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2章 高氏离府

第九十二章 高氏离府

(二更)

舒眉跟雨润嘱咐了几句,让她先赶到丹露苑门口守着,自己便匆匆走进内堂,跟收拾妥当,正准备出门到郑氏那请安的齐峻,说起了高氏的这个要求。

“……妾身想着,夫君要不去劝劝?下人们得病才会送到庄子上,依的规矩是怕影响各自的主子。大嫂住的丹露苑,不说单门独户,门一关传不到外人身上。就是大家住在一起,咱们也不能这么干,没得让人说三道四。”

齐峻颔首赞成,说道:“是不能贸然送走,如今大哥不在府里,咱们这么做,就好像欺负大嫂似的。没得让人以为,咱们宁国府几房有龃龉一样。”

舒眉心里暗道,可不就是有不可调和的冲突。这人还算不是完全没脑袋,知道此时家主不在身边,维护表面平衡是必要的。

于是,她随声附和道:“妾身也是这样想的。要不,我陪夫君亲自去劝劝,也显示咱们的诚意,不忌惮被疫病染上。病人心里也好受一些。”

赞赏地望了妻子一眼,想着她能以德报恩,齐峻心里舒坦了很多。舒眉叫来雨润和柳黄,又带上了何嬷嬷几个婆子,便朝东边的丹露院走去。

北方的春天来得晚,此时虽到了三月末,南方差不多花残春尽,而宁国府后花园的百花开得正好。

晨风佛过小径旁边的小树丛,发出一阵沙沙之声。初升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在丫鬟仆妇的簇拥下,夫妻俩一路走来,说不出的宁静平和之感。

“一场疫病,将好好花开时节竟给错过了。”齐峻忍不住出感叹道。

舒眉抬起头来,笑道:“就是没这场时疫,夫君也会在军营里。还不成还能外出赏花踏春?”

齐峻微怔,也跟着笑道:“总会有休沐日回来的,以前陛下每年都会举行春狩,每到这等时候。就是咱们军营里大小爷儿出争高下的时候。”

舒眉点了点头:“听说以前大伯年年得圣上嘉奖。”

听到妻子称赞他大哥。齐峻想到对方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已到边关立功立业去了,脸上不由有几分赧然。脚上也加快了步伐,急匆匆地朝前方迈去了。

舒眉也调整节奏跟上夫君的步子。不一会儿,两人便拐到了丹露苑的门口。

“给四爷、四夫人请安!”在门口值守的仆妇吴达家的忙过来行礼。这是一位年近四旬妇人,中等身材有些微胖。圆圆的脸上略施薄粉,神情中透着几份谨慎。

“大嫂在里面还好吗?太医今天来过没有?”齐峻随后问道。

“禀四爷,侯太医大清早就来过了,说是大夫人恢复得颇为迅速。大概还养个五六日。就没什么大碍了。”吴达家的恭敬地回禀道。

齐峻抬头睃了她一眼,嘱咐了她几句,便领着妻子走了进去。

庭院里静寂一片,丹露苑原来的下人,没有看见半个人影。只有齐府得过疫症几个的仆妇,在忙着打扫和清洗。见四房的两口子来了,停了手中的活计。忙不迭地过来请安。

舒眉以掌家夫人的身份,顺道跟她们嘱咐了几句,跟着齐峻随后走近正屋。

到门口时,舒眉派何嬷嬷前去通禀,不一会儿贺姨娘出来把人迎了进来。

“姨娘辛苦了!”齐峻双手交握,起身朝对方行了一礼。

“四爷这可使不得。”贺姨娘忙走过来虚扶起他,受宠若惊地说道,“这是妾身该做的,自老国公爷走后。我本想伺候太夫人,可她老人家说不习惯,如今妾身也剩下这点用途了……”

“姨娘本该坐下来享清福的,哪里还需要伺候他人?”齐峻跟她客气道。

“大嫂情况怎么样了?”舒眉在一旁问道。

贺姨娘神色一敛,脸上露出几分凝重,解释道:“夫人怕传染给别人,硬是坚持搬到庄子上去。说是怕拖累府里的其他人。”

说完,她朝齐峻脸上睃了一眼,那表情十分为难的样子。

齐峻忙出声阻道:“这怎么行。大嫂既然病了。就不该轻易挪动。若是那样一来,岂不是将病情加重?”

