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63章 初次交锋

第六十三章 初次交锋

见舒眉脸色黯沉,林秀涵也不着急,啜了一口斟上来的碧螺春,好整以暇望着对方。

这般气定神闲?!

舒眉猛然间清醒过来。

可不是嘛!从宫里回来后,自己怎地气糊涂了?

吕若兰能在齐峻面前装无辜,无非端着那张忍让委屈的面孔。自己若一门心思阻拦他,反而让对方得逞了。

自己才刚下定决心,把他争取过来,何必错上加错呢?

再说,若他真能被别的女人勾走七魂六魄,不明事理,不辩是非。这样的男人要来何用?!到时,扔下他跑路,心里也不必觉得可惜!不对,何必跑路?!把高氏斗倒后,她要大张旗鼓和离,休了这浪荡公子……

“妹妹明白了!”舒眉点了点头,不就是以退为进嘛!敢情谁不会似的。

林秀涵终是绷不住了,嘴角微弯地朝她望来,提醒道:“你就不怕我这馊主意,让你引狼入室?”说着,她朝舒眉捉狭的一笑。

舒眉将眉头一扬,说道:“难道我就不会先‘与狼共舞’,然后徒手宰狼?”她一边说,还一边伸出胳膊,做了个手刀样子,朝空中一挥——好个“手起刀落”的动作!

林秀涵先是一愣,随后拍起巴掌,哈哈笑了起,兴奋地拽过舒眉,赞道:“这才是我认识的舒儿!你不知道,咱俩刚结识的那会儿,我不知多欣赏你的性子!比起将门出身的大部分女子,你还要侠义爽朗。自从跟齐四郎拜堂后,怎地跟着京中闺秀,学起悲春伤秋来了?”

被对方这般赞道,舒眉不由脸上一红,有些赧然,忙转移话题问道:“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妹妹还以为怕我闷,特意来替我解除烦忧的!”

见到她恢复往日的状态,林秀涵起身就要拧她面颊:“这小没良心的,听说你病了,姐姐特意跑来探望,怎地?不欢迎啊?”

舒眉倏地一惊,颇感意外。更多的是感动,望着对方问道:“姐姐怎知我病了?”

林秀涵将原本的计划说了一遍,还顺便提及来这的路上。在花荫底下,两丫鬟的窃窃私语。

“姐姐该知道,我如今是何等处境了吧?!若不是沧州老家来的几个奴仆,咱们想要在这儿安安静静说话,马上就会有人传得满府都是。”舒眉一脸郁色,将困境说与了她听。

林秀涵不觉义愤填膺:“这还了得?高氏竟这样明目张胆地让人骑在你头上?你婆婆和相公真就一点都不管了?”

“他?”舒眉轻嗤一声,没敢把齐峻对高氏的评价说与她听。

林秀涵正要教她几招整治下人的法子。忽然,就听得门外的雨润,高声招呼道:“大夫人,您怎么来了?”

屋内两人脸上均是一凛,都未料到她会过来。

“怎地守在门口?你们家小姐呢?”高氏的声音传了进来。

还称她作“小姐”?林秀涵不怀好意地瞄了舒眉一眼,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悄悄问:“她是不是特不希望,你坐实‘四夫人’这位置?”

耷拉下的脑袋,舒眉无奈地答道:“……我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据说,这称呼是我失忆前,自己要求的!”

林秀涵正要接着打趣她。就听到另一名女子的声音传来。

“听说四嫂生病了,我特意央求表姐,跑来探望一番……”不是吕若兰还有哪个?

跟林秀涵对视一眼,舒眉脸上露出嘲讽之色,朝门口朗声嘱咐道:“雨润,还不快把请客人进来?!”

说着,她重新上了床榻,拉上被衾就躺下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高氏和吕若兰。领着丹露苑的两丫鬟婆子,进到了舒眉的寝间。

看到从旁边绣墩起身的林秀涵,高氏顿了一下,跟她招呼道:“原来。袁三奶奶也在这儿?”

林秀涵福了一礼,说道:“妾身来探望四夫人!”

高氏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她虽是国公府女主人,舒眉属另外一个房头。各房的访客前来探病,自是不必提前跟她打招呼的。

“四弟妹身子好点没?表妹心里惦记你的病,特意前来探望。”高氏伸头打量舒眉一眼,然后顺势坐在床缘。许是有外人在场,她脸上随即露出,舒眉从未见过的关切之色。

舒眉也不下来,从床榻了坐直身体,朝她们姐妹做了个福礼的动作:“劳大嫂和吕姑娘担心了!没什么的,只是身上乏力……”她转过头来,对跟过的雨润嘱咐道,“快给大嫂和吕姑娘看座!”

