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73章 温柔陷阱

第七十三章 温柔陷阱

姐妹俩在一处又说了会儿的话,齐淑婳见天色不早,估摸着那头也快散席了,便站起身来,由舒眉陪着她,到前头跟高氏和郑氏告辞去了。

她们才走出竹韵苑,便见一眼生丫鬟,朝着这边赶来,那人穿着跟齐府下人不同的装戴。

见到了她们,那婢女朝两人行了一礼,望着齐淑婳便道:“大奶奶,奴婢奉爷之命来给您传个话,他如今候在垂花门口,说是给太夫人磕完头了。要奴婢进来告诉您一声,若是奶奶跟娘家亲人还有体已话未讲完,不妨慢慢说不着急,他先回孟府到夫人那儿知会一声,再过来陪着您……”

这是催她早点回去呢!舒眉听后不禁大乐,便开始打趣这孟姐夫来:“有人还嫌他木讷,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陌上花开缓缓归’的意味?!”

一语言毕,她拿起帕子在一旁掩嘴偷笑起来。

齐淑婳的脸,噌地红了半边,嗔怪地瞟了表妹一眼,朝那丫鬟说道:“知道了,就他一个能事人!这不正打算回去嘛!”说完,她便转过身来,欲跟表妹交待些什么。

舒眉见此情状,一把挽住对方的胳膊:“我把姐姐送出垂花门吧!咱们边走边聊。”

将齐淑婳送走后,舒眉返回西花厅,此时,筵席已经散了,送客的仆妇都陆陆续续地返回了。只有西北面的那个角落里,还有两人在那儿拼酒。舒眉定睛望过去,她们非是别人。正乃齐府另外两姑奶奶——齐淑娉和齐淑娆。

只见四嫂走了过来,喝得半醺的齐淑娆,噌地一声,从椅上站起身来。只见她迈着不稳的步伐,朝舒眉说道:“嫂子,你怎么才回?席都散了……妹妹难得回娘家一趟。也不说过来陪人家喝几盅……”

“三姑奶奶有些不舒服,我陪她去歇了一会儿……”舒眉知道她脾气不好,忙上前说道。

听完这话,齐淑娆斜睨了舒眉一眼,将对方的胳膊,一把给扯住了。

在旁边的齐淑娉见此形状,忙不迭地将此半醉的人。往四嫂怀里推,嘴里还解释:“五妹心里不痛快,四嫂快来陪她喝喝……”

扫了齐淑娉一眼,舒眉面带狐惑地问道:“四妹整日跟她孟不离焦的,你怎地不陪她?”

齐府这位四姑奶奶眼珠一转。解释道:“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正打算去后头去看望姨娘。四嫂是主人,自当要好好待客。”说完,她起身朝对面福了一礼,逃也似地离开了。

舒眉一把将齐淑娆扶住,正要四下搜寻对方贴身的仆妇,便见齐淑娆从桌上端了一只满上了的酒杯过来。

“四嫂,刚才你只顾着招呼三姐,理都没理咱们。不行。你得自罚三杯当作陪罪……”齐淑娆死死地瞅着她,不依不饶的要求道。

舒眉面上微僵,寻了由头推辞:“我不会喝酒,表姐有了身子,我自当要多照看她一点……”

一听这话,齐淑娆便不依了。嘴上嘟囔道:“你也嫌弃我了不是?!就知道,你们肯定都在背后笑话我,宋家表面上礼仪廉耻,暗地里却……”说着,她倏地凑到舒眉跟前,悄声告诉她,“我告诉你,你莫要跟人讲……宋家老夫人病重不假,,却是被宋祺星那混账东西,给气病的……在外面他原是包了位青楼女子,都珠胎暗结了……宋家怕传出不好的名声,惹得齐府退亲……便怂恿大哥把我提前嫁了过去……”

这道委实震憾,连见多识广的舒眉都大吃一惊,左右张望了一番后,便开始琢磨四周的环境。齐淑娆身边仆妇丫鬟的脸上并无异色,这才让她放下心来。

此等阴私都说与她听了,两人交浅言深,这小姑娘到底想干什么?!

舒眉正在困惑中,便见齐淑娆半眯着眼睛,凑到她耳边继续道:“别人我都不敢告诉,独独说与你听,知道为何吗?我如今才知你那种滋味……”

舒眉惊愕不已,抬起头仔细打量起对方:小姑娘脸颊发红,双眼朦胧,显然一副意识不甚清醒的样子。

她明早醒过来,该不会后悔说了这些吧?!

舒眉眼前不知不觉,便浮现出刚才齐淑娉逃走的身影。莫不是齐淑娉知道了她的底细,也不小心听得了此等阴私,怕她明早清醒过来后,被这霸道女算帐,所以再会借机遛走的吧?!

就知被这两人缠上,一准没有好事。舒眉不觉头痛,该找什么由头也遁走呢?!

