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184章 态度陡变

第一百八十四章 态度陡变

见她们婆媳分开了,堂内的众人纷纷回到原位,没过一会儿,她们四下里交头接耳,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唉,想不到年纪轻轻就这样没了!看来宁国府要没落了。”有人摇头哀声叹气。

旁边的妇人接口道:“这不算什么,连个摔盆捧灵的都没有,老国公爷才去几年,郑太夫人接连丧夫亡子,真够她受的。”

“听说,宁国公以前曾有过一个儿子,只不过听说三岁时,两口子争执,失手给摔没了。”有消息灵通人士凑过来说道。

“我也仿佛听人提过,长房的姨娘们,前些年好几位有过妊娠,只不过,唉……家门不幸啊!要说起来,早在十多年前,这隐患埋下了……”一位中年妇人附和道。

“作孽哦……难怪刚才郑……不说了,不说了,省得惹祸上身……”先前那妇人摇了摇头,一脸的讳莫如深的表情,旁边几位顿时领悟过来,及时有住了嘴。还有人特意朝高氏跪地的方向望去。

就在这时,突然门口一阵喧哗之声,接着,就有一群人进了屋。

众人翘首望去,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位大腹便便的年轻妇人走来,身上戴着重孝和脸上的戚色难免让人对她的身份好奇。有对齐府不熟的女宾,开始跟旁人打听起来。

“这人是谁啊?”

“是出了嫁的某位姑奶奶吧?!”

“也不像啊!出嫁的姐妹也不用戴这么重的孝。”

“听说齐府有一位姑娘嫁到了隔壁端王府,是给她夫家戴的孝吧!“

这些猜测的话音未落,那边郑氏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说让你好生歇着,怎么又来了?!先前不是跪了一个时辰嘛!你肚里的孩儿若有闪失,老身怎么对得住屹儿的在天之灵?!”对着那孕妇,郑氏滔滔不绝的唠叨起来。

只见那妇人到郑氏跟前倾身行了一礼,道:“老夫人不必担心。婢妾听说姐姐回来了,所以就……”说着,她急忙朝香案旁边扫了一眼,垂着脑袋来到高氏身边,朝她恭敬地屈膝行礼。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此人便是齐屹离京前,刚刚纳进门的偏房柯氏了。大伙少不得私底下议论了一番。

高氏仿佛没听到这些似的,忙动身站起,亲自扶了柯氏:“你一有身子的人,作甚讲这些虚礼……”言罢。伸手去将她搀了起来,也不让她跪在灵牌前烧纸了,亲自扶到旁边椅上坐下。

屋里顿时变成鸦雀无声。不仅那些上门的宾客,就连郑氏和齐府的其他人,都惊得半愣在那儿。

别人是怎样看的,舒眉心里自是不清楚。可高柯二人平时是何种相处模式,她是再也清楚不过了。长房这对妻妾。平日既便遇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况且,自从齐屹离京之后,高氏不耐烦见到他的那些妾室,加上柯姨娘不住丹露苑,高氏平日里懒得去霁月堂在婆母跟前套近乎。故此。这两人甚少谋面。

尤其中秋灯宴那件事发生后,高氏忙于处理她表妹的事,索性住到京郊去了。根本没跟柯氏打过照面。

如今要换了另外一主母,肯定客气一句,然后吩咐身边的婆子,将有身孕的妾室扶起,劝诫一番。

难不成她要在外来宾客面前好生表现?

据舒眉跟高氏相处的感观。这女人最讲究体面尊卑,向来看重自己正室的威严。哪里是会当众向妾室示好的性子?!

舒眉不由抿紧嘴唇,百思不得其解。

她在那儿发愣的同时,跟在柯姨娘身后的柯太太,眼眸里有阴霾一闪而过。

入夜后舒眉回竹韵苑洗漱时,齐峻正好也刚刚回来。从对方口中,她才得知一些内情,隐约猜了些什么。

屋里侍候的人退遣干净后,舒眉跟他说起了灵堂里所发生的一切。

“大嫂今日赶回来了,看着精神不大好的样子……”她顺道提起了高氏。

齐峻冷哼一声,道:“她倒快活,消息都传回来十多天了,这才现身……她,她巴不得大哥出事,她好在府里一手遮天,当她的太夫人吧?!”

听到他的话语,舒眉不由一怔,惊讶地抬起头望向齐峻。

自从上京进齐府以来,她就从未见过提起高氏时,他是这样一副语气的,心下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忙追着问道:“怎么啦?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

听她问起缘由,齐峻顿时像只炸了毛的狮子,忿然道:“有暗卫从邯鄣传来消息,说柯家的案子颇为蹊跷,他打探时见到有那女人的陪房杜富贵,跟审理此案的冯县令,走得十分的亲近。”

原来是这样……

舒眉不由蹙起眉头,试探着问道:“相公你是说,她想控制柯家人?”

