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82章 不解风情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解风情

这是在向她暗示什么?

舒眉心底暗自嘀咕,面上却不露半分。

随后她便提醒自己,与眼前人生儿育女,那是没有别的法子,上一回当没足够?还要上赶着得与他风花雪月,伤心劳肺的,她可没那等闲功夫。

齐峻见她面上无丝毫波动,心里难免失望。

想他一月前访遍各大古玩斋,终于寻到传说中秋润这副画,本想送到跟前搏她一笑有,谁知她竟然什么表示都没有。

齐峻脸上不免失望。

舒眉见状忙岔开话题,问起昨晚他进宫到底所为何事。

齐峻收起笑容,解释道:“没什么,陛下想知道大哥开拔前一些事情。”

“那四皇子······”舒眉终始忘不了那噩梦,忍不住又提了起来。

齐峻神情一肃,跟她解释道:“四皇子陛下早已做了安排。咱信府里的暗卫回禀说,他如今已抱到安嫔娘娘身边抚养了。安嫔娘娘本姓袁,是霍首辅的亲外甥女。”

舒眉听到这里,总算放下心来。

原来不是抱到德妃的长春宫,她昨日的梦境有些怪诞了,一会是现在,一会又是一年前堂姐还未出事的那会儿。

她望着手里的画卷,不由发起呆来。

齐峻见她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碰了碰她,提醒道:“若是喜欢,就赶紧把这画收藏起来。为夫寻到真迹可不容易。”

舒眉听闻后,朝他嫣然一笑屈膝谢道:“难为相公惦记,妾身就不客气了。”

仿佛被她的笑容感染,齐峻放下心思,道:“听说上月娘子过生辰,就当补给你的礼物吧!”

舒眉听了,脸上不由一僵。

因她生辰的日子,离公爹齐敬煦祭日太近,进府的这几年,就是有人提议要给她过生辰都被她婉言谢绝了。

没想到他还竟然记得。

不知怎地,舒眉脑海中突然想起,那次下山后无意间撞见施嬷嬷和雨润,背着她在感叹她跟齐峻的关系。

那时她才知道,在幽岚山祈福的那半个月,她的夫婿跟施嬷嬷将她童年的过往,打听得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舒眉脸上有些赧然,朝他致歉道:“相公生辰是哪日,妾身来年再……”

话刚一出口她意识到不妥,忙拿手掌捂住了嘴巴。

齐峻一张英俊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色。

两人同时想起及冠那日晚上,他向妻子讨要礼物的情形。

舒眉赶忙垂下头来,不敢望向他。

齐峻暗咬后槽牙,一时又拿她没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眉见他没有发作,忙收起桌上的画,向他福了一礼:“相公先忙,妾身先回房了别弄得太晚。”

然后,她头也不抬地逃出了齐峻的书房。

回到自己的领地,舒眉才放松地吁了口气。

在雨润的帮助下她刚拆下头上金珠钗环,只见施嬷嬷在门口请求接见。

“这么晚了,嬷嬷有什么事吗?”舒眉不禁有些诧异。

只见雨润抿嘴一笑,凑到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舒眉听了不禁面上飞红,朝她唾道:“就你没个正形,哪里会那么好彩,转眼间就……”

可她也不能拂了老人家一番好意,忙让守在门口的香秀将对方扶进来。

施嬷嬷脚步蹒跚手里拎着一具方形食盒,一颠一颠地来到她身

“老婆子在小厨房亲自看火熬了两个时辰,小姐您趁热喝了吧!”她将食盒放在案桌上取出一只斗彩青莲瓷碗,从旁边的瓦罐舀出热气腾腾的汤水,还带着一股浓郁的药味。

舒眉极力强忍,才没露出蹙眉的动作。

最后,在施嬷嬷的监督下,她喝光了一大碗薏米莲子百合鹌鹑汤,据说这是供妇人滋阴补气的。

好不容易洗漱完毕,舒眉一躺下来没多久,意识就开始混沌。昨晚没睡好,今日又强撑着捱了一天,此时便是天王老子来了,都别想再耽误她睡觉了。

最后齐峻什么时候回房的,她自然是不知道的。等她一觉醒来,抬头朝窗子外头望去,才发现天边已呈青灰色。

她身子动了动打算爬起来,却骇然地才发现,自己被某人紧紧地箍住怀里。

舒眉有片刻怔忡。

她明明记得,昨晚临睡前为了不被骚扰,能睡个安稳觉,仍旧睡回软榻。怎地……醒来时又回到**了。

她甩了甩脑袋,不用想也知道,定被齐峻抱上来的。

舒眉轻轻掰开他的手臂,正要抽身出来,没料想回头就迎上一对迷惘的眸子。

“唔······娘子醒了?”他打着哈欠,一脸惺忪地问道。

“嗯!”舒眉手里动作没停,作势就要坐起身来,“吵醒你了?等我下去后你继续……”

齐峻仿佛想起什么,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窗口,闷声劝她:“天色还早,娘子昨日想是累坏了,何不多歇歇?!母亲起来没那么早,你用不着匆匆忙忙的……”

舒眉忙解释:“昨晚我睡得早,早没瞌睡了,躺着也睡不着。”

听到她睡不着,齐峻顿时清醒过来,把她朝怀里一揽,道:“既然睡不着,不如咱们……”

他搂住她的纤腰,在耳边轻声提议道:“第二回就不会疼了,你应该也希望早日当母亲吧?”