“来……妹妹敬你一杯,同是天涯苦命人……”这时,对方手里的酒杯又递了上来。

她还苦命?!舒眉忍不住吐血三升,一时不知该怎么应付过去。

“嫂嫂不饮此杯,是不是还在怪妹妹,以前那样对你?”齐淑娆不依不饶地又痴缠上了。

舒眉朝左右望了望,见她贴身的嬷嬷丫鬟,均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连身边的人都不敢上前相劝,还一个个盯着自己。定是这霸王花平日威风过盛,压得她们不敢拂她雌威。舒眉不禁冷汗涔涔。

看来今天躲不过了。反正是甜米酒来着,且先喝上两盅,然后,装成醉得不省人事,让雨润把自己搀回去。明日就是对方想到什么问起来,自己也可以醉后记不清做掩饰。

谁知她到时会不会后悔,将心底的秘密告诉别人?那时自己一副诸事皆忘的样子,更容易让她放心吧?!就这么干……

于是,舒眉叫过旁边丫鬟,如此这般嘱咐几句后,又跟雨润嘀咕了一阵。随后,便接过对方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喝了四五大盏,齐淑娆还要相劝,舒眉眼角的余光,扫到在门口张望的施嬷嬷,便放心大胆地倒在桌面上了。

明月高悬半空中,齐府园子里一片寂静。

在施嬷嬷的搀住下,舒眉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回竹韵苑的路上。一阵清风拂来,将她微醺的头脑,吹得清醒了些。她勉强稳住身形,推开老仆妇的搀扶,便加快脚步朝院子赶去。

谁知快到竹韵苑大门时,她的步子又开始不稳了。施嬷嬷只得将小主子扶到寝间的大**,帮着换了身中衣,然后任由她倒头便睡。

帮舒眉掖好被角后,施嬷嬷叮嘱雨润好生看着小姐,随后便亲到小厨房,亲自给她准备醒酒汤去了。

送走最后一拨客人,齐峻从外院赶了回来。进了净室,冲了个热水澡后,他便回到了寝卧间。撩起帘子刚走进来,他便闻到一股甜酒的香味,再凑近一瞧,便见舒眉横躺在**,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她的丫鬟在旁边静静地守着。

齐峻转过身来,将雨润挥退了下去。

自从脚伤好了后,舒眉便睡回了软榻。说是感谢他的照顾,将大床物归原主。

此刻,见妻子抱着枕头睡得香甜,齐峻不忍惊动她,脱身兀自回到老地方就要躺下。他正要吹灯,便听门口传来老仆妇的声音:“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守着小姐吗?”

是施嬷嬷在责备雨润。

“不是的,姑爷回来了!让奴婢出来的。这醒酒汤还要送进去吗?”丫鬟轻声询问道。

施嬷嬷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朝里面小声问道:“小姐,老奴熬了两盅醒酒汤,您跟姑爷喝了再睡吧!”

听到外面的声音,齐峻倏地坐起身来,望了望床头的妻子,又扫了一眼门口。他踌躇了半晌,才从软榻上站立起身,朝外头嘱咐道:“把汤端进来吧!”

得到指令,施嬷嬷踱进屋内,一眼便瞧进姑爷站在床边,蹙着眉头望着她家姑娘。

老奴仆一个哆嗦,忙替舒眉解释道:“五姑奶奶非要拉着小姐喝,谁也拦不住。老奴只好守着她。这不,一回到院子,就帮她备了酸汤来醒酒。姑爷您要不要也来一点,老奴也备了您的份!”

“不用了,我喝得不多!先放下吧!等一会儿我叫她起来喝!不用伺候了,你也早些歇着!”齐峻摆了摆手,将她也打发了出去。

床头青铜烛台火光,被窗外吹进的清风,吹得半明半灭摇曳不定,将整个房间照得影影绰绰。

呆呆望着**的人儿,齐峻愣了好一会儿神,信步走到案桌前,端起其中一碗,走回床榻边坐了下来。

只见他一手捞起熟睡中的妻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凑到耳朵轻轻哄道:“醒醒,把这碗汤先喝了,明早才不会头痛……”

他的声音低沉,听起像午夜低吟的琴音。

心弦仿佛被什么拨动了,舒眉颇受蛊惑地睁开了睡眸,迎面便见到那张俊脸,心脏不由漏跳了一拍。她嗡声嗡气地问道:“这是哪里?”刚问完,她顺着对方的后背又软了下去。

把汤盅放回床头案桌上,齐峻再次把舒眉扶起来,正色对她道:“你看清楚点,这是我的床……”

舒眉半张星眸,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好像是在大**,一时记不清该谁睡:“你的床怎么了?大多数时候还不是我在睡?!当初醒来我就便在这里了……”

齐峻气结,说道:“谁不让你睡了?是你自个要多此一举,搬到软榻上的。”

舒眉这才清醒了一起:“是哦,这里不归我睡。”言毕,她便爬了起来,刚走下床挪了几步,腿一软便倒了下去……

第二日醒来,舒眉不仅感到头痛欲裂,浑身酸痛。让她魂飞魄散的,还有凌乱不堪的床面。

随后,舒眉便意识到,从幽岚山上被他抱下来时,自己便踏入一道的温柔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