齐峻不置可否,过了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郁郁地说道:“恐怕没这么简单,显然是冲着大哥那孩子来的。”

舒眉不解地瞪着他,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她本就是嫡母,妾室的孩子她完全可以抱到名下来养。尤其是如今大哥又……她何必多此一举?”她追在他身后问道。

齐峻一怔,没有正面回答她。

大哥出事的消息一传来,沧州的同族叔伯堂兄弟们,都匆匆赶到京城宁国府来奔丧。在后来安排大哥身后事时,族叔齐敬烈特意把他叫到一边,提起了上次及冠时,大哥的一些安排。

“你大哥说,万一哪天他上战场了,身遇不测回不来了,将来坟冢就不入祖墓了。省得打扰了祖宗们清静。他说无嗣之人,也没颜面进祖坟……”族叔说到这里,还特意停顿下来,别有深意地睃了他一眼。

齐峻只觉事有蹊跷,忙向请教里面的缘故:“这又是为何?大哥是长房嫡孙,又承了爵位,哪里需要如此做的?这不符合规矩啊!”

族叔摇了摇头,也是一脸不明其意的表情,过了许久才问道:“说起来,高氏女并未经过庙见,她又无生出子嗣,你大哥的意思,会不会是……”

齐峻不知怎地,立刻就想到了柯氏。

直到刚才妻子提及高氏的异状,联想到前两天从暗卫口中得知的,关于柯家案子的消息。

他脑海里的思路顿时明晰起来。

原来如此!她拐弯抹角的,原来是在为进祠堂做准备。

不知怎地,齐峻耳边响起族叔当时劝他的话:“你大哥考虑得不无道理,不管高家将来取得何等权势,这几十年来挟天子以令诸侯,‘乱臣贼子’污点算是洗不掉了。咱们齐氏一族先祖受开国太祖皇帝分封,世代忠烈。岂能侍奉二主……你可要仔细想个明白。”

齐峻不自觉地摇了摇头,顿时觉得里头的纠葛太过沉重,不该让自己女人牵扯进来,遂没有把其中的来龙去脉告诉妻子。

“莫要再劳神这些事了,等一会还要陪着去守灵……”齐峻疲惫地揉了揉了额角,满脸倦容地说道。

见他不愿再说,舒眉也没多作打探,安慰他几句后,便回内室去收拾了。不一会儿,她就带了丫鬟婆子往前面院子走去。

待她回到前面灵堂时,见到五姑奶奶齐淑娆,她哭倒在高氏的怀里。

后者拍着她的后背,似是在轻声安慰她。

舒眉不由想起齐峻刚才所说的话。

高氏何止想控制柯氏,连出嫁了的姑奶奶,都不打算放过。不过,齐淑娆怎会相信她呢?

上次齐屹离京时,高氏那番举止,齐家姐妹该排斥她才对。

直到后来跟范嬷嬷问起郑氏的病情,对方才悄悄告诉了她内情。

“……太夫人可是气坏了,把五姑奶奶叫过来训斥了一顿,道国公爷之所以要上战场,都拜高家所赐……后来,五姑奶奶还替她辩解,说什么她也很可怜,当时想劝国公爷来着……”范嬷嬷说完,愤然地朝丹露苑的方向望了一眼。

舒眉听完后,面上没半分异样,只是吩咐她好生照顾婆母,就退出了霁月堂。

她倒是挺能理解高氏如今处境和做法的。

外人是难以理解齐屹这对夫妻相处的情形,也不知高太尉跟齐屹这对翁婿,向来都是面和心不和。

当初高太尉派齐屹上战场,难道真的就打定主意,让他女儿后半辈子守寡?

且不管高氏之前做错多少事,单就这件事来讲,她摊上这样的父亲,也真够可以的。

舒眉还没来得对高氏父女多作思量,第二日,前来宁国府上门吊唁的袁家三奶奶——林秀涵,告诉她们一件让齐府上下怒发冲冠的事。

“听相公说,陛下本来打算追封你家大伯的。谁知朝堂上竟然有人跳出来,说要弹劾他跟三军统帅唐老将军……说他贪功冒进,为了一已私利,将几千将士生死安危于不顾,擅离职守,有投敌的嫌疑……”

这头舒眉还未作出反应,旁边跪着的齐淑娆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只见她从蒲团上噌地站起身来,睁着圆目,朝林秀涵厉声问道:“是谁这么缺德?!连为国捐躯的英魂都不放过,还要朝战场阵亡的将士身上泼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