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25章 齐峻致歉

第一百二十五章 齐峻致歉

齐屹一直的观察对面之人脸上的表情,当他再一抬头,便瞥见舒眉脸上,泪水早已泛滥成灾,顿时便手足无措起来。

只见齐屹急忙起身,走到舒眉跟前,开始宽慰起她:“别哭了,是大哥不对!之前由于我的原因,让你们之间误会重重。以后就不会了!大哥跟你说抱歉……”

他一边说着这话,还一边朝屏风望了过来。

可他越是这样说,舒眉的眼泪越是控不住,仿佛像扭开的水龙头,无休无止地直接往下流淌。

齐屹神情僵了僵,忙朝她问道:“你见过没有,他现在确有不少改进。”

舒眉听后,表情滞了滞,一时无法反驳。

这转瞬即逝的迟疑,让齐屹即刻抓住这机会,朝对面的屏风怒吼一声:“来安慰安慰你的媳妇,她都是因为你受尽委屈。”

舒眉顿时愣住了,抬起头转过身来,从波光粼粼的眸光中,一眼瞥见屏风后头有黑影闪动。

自己藏身之处被大哥已经被叫破,齐峻只硬着头皮,从屏风后面磨磨蹭蹭踱了出来。

只见他走到妻子跟前,朝她作了一揖,满脸歉疚地说道:“之前,我对娘子有诸多误会,让你受累了……”

可他越是说这样话,舒眉眼角的泪水,控不住似的,仿佛扭开的水龙头,无休无止地往下淌。

齐屹知道他俩会有许多话要说,加上目的已经达成,便朝旁边丫鬟优昙招了招手。两人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屋里,将这私人空间留给了他俩。

天际上的月光如水,仿佛上苍倾洒而下银练。铺洒在布满芙蕖的枕月湖上。

自从齐峻被他大哥从屏风后头叫出来后,舒眉感到甚为窘迫,几乎是下意识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逃到靠近枕月湖的窗口,将脸转过去,背对着那人。

齐峻望着妻子的背影,哪有不知她的意思的。只见她嘴边撇出几分苦涩,生平第一次面对女人时,感觉有些手足无措。

他还未从刚才在后面听到的林林总总回过神来,还没整理好心绪。他又直接面对当事人,齐峻一时之间只觉手足无措。

“哪个……”齐峻来到妻子身后,蠕动一下唇角,刚开了个头,便又停下了。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说起。

想知道了。他对大哥跟舒眉讲的关于高氏的一切,还处于震惊状态。还没细细琢磨,他还有多少地方对不住妻子。

可是,刚才大哥说过,是他的过错。

想来是担心自己离京后,他俩两次失和,到时齐府就危矣!难怪会在最后一刻,才想着要把真相说出来。原来他早就知道有人躲在屏风后面偷听。

想到这里,齐峻一咬牙。跨步上前,用力扳过妻子的肩膀。

月光下,舒眉的眸中波光盈盈,神态悲戚,一望便知心情极其低落。

齐峻心里一紧,像被什么无形力量牵引似的。他伸出手替她擦干了泪痕。

舒眉怔住了,没有像往常一样,不管不顾地挣脱开去。

齐峻见她不再反抗了,心中一喜,紧紧握住对方的小手,低声问道:“之前,你为何不跟为夫讲明?”

舒眉早已洞悉齐屹的良苦用心,知道这时不是分歧的时候,抽了抽鼻子,哑着嗓子答道:“之前我已经跟你暗示过,你一直拒绝相信。之堕马以前的事,妾身记得不是太清楚。可后面我不只提醒过一两次。”

齐峻愣了一下,想起似有几次听她隐约提过。但当时他听信大嫂的话,一门心思要将兰妹妹迎进门,哪有心思静下来好好想一想。

念及此处,他后悔不迭,一时找不到方法来补救。

在他还在犹豫间,舒眉心里早转了数个念头。

齐屹离府已成即定事实,从今夜得到的新消息看来,高氏欲致她于死地的念头不灭,她就一日难以顺利平安离开齐府。

也不知齐屹到底是如何安排,不会真相信眼前这男人,能护她周全?!

