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22章 晨昏定省

第一百二十二章 晨昏定省

舒眉起床后,梳洗一番后,她便带着雨润去霁月堂,给郑氏去请安了。

刚走到半道上,她便见到高氏领着程嬷嬷,也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位身着水红衣裙的年轻女子。

不用说,这定然就是长房的侧室柯氏了。

舒眉没有停下脚步,上前跟高氏打起招呼:“大嫂这么早就来请安?”

高氏莞尔一笑,答道:“可不是,柯姨娘刚进门,嫂子得把她带来,省得母亲心里牵挂。”

说着,她侧过身子,对柯姨娘说道:“不用多作介绍吧?!你们反正以前早就认识。”

柯姨娘忙上前朝舒眉行了一礼:“给四夫人请安!”

舒眉颔首示意,不由打量起眼前这女子来。

不得不说,婆母郑氏能接受她作长子的姨娘,心里应当仔细掂量过。

柯氏长得虽不能归于美人之行,却是长得珠圆玉润的。皮肤白皙细滑,眉眼间也了几分少妇的风致,跟去年第一次见她时,那些怯弱的气韵有大相径庭,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高氏见妯娌这表情,心里冷笑一声:“等着看本夫人的笑话,到时有你们哭的时候。”

她不由想起昨天的情景。

没想到那次自己交出中馈时,留在松影苑的东西,昨日却发挥了作用。只是老天没眼,怎会让她逃过一劫的?

等得到消息,派人赶到那儿时,却见剩余的东西皆不见了,像是有人拿走的痕迹。听守院子曾婆子讲,自那女人离开后,并没看见再有人出入过。

那东西到底是谁取走了呢?

就是用了也只会是一根,哪能全都不见了呢?

想到这里高氏不由蹙起眉头。

她也没再作多想,脚下不停地进了霁月堂的院子,舒眉紧跟其后也带着人进去了。

郑氏见儿媳们都来了,不由喜意挂上眉梢。招呼高氏和舒眉赶紧坐下。

高氏在旁边恭敬说道:“知道母亲心里着急。这不,大清早的,媳妇就将妹妹带得一起来请安了。”

说着,就把柯氏推上前来,后者跪下朝郑太夫人磕头请安。

郑氏让身边的范嬷嬷扶起她,又命人拿出两件首饰。赐给了对方。

柯氏千恩万谢地道了谢,之后便规规矩矩矩退到高氏身后,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高氏嘴角微翘,扫了一眼舒眉后。便沉默下来。

郑氏想到她大儿子齐屹,一大清早就被宫使,急匆匆叫走的事情,不由满面愁容。

只见她转过脸来,朝高氏打探道:“怎会那般着急,难道屹儿没有跟圣上请旨休假。”

高氏眉峰微挑,心里不觉冷哼了一声。暗道:“纳个小妾而已,还好意思跟人请假。真当高家都不中用了吗?”

可是现在时机未到,她还得敷衍着婆母。只见高氏脸上堆起笑容,似在安慰她道:“母亲不必担心,陛下这般着急宣他,定是有紧急任务。上回离京不也走得匆忙,府里半点音信都没得到……”

不提上次的事件还好,一说起来郑氏就满腹牢骚。

两儿子都不在府的日子,可把她担心坏了。况且那时府里被封。人心惶惶的。

想到这里,郑氏扭过头去,问柯姨娘道:“国公爷起身的时候,可跟交待什么没有,昨日他歇在你那儿。”

听到郑氏提起这事,柯姨娘双颊飞红,嚅嚅道:“爷倒没多什么,只是嘱咐妾身好生歇着。”然后,她抬起头来。朝高氏睃了一眼。对郑氏道,“母亲应该问问夫人。要交待也是跟她才是……”

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如同蚊蚋,有些几不可闻。言罢,她脸上还露出几分讨好高氏的献谄。

郑氏一怔,脸上有些僵硬,讪笑两声掩过尴尬,便不再做声了。

高氏看她们这副做作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柯氏那娇羞的神情,她不由想到昨晚,齐屹应该跟对方圆房了吧?!

一想到自己十六岁起,就心心念念要得到的男人,自己不由要把不用的女人送到他**。到如今连伺候他的人选,自己都控制不了,她心底那个恨啊!

