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09章 闭门思过

第二百零九章 闭门思过

■(二更:前面还一章,别漏掉了!)

这番变故谁也没曾料到,听见番莲尖着嗓子叫了一声,接着变就扑倒了妹妹身上,死命地要摇她:“你怎么这么傻······”

优昙转过视线,望了眼姐姐,抽搐了两下,眸子就涣散开了。直到她咽气,两只眼睛都睁得圆鼓鼓的,死死盯着高氏所在的方向,仿佛不甘心就此离去……

“啊——”屋里,紧接着响起另一阵尖锐利的叫声,众人扭过头去,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

就见齐淑娆双手捧着头部,仿佛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浑身直打哆嗦。显然,是被刚才的场景刺激到了。

郑氏心头一紧,丢下舒眉就朝女儿奔去。

屋里顿时纷乱起来,有人望着地上的怒目圆瞪的优昙,有人则跑去安抚五姑奶奶。

舒眉倏地捂住口鼻,转身找了个角落,躬身就呕吐起来。

雨润紧紧的拽着她,生怕有个闪失,她家小姐也跟着出了意外。

齐淑{见五妹那头自己忙不上什么忙,遂跑到表妹跟前,帮着查探她的情况。她一过来就见到,舒眉在那儿不停地干呕,地上吐出的秽物,像早晨刚下肚的膳食。

齐淑{蹙起眉头,不禁担忧她起来:“你要不要紧?”

舒眉抬起头,见到是她的表姐,忙摇了摇头:“气味太腥浓,一时没忍不住······”说着,想到刚才优昙死时的惨状,身子犹如打摆子,瑟瑟颤动起来。

齐淑{紧紧攥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的,别怕······”

舒眉长长呼出一口气,满脸愁苦地望向表姐:“优昙······她真是太可怜了……本来可不必死的。”

齐淑{深以为然:“她也是怕你背黑锅,大哥倒没有选错人,她确实忠心耿耿。”

舒眉眼角不由滑过一道泪珠:“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为她惋惜。就算我被她们指责是幕后黑手又如何?有腹中这孩子在,她们暂时不能把我怎样。那天,柯姨娘临盆,我担心高氏跟十几年前一样等孩子生下来后,就要了柯姨娘的命。没想到,是我操多了心,被人反咬了一口。”

今日赴宴之前,齐淑{听说那天晚上的事,早猜到里面的沟沟壑壑。知道表妹安排优昙姐妹守着,是为了护着大哥的子嗣。只是没想到最后出来的竟然是位女儿,让一切乱了套。高氏胆子大到,竟敢偷龙换凤。

“现在可如何是好,她把这盆赃水泼到你身上,别的不打紧,万一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扫了眼舒眉腹部,齐淑{无不担忧地说道。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若没别的法子咱们只好分府。

其实我早有准备,也曾跟相公提起过。没想到,他走得竟然这么急让人措手不及。”

齐淑{攥紧她的手:“不如,到孟府去待产吧!我也好就近照顾……”

舒眉摇了摇头:“母亲不会答应,再说,你夫家也有公婆妯娌,这们太不像话了。”

她果然没料错,此刻的郑氏岂止不答应,连吃了她的心都有。

想起一件事,舒眉忙拉起表姐的手,回到堂屋中间,指着那碗水对她大声说道:“优昙说的没错,滴血认亲的法子有大问题。不信,你我再来试试……”

见这头生了变,高氏扔下郑氏母女,慌忙赶了过来。

“果然是你指使的!两人血液相融,是大家刚才亲眼目睹的。你还想狡辩······诺儿身子骨虚弱岂能容你随便浪费他的鲜血?”说完,她斜乜了对方一眼。

舒眉想到错过这次,自己再没机会了,她正要当着众人,打算滴血认亲不科学的地方,告诉大家,让大家重新试一试。谁知,就听到郑氏一声怒斥:“住口!简直无法无天了,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来人!把她送回竹韵苑,没有我的吩咐,不得放她出来。先闭门思过半个月……”

齐淑{正要替表妹求情,被郑氏直接打断:“三姑娘,这是咱们长房的事,请你不要随便插手。”

刚要出口的话,齐淑{只得咽了回去。

舒眉朝表姐摆了摆手,扫了一眼屋里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婆母身上,道:“验血的法子确实有问题,母亲若是不信,只管将他记名上报承爵,将来若是犯了欺君之罪,惹来满门抄斩的大祸,别怪儿媳今日没有提醒过。”

说着,朝郑氏福一礼,在雨润的搀扶下,转身离开了厅堂。

听了小儿媳的话,郑氏气得险些倒仰。不过,对舒眉刚才的警告,她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盯着舒眉消失的背影,郑氏对众人歉然道:“实在家门不幸,今日让大家看笑话了,等小四从边关回来,我再让他到各位府上去一一赔罪。今日之事,还烦请大家莫要传开了······”言毕,她命了莫管家,将众位宾客送了出。

