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69章 群芳撷趣

第一百六十九章 群芳撷趣

收到秦芷茹的生辰宴请柬时,舒眉有些意外。

上次跟齐峻拜访撷趣园,最后的约定是——立秋之后,她要去跟竹述先生学画。

可是自打齐屹离京远赴边关后,她先是上幽岚山祈福,回来后又是收拾高氏惹来的麻烦,实在抽不出功夫去吟风弄月。

如今接到秦芷茹的邀请,她恰好闲了下来,正在思忖要不要去一趟,就见相公从院子外头走了进来。

齐峻扫了眼她手上拿着的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哪家要请你?”

舒眉扬了扬帖子,答道:“秦姑娘芳辰,邀请妾身到撷趣园一聚。”

齐峻听了,走到案边坐下,笑着:“是吗?我都忙完记了。娘子,你打算送什么做贺礼?”

“妾身正在为此事发愁。”说着,舒眉叹息一声,颇为苦恼望着那张请柬,“夫君有什么好的建议,毕竟你跟她打小认识。”

齐峻扫了妻子一眼,也没作声,起身踱到书架旁边,从上面取出一个长型的匣子,拿来递给她:“就送这个吧!她定会喜欢。”

舒眉半信半疑,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原来一幅山间松林图。

她微微蹙眉,问道:“送姑娘此种风格的画,这贺仪合适吗?”

齐峻没有正面答她,只是提醒她:“你看下面的落款……”

舒眉低头朝右下角望去,不禁骇了一跳:“原来你有云林子的《幽涧寒松图》?”

齐峻点了点头,一脸淡然地说道:“师妹喜欢云林先生的山水。以前我就收罗到了。只是前几年她远在江南,没机会送她。这回娘子要前去上门贺寿,就带给她吧!当作你送她的礼物。”

如此贵重的礼物,竟然要以她的名义送。舒眉心里百感交集。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望向齐峻:“相公你不前去祝贺吗?”

齐峻莞尔一笑。推诿道:“你们妇人间的往来,咱们一大男人去作甚?!”

可她是你的师妹呀?舒眉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人一向以风流才子不羁做派著称,这回怎地开始避嫌起来了?

齐峻先是笑而不语,见妻子满脸狐惑地盯着他瞧,有些扛不住了,忙解释道:“你不也快成她师妹了吗?”

舒眉似懂非懂。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道:“这样也好,你在家里陪着母亲,天气越发冷起来了,我怕她旧疾复发。”

齐峻听了她的话。叮嘱道:“知道了,在路上你要当心一些,有什么突发状况,让护卫尽快通知府里。”

听了他的嘱托,舒眉心头一暖。

望着妻子所乘马车渐行渐远的背影,成了一个小黑点再也看不见了,齐峻转过身来,对旁边的亲随尚武道:“把甘小将军请到潭柘山咱们家的庄子里,告诉他我随后就到。还有。多派几名暗卫过去,到庄子里外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尚武闻言,双手一抱拳,领命而去。

初冬的潭柘山云雾缭绕,远处的山影。在一片朦胧中,如同鬼魅一般影影绰绰。

山顶的苍穹山庄东南角的书房里,一片沉寂,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才听得有位男子长长地叹息一声,里面有说不出的惆怅之意。

“谭兄此番出来报讯,不会被人发觉吧?!”齐峻嘶哑的声音响起。

那名男子顿了顿,接口道:“我出来的时候,转了好几弯,把跟踪的那几人都甩掉了。”

齐峻拧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他沉吟了片刻,又问道:“有没可能把四皇子接出宫来,甘兄给的消息,让岭溪颇为担心。”

甘昀摇了摇头,颇为沮丧地解释道:“这怎么可能?林将军派我传信给贵府,说道指望你们再安排人手,潜在慈宁宫里面,多一层保障,他们会更安心一些。”

“太后娘娘的病,到如今还没有起色吗?”齐峻又问道。

甘昀目光黯沉,回答道:“若是娘娘能醒过来,陛下就不会那般着急了。唉,毕竟是七旬的年纪了……”

齐峻听到这话,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两个月来,朝堂上的风向可以用得上“诡异”二字来形容。

自从太后娘娘昏迷不醒的消息传来,来该蠢蠢欲动的高派势力,反倒安份了许多,丝毫没有借势打压吞食林派人马的迹象。这让齐峻有些怀疑大哥临走之前的警告和预言。

直到今天,他从小的发小甘昀,跑来来宁国府跟他报信,说是有机密之事要跟他面谈。

请他上山后,才发觉对方是替圣上传口谕。

上次太后娘娘重病的消息传来后,他曾托付对方帮妻子打探四皇子的情况。此次甘昀让人一捎话,他才把人安排到这座庄子里。

见好友不再作声,甘昀在旁边催促道:“我估计高氏可能要开始行动了!你们齐府是个什么立场,得提前准备才是。若是将来四皇子保不住,齐府会不会遭牵连,你要想清楚……”

他的告诫之句,让齐峻心如鼓捣。

若是四皇子保不住,怕是大哥在边关也有危险。自从有风声传来,他寻秘道失踪之后,齐峻一直跟唐府在暗中联系。后来得到消息,好像说他们临行前,早有隐匿行踪的打算,这才让他们两口子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处之泰然,本来操心兄长安危的母亲,也不再追问京中流言一事,只当时高家故意玩的伎俩。

若是四皇子真出了事,而高家对宁国府施压,到时母亲会对妻子采取何种态度呢?

