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71章 得寸进尺

第一百七十一章 得寸进尺

听到小儿子回来了,郑氏激动地从暖炕下来,趿着地上鞋子,就要往门边迎去。舒眉见状,忙上前扶着她。

“上哪儿去了?你这会儿才回来?”郑氏一把抓住他,把他拽到炕床的另一边坐下。

齐峻扫了屋内一眼,看见众人都在,唯独缺了高氏,心里也清楚或许是发生什么大事。跟长辈行完礼,他坐回炕上,望着舒眉问道:“娘子,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怎地急成这样?”

舒眉三言两语将事情简单介绍了一遍。

齐峻听后,蹙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见他没有表态,柯太太忍不住又垂起泪来,柯姨娘跟着安慰她母亲。在旁边的郑氏见状,忙催促她儿子:“不如让咱府里的莫管家到邯郸一趟,拿着大哥的帖子,或许当地官员,会买宁国府几分薄面。”

齐峻听闻后,点了点头,安慰母亲道:“娘亲不必着急,峻儿知道分寸的,广平府府台大人的大公子跟我有旧。我这就修书一封,看能不能打探一点内幕消息出来。”

郑氏听到儿子这番话,心里稍稍安定。

柯太太心头的石头便如落了地。

柯氏忙站起身来,走到齐峻身前,朝他盈盈下拜:“有劳四叔了,妾身这厢有礼。”

齐峻虚扶一把:“小嫂这说的是哪里话?作为齐家的男人,这本就是份内之事。”

郑氏见到事有转机,满意地点了点,对柯太太和柯氏道:“芳儿既然进了齐家大门。柯家就是宁国府的亲戚。咱们不会袖手旁观的。”

柯太太自是感激不尽,连连朝郑氏道谢。末了,她见自己女人面露疲惫之色,忙向屋里的众人告了辞。

柯氏母女离开后。郑氏将侍候的丫鬟遣下去后,把齐峻两口子留了下来。

“峻儿,你到底有几分把握?”她一脸严肃地质问儿子。

齐峻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笑着说道:“儿子怕小嫂子过于忧心,想先拿话稳一稳她。毕竟人命关天的事,儿子也不敢打包票。”

郑氏微微颔首:“你所虑的极是,芳儿刚坐稳胎,这时可能不让娘家的事,让她乱了心神。若有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咱们怎么跟齐府的列祖列祖。”

面对母亲的训斥。齐峻连连称是。

郑氏扫了儿子一眼,又望了望旁边的儿媳,问道:“大冷天的,还到处游荡。听马房的纪师傅说,你骑马游出城了?”

齐峻想也没想。应道:“受朋友之邀,到京郊山上……”突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倏地住了嘴,面露尴尬地朝舒眉望了一眼。

他怕舒眉忧心,还没想妥是该将四皇子在宫中的处境,如今告诉她。还是寻一个合适机会,让她放下心来。

谁知这番遮掩的动作,让面婆媳俩都发生了误会。

郑氏思忖的是。这小子怕不是老毛病又发了,跟他们狐朋狗友花天酒地去了?

舒眉想到却是,难不成他跑到妙峰山,去怜香惜玉去了?那天在亭子里他对吕若兰所说的,难不成故意在人前做戏给别人看的?

自从中秋夜晚那件事发生后,她至今没找到机会。跟齐峻坦诚布公地谈起过他那位“红颜知已”。不知,他如今到底是怎样看待吕若兰的,以及他们之前感情发展哪一步。

她心里虽有犹疑,面上却没露半分。

齐峻见她没有异状,虽然松了口气,而还是感到淡淡的失落之感。

晚上两人回到屋里,舒眉特意跟齐峻提起,她拜入竹述先生门下学画的事。

“我把父亲的信,让秦姑娘交给了先生,三日就举办拜师礼。”她想到这事能办成,最大的功劳就是齐峻,她思虑再三,决定跟他告之一声。

“岳父大人来信了?”齐峻诧异地抬起头。

舒眉点了点头:“前几日蒋荣月娘两口子来府里时,把信带了过来。”

齐峻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蒋荣月娘?他们是哪里来的?”

这话一经问出,舒眉倏地清醒过来,这几日忙着出门做客,忘了把这事跟齐峻报备。

接着,她就将蒋荣两口子的身份,还有父亲信中的意思,跟齐峻从头到尾交待了一遍。

舒眉的话音落下后,屋里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

屋外兀地刮起一阵大风,带得院子里的竹枝噼叭作响。屋檐下的灯笼随着狂风,一摇一晃的,让人听了忍不住心里一颤。

有几股寒风,透过窗棱缝隙漏了进来,带得案桌上的灯罩里的烛焰,跟着起伏跳跃,应景地舞蹈起来。昏黄的光和着墙壁上的影,摇摇曳曳,飘忽不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齐峻咽了咽口水,强忍住心里失落,自嘲地笑了笑,朝舒眉望过去:“之前也没听你提过,他们两人如今的住所和差事,都安排好了没有?!”