贺姨娘知道他会反对。也不着急,将高氏的原话,倒给眼前这两口子听:“夫人说,太医也嘱咐了,说是这病得要靠养。之前就是风寒没好利索,才那么容易沾上。还是换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心情畅快些,可能更利于养病。”

齐峻跟妻子互望一眼,舒眉沉思了片刻,朝他眨了眨眼,说道:“开春以后,大嫂久卧病榻,心情烦躁可想而知。要不,咱们两人再去劝劝嫂子,等她病愈了再去休养也不迟。”

齐峻忙不迭地点头:“总不过五六天事,省得到庄子得到是良医照料。”

舒眉见他同意了,忙朝贺姨娘问道:“大嫂现在可还是醒着?”

贺姨娘顿了顿,答道:“刚才出来时没还醒,妾身进去再瞧瞧。”说着,她就起身进去了。

望着她的背影,舒眉不由暗忖,高氏这是想以退为进?还是说在外边,更方便她策划安排后面的动作?

毕竟按照惯例,齐府还得封上十来天。再加上疫病是她表妹传进府的,之前吕若兰就承诺过不再上门,现在更没颜面进府了。

她在这儿猜度着,只见贺姨娘撩帘走了出来:“夫人醒过来了,请四爷和四夫人进去呢!”

随后,贺姨娘便陪着两人走了进去。

舒眉跟在齐峻身后,第二次踏入高氏的卧寝。

正中间一座六扇紫檀木座仕女屏风,将床榻隔在里头,屋里的四周各立几盏羊角宫灯。

“大嫂身上觉得好些了吗?”齐峻立在屏风外头,跟大嫂高氏问安,声音有掩饰不住的关切之意。

“劳四叔挂心了,嫂子暂时无碍,只是需要静养。”高氏的声音从屏风后头传来,声音里好似很是虚弱。

齐峻朝妻子扫了一眼,舒眉说道:“相公一直担心您的身子,这不,非要让妾身进来瞧上一眼,他才好安心。”

高氏在床榻上说道:“弟妹那就进来吧!”

她的话音刚落,舒眉施施地便真的进去了。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高氏越发断定,自己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别人听说得疫症,都避之不及,她还敢陪小叔子来探视,没得过都让人不敢相信。她可不认为舒眉是真关心她的病情。

舒眉闻言便越过了屏风,迎面扑来一股药味。

高氏的脸色还算好,虽说还有憔悴,可毕竟不是真病。当初优昙受林三奶奶所托,带进这药粉时就说过,说是除了初期症状像,后面对身体的倒没什么损害。

十年前那场疫情太可怕了,后来无数名医,都醉心于研究这种疫症。故面也衍生出一些类似症状的研究和模拟。所以此次她的信刚提出这样的思路,便得到了积极地回应。

“弟妹,你在想起什么?”高氏见舒眉走神,以为她又在想什么心思跟自己斗,容不住打断她的遐思。

被这样一问,舒眉倏地回过神来,忙掩饰道:“没想什么,之前相公曾带弟媳到双髻山去拜神。当时只求了些娃娃,忘了给大嫂带几道平安符。没得让大嫂此次也中了招。”

高氏嘴角抽了抽,说道:“劳烦弟妹惦记了,求神这种事亲自去才有效。这不,嫂子正好在妙峰山有座庄子。”

舒眉顿时明白了,原来这番说辞,高氏想把话题引到出府这上面来。故此,她沉默下来,也不再接话了。

齐峻在外头也听明白高氏话中之意,忙跟着解释道:“等大嫂病愈后,弟弟亲自送大嫂前去养病……不过,现今您身子不适合长途劳顿。”声音不掩关切之意。

高氏听到这里,心里踏实了许多。

她之所以闹着要出府养病,只是想做出一个姿态,挽回在府里主仆众人之间的形象。而齐峻的态度,让她稍许放心了一些。

试探成功之后,高氏也应承下来,说道:“那行,嫂子也不与你们为难,让你们颜面上过不去。等过几天病愈后,我再出府到京郊去休养休养……”

舒眉忙在一旁应道:“大嫂能这样想,就是最好了。毕竟大哥现在还没回府,留一个人在外面,咱们也不甚放心……”

高氏嘴角撇了撇,说道:“弟妹辛苦了,这一个月以来,让你接手家务,又是防止疫情扩散。”

舒眉身子欠了欠,答道:“一家人何必这样客套?大嫂折杀弟妹了。”

扫了一眼她脸带微笑的脸,高氏不再做声了,心里暗忖:什么时候,眼前这女子练得如此能忍了?在她夫婿跟前装得还挺那么回事的?

只能等离府之后,把她那边的仆妇召集起来,前后问个明白了。

外头的齐峻听到她们妯娌你来我往,一副和乐融融的模样,心里对妻子的识大体,生出特别的好感。

没想到大嫂都样待她了,还能和颜悦色地安抚对方,以前果然是自己逼急了。

又过了七天,高氏病愈之后,带着她那帮陪房和婢女,前往妙峰山别庄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