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41章 意外结缘

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外结缘

清风徐徐,云烟袅袅,黄昏时分的幽岚山,在一片苍茫的暮色更显巍峨。

伫立于红螺寺后山的佛塔,仿若一位静默的巨人,望着一群群归林的倦鸟,凝眼沉思。

倚着塔顶的栏杆,舒眉对着远处的景色,呆呆望了小半个时辰。

自那日崔护卫带了施嬷嬷的无碍的消息,上山前来她禀报,安她的心之后,舒眉便放下了担忧。接下来的几日里,她一门心思,开始跟寺里的禅师学着念佛打坐,日子过恬静和闲适。偶尔还到方丈云觉大师那儿拜访,顺道陪着他下下棋和品品茗,山中的岁月倒也不难捱。舒眉自小跟爹爹踏遍名山大川,以前她没少到寺院,听那些僧人坐禅论道。这种日子倒也熟悉。

在寺里的这些天,她跟云觉法师相谈尽快,倒把心态修得平和了许多。

几天下来,方丈对年纪轻轻的这位女施主刮目相看。

舒眉虽未入得佛门,从小深受父亲影响,加上两世为人的经历,她对事对人的见解,较之同龄人要透彻,更遑论她前半生坎坷的经历。红螺寺的护法了悟和尚,见师傅云觉大师对舒眉颇为欣赏,便动了劝其她出家的念头,谁知云觉法师摇了摇头,告诉他道:“此女尘缘未了,就是入得佛门,将来也会出去。四年前为师没有收她,就是见她性子执拗,若不到红尘里走上一遭,尝尽其中滋味,是不会回头的。即便留她到这时。也是难以修得圆满!倒不如让她在红尘中历劫。存了慧根佛心之人,若能参透无相无常,出世入世又何必计较,只不过是虚妄的形式罢了!”

了悟和尚听闻。对舒眉的际遇甚是好奇,不禁跟他师傅请教道:“那位女施主既有佛心,前半世命运多蹇。为何她还舍不下那些爱恨嗔痴呢?”

云觉法师摇了摇头,只道了念一句偈语:“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过后,便不再作声了。

了悟和尚了解他师傅的脾气。知道云觉大师不会泄露天机,便识趣地没再与人提起此事。

舒眉自是不知道这些,那日被齐峻带到塔顶观景后,她倒是登上瘾,对这项登高远眺的活动念念不忘。每日晚饭后。她总会带着一群人,到塔顶去观赏。除了透透气,更多是观赏天边的丝丝霞光。

远处的夕阳已失去正午的热度,像一只咸蛋黄般挂在天际。远处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不同层次的红,渐渐沉凝成紫蓝青绿等冷色调。光影的变化,渲染得群山万林也跟着披上绚丽的光华。

望着眼前难得美景,舒眉不由想起以前跟父亲,在南边的相依为命的日子。

那时两人过得虽然清苦,却也是快乐和惬意的。她知晓父亲一生壮志难酬。身上背负的家族重任,一刻也没放松下来过。正是由着这个缘故,后来有机会复兴家族,爹爹还是把她给舍下了,留在京里跟齐府联姻。

若是堂姐没遭遇变故,爹爹怕是早已起复回京了吧?!她们一家人是不是早在京中重逢了呢?

自从陆续记起进京之前的经历。舒眉的心里,越发放不下家族的恩怨。她可以装鸵鸟无视齐峻的浪子回头,改过自新,却无法让自己狠下心来,忘记四皇子那凄厉哭声,还有爹爹在荒蛮之地郁郁不得志地熬着。

临走前齐屹虽未将意图明说,可舒眉还是知道的,对方丢下一家老小,冒险前去边关,定然是跟扳倒高家的事有关。

想到这里,舒眉长叹了一口气,将投向远方的视线,给收了回来。

也就在此时,离佛塔不远山道边,有两条人影在晃动。接着,就是?“哎哟”一声传来,还有一位中年男子的呼喊声:“老爷,你怎么了?别吓唬小的……”

被那几声急切的叫唤声引去注意力,舒眉朝声音的来处望去。

只见似有什么人摔倒在山道上,旁边还有仆役的人扑在那跌倒者的身上。

“老爷,您醒醒……醒醒,您可千万别吓唬小的。”越说到后面,那中年男人的声音里,带上几分凄厉之意。

黄昏的山间,本来就有些沉寂,此时被嘶嚎声猛然惊扰,便让人陡然间甚感心悸,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舒眉扶着塔顶的雕花栏杆,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抬眸远眺,眼睛一眨不眨地朝那边望去。过了半晌功夫,旁边施救的男子好像还是束手无策,朝四周张望起来。一抬头他便瞧见塔顶似有人影晃动,正是在观望的齐家主仆几个。

