐峻下一刻就撩开帘子,从车上跳了下去。

“都怪老奴,前面一个坑,老奴没留神,加上地上雪粒打滑,车身拉都拉不住。”

听到声音,舒眉探出头来朝外张望——果然,他们车子的一边木轮陷在泥坑里。

她忙嘱咐雨润,两人朝另一边跳下去。

见舒眉也跟着跳了下来,齐峻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她喊道:“下来干啥,赶紧回到车上去,没见过你这样爱抛头露面的。”

舒眉懒得理他,问车夫道:“纪叔,只是陷到泥里了,赶紧推吧!”

“好嘞!”纪猷回到车驾上,用鞭子狠抽前面马的屁股。

咔喀一声响,马车是拉上来了,可车上不知什么东西断裂了。舒眉暗叫一声糟糕,屋漏偏逢连阴雨。

果然,纪猷跑到跟前查看,没一会就跑过来报告,说车轮部分断裂开了,若是再往前走,可能随时会出危险。

“临出门前,你没检查车驾吗?”齐峻拧着眉头问道。

纪猷哭丧着脸,向他禀报:“老奴怎么没检查?刚才那鞭抽得太用力,冲得太快,车轮就裂开了。”

齐峻抬头望了望天色,又看了现下的境况,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此时,尚武在旁边建议道:“爷,天越来越冷了,这儿正好有几匹马,咱们骑着马往前边镇子上赶,天黑前想来可以赶到。”

齐峻望了舒眉主仆一眼,言外之意是,你们觉得如何?

舒眉立即心领神会,望着她丫鬟问道:“你我以前会骑马?”

雨润不知是冻的,还是咋的,哆哆嗦嗦答道:“小姐以前会骑的,可是您上次从马上摔下来……”

齐峻眸光一黯,当即想起了那事。他把自己的坐骑,牵到舒眉跟前,想她上马试试。

舒眉茫然不知所措,左手刚揪住马缰,脚还没伸进马蹬里,此时马一声长嘶,吓得她连连后退,双脚不停发抖,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到底会不会?”齐峻在后面怒吼一声。

舒眉挺起身子,回望他一眼,答道:“妾身都不记得了,哪知道会不会?”

雨润忙过来打圆场:“禀姑爷,小姐原先是会的。您看她的动作很熟练,就知道她会。可能上次摔下来受了惊吓,现在她不怎么敢坐在上面。要不,奴婢骑上去带着小姐吧?!”

齐峻斜睨一眼雨润,鼻子里轻哼一声:“你?就你这单薄的身子骨,她掉下来时,你扶得住她吗?”

雨润朝后缩了缩,不再应声。齐峻一跃上马,朝舒眉伸出手来:“还是我来带着你吧?!”

舒眉连连后退,大庭广众之下,男女共乘一骑,人家还以为她是不正经的欢场女子。齐峻少有风流之名,她可不敢跟着他这般糊涂。再说,两人这样一来,没准以后跑路就难了。

正在犹豫间,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几位是马车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