如果大嫂出手,舒儿最后若承受不住压力,就此跟他一刀两段。乘机离府……

想到这里,齐峻觉得自己的心脏,好似被一只铁铸的手掌紧攥,让他在片刻间。有一丝呼吸停止的感觉。

“岭溪、岭溪……”甘昀发现好友在神游太虚,忙伸出手来推醒他。

“啊?!”齐峻猛然间清醒过来,对他一抱拳。“多谢耀明兄冒险前来相告。”

甘昀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咱俩是谁跟谁啊!客套话就不必说了,贵府早做打算才行。”

齐峻点了点头,接着又跟他聊起西山大营如今的情形。

撷趣园这边,秦芷茹的生辰宴,安排在什刹海的一座楼台的暖阁里。

她除了请舒眉之外,还邀了几位平日走得近的闺中密友。

“这位是文昌公主府的五小姐华碧纹。”秦芷茹把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介绍给舒眉认识。

见对方过来施礼,舒眉也站起身,回了一礼。

“舒姐姐我曾见过呢!那年宁国府办寿宴,在你们府的湖边水榭里,她还给咱们表演过茶道。”?华碧纹笑盈盈地说道。

舒眉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记了起来:“正是呢!那时我刚到京城,跟一大帮姐妹们煮茶论道。让人很难忘怀。”

华碧纹见到她想起来,忙转过头去,对秦芷茹道:“后来,齐府的老国公爷病逝,她再也没怎么出来了。今日托芷儿的福,又让咱们见到她了。”

旁边一女子见状,附和道:“是啊。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嫁人了。平日里,咱们姐妹想去骑马赛诗,都不好意思再去请她。”

舒眉闻声望了过去,那女子正当妙龄,浓眉俊眼,面阔鼻正。端的一副英姿勃勃的容貌,让人容易产生亲近之感。她不觉朝对方多瞧了几眼。

秦芷茹在旁边见状,给舒眉介绍道:“这位是襄阳侯府的八小姐章靖容,她母亲是大名鼎鼎秋阳郡主。”

舒眉恍然大悟,她早听说秋阳郡主之名,说是桂西蕃王之女,进京嫁给了襄阳侯的幼子,以豪爽著称。后来,郡马爷史九爷成了有名的妻管严。

舒眉心里思忖,今日到贺的女宾,非富即贵。看来,秦芷茹在京中贵女中间人脉颇好。她不由想起之前在唐府做客时,假山后头那群少女们的议论。

想到这里,她不由暗暗庆幸,得亏出门的时候,齐峻给了她那副《幽涧寒松图》,不然,她真拿不出手了。

见到舒眉开始发呆,秦芷茹忙携了她的手,接着章靖容先前的话题,道:“以后就有机会一起了,舅舅因早年跟曦裕先生为莫逆之交,早有意抢他女儿收为弟子。这下可好了,她就可以常出来跟咱们聚了。”

听到这一消息,众女叫了起来,纷纷表示庆祝。

有人羡慕:“真的,以后你要多一个师妹了。”

旁边的人起哄,打趣秦芷茹:“该不会是你看着人家年纪比你小,不好意思叫她作你师嫂,特意怂恿竹述先生,也收她进门的吧?!”

秦芷茹爽朗一笑,解释道:“舅舅总是遗憾膝下未有女儿,所以就想抢文二先生他的千金。”

众位闺秀这才如梦初醒。

她们多出身于京中高门大户,平时曾读过文父早年的诗作,家中长辈也常提起竹述、曦裕两位才子的当年事迹。对秦芷茹给出的解释,倒没什么异议。

章靖容羡慕之余,突发奇想,说道:“干脆,咱们开一间画社,到时请你舅舅竹述先生来指点一二,姐妹们不都成了他弟子。咱们也成了同门师姐妹。”

她的提议立刻得到众女的支持。

“是啊!芷茹,你画得一手好丹青,不若就此把大家召集起来,咱们姐妹平时里也好有个由头聚在一起乐呵……”华碧纹在旁边怂恿道。

——————

感谢不懂变通、手里的花两位朋友投的粉红票。这几天在清理前面埋的伏线,月底和月初加更还债,请大家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