回到霁月堂,郑氏一阵疲乏,翠玟过来帮她按捏肩头。

郑氏闭上眼睛,开始从头到尾思索整件事情。

那天她亲眼见到孩子时,明明不像刚生出来的,难道自己记岔了?毕竟上次她分娩离今天已经十五年快六年了。

可那碗水,高氏特意派范婆子亲自取的,照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优昙竟然舍掉一条性命,都要维护舒娘,里面还是有些蹊跷。

别的丫鬟她不敢保证,但是优昙姐妹俩,她是再清楚不过了。两人是屹儿十几岁时在外头救回来的,一直当心腹丫鬟在身边侍候。她们从小失去双亲,算是在宁国府养大的,别人根本不可能收买。

不然,若不是有问题,优昙也不会拿命来拼了。

郑氏不由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就在这时,范婆子走了过来,跟她禀报:“五姑奶奶已经睡下了,五姑爷说要留下陪着她。莫管家已经派人去请太医了。”

郑氏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当天晚上,为齐淑娆问诊的太医离府后,她跟着就发起癫来,没过多久,整个人变得痴痴傻傻。

郑氏听说后,当即气得病倒在床。

得到程婆子从霁月堂打听来的消息,高氏长长松了口气。

这回正事虽没有办成,总算重创了那黑妇。看郑氏以后还敢不敢在她面前耍威风。齐淑娆这次,倒是意外收获。这下她们婆媳的裂痕,怎么也弥补不了啦!就那黑妇送了命,怕是也没人替她惋惜了。

想到齐屹不入祖坟的交待,高氏心里悲愤交加,恨恨地喃喃自语:“不让我好过,我又会让你家人能安生?”

望着自家夫人扭曲的面容,程婆子不禁心惊胆寒,她生怕高氏也跟着魔怔了。

三天后,舒眉从睡梦中醒来,听到外间似乎有什么人在交谈。

“小的按夫人的交待,将优昙埋在国公爷坟冢旁边。怕被人发现,临走前,我把土都填平了。不仔细挖掘,没人能看出那里还埋了一人。”

“咚咚咚”几声,好似有人在磕头,接着,她便听到番莲的声音响起:“多谢朱大哥,妹妹生前的愿望,就是跟国公爷葬到一起。这下,在地底下,她可以瞑目了······”说到后面,她嘤嘤哭了起来。

随后,就响起施嬷嬷和雨润的相劝之声。

朱护卫轻咳一声,道:“太夫人如今也病了,府里只怕会被那女人控制。以在下的意见,得赶紧把夫人转移了。那女人现在好像疯了似的,若不是我派人跟过去,在途中吓退那几人,他们真要把优昙的尸身,扔到乱葬冈上喂狗。”

接着,施嬷嬷声音又响起:“小姐她不会答应的,之前姑爷临走前,老奴就劝过她,提醒她趁着姑爷没走,不如她先搬出去养胎。可小姐硬是不答应,说她不放心碧波园那边。这下可好了,把自个也搭了进去……”

朱护卫似是深有同感:“许是夫人感念国公爷的恩情,想保那孩子一个周全。”

“那女婴如今怎样了?太夫人病倒,她会不会······”施嬷嬷担忧地问道。

“我派了人手在暗处保护,应该没问题的。

毕竟是女婴,威胁不了她们什么。”说完,朱护卫叹息了一声。

雨润突然出声:“五姑奶奶突然发作了,若她有什么闪失,小姐跟姑爷怕是……”

朱能忙安慰她:“后来我找了名大夫,混进去给五姑奶奶诊过,说是有人在她某个穴位动了手脚。时间太短,一下子他没想好救治的法子。想来只是暂时的!”

接着,他又吩咐:“你们还是劝劝夫人吧!如今已经到了不能不离开的地步。今日小的奉夫人之命去了趟林府,见到了林伯爷,他的意思也是先暂时避一避,等孩子生下来再说。他还交待,府里出了这些事,那女人不会对太夫人再动手,她的目的不过是控制齐府。现在,沧州那边不买账,她目标并未达到,将来还要太夫人帮衬的。”

施嬷嬷怔了怔,问道:“若是离开,只怕也不容易。那女人几次想要夫人的命,她能让人顺利离开?!”

朱护卫承诺道:“这个嬷嬷不用担心,小的自能安排妥当。”

这边她们还在讨论,舒眉鼻子灵,闻到有股焦糊的味道飘过来——似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

她心里不由一凛,从**坐了起来。

感谢wmugd依云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