他也太相信自己这弟弟了。

舒眉正要挣脱钳制,把话说开了好只身离去,却被对方紧紧抓住了手臂,她一动也动不了。

“别走!”齐峻咽了咽口水,望着她的眼睛说道,“是为夫对不住你,以后咱俩好好过日子,哪些有的没的,我再一个字也不会信了。”

舒眉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他,反问道:“你的意思是……”

齐峻面上微僵,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补充道:“大嫂既然一开始便是算计齐府,吕若兰我是断然不会让其进门的,让她来碍你眼的,让大嫂有机会再兴风作浪……”

舒眉听了,只觉腹内五味杂陈,喃喃道:“你……为何要跟我这样说?”

齐峻面上一动容,事实摆在眼前,不明白她为何作此疑问,道:“娘子,你为何不肯相信我?”

见他没懂明白自己的意思,舒眉解释道:“是因为愧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原来是这个,齐峻心里一松,说道:“之前,你为咱们齐府受了许多委屈,为夫实在不该。难怪娘子你执意要离开。既然心结已经解开,咱们俩好好过日子,不能,辜负了爹爹生前一番心血。为夫会尽量将以前过失弥补过来。”

这话能从他口中说出来,让舒眉听到耳中,心里颇不是滋味,不知该不该信他。她如今最大的为难,便是不知该趁着齐屹还在京里,让他安排自己赶紧离府,还是继续留在齐府,以观后续。

想到这里,舒眉抬起头来,一脸怀疑地望着丈夫,不知他的承诺到底能信几分。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谁也没再出声。

舒眉一时顿感悲哀,自己早前差点丧命,换回的仅是这样廉价的口头承诺。就是他在公爹临终前的承诺,齐峻又如何敢休妻?吕若兰如果真的进门,妻妾之间怕是很共处。况且吕若兰根本目的不是为妾,他的承诺起来好生轻松,殊不知到如今的态式,有无此话都没太大区别。

舒眉前后想清楚后,也不再自怨自艾,收起脸上的戚色,跟肃容跟齐峻回道:“多谢相公体谅,妾身的态度一向明确,若是你哪天写休书,我第二天一定离府。大哥背负家族责任,也不是太容易,相公若需要妾身配合,我一定将关系扮真。齐府有保持中立的需要。咱们文家仇人就在眼前,有仇不得相报。”

她所说的仇人……那便是高氏和她的父姊了。

对于大嫂高氏,齐峻还真没想好,该拿什么态度来面对。难怪舒眉还是不相信自己。

妻子这话语,是故意推醒他,对高氏他得拿出态度来,如若不然,夫妻俩怕是难以走出一块去。

这也间接把一件事实摆在他面前——若是高氏要害了妻子,他是否决心保护她;或者妻子要找大嫂报仇,他是出一份助力,还是网开一面,为大嫂打掩护?!

想到这里,齐峻颇为纠结:一边是从小关照他的大嫂,动机虽然值得怀疑,可她救了他是真实;一边是为了他家族牺牲受尽委屈的妻子,虽然还只是名义上的……

想到这里,他倒是不敢表态了。

舒眉见到他欲言有止的暧昧态度,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

原来她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齐屹这种态度,可能在关键时刻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舒眉心里溢满了失望的情绪。原来,高氏欲害他“戴绿帽”的举动,都唤不回这人的心智。

“那我跟大哥说说,他会让你写一封休书,咱们从此以后就没干系了。”她这一刻终于下定了决心。

几乎是同时,齐峻开口挽留道:“你就放心留下来!为夫定不让任何再伤害于你。”

“你说什么?”舒眉连忙追在后头问道。

齐峻只得将话重复了一遍。

“就这样?”舒眉眉梢一挑,她实在难以表明,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

齐峻见妻子没如同想像中那样,欣喜若狂、感激涕零,不由愣了一下,反问道:“这样还不够吗?为夫把你当亲人,愿为你担负危险……”

舒眉收起异容,朝他福了一礼,谢道:“为夫能做出如此承诺,妾身甚为感激,咱们还是跟大哥商量商量。”

听了这话,齐峻十分不解,忙不迭地问道:“你还要计较什么,为夫都保你安全了。”

舒眉柳眉一竖,反问道:“相公你曾经可对吕姑娘也这样承诺过?不然,之前为何一直强调你对他有责任。

舒眉柳眉一竖,反问道:“相公你曾经可对吕姑娘也这样承诺过?不然,之前为何一直强调你对他有责任。齐峻没料到她问得这样直接,顿时被问的样子。然,之前为何一直强调你对他有责任。

齐峻没料到她问得这样直接,顿时被问的样子。

—————————

感谢杳之杳、棕厝朋友赠送的礼物;﹡依云﹡、不懂变通朋友

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