和表妹坐下来后,高氏对着舒眉埋怨道:“四弟也真是的,弟妹病了也不知回来看望一番。到底还是年轻,不知疼人。下次等他回府,嫂子定要替你说说他。”

舒眉笑着应答道:“夫君公务要紧,总归不是什么大病,没得耽误他的前程……”说着,她拿眼底的余光,特意打量了旁边的吕若兰一眼。

让她意外的是,对方比自己面色还差,一脸神情不属的样子。舒眉暗暗吃惊,心里不由纳闷,难道齐峻出府后,没有找她?去安慰闺中寂寞?

去岁年底吕家在明照坊寻了一座府宅,暂时安顿了下来。吕若兰也就没在宁国府住到年尾。只见她的脸色,较之在齐府时还差上几分,让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她应该有十八了吧?!在古代算是大龄剩女了。

正这样思忖着,不料,吕若兰也朝这边望了过来,目光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怨毒和愤恨。

舒眉心头凛然,刚泛起的一点怜悯,片刻间给冲没了。虽同为棋子,大家都没得选择。可舒眉可以确信的是,自己再怎么配合人家,也不会干那些杀人放火的勾当。再过两年若她要出府,差不多也到这般年纪了,还是离异人士……

舒眉脸上不觉戚然。

林秀涵见她们来了,知道今日再也说不上梯已话了。便要起身告辞。舒眉正要起来送她,被林秀涵一把按住,劝道:“你都病着,还要起身作甚?赶紧躺回去!”

舒眉只得喊来雨润,替自己送送她。

林秀涵离开后,高氏两人明显自在多了。两人对视一眼后,吕若兰出声问道:“四嫂这是怎么了?四哥一离府就病倒了?要不要兰儿劝四哥回来?”说罢。她脸上还露出几分关切的神色。

若不是刚才瞥见她的眼神,证实自己之前的感觉没错。舒眉搞不好会跟某人一样,以为她真是无辜的。本性还算善良。

舒眉压住心底的不适,虚应道:“不要紧!男人在外面打拼,咱们为人妻子的,哪能拖他后腿?!虽然不指望他上阵杀敌,封侯荫妻,好歹也要打响齐家男儿的名头来。整日里风花月雪,寻愁觅恨的。总不成样子,不是吗?!”

吕若兰接口道:“话可不能这样讲,四哥自小聪颖,将来是考科举中状元的料。不知齐大哥为何要把他送到军营里去?没得埋没他一生才华。”

谈起别家的男人,这姑娘一点都不害臊,仿佛齐家兄弟真是她亲人一般。

“嫂子我倒觉得没什么,有句话说得好,‘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相公有文武双全之才,只是前些年祖母太过宠他。舍不得让他进军营历练罢了!”舒眉故意装出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这样子倒把高氏唬住了,愣过几个瞬息后,她轻笑一声,说道:“原来弟妹对四叔有这么高的期待,只是为何……”说着,她若有指所地朝榻上望去,还特意往舒眉腹部扫了几眼,轻咳两声说道,“我说弟妹啊。咱们府里至今未有子嗣,嫂子和你大伯是不用指望了,你和四叔可不能赴了咱们的后尘……唉,这男子在外沾花惹草。是常有的事,更何况四叔这般品相貌,哪是一般人能配得上他的?!弟妹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要是一个不慎,气坏了身子起不来了,又没留个子嗣,将来灵前上香的人都没有,更别说将来当填房的……”

舒眉不由怒火大炽:这是看到屋里没其他人了,直接打脸来了?

她心里不由埋怨起齐峻来:看看你口中好人嫂子,都当面诅咒你妻子丧命了……转念她又一想,对方来此目的明显着是气自个的。若真气着了,岂不是中计了?!

舒眉遂压下怒火,脸上摆了个笑脸,回应道:“多谢大嫂关心,想来弟妹不会赴嫂子后尘的。哎呀,我记起来了,前日里,婆母来看望我时曾提过,柯家表妹快要入府了。弟妹在这儿先恭喜嫂子,马上要当母亲了,将来自然有人上香……”

一听这话,高氏面上抽了几抽,笑着:“弟妹真是善解人意,本来呢!我想为你请个宫里嬷嬷,教几招留住男子的招术,没曾想到弟妹不领情。算了,好自为之吧!丹露苑的子嗣问题解决了,婆母马上就会想到竹韵苑的,弟妹可要担心点。不然,到最后妾室没挡住,自己倒先下了堂……”

“妾室?大嫂说的是谁?”舒眉故作不解,朝她问道,“相公倒是跟我提过兰姑娘,只是听说大伯不许,你该不会指的真是她吧?”

旁边的吕若兰顿时羞得满脸通红,突然,窗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你不也不许她进门?别以为爷不知道!把那套欲擒故纵的招术收起来,爷不会再上当了……”

舒眉倏然一惊,当即回嘴道:“谁说妾身不许了,之前我就说过,不干净的人,我懒得搭理!爷爱纳多少,只管纳进来,谁稀罕啊……大嫂今日在这儿要做证!”

没想到她当着大嫂的面都敢这样说,齐峻不由一惊,让他更为诧异的是,兰妹妹竟然也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