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84章 先发制人

第八十四章 先发制人

郑氏听到这话,顿时慌了神,忙从罗汉**站了起来:“他兄弟俩不会也染上了吧?!”

高氏敛目低垂,适时地沉默了下来。

郑氏有些急了,冲着舒眉那边望了望,又转过头来直愣愣地瞪着高氏。

舒眉见不得有人一副看戏不怕台子高的模样,忙几步跨上前去,一把握住婆母的手,柔声安慰她:“不会的,母亲!媳妇前几日跟侯太医打探过,他亲口否认西山大营那边有人染上。”

郑氏眼光中尽是迷惘,不由望向她,喃喃道:“那他们也该听说府里有人染病了。为何一个都未回来?”

“会不会被什么事给耽搁了?”舒眉声音里也是不确定。

这番安慰的话语,自然没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郑氏仍旧瞅着大儿媳追问:“他哥俩到底出了什么事?”

高氏这才抬头望向婆母,一脸平静地说道:“您何不将四叔召回来,到时一问不就知道了!”

郑氏目光微缩,喃喃念道:“峻儿?”突然,她的眸光一沉,“他不是在宫里吗?难不成是屹儿,屹儿他出什么事了?”

高氏没有答她,而是将脸挪开,一副避开婆婆注视的样子。

郑氏目光大炽,朝高氏追问:“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峻儿知道他大哥上哪儿了?”

舒眉在旁边看得有些着急,忙过来拉住郑氏的胳膊:“母亲说哪里话,大伯替皇上办事去了,好端端的能出什么事?”

郑氏却不理她。对高氏道:“纳柯家姑娘进门,是我的意思。你别怪屹儿……咱们齐府总不能因你一人而绝后吧?!”

高氏嗤声一笑,敛容对婆母说道:“母亲您说哪里话?当初三年无出,我就主动为夫君把身边丫鬟开了脸。生了诚儿。何曾让齐府绝过后?后面孩子载不住,媳妇心里也很伤心……”

望着她们你来我往,舒眉不由愣住了。这话题怎么又扯到纳妾上去了?

原来郑氏以为高家对大伯动了手,可据她猜度,明摆着是高氏在玩花招,故意将话说得语焉不详,引得不甚精明的郑氏来胡猜乱想。

自己昨日还见到过朱能,若是齐屹真出了什么事,暗卫组织焉有不知晓的道理?

听之前芙姨娘隐隐提过。宁国府作为百年世家,暗中力量远远不止明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高氏这样说,是何目的呢?

对了,定是借郑氏的手,将齐峻给诓回来。趁着齐屹不在府里,好借那封休书来大做文章!

到底大伯出了什么事呢?为何齐府被围数日,他连个照面都不打?也没托人传个口信来。

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连弟媳都想到了,作为兄弟俩母亲的郑氏,自然早想到了。

只见她把头转向小儿媳:“找人递信让峻儿回来,你怎么看?”

这是要舒眉拿主意——毕竟她才是齐峻的媳妇。

“母亲,府里疫病尚未清除干净,冒冒失失将相公召来,若是他也一并染上了。咱们府里将来……如今大房和四房都未生子嗣,这样做太冒险了。大嫂担心大哥没错,可相公他……”舒眉面有难色,一副为夫担心的表情。

郑氏顿时清醒过来,转身望向高氏,目光变得阴沉而晦涩。

高氏倒也不慌张。似早有成竹在胸,只见她朝郑氏福了一礼,说道:“母亲您莫误会了,媳妇的意思是,先前听门口的守卫说,明日咱们府便要解封了,今天送信去,明后日四弟就能赶到了。”

郑氏脸上神色这才好上一点,又拿目光望向小儿媳,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舒眉踌躇起来,心里十分为难。

若是现在把齐峻召来,不知到时那女人会出何种招术;不让他回吧?若齐屹真出事了,将来自己便是齐家的罪人,是先解决了高氏,还是以大局为重,先召来齐峻?

她正想拒绝,便看见郑氏用灼灼的目光正朝自己身上打量。

舒眉叹了口气,想起自己先前的计划,便多了几分底气——召来也并非不可以,到时当场戳穿高氏的伎俩,正好给齐峻一个教训。

想到这里,舒眉点了点头,对郑氏说道:“若是母亲想念他了,召回来也未尝不可。”

“好,好,好……”要求得到支持,郑氏脸上稍霁。高氏见目的达成,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起身回去了。