舒眉微怔,顿时眉头蹙了起来,暗道:这人真会见缝插针···…

只是,每每听到他以子嗣由头求欢,她心里就只剩下悲凉。

就在她发愣的空当,齐峻被子下头的双手伸进她的衣襟,不安分地搓来揉去。

舒眉索性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露在眼睑外边的睫毛,长长像蝴蝶的双翼,颤颤微微的,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起先,齐峻还看着有趣,待瞥见她眉宇间一闪而过的微蹙,他心里的怨念达到了顶点。

他陡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将舒眉松开,嘴里怒道:“这样子做得谁看的?天底下哪有像你这样当人媳妇的?对相公不说小意侍候,还做出副让人看了就生厌的怪模样来。”

舒眉倏地睁开眼睛,愕然地望着他,双唇紧抿,就是不说一句话。

齐峻轻哼一声,冷冷地盯着她,道:“相公我只要轻轻一招手,想爬到我的**的女子不计其数,天底下就数你不知珍惜。”

终于还是原形毕露了舒眉心里暗忖。

在她想法里,齐峻起码要等有了新目标,厌倦她了才会这样。

没想到来得此般快!

她唇边不禁露出讥诮的笑意,眸子里顿时冷了下来。

“我一直就这样,你若不满意,趁早换了,省得将来脱不了身。”舒眉说完,推开他做势就要下床。

齐峻心里咒骂自己一句,忙把她拽了回来,忍不住埋怨道:“怎地这般不解风情?你不能这样感觉像在受刑一样?”

可不就是受刑,这人还挺有自知之明。

不过,随后她又觉得这抱怨有些像稚童舒眉顿觉好笑,没有跟他再计较。

齐峻见她脸色稍霁,跟着唇角还弯了起来,顿时重新看到了希望。只见他俯下身子,端详了她片刻,道:“别这样绷着,放松了就不会难受了。昨日其实我也疼,等会儿感到难受时想着平日我待你的好放心交给为夫,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原来以为她是怕疼。

罢了,罢了反正没指望他能懂自己。

以前不知听谁说过,男人一般是为了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这话还真没说错,女人一旦色衰爱驰,九头牛也拉不回变了心的男人。

之前她没有感情经历,遂不敢确认。

不过,这一世她不算以色事人,也没指望对方能爱上她,就如此过吧!

这样也好,等生出儿子完成任务后,愿意找谁他就去找谁。只要守住自己一颗心,也伤害不到她半分。

想通这些,舒眉彻底放松下来,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妻子的变化让背后的齐峻立马兴奋起来。

只见他拉上被子,覆到两人身上,接着,开始手忙脚乱地剥起她身上的寝衣。

舒眉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已是不着寸缕,眨眼的功夫,就被成了他的禁脔。

此刻的齐峻,跟昨晚完全不同。

如果说昨天他的表现,多少还有顾忌到她初次怕疼的隐忍。现在的他则像关在笼里饿了一宿的猛兽,既有迫不及待的凶悍,动作上更是迅捷无比。

即便是这样,齐峻却没忘记让她放松,舌尖在她细嫩的脖颈间,不停地来回打转。过不了一会儿,又开始转移阵地,拿牙齿轻轻噬咬着她胸前的凝雪。

他一面喘着粗气,一面将她浑身揉搓仿佛要燃烧起来。

舒眉只觉浑身酥麻,脑袋里开始犯糊涂,一声**不由自主从喉中逸出。

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到那坚硬如铁的物什已经兵临城下。

显然,妻子刚才的给齐峻极大的鼓励,他没再犹豫挺身一送,顷刻间他仿佛落入馥郁四溢,莺歌燕舞的一个芳泽所在。

在这种时候,别的女人是怎样的感受,舒眉是不知道。但她一想到将来会有个小小的人儿依偎在怀里,喊她作“娘亲”,心里就软软的,跟着身体也柔软下来。

感到她的放松,齐峻愈发来劲,在她身上尽情驰骋起来······

随着一阵**,齐峻长叹了一声,然后倒在她的身旁。

这场欢爱到底持续了多久,舒眉没有概念,到后面她只觉脑海满是金星。待她神思清明起来,起身穿回衣裳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他们就听到这样的对话。

“急死人了,爷和夫人还没起来吗?”

“怎么啦?”

“大清早,莫管家和朱能就派人进来送信,说是国公爷在边关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