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95章 挺身相护

第九十五章 挺身相护

众人扭头朝着门口望了过去,齐峻一脸怒色地朝屋内走进来。

齐淑娆从小到大,还未见到过她四哥,脸色有如此难看的时候。她不禁吓得噤若寒蝉,本能地挪到罗汉床的另一边,躲进母亲郑氏的怀里。

齐峻见状,步子顿了顿,然后走到母亲跟前,朝了行礼问安。齐淑娆只得站起身来,避在一旁,等他直起身子了,朝四哥福了一礼问安。

旁边的齐淑婳也从想椅上起身,要来跟堂兄行礼,被齐峻抬手止住了:“三妹身子不放便,咱们兄妹就不要讲这些虚礼了。”

齐淑婳只得又回到原位上。

“四哥可知,你相公他在何处?”她不由出声询问道。

“刚才跟沛雨小酌了几杯,我安排丫鬟侍候他,到知秋堂旁边的厢房里歇下了。”齐峻连忙解释道。

齐淑婳一惊,环顾了屋内一周,朝屋里众人扫了几眼,知道此时的情形,自己不便在场,便对他们婆媳、姑嫂、兄妹告罪一声:“……我先过去看看……”

舒眉便抬脚走了过来,把表姐就要送出去。

扶着她刚下阶梯,齐淑婳便握住表妹的手,诚挚地说道:“我琳琅和戚嬷嬷跟着就成了,你还是回去吧!还是回去把事情解释清楚为好……定是五妹又受了那女人的蛊惑!你可别让四哥再误会你了”

舒眉哂然一笑:“我倒是想缓一会儿再进去,倒是想瞧瞧,他到底是帮理还是帮亲?”

齐淑婳先是一愣。回望了两眼霁月堂的门帘,将目光重新落回表妹的略带戏谑的笑脸。心里顿时澄明一片。

只见她点了点头,不再劝她了。

待舒眉将表姐送到知秋堂返回内院里,再未跨上霁月堂的台阶。就听到里传来齐峻的喝斥声。

“哥哥嫂嫂的事,哪里由得了你来管?!这不是你的夫家宋府。是不是瞧着大哥不在家里,越发肆无忌惮了?”

屋里顿时静默了片刻。随后便传来齐淑娆的哭闹声:“母亲,你看四哥,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不是关心他吗?”

郑氏安抚女儿的声音传来:“是你误会舒娘了,十几年前你三哥去的那场疫病,她都不在京里,不说是舒娘那时年轻小。就是她身边的施嬷嬷也在南边,哪里会见过?京中后来就从来没再发过了,直到今年卷土重来……”

“女儿不是那意思,你们都被人蒙了,她把自己保护好了。然后祸水东引,故意让大嫂染上的。”齐淑娆还在那儿极力地辩驳。

“你今日回娘家到底有什么事?不会是专门来找你四嫂碴的吧?!”齐峻的声音的情绪不佳。

齐淑娆一时愣住了,屋里顿时静了下来。

舒眉重新抬起脚来,撩起帘子就迈了进去。

她扫了一眼齐淑娆,心里十分纳闷这小姑的行为。

若是对方在婆家受了气,不是更应该讨好娘家兄嫂,为自己来撑腰吗?为何专程来寻自己的麻烦?而且还句句不离她大嫂得疫病的事,难不成她到庄子上见过高氏了?

想到这里,舒眉嘴角微扬。回到婆母跟前,朝她福了福:“母亲!”

“把三丫头送过去了?”郑氏脸上漾起笑容,

舒眉点了点头。

郑氏又问道:“你们姐妹多日没见,怎么陪着再说说话。”

舒眉扫了一眼齐淑娆,解释道:“五妹回娘家也是客,作为嫂子自要当过来相陪。总不好厚此薄彼吧?!”

郑氏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屋里的那对儿女,说道:“府里禁闭了一个来月,舒娘也操劳了这么久,是该歇歇了,可不巧你们大嫂又到庄子上休养去了。唉,还要舒娘多担待一些日子了……”

舒眉在旁边福了福,自谦道:“这是应该的!母亲不责怪媳妇把事办砸了就成。”

郑氏叹了一口气:“都怪我的身体……再过两年,巍儿娶媳妇就好了,到时有换手的人就好了。”

见母亲把五妹的话题带了过去,齐峻心里不觉松了一口气。

齐淑娆眼珠一转,忙向她母亲试探道:“听说之前三舅母的娘家姨甥女,来府里住过几天,娆儿怎么见不到她的人影了?”

郑氏叹了口气,说道:“本来……唉!这场疫病真不巧,你大哥也不在府里……”说着,她把头转向小儿子,急切地问道,“三姑爷那头可有你大哥的消息?”

齐峻摇了摇头:“他说,大哥离京里,见府里禁闭了,曾去过一趟孟府。”他扭过头望向妻子,询道,“三妹可曾跟你提到过?”

