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0章 无所遁形

第九十章 无所遁形

见菊儿久不言语,眼珠还在眼眶里直转,就是不肯出声。

旁边的侯太医,见这阵势是审奴的架式,人家府里的家务事,他不好掺和,忙朝齐峻拱了拱手,说道:“四爷可否安排人拿些笔墨过来,在下这就为国公夫人开一些方子。”

齐峻也知家丑不可外扬,既然刚才众人否认竹韵苑派过紫莞前去,齐府的嫌疑自可洗清。

接下来审问高家过来的奴婢,若是结果出来不好看,将会引发高齐两家的纠纷。想到这里,齐峻陪着侯太医到书房,亲自替他磨墨。

将侯太医送走后,齐峻让人把菊儿带到了书房,还请了母亲身边的蔡嬷嬷,陪着舒眉一道前来听审。

等仆妇将人押来时,菊儿打量了四周一圈,思忖道:四爷果然要秘密处置她了。今天还有没命活出这屋子,还是未之数。她心里不由打起鼓来。

齐峻见她这副形状,心知里面一定有内情,忍不住怒吼一声:“大胆刁奴,还不快从实招来?难不成你还有同党,从外面拿进这些东西,故意谋害大嫂的?”

被这声怒吼一威逼,菊儿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的磕头求饶:“不是奴婢做下的奴婢哪里也没去。”

齐峻哪里肯信她:“为何大嫂和程嬷嬷都得上了,就你一人还好好的?”

“是紫莞……带进丹露苑里的。”说完,她还偷偷觑了四夫人一眼。

见她终于肯老实交待了,舒眉暗中松了一口气。

菊儿是高氏的奴婢。若是她能亲口供出,倒省却了自己许多功夫。

“胡说,刚才娘子和嬷嬷都证实过,没派紫莞去过丹露苑。”齐峻声色俱厉地喝道。

现在他急欲为舒眉撇清关系。不管当初她是身不由已,还是爱慕虚荣,总归现在是他的妻。大哥未在不好求证,护她周全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眼看着齐峻便要以势压人,菊儿心里一颤,只想着该怎么保命,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辩解道:“紫莞自己跑来找夫人的,夫人经常……不。是紫莞有时会跑来巴结咱们丹露苑的人……”

齐峻跟妻子对视一眼,舒眉心领神会,忙出声问道:“紫莞是齐府家生子,父母在太夫人跟前也得脸,她为何要巴结大嫂?”

菊儿心里一横。把紫莞的老底,直接就给揭了出来:“她父亲开的铺子时常给太尉府供货……”

听到这里,齐峻神情不由晦涩起来,他随即便想到先前的婢女青卉,被遣出去前好像也是听说,跟丹露苑那边走得近。难不成真是大嫂不死心,为了兰妹妹进门,处处跟妻子为难,逼得她一天也呆不下去。一心想着想着出家为尼或者和离?!

想到这里,齐峻目光晦涩地望向舒眉,似乎明白了一些——原来是双重逼迫,让她对自己死了心。

舒眉却没理睬他,对菊儿淡淡说道:“就算这些都是真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何必偷偷摸摸?!还有,爷刚开始问你时,何故不肯老实交待?说的话也颠三倒四的,让人如何肯信你?反正紫莞如今不在府里了,任凭你一张巧嘴胡诌,也没人出来指正。”

齐峻点了点头,一脸怒色地质问道:“没错!大嫂的规矩严,如何肯私下见紫莞的?定是你为求脱罪,胡乱攀咬的……”

见他们不肯相信,菊儿顿时急了:“是夫人……是夫人不让奴婢说出去的。没想到紫莞包藏祸心,她经常避着人夜里来丹露苑。肯定是她把病带到丹露苑来的。那天晚上,她避了人怀里揣着一样东西,不知是什么。好像挺宝贝,拿来献给了夫人。”

“是什么东西?”齐峻紧蹙眉头,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那奴婢就不知道了……”菊儿觑了他一眼,缩了缩脖子。

齐峻一脸不信:“信口雌黄!大嫂出嫁前乃堂堂的高门贵女,咱们竹韵苑能有什么东西,值得紫莞拿出去偷偷献上的?”

菊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齐峻见状,不由大怒:“来人,把这满口胡言的背主刁奴,给爷架在凳子打……”

他的话音刚落,屋里便出来几位健妇,把菊儿按在春凳上,用三寸来宽的板子打抽。

没两下,菊儿便被打得哭爹喊娘,拼命嘶嚎求饶,承认知道那东西放在哪儿,自己因不识字,所以不晓得是什么。

舒眉见不得这种血肉模糊的场面,连忙出声为她解围,问道:“你说紫莞巴结大嫂,可有什么凭证?不然,我跟你四爷如何信你?”

凭证?只知夫人通常会赏紫莞一些首饰。以前她见过,对方托人带出去交给亲人变卖。府里封闭将近一个月,肯定东西还在住所,何不由他们带人去搜?

