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7章 失恃小童

第五十七章失恃小童

得知舒眉要跟婆母进宫,高氏大惊失色。

之前见那黑丫头不肯跟小叔圆房,她还心里暗自庆幸,想齐屹谋算还是落空了。如今听说这妯娌要进宫。想起上次她在那里发生的事,高氏不禁心惊肉跳。

倒不是怕她参加宫宴,与其他命妇们接触,而是——养在慈宁宫的四皇子。

只怕姨甥俩一见面,旁边人再旧事重提……让人记起以前所发生的一切,她回心转意誓为堂姊报仇。拿出百般手腕哄住小叔……这一年多来,她跟兰表妹的努力,不是全都白费了吗?况且之前,小两口的关系好似开始冰融了……

高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当即立断唤来贴身丫鬟琴儿,让她找小厮送封信给娘家大哥。

这边全部安排妥当后,高氏回屋歇着去了。半个时辰后,丹露苑檐廓外头,不知怎地聚了一帮仆妇,大家三五成群地,不知交头接耳在聊起什么。

刚从外面进院的程嬷嬷,见到这等光景,不由怔愣了。直到她轻咳了两声,那帮唠磕的从人们,才四下分散开来。

程嬷嬷早就感知不对劲了,招手叫来一名年轻媳妇:“阿芳啊,刚才你们嘀咕些什么?”

芳嫂面上一僵,磨磨蹭蹭走了过来,朝她福了一礼,凑在对方耳边说了几句。

“什么?”程嬷嬷大惊失色,不禁叫嚷出声,“这不是打夫人的脸面吗?”

芳嫂点点头,跟着附和了几句。

不到两天的功夫,齐府上下传开一则这样的消息:国公爷年过三十无子,太夫人做主,打算将她娘家嫂子一位远房亲戚家里的闺女,接进府里来住。目的很明显,欲给宁国公齐屹纳作二房的。

这则消息在府内传播时,舒眉正在跟着施嬷嬷练习礼仪,以备入宫时所用。直到晚上就寝时,她才在雨润口中得知这一消息。

摘下头上的珠花,舒眉抬头望向她的婢女:“可是上回见到的柯姑娘?”

“好像就是那姑娘。”在从妆奁忙碌的雨润连忙证实,“听说她老娘一口气,生了六七个,是个极好生养的。”

舒眉微微一笑,心里暗道,丹露苑根本问题,不在能否生养。而是保不保得住……不过,这样一来,高氏在她身上的关注就会少了,对竹韵苑未尝不是好事。

只可惜那位柯姑娘,将成为又一个牺牲品,她不由在心底,替对方捏把冷汗。

正月十五,上元灯节,舒眉跟在婆母身后,顺利进了位于紫禁城西面的慈宁宫。

扶着郑氏的手臂,跨过那道高高的门槛,舒眉突然有种感觉——此趟进宫回来后,只怕她再以难从这个漩涡中脱身了。

因是林太后懿旨所邀,赏灯宫宴散席后,众家诰命临走前,少不得拐到慈宁宫,跟太后娘娘告辞。跟林家走得近的几家,则留在慈宁宫,陪着太后说说话。当齐府婆媳俩进到慈宁宫时,那里早已言笑晏晏,一片热闹的场景。

今日进宫之前,舒眉早将宫中各派势力,摸了个底朝天。

当今太后姓林,仍霍首辅夫人的娘家亲姑妈,现在的皇上非她亲生的。多年前,新帝登基时,因母子间有隔阂,今上叫人一挑唆,扶持了当时贵妃高氏之父,以便与同为外戚的林家霍家打擂台,相互制衡。谁曾想到,高太尉尝到权力的滋味,舍不得放手了。开始独揽政事,挟持群臣。比林家变本加利,将女婿元熙帝架空直接变成了傀儡。

以至,后来尾大不调,高太尉把持朝政二十余年,皇家宗室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当听到这些时,舒眉不禁腹诽,这皇上当得未免太窝囊了。难怪高氏、她堂姐都不愿进宫为妃。在大内设局肆意毒杀皇子,高家难怪让齐家父子兄弟不敢动弹。若非林霍两家势力还在,坐在大楚朝皇位上的,恐怕早就改名换姓了。

跟在郑氏身后,舒眉觐见太后,按四肃二跪二拜之礼请安。还未抬头时,就听到一个老妪慈祥的声音响起。

“齐四郎家的媳妇,过来让我瞧瞧,你多久没进宫陪哀家说说话了?”

舒眉爬了起来,碎步挪到老太后跟前,垂首肃立。林太后派人给她赐了座。

郑氏在旁边替她解释道:“之前全府都在守制,出服后这孩子又从马上跌了下来,摔得什么都忘了……进宫怕冲撞了这里的贵人……”

林太后颔首微笑,怜悯地望向她,说道:“外面的事,哀家略有耳闻!苦命的孩子,一直多灾多难没消停过……这大过年的,可有到寺里烧烧香?”