舒眉点头证实道:“三姑奶奶倒是提过,说是要她照看着齐府这边一点。大哥许是被派出京了,说是五月底定能回来。”

有了准确的消息,郑氏脸上才放松下来。

齐淑娆在旁边咕囔道:“大哥怎么不来宋府跟我交待,跟去她说……”

郑氏一愣,脸上也浮上几分困惑。

舒眉忙替齐淑婳解释道:“许是宋府规矩严,他交接给三妹和姑爷更妥当一些。”

想到夫家的情况,还有自己那整日只知到处风流的夫婿,齐淑娆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相公最近一时间,总时不时地夜不归宿,她心里早生起了疑窦,便派了陪房的小厮到外头跟踪打听。

没想到竟然寻到了他一好友的庄子上。

听里头的人说,那儿夜夜笙歌,常有一些不正经的女人出没。等相公一回来,便上来便质问,相公却找理由说,他们在行酒令斗诗,要她莫管那么多……她气忿不过,就告到了婆婆那儿。谁知,婆母骂了相公一顿,事后把她找去也说了一通,说什么成亲不过半年。相公就往外跑,是不是她没尽心侍奉。

府里的规矩,她自是不敢顶嘴。气愤之下,跑到妙峰山上敬香时,才得知大嫂出府养病的事。

头一天的晚上,她身边的陪嫁丫鬟香芹,说那里清福观神君灵,不如请几道符纸回来,再写了那可憎之人的姓名生辰。打小人诅咒,定会让对她不住的人吃尽苦头。

谁知下山的时候,就遇上大嫂身边的管事妈妈姜元家的。

后来才得知齐府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她忍不住到庄子上看望大嫂。正巧遇上了吕若兰。

许久不见的闺中姐妹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齐淑娆见对方身上清减了许多,忙打听她出了何事,最后得知吕若兰是替大嫂的身体担心,又急又愧才成那样的。她才得知高氏染病前先的事情。

这才有了前头来质问四嫂的那一幕。

郑氏见到小女儿副落落寡欢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忙把头转向齐峻,问道:“你以前不是跟瑞儿走得近吗?也不去劝劝你妹婿,成亲不到半年,整日里都不知着家。看你妹妹给气成什么样了!”

齐峻一惊,忙朝齐淑娆望了过去,果然发现小妹脸色憔悴,一副恹恹的样子,忙询问何故。

齐淑娆扫了一眼他旁边的四嫂,欲言又止。好似不想让她知道的样子。

舒眉忙自觉地就要告辞,没想到却被齐峻伸手拦住了:“你是她嫂子,这种本就是嫂子姐妹要帮着解决的,娘子你想上哪儿去?”

郑氏也在旁边极力劝阻道:“舒娘就留下吧!你们姑嫂年纪相仿,就帮帮娆儿想想办法。”

眼见着舒眉要看她笑话,齐淑娆哪里肯依,脚一跺冲着母兄喊道:“咱们齐府亲人之间说体已话,哪些由外人在场?”

一听这话,齐峻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朝小妹厉声喝斥道:“休得胡言!她是你嫂子,是什么外人?在宋府你就是这样目无尊长,跟夫家人相处的?教引嬷嬷是怎样教你的?”

齐淑娆从小就不怎么怕她这位小哥哥,见到他如今为了那丑女人冲着自己发火,随即又想起在庄子上好友吕若兰,一提起四哥就掉眼泪的样子,她顿时也怒了。

一听这话,齐峻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朝小妹厉声喝斥道:“休得胡言!她是你嫂嫂,是什么外人?在宋府你就是这样目无尊长,跟夫家人相处的?教引嬷嬷是怎样教你的?”

齐淑娆从小就不怎么怕她这位小哥哥,见到他如今为了那个黑女人冲着自己发火,随即又想起在庄子上好友吕若兰,一提起齐峻就掉眼泪的样子,她顿时也怒了。

只见齐淑娆冲着齐峻“切”了一声,说道:“婚仪都没完成,算哪门子嫂嫂?四哥,转眼间你就忘掉吕家姐姐了吗?”

此话一出,厅中的齐家母子,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舒眉嘴角撇了撇,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齐峻一张白脸顿时涨得通红,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解释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垂下的两只手一时捏成拳头,一时又放了下来,不知该先教训她,还是该先去安抚妻子。

在旁边的郑氏见状,一下子急了,忙拉过女儿,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几句,齐淑娆一张脸上顿时红云飞起。

随后,她抬起头来,恨恨地望了舒眉好几眼,鼻子里冷哼了几声。好似是舒眉厚着脸皮,使招术跟自己哥哥圆房的,一脸不屑的神情。

舒眉留言齐峻面上的神色,嘴角不由噙起笑容,心道,这下你该看到了吧?!你的亲妹妹怎么对待人家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看你怎么收场……

齐峻抬头瞧见妻子脸上玩味的表情,眸子里清冷的目光,心里咯噔一响,暗叫了声不好,几步跨到舒眉的跟前,朝齐淑娆斥道:“我跟她拜过天地,敬过祖宗牌位,这世上只有她能当你四嫂,以后休得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