菊儿哭着将这些情况一一报告了。

齐峻给旁边的何嬷嬷递了个眼神,后者忙到出门自搜查去了。

舒眉沉吟半晌,把话题重新拎回正题,对菊儿问道:“既然你不识字,那也怪不得你,你赶紧起来带爷去寻找。”

菊儿点了点头,她刚被齐峻打了一顿,神思虽已模糊,却知道只有把紫莞供出来,自己才能脱罪,完全忘了此举无疑也是背主。

可话说回来,四爷跟四夫人为求得罪太尉府,将她拎出来顶罪,自己小命此时会难保。还是把眼前这关过了,到时在夫人跟前,就说是担心紫莞害她,为寻找线索为夫人申冤才交待的。

想到这里,菊儿交待道:“只知是一个信封,写是什么奴婢就不知道。夫人当时看完后,似乎很高兴。”说着,菊儿爬了起来。带着众人回到高氏内堂。

来到案几旁边,指着那只红漆匣子,“那东西后来就收进了这里。”

齐峻神色大变,指着那封休书。牙齿上下打颤:“你没记错?!”

丹露苑高氏的卧寝里,当她重新睁开眼睛时,只听得屋里寂静一片。没有半个人影。高氏支起身子,朝四周扫了一眼——还是在自己屋子里。**的被褥铺盖,全都换了一套新的,屋里陈设跟以往的也有些不同了。

高氏当下骇然,忍不住地叫了声“来人”。可惜嗓子嘶哑,连喊了几声,都没人出来回应她。

沉思过了半晌。她才摇了摇头,记起在昏厥之前,贴身伺候的程嬷嬷,早已经先于她病倒了。

看来,之前的担心没有错。到底她们主仆俩还是染上了。还是没能逃过此次的疫情。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雁,也有被雁啄伤眼的一天。

念及此处,高氏神智总算清明了一些,只觉得身上软绵无力,嗓子眼干得跟烟熏火燎似的。

高氏从**爬了起来,伸手便要去够床边案桌上的茶盏。谁知身体未渝,力气不够,杯盏没拿到,把汝窑出产的青莲提梁茶壶。从桌上反带下来了。

劈里啪啦一阵乱响,没过一会儿,便有一位妇人匆匆赶了进来。高氏抬头望过去,认出那女人是齐淑娉的生母——贺姨娘。她闭了闭眼睛,重新倒回床头的引枕上。

“夫人要拿什么,吩咐妾身一声便是!”贺姨娘走上前来。殷勤地跟她说道。

“怎么是姨娘?”高氏神情恹恹地问道。

贺姨娘上前坐到床边的杌子上,对她轻声地说道:“可不是奴家?!夫人觉得哪里不妥?要不要妾身去叫太医来?”

高氏抬起头来,吩咐道:“口有些渴,你帮我斟一杯茶过来!”

贺姨娘闻言一喜,随后便端上一盅白开水,嘴里还解释道:“太医说了,喝汤药期间,夫人你不宜饮茶……”

高氏接过杯盏,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底朝天。接着,便把茶盅递还给了跟前的人。

“还要不要?”贺姨娘轻声询问道。

高氏摇了摇头,贺姨娘起身,将茶盏放回到案桌上,一转身便望见高氏盯着拔步床的边上雕花围栏在发呆。

贺姨娘回到杌子里,等着高氏回过神来。

高氏思忖片刻,抬起头来望向贺姨娘,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何是太姨娘你在这儿?”

贺姨娘连忙解释道:“夫人你染上疫症,妾身主动请缨才派来照顾你的……”

“姨娘跟我说说,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府里怎样了?”高氏急欲知晓现状。

“你跟丹露苑的程嬷嬷都染上了疫症,得亏发现得早,四夫人当即立断,封了这座院子,允许咱们几位曾染上过的留下来照看。”贺姨娘解释道。

“程嬷嬷人呢?被送到庄子上去了吗?”高氏有气无力的问道。

贺姨娘忙答道:“本来是说要送的,谁知随后夫人你便昏到了,四夫人怕耽误病情,请了负责疫情太医进来诊治。”

“是侯太医吗?”高氏扫了她一眼。

贺姨娘凑到她跟前:“可不是?!当时可把大伙急坏了……”

“侯太医可有说过,咱们是什么时候染上的?”高氏一脸郁色。

“听说好像是四五天之前!”

四五天之前?那不就是紫莞将休书,亲手交给她的时候。涂嬷嬷那会儿已送离齐府三四天了,没想到紫莞这贱蹄子,也会那般不小心,连累了自己……

“程嬷嬷怎么样了?”高氏盯着贺姨娘的眼睛问道。

“她比夫人更严重一些,不过也在康复之中。”贺姨娘老实地说道。

高氏想起昏厥之前,她刚捧出那只装有休书的红漆匣子,都拿在手上了,正打算让小叔子亲眼看看,想糊弄他说,连兄长齐屹把休书都写了,看还不赶紧把那女人的堂妹赶出门去。

家族和被逼娶的妻子之间,如何选择,那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吗?!

谁知她还没开口,便听到外面有人来呼喊,说程嬷嬷染病了。接着,便是舒眉带了一拨人闯了进来,说是要帮丹露苑,销毁那些易传病的生活用具。

高氏朝屋里寻了一番,问道:“屋里的这些都是弟妹命人换的?我手边的那只匣子呢?”

见问到那东西,贺姨娘眉宇间开始慌张起来,不知该不该告诉高氏,她在府里丢大脸了。

——————

佳作推荐:

仙诀?简介:大道三千,成仙可有秘诀?平凡女修,如何求得长生?请看,一个平凡女子的修仙之路。

.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