见他终于出声了,舒眉稍稍安心,说道:“蒋荣我托莫总管安排在回事处,先跟着府里管事们,学学人情来往。到机会我再让他到铺子历练历练。毕竟他们已经十多年没回京了。”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

齐峻轻声“嗯”了一声,自己打了台阶下:“前几日为夫总是外出,也没功夫听你提起此事。既然娘子都安排好了,就这样吧!”过了一会儿,他好似又想起了什么,补足道,“当年亲事定的急,岳父大人原也该多给你配几个陪房和丫鬟的。现在能补齐,甚好……”

听了他这话,舒眉心里咯噔一响,立即从他的话语中嗅出一丝不对劲来。

是啊,娘家安排人过来,本该是陪嫁之时,跟着嫁妆一起过来。虽说那时情况特殊,现在中途塞人,确实有些不合礼法。虽然那时月娘他们进府时,她跟婆母提过,可眼前这位是她的夫君,是该也跟他说说。

舒眉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又犯了一个大错。

那次登塔回来的道上,她早已洞悉到对十分在意面子。对暗卫没交到自己手中,就耿耿于怀。这一次她没有及时跟他报备,会不会……

想到这里,舒眉顿时感到如坐针毡起来,不知该不该旧事重提,顺便跟他道歉。

可转念一想,又有些小事大作。

齐峻站起身来,扫了妻子一眼,说道:“你今天出门做客,也忙了一天,早些歇着去吧!”

说完,没等舒眉反应过来,就自顾自地往床榻上走去。

见他淡淡的语气,一副的云淡风清的表情,舒眉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她随即想起京中如今的情势,觉得不能让两人之间此时心里有疙瘩,她也顾不得矜持和颜面,两步跨到齐峻跟前,扯住他的衣袖,轻声问道:“相公,你心里头是不是压着什么话,想对妾身说的?”

齐峻脚步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回望着妻子。

“你觉得我心里会压着什么话?”齐峻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反问了一句,声音较之平日里,要清冷上几分。

舒眉心道:果然被自己猜中了,这男人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舒服。

念及毕竟是自己理亏,她决定先作小伏低,解来这个心结。

舒眉放开他的袖臂,挪了几步来到齐峻正前向,朝他郑重地福了一礼,致谦道:“他俩来府里的事,先前没有跟相公报备一声,是妾身做得不妥,请相公大人有大量,别跟妾身计较这个……”

这番举动,倒是出乎齐峻意料之外。他怔怔望妻子的半屈膝的动作,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不知怎的,他脸海里想到好友甘昀的提醒,觉得有些事不能再拖。此时难得她肯低头认错,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齐峻扳起面孔,凉凉地说道:“你还想得起自己做错了?”

齐峻的反应,让舒眉心头一紧,她错愕地抬起头,解释道:“自然是妾身做错了。虽然之前我跟母亲提过,可是如今相公管着外院,妾身自当还要跟你说一声的,之前太忙,给忘了……”

听了她的解释,谁知,齐峻不仅没有接受她的道歉,反而还变本加利,冷哼一声,厉声质问道:“何止只有这一点做错了?你嫁到快齐府四年,你可曾把我当你的相公对待?”

一顶大帽子压过来,让舒眉顿时有些懵了。

他又是在唱哪一出?

听了这话,舒眉越发确信,今天他悄悄溜出门出城,定是跑到妙峰山去跟吕若兰私会了,受了一些蛊惑,回来就要故意找她的碴儿。

她想到这里,觉得之前的想法错得离谱,遂直起身子,也板着脸回击道:“相公希望妾身该如何待你?”

见到不肯伏低,齐峻决心再上一剂猛药:“有事也总喜欢自做主张,从来不知提前禀报商量。平日我出门远行,也是这副不闻不问的样子,你眼里哪有我这个夫主在?”

听了给她定的罪名,舒眉只觉得好笑,心想,这人今天吃错什么药?连“夫主”都出来了?

为了将来两人携手合作,示弱跟他道个歉,没想到齐峻还学会得寸进尺了。

想到他今天的行踪,舒眉觉是不能让步,遂反唇相讥道:“相公这话说差了,妾身倒是想过问来着。可是,整日都是些不体面的污糟事,妾身怕人说我善妒不贤。既然相公指责妾身不关心你的行踪,那请问,今日相公悄悄溜出去,是去哪里办正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