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05章 各怀心思

第一百零五章 各怀心思

高氏微微发怔,随即便反应过来,爹爹这是要在战场上对齐屹动手了。

她马上想到父亲不辞辛劳,特意上山来跟自己说这样一番话,心里定是早有主意。怕将来她还放不下齐屹,特意跟她知会一声。

高氏既感动,又有些难受。当年她由于一念之差,给家族树了两个强大的敌人,以至于四年前,险些给高氏一族带来灭顶之灾。

虽然,她如今还是有些舍不下齐大郎,可没立场阻止父亲的行动。

听大兄上个月来探她,高氏知晓了一些朝堂的局势。说她的夫君齐屹,竟然伙同太后的娘家,暗中给挖陷阱给岳父和舅兄跳。

再一想到这些年来,他们夫妻俩形同陌路的状况,高氏心里面只剩说不出的苦楚。

对当初强行嫁进齐府后,她心里早充满了悔意。看如今这形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万一将来自己成了寡‘妇’,到时替他守夫孝得了,也算互不相欠了。

再次抬起头来时,高氏眸子里噙满了盈盈泪光。

高世海瞥了一眼‘女’儿,知道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遂保证道:“若是有可能,爹爹也不想下那毒手。这样吧!若是有机会,老夫尽量保全他的‘性’命,将来如何没人能知道。如果他肯远离京城这是非之地。你若还想要跟他,爹爹也不会挡着你。兴许不久的将来,等咱们高家成事后,给你们划块封地,一块过自己的日子,也不是没那可能的。”

听到父亲这承诺,高氏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

而就在此时,他们口中议论的那人,在听风阁正跟一群幕僚,安排齐峻几天后的及冠礼。

“国公爷,这样做会不会太打眼?”旁边一位白面短须的中年文士问道。

众人朝出声的方向望了过去,认出说话之人是一贯谨慎的伍先生。

齐屹心里暗道:要的就是打眼,正好‘摸’‘摸’底,看看朝堂上的人都向着哪一边。

“可是——”旁边有位老者眉头微皱,一副不甚赞同的样子,朝齐屹问道,“峨然,若是这样,会不会将来被人拿出来攻讦你,说是齐府结党营‘私’?”

听了这话,齐屹面上黯沉,想要解释几句,想起父亲临终前的教诲,又忍了下来。

旁边一中年将军见状,愤然道:“结党又如何,现在朝堂上有谁没结党?!自从屹儿娶了高氏‘女’,宁国府已经难以独善其身了。再说峻儿及冠,屹儿作为兄长,疼爱幼弟,多请几个人为他撑撑场子,也是国公爷仁厚的表现。管别人说三道四做甚?!”

齐屹随声音望了过去,是他从沧州的赶过来的族叔齐敬烈。

“是这样的,四弟在西山军营里历练一年有余。给他同袍的府中发帖,此乃情理之中的事,倒也说得过去。毕竟,四年前他成亲时,府里还在孝期,没怎么为他宴请宾客。及冠也是人生大事,当兄长的为他铺张一回,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番说辞,从齐屹这张嘴说出来,倏地显得冠冕堂皇。

屋里的众人连连点头,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虽然京里现在局势紧张,可齐府两兄弟,一位娶了高家嫡‘女’,一位娶了四皇子生母的堂妹,算是平衡得很。虽然知内情的人都知,高氏乃是一挂名夫人,齐屹跟她从来就不是一条心。

即便如此,宁国公在父亡之后,行使兄责,替亲弟及冠大办宴席,谁也不能就此说三道四。

商议妥当后,宁国府上下就忙开了。

等高氏从妙峰山的别庄回来时,舒眉早指挥后院的仆‘妇’丫鬟们,将府里装扮一新。就等着五月十五那日,她好在后‘花’园里,招待齐峻那帮同袍、好友家里的‘女’眷。

齐峻从西山大营回来时,便看到竹韵苑院子里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好奇。

等他晚上沐浴完毕,回到房里时,竟然还是没见到妻子的身影,他忍不住叫来自己的贴身婢‘女’桃叶,想问个明白。

“夫人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齐峻一边擦着湿发,一边问道。

桃叶朝他福了一礼,走上前去:“爷,还是让奴婢来帮你擦吧?不少字!”