尤其是这女人还是婆母郑氏娘家远亲,她还不能随便处置,连住居都另行安排,颇有跟自己分庭抗礼的意味。

高氏心里的郁结,别提有多深了。

只见她紧攥双拳,身子有些发抖。脸上的神色也不由狰狞起来。

舒眉感觉不对劲,忍不住抬头朝她望了过去。

这一看不打紧,就见到了高氏这副扭曲的表情。

心不由骇然。

心里暗道:原来之前自己的猜测没错,对齐屹有痴念的,高氏这副表情,分明是满腹忌恨的怨妇表情。

看来,柯氏绝对讨不到半点好。

不知齐屹有无安排人,在暗中护着她没?!虽真是怀上了,只要让高氏自己,铁定逃不掉小产的命运。跟她之前的那几位姨娘一样。

想到这里,舒眉不由替柯姨娘捏了一把冷汗。

郑氏见高氏那儿问不出什么子丑寅卯,忙把话题转到舒眉身上,问起昨日的事来:“听峻儿说,你梦魇了,后来有没感觉有一点?昨日派人送过去的薏米,施嬷嬷有没熬给你喝下?”

舒眉忙起身行礼,恭敬地谢道:“母亲勿需担心,都喝下了,没什么大碍的。”

郑氏神色缓了缓,叹息了一声,说道:“哎,这事都怪我,以前搬出来后,应该请个师傅做做法,毕竟你公公在那里走的……”

她的语气中尽是自责,想来是听信雨润和齐峻的说辞,以为是阴魂缠身的缘故了。

舒眉忙安慰她道:“母亲不必为舒儿担心,想来是最近太过操劳的缘故。后来晚上一醒睡到天亮,倒没有发生什么异状。”

郑氏这才收起担心,说道:“咱们府里这几年颇不平静,希望有喜事冲一冲。希望长房早有子嗣,你们的公爹就不会总是舍不得离开了。”

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对高氏嘱咐道:“眼看着七月半快到了,你赶紧安排一下,到时做做法事,让他们早日飞升了才是。”

高氏应答了下来。

听婆母提些这些,舒眉想起逝去的亲人,不由跟郑氏请命道:“听施嬷嬷提起,儿媳生母的祭日就在七月初,我想到庙里去给她也做场法事,尽尽为人子女的孝道。”

郑氏听闻,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亲家母也是个苦命之人,年纪轻轻就走了。你是得好好拜祭。让峻儿陪你一道去!你父母远在岭南,他做人家女婿的,还没尽到一份孝道。”

舒眉忙朗声谢过郑氏,婆媳几人说了一会儿话,郑氏见舒眉心不在焉,以为她没休息好,忙把人打发了回去。

高氏见郑氏没多余的交待,算是带柯氏来走了过场,她也不耐烦呆在霁月堂这地方,跟着也起身告辞了。

出了霁月堂的大院门,高氏远远地就见到舒眉,朝枕月湖的方向走去。不知是前往荷风苑,见她的好友芙太姨娘,还是去碧波园找优昙那丫头。

想到昨日发生的事,她心里有几分忐忑,忙给身边的丫鬟丰儿使了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微笑以后回应。

高氏忙对跟在身后的柯姨娘道:“安也请了,妯娌也见了。你自己好生回去歇着,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柯氏闻言一喜,忙屈膝就要告辞。

高氏突然装作想起什么,对柯氏开口说道:“你在碧波园那边,缺什么我也不知道,不如,我把这丫鬟送给带回去,她从小在宁国府长大,府里的里里外外没有她不熟,不如你带回去使唤吧!”

听了这话,柯姨娘神情一凛,面上顿时紧张起来,她在娘家备嫁时,就见过郑太夫人身边的蔡嬷嬷的小孙女来串过问,听闻过府里的一些往事。

听她话中的言外之意,好似长房的妾室曾怀过不少子嗣,只是没有谁难顺利生产下来。当时她的姨母郑家三太太就告诉过她,进府后千万要离这主母远一点。

后来,柯氏还听说,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无虞,郑太夫人还特别把她的小院,安置在碧波园里,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这种时候,她哪能掉以轻心,让高氏安插人手在她身边?!

想到这里,柯氏福了一福,谦让道:“哪些夺了姐姐身边合用的人?贱妾院子里侍候的,听说也是府里家生子,应该没问题。若是有什么不主便之处,到时妹妹定会叨扰姐姐。谢谢您一片心意。”

高氏瞅了她一眼,知道定是齐屹和郑氏,在私底下早有过交待,也不强求,跟柯氏分手后,便带着丫鬟婆子回到了丹露苑。

一行人刚跨进院门,姜元家的便迎了上来,在主子耳边嘀咕起来。

“你说什么?就已经安排妥当?不日他便会离京去边关?”高氏顾不得周边的环境,不由失声问道,“不是说明年才出发吗?”

姜元家的压低声音回道:“来人是这样讲的,说是情况有变,战事提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