舒眉俯身一礼,恭谨地答道:“启禀太后娘娘,臣妇大年初一上了妙峰山,求得了头炷香……”

林太后嘴角微扬,笑道:“果然是个心思灵巧的,知道那边人少。”

郑氏附和道:“这孩子孝顺实诚,年年都替家人求头炷香。臣妇身上这病能好转,多亏她隔三差五在菩萨跟前,替臣妇求寿。”

“齐家妹子好福气,这么孝顺的儿媳。”旁边一位老夫人赞口道。舒眉望过去,正是那次在红螺寺遇到的林老夫人。几年不见,脸上的皱纹越发深了。

旁侧一老诰命接口道:“可不是,文家女儿贤名有口皆碑。当年可是一女难求!”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位老妇,皆闭口沉思起来。想来都想起文家最后惨淡结局。

舒眉心里则是纳闷,宫宴这种场合,皇后娘娘怎地从头到尾不见踪影?!

她正在这里思忖着,突然,殿外传来一女子呼唤声:“四殿下,你慢些跑,小心磕到前头的门槛……”

一个年轻女子清脆的声音传来。

林太后睃了屋内众人一眼,说道:“秀涵这孩子,都嫁人了还这般跳脱,让亲家夫人见笑了……”

刚才跟着林老夫人夸舒眉的那位老妇听了,眉眼笑成月牙形,接口道:“也是太后娘娘您这位姑奶奶宠着,让她不失童真……”

林太后笑着说道:“说来也奇怪,忻儿特别喜欢粘着秀涵这孩子。过一段时日不见她,他就缠着哀家问,涵姑姑怎地还不来?”

林老夫人接口道:“四殿下早慧念旧,是跟秀娘投缘……”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得“噔噔”几声清脆的脚步声。有名三尺来高的小童,一摇一摆地跑了进来。见到满屋子陌生人也不认生,在众家夫人中间穿梭而行。

“涵姑姑,你看不见我,你来抓我啊!”他一边躲在郑氏身后,一边叫喊。看来是在跟人子躲猫猫,样子憨态可掬,甚是喜人。

“唉……看来这孩子从失母之痛中走出来了。”林老夫人轻叹一声。

“就这回才好一点!”林太后摇了摇头,脸上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她身后一位女官模样的嬷嬷接着说道:“四殿下时常半夜惊醒,哭着喊着要昭容娘娘……”

她话音还未落,那小家伙被旁边老妇的裙裾拌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了下来。舒眉眼疾手快,一把扶起了他。

小家伙抬起头来——两只黑白分明的眸子,忽闪忽闪的。长得眉目如画,胖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两酒窝。见自己险些摔倒,一双有如麋鹿的大眼睛,心有余悸地望向救他的女子。

四目相对,舒眉心里没来由地猛抽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涌上来。

小家伙仿佛认出了眼前之人,拽着她的手不肯放松。左右来回摇晃,口里还嚷嚷道:“娘……娘……娘娘……我的娘娘上哪儿去了?”

舒眉十分震惊,抬头不解地望向林太后。屋内的几位夫人,也一脸莫名地朝这边瞄。

“小殿下生活在慈宁宫大半年,咱们以为他都忘了,没想到记得你。还惦记着找你要人。”韩嬷嬷跟舒眉解释,“昭容娘娘去了后,咱们骗他说,他母亲到远方了,过几年会回来的……”说着,她忍不住拿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水滴。

旁边伺候的宫女见状,弯下身子哄四皇子道:“她是小姨,不是娘娘。殿下的娘娘还没回……”

舒眉总算明白过来,他是在朝她要母亲。

从雨润的话语中她早得知,堂姐当时为了救她,一命换一命。舍了自己的性命,力证她与下毒之事无关。

四皇子项忻“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要母亲的喊声,越发凄厉起来。拉着舒眉的手就是不肯放她走。许是自舒眉进宫后,他再就没见过母亲。此时认出小姨来,本能地找她要人。林太后眼角微涩,从宫女手拿了绢帕,转身偷偷拭干面上的泪水。

“忻儿就要娘娘……她什么时候回来?呜呜……呜呜……她不要忻儿了吗?不喜欢忻儿……”

殿上的几位诰命,均都听闻过那件事,有的摇头叹息,有的面上露出戚然之色,还有的不忍听闻,怜悯地望向舒眉和四殿下姨甥俩。

慈宁宫闹得正不可开交时,殿外一声通禀:“皇后娘娘和宁国公夫人,来给太后娘娘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