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59章 重生穿越

举鞍齐眉

从宫里回来的这天晚上,舒眉睡得极不安稳。

事实上回府的路上,只要她单独静静地呆着,耳边就萦绕着四皇子凄厉的哭喊。那声音有如失群的孤雁,在空中哀鸣;更像失去至亲时,人们撕心裂肺的悲号,声声催人心肝。

和施嬷嬷讲完入宫时经历,院墙外的更鼓已经敲了两下。舒眉呵欠连连,雨润忙劝她赶紧就寝。洗漱一番后,拥了被衾挨着枕头她倒头就躺下了。

睡了一半的时候,只听得门帘簌簌响,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舒眉星眼微朦,恍惚中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的软榻边站了一会儿。望着她睡颜的男人沉默了良久。然后,他抬起脚步走到床边,坐了一会儿,兀自转身脱衣睡了。

自从那天两人谈了半宿后,齐峻懒得再到厢房歇了。每日夜里梳洗完毕,就到正屋就寝。通常舒眉都会抢在他前面入眠。因不喜别的丫鬟进入她的寝间,提过一次后齐峻倒挺能配合她,上榻之前也不用人伺候脱衣了。

舒眉思忖,军营果然是个磨炼人的好地方。半年时间不到,这大少爷竟学会自己穿衣脱衣这些细琐的事了。看来,一个人想要改变,扔到新环境磨磨,还是会有收获的……脑袋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意识不觉开始模糊……

朦胧间,只见一位陌生女子从外头走了进来。只当是哪座院子里的不懂规矩的,舒眉正要起身训斥两句。

再一看那女子的打扮,着一身樱草色鸾纹宫装,仿若神妃仙子。颜如玉,气如兰,长得很是漂亮。只是额间有道竖纹,眉宇染了几分憔悴之色,想是长期蹙眉敛容造成的。这让她身上笼着一层淡淡的轻愁,让人无端起了一股怜惜之意。

舒眉倏地一惊,只觉这女人的美,当得起“倾国倾城”一词。尤其是她身上那种如愁似怨的风韵,最是摄人心魂。作为一女子,她都看得目不转睛,若是男人见了,怕是极难忘掉。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女子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她又想不起,到底在何处见过。

正在困惑时,只见那美人朱唇轻启,朝她笑了笑,说道:“妹妹忘性可真大,转眼间,就不记得对姐姐的承诺了?”

怔怔地望那女子,舒眉屏声敛气不知作何反应。

那女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说道:“姐姐引颈就戮虽说迫于无奈,为了你跟二叔都能脱身,姐姐只得这样做了!可妹妹一转身,怎地就忘了咱们文家的大仇了呢?!”

舒眉顿时明白,此女定是小舒眉的堂姐——四殿下生母昭容娘娘文展眉。

她连连后退,摆手告饶道:“莫找上我,那小姑娘已经被人害了。而且要她命的不是别人,是你青梅竹马的亲弟。她死于痴情!让人如何替她报仇?!再说,我乃异世来的一抹孤魂。没读过四书五经,也非满腹经纶。没法子跟权势滔天的权臣高家斗。”

舒眉十分抱歉地跟她解释道,虽然自己很同情文家姐妹的遭遇,可明知办不到的事,无论如何她也不敢夸下那海口。

文展眉面露失望之色,追问道:“你怎地不是她?阎王殿的生死薄我都看过了,那次堕马你命不该绝,判官已经让妹妹还魂了。”

堕马之事原来她也知道!

舒眉心下一乱,口不择言地说道:“回来的魂魄不是原来的那位,你堂妹经历的一些事,到如今我都还有记不起来的……”

文展眉摇了摇头,殷切地望着她:“不是的!妹妹,你定是被齐四伤透了心,才将痛苦的记忆藏了起来。妹妹受伤时,判官怕你再次断绝生念,破例帮你输了些后世二十多年的记忆。在那个时空,你不也叫这名吗?”

舒眉倏地一惊,心想:知道的还挺多的。仿佛真是那么一回事。舒眉不由有了几分犹豫,她自己也懂不清,到底是重生了还是穿越的,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

文展眉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问道:“妹妹可还记得红螺寺?”

不解地望着她,舒眉点了点头。

文展眉接着解释道:“当妹妹发现齐峻养了外室时,一气之下跑到那儿,请求住持为你削发为尼。剃度之前,方丈大师问你此生还有何愿望。你在佛祖跟前许下,来生若能入红尘再世为人,定要让他们尝尽自己所受的苦。大师见你尘心未断,便把妹妹劝了回去。你堕马之后,了无生趣,阎王爷怕妹妹再次轻生,便尘封了你的部分记忆。将后世二十多年的经历,输入了你脑中……”

舒眉低头沉思:这解释也说得通。她不由想起,此次重遇四殿下时,她胸间那钻心的痛。还前几次,见到义兄萧庆卿时,那止都止不住的眼泪。

虽然她不愿相信,可身上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奇怪了。记忆竟恢复一半,遗失一半。难道真是为了跟齐峻断情绝爱?!

舒眉忍不住想起,有几次跟齐峻在一起时,心底涌上来的那种莫名的悸动。

难道她真是那十几岁的小姑娘,只是被强行植入异世二十多年的记忆?!

为了弄清真相,舒眉上前几步,一把抓住文展眉:“你该不会为了自己的儿子,故意诓我的吧?!”

盯着对方的眼睛,她一眨都不眨,说道:“劝我为文家牺牲,竟然编出这样荒唐的故事,我不会相信你的,一个字都不信!”

无奈地叹了口气,文展眉摇了摇,说道:“姐姐知道你不会信,给妹妹看一段故事,到时你自然就明白了。说着,她长袖一挥,场景瞬间就挪到了皇宫里。”

舒眉看见那画面中,自己跟今天一样身着诰命朝服,由一群宫女太监领着,走在皇宫大内御花园里一条彩石铺成的小径上。

走着走着,突然旁边跳出一只波斯猫,把她吓得摔倒在了花丛里。当宫女把人扶起来时,她浑身上下沾满污泥。有名叫莹玉的宫女,带了她去偏殿换了一身衣裳,还拿出盒香粉给她匀面。

在关睢宫主殿舒眉候了一会儿,带着三岁小皇子的昭容娘娘就出来了。关睢宫的主位娘娘是淑妃。为了方便她们姐妹亲人相聚,丁淑妃一早就避了出去。

小皇子四殿下长得活泼可爱,一看到他舒眉就喜欢上了。姨甥俩一见如故,没几句话舒眉就陪着他一起玩耍起来。到后面,小殿下甚至将自己最爱吃的梅花糕,递到口边请她一起吃。

哪能抢小孩子东西吃,舒眉推脱了没吃。谁知未过多久,四殿下突然倒地,捂着肚子浑身抽搐起来,没一会儿就口吐白沫。幸亏那日方御医,正巧就在慈宁宫给太后诊脉。听闻此事后,太后命他赶过来抢救自己孙子,总算最后保住四殿下一条命。

得知皇子险些夭亡,元熙帝匆忙前来探望,高皇后得讯后也赶到了现场。缉查凶手时,不知怎地,最后竟查到舒眉身上。

四皇子原来是食物中毒,可查遍关睢宫上下,愣是没找到毒物来源。那日除了舒眉进入到殿内,没其他外人在场。小皇子呕吐物中,查出是梅花糕中藏有毒物。

高皇后命宫里的嬷嬷给她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