“塔那边的,能不能过来帮个手?”那男子朝他们的方向喊了起来。舒眉身边的人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不敢贸然作答。这荒郊野岭的,朱能可不敢让四夫人再遇上什么危险。

两方僵持了一会儿,见那位好似并无恶意,舒眉忙招呼朱护卫,转身就要下去。

朱能还在犹豫不决,不敢让她冒险。舒眉劝道:“没问题的,不远处是寺院,就是那两人心生歹意,到时咱们逃也来得及。此刻天色已晚,再不走咱们就真的来不及了。”

朱能只得点头同意,护着舒眉主仆几人,从塔顶转了下来。

待众人走到离那两人一丈之外的山道边,舒眉便听得有老者呻吟声传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忍不住停住了脚步,朝朱能望了过去。

朱能给旁边的崔发使了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很快就赶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他便退了回来,朝舒眉和朱能一拱手,回答道:“禀四夫人和朱统领,那人好像真的昏厥过去了,也不知是何缘故。他身边的家丁请我们派个人到寺里给道信。请宏玄大师请来救治。”

原来真是病了?!

舒眉扭头跟雨润吩咐道:“你赶紧去找宏玄大师,可别耽误了老人家的病情……”

她还是话音还未落,便听到那中年男人求道:“夫人请慢!我家老爷急需找个地方躺下,前面不远处有座院子。是我家老爷的一旧友,咱们上门去拜访一番吧!不知这位夫人,是否开恩让这位壮士。帮着把我家老爷抬过去?”

舒眉望了一眼朱能,示意他跟过去,在老者病情属实确认无误后,舒眉把雨润打发回去帮着来叫人,自己则随着护送病号的朱能和崔发,跟着那名叫孙伯的老仆一同朝前面走去。

间隙间舒眉偷瞧了老人面上几眼,果然是面如金纸。心里难勉疑惑:这主仆的样貌打扮,不像是出身低微的平民老百姓。那这老仆陪着一有疾的病号上路作甚?不会是上山敬香吧?!

想到了这里,她忍不住试探:“为何这么迟了,你们还不下山?”

只见孙伯朝他们敬了一礼,说道:“我家老爷从红螺寺那边过来。刚要顺便访该一位旧友,没想到爷旧疾发作……这才求助夫人您的……”

舒眉抿着嘴唇,朝他俩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家老爷看来身份不低,为何也没安排一顶轿子送上来?”说着,她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看,不让他有丝毫躲闪。

被她犀利的目光逼不过了,孙伯只得解释道:“我家老爷此番上山,也是为了祈福。他……他先前听信传闻。说是若许的愿实现,就要拿出诚意来才会灵。所以咱们就徒步过来了。”

舒眉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了。

谁知,众人没走多远,便到了舒眉上次迷路时的地方,在那儿他们还遇到过有人射落大雁。孙伯不疑有它。指着小院门口,跟朱能和崔发说道:“就是里面,壮士们跟着奴才将我家老爷抬进去可好。”

朱能感到颇为意外,忍不住出声问道:“这里面住的居士,就是你家老爷的旧友?”

孙伯点了点头,一脸不愿解释的模样。。

朱能回头望了四夫人一眼,意即下面该如何行动。舒眉想到人都送来了,若是真对已不利,想逃也来不及了。遂把牙一咬,交待朱能道:“既然帮着抬来了,你就把人送进去吧!也算了结咱们一桩事……”

朱能听闻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吩咐崔发留在原地护着四夫人后,他便跟着孙伯,把昏厥过去的老者抬进了屋内。

没一会儿,朱能便按原路返回了。半盏茶的功夫,派去递信的雨润赶了过来,还真带了一名僧人过来。大伙互相见礼,说明情况后,舒眉便带着护卫和丫鬟婆子,离开了那里。

在回去的途中,朱能告诉舒眉一个消息:“原来上回见过那位修行的公公,是这位爷的旧识。那里屋的中堂上,竟挂着一位年轻夫人的画相。”

“竟然有这等怪事?”舒眉不由停下脚步。

朱能跟着停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还不只这些,那位公公还称昏厥的那位爷为主子。想来是主仆关系!”

听到这里,舒眉转过身来,朝那小院望了好几眼,随后对朱能问道:“那中堂上画相的下面,有无放置过香案、香烛?”

朱能虽不解其意,还是点头印证了:“确实有香案,里面还插着燃着的香烛。夫人,您怎么知道的?”

舒眉轻笑一声,喃喃道:“修行之人在寺院里,还挂女眷的图像。不是很奇怪吗?太监何必对一女子如此抬举呢?朱统领可曾想过?”

朱能猛然抬头,望着她问道:“那位昏厥的爷,身份特殊,就派他的仆从替他……”

—————————

过年回老家了,路上各种上网不方便。本月剩下的几天,尽量将前面欠的章节补齐。.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