说着,她伸出双手,想要接过主子手里的巾帕。

齐峻怔了一下,想起上回跟舒眉之间发生那起的不愉快,便犹豫起来。

这时,屋外传来舒眉的声音:“请柬明日一清早,送到莫管家手里,和着外院请外客的帖子一道发出去。”

齐峻心里一喜,忙把巾帕‘交’给桃叶,小声催促她:“那你就好生擦擦,不准‘弄’断爷的一根头发丝儿……”

舒眉跨进寝卧‘门’槛时,一眼便瞧见这副“红袖撩发”的场景。

不仅如此,齐峻还斜了一双桃‘花’眼,朝她示威似地望了过去,目光的意思不言而喻——你不是不肯跟爷亲近吗?天底下‘女’人多的是,自然有人伺候爷……

眼底余光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舒眉面上‘波’澜不惊,随后转过身去,吩咐雨润帮自己准备换洗的衣裳,她要到净室沐浴。

待妻子离开寝卧后,没过一会儿,齐峻就刚才中断的话题,接着向桃叶问询了起来。

“夫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爷及冠那天‘女’宾的招待。”桃叶垂着眼睑,并不敢直截地望向他。

“大嫂不是回来了吗?怎么还要她‘操’持?”齐峻语调平和,听不出有任何悲喜的情绪。

桃叶顿时噎住了,她来宁国府的半年时间,多多少少听说了齐家一些流言。

有人说这位四爷,从小跟在高氏感情就好,本打算娶他大嫂表妹吕姑娘过‘门’的。谁知吕家中途获罪,这‘门’亲事就这么黄了。她还听说,现在的四夫人,一直跟爷不合拍,为了吕姑娘的事,冲着四夫人还发过好次火。

可就在上个月,她亲眼目睹,四爷‘挺’身而出,在他亲妹妹跟前,维护四夫人,两人前段时间也是有说有笑的。没半点不和迹象……

到底该如何拿捏分寸呢?桃叶心念电转,飞速地睃了齐峻一眼,想从他的表情上,寻出一丝端倪。

她可不想成为第二青卉,更不想因夫人的缘故,被爷一块厌弃。

见她久久不答,齐峻有些不耐烦了,喝道:“没长耳朵吗?怎么不回答啊?”

无端被他吓了一跳,桃叶脚下便没站稳,连连后退了两步,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巾帕里还裹着齐峻的头发呢!

于是,寝卧间又传来了男人呼痛的声音。

桃叶猛然一惊,回过神来才知闯了祸事,赶紧松开手来,跪到齐峻脚边连连磕头道歉。

“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有意的……”声音颤颤微微,说不出的惊恐。

齐峻本来是该生气的,可一想到刚才打定的主意,又朝‘门’口望了一眼,听见净室的‘门’好像响了一下,遂将怒气给压了下去。

只见他一把将桃叶扶了起来,轻声细语地安慰道:“没什么!以后小心一点便成了,你先下去吧!”

态度转得也太快了?!

齐峻这举动把桃叶确实吓得不轻,以为爷倏地魔怔了,听他命自己下去,桃叶如同得到赦令,只恨爹娘没多生两条脚,福了一礼后,便飞也似地逃了出去,连‘门’边站着的主母,都没来得及看见。

舒眉站在‘门’口,望着桃叶的背影发怔。

这是怎么了?齐峻难不成对她放电了?还直接动手动脚了?

终于恢复本‘性’了,很好,很好!

态度转得也太快了?!

齐峻这举动把桃叶确实吓得不轻,以为爷倏地魔怔了,听他命自己下去,桃叶如同得到赦令,只恨爹娘没多生两条脚,福了一礼后,便飞也似地逃了出去,连‘门’边站着的主母,都没来得及看见。

舒眉站在‘门’口,望着桃叶的背影发怔。

这是怎么了?齐峻难不成对她放电了?还直接动手动脚了?

舒眉紧咬齿根,暗里腹诽了几句,然后,一脸平静地回了屋,

待妻子进屋后,齐峻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从软榻上起身,把位置让给了舒眉,然后踱回‘床’榻边,坐在黑暗里盯着她猛瞧。

谁知让他失望了,舒眉脸上半点异状都没有,将‘床’榻收拾妥当后,便开始铺了‘床’自顾自地睡了。

齐峻本打算借桃叶来刺‘激’妻子的,没想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感到有些意兴阑珊,在‘床’上枯坐了一会儿,倒头就睡了。

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舒眉脑袋总算平静下来。

齐屹既然回了,还是得找机会,跟他单独聊聊。

休书让高氏和齐峻看到一事,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会不会来个不认账,说是她故意让齐峻看见的?

还有,该怎么暗示他,为齐峻的丫鬟开脸安排通房呢!跟大伯提这话题,怪难为情的,最好让婆婆催促……

这个牢狱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舒眉这一晚上有些失眠了,在软榻上翻来倒去就是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