就在齐峻赶来的那天早上,府里情形出现了变化。

原本这日下午,府门口的兵士是要撤走的,谁曾想到天刚亮没多久,齐峻的婢女紫莞,在这当口竟上吐下泻起来。看那样子,极像是疫病上身初期的症状。

舒眉没有办法,只得进到霁月堂,将这一突发状况,禀报给婆母郑氏。

“怎么?染病的不是早就都打发走了吗?府里怎会还有的?”郑氏听了这消息,身子一震,忙嘱咐儿媳道,“赶紧到门口,让他们把大夫请进来,咱们府里不能再出漏子了……”

舒眉屈膝行礼:“舒儿这就派人追回他们……”说着,便十万火急地安排去了。

儿媳走后,郑氏只觉坐卧不宁,怕儿媳有个闪失,她不好跟两儿子交待,最后仆妇们的簇拥下,亲自赶到茶香苑门口。没想到大儿媳高氏也刚赶到。

这边只见舒眉正拿白色帕子围住口鼻,指挥着一帮丫鬟婆子焚烧什么东西。

“这是怎么了?”高氏急匆匆地行来,终日波澜不惊的脸上,总算出现了皲裂。郑氏见状也是副大惊失色的样子。

舒眉睃了高氏一眼,过来朝婆母行礼:“母亲请见谅,没禀报您就直接处理了。紫莞这丫头也中招了,大夫正在里面写方子。”

高氏哪里肯信会有那般巧,忙向茶香苑的丫鬟海裳问道:“是谁发现的?之前可有征兆?”

何嬷嬷上前一步,朝高氏行了一礼,恭谨答道:“禀国公夫人,是奴婢查出来的。本来大伙打算最后巡查一遍,谁知便发现紫莞姑娘身上有不妥……四夫人没办法,只得派人请门口军爷,放大夫进来一瞧,果然就中招了。”

紫莞的母亲——霁月堂当差董妈妈,得到这一消息跟着赶了来,听说自己女儿染病了,顿时急得满头大汗。

只见她扑嗵一声跪到郑氏跟前,哀声哭求道:“夫人行行好,奴婢想进去看一眼女儿,紫莞好好侍候四夫人,又没出过府门,怎会染上疫情的,定是她们搞错了……”

齐府下人一经染病,便将送离京郊庄子上养病,由高氏接手管家大权时定下的规矩,高氏曾用这招,清理过许多不买她的账的世仆,如今竟然轮到自己女儿头上了,让董妈妈如何不急?!

这话落在别人耳中没什么,只有高氏听到后,便觉察出几分不对劲来。她望了望董妈妈,又瞧了一眼何嬷嬷和吴达家的。这几名巡查的媳妇婆子,听到她的声音,特意出来向她请安和解释的。

高氏脑海里浮现紫莞前几日,偷偷遛进丹露苑亲手交给她休书的情景。她再也忍不住了,厉声问道:“紫莞病发时,都是什么样子?”

大伙七嘴八舌开始讲起当时症状,越说到后面,高氏身后的程嬷嬷脸色越发苍白。

当她们说到外面进来的大夫,见到紫莞的脸色,都没人敢扶起她时,众人的恐惧达到极点。

“……四夫人让奴婢们把她的衣物全都销毁,说是她接触过的东西,其他人沾染了怕是不妥。也不知这丫头是从哪里沾上的……”四房的二等丫鬟海棠绘声绘色地描述道。

高氏强撑着身子,喃喃道:“涂嬷嬷离府已经三天了,是谁传给她的?”

舒眉就知道她会这样问,给施嬷嬷使了个眼神,后者忙上前禀道:“启禀大夫人,侯太医当时说,此疫有人会潜伏两到三天,有些人则潜伏六到七天,许是涂嬷嬷还未发现时,跟紫莞姑娘有过接触,也未可知……”

高氏听到这里,身子微微一震,差点便要倒下来,被她身后的心腹一把扶住。

“夫人,咱们怎么办?”程婆子忍不住失声问道。

没曾想被耳朵尖的舒眉听到,脸上不由露出讶色,对高氏问道:“大嫂你怎么了?脸色怎会此般难看?是不是先前的病没好透?”

这样一句,引得郑氏也望了过来,急切地问道:“琪娘你怎么啦?是不是还没好利索?赶紧回去躺着,别也跟着染上了。”

舒眉忙不迭地附和道:“大嫂您不必着急,紫莞是四房的丫鬟,就是得上也是咱们竹韵苑的人先……你们丹露苑的琴儿,不是被送走有十来天了,即便是潜伏期也没那么长的时间。”

听她这样一说,对方心情复杂地望向舒眉,不知她葫芦到底买的什么药。

高氏没再说什么,由程嬷嬷扶着,急匆匆地赶回了丹露苑。

当天下午,齐峻便赶了回来,只可惜郑氏以府里有疫情,说什么也不让儿子进门。母子俩隔着府门说起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