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23章 风雪归人

第二百二十三章风雪归人

嘉建元年岁末,朝局一日三变,转眼间就翻过了年头。

从德胜门进入皇城时,仰头望着墙头变换过的旌旗。齐峻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失落感。

到底还是来迟一步,也不知府中家人可还安好。

虽然急于知道妻儿的生死下落,可临到揭开结果的这一刻,他又有些害怕。

有朱护卫在,她们应该能逃出来吧?!

况且还有林府的人代为照拂。

可如果安然无恙,为何连三妹都不知晓?!

她们若是没能逃出来,自己该当如何?

这一刻眼前这位曾经飞鹰走犬的恣意少年,到了家门口反倒不敢进了。生怕留给他的,是自己最不敢面对的结果。

齐府守门的苍头晏老伯,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过后,就再也没了声息。他好奇地撩开窗帘。只见自家府第门口,立着两位魁伟的青年人。

他瞧见那身形,觉得有些眼熟,正要出声询问。此时一阵寒风刮来,夹杂着的鹅毛大小的雪片,直直地朝他脸面砸来。

晏老伯只得放下窗帘避挡,待他起掀帘子再朝外望去时,那两抹人影又闪身不见了。

他不敢相信地揉了揉了眼睑,确实外面什么人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老眼昏花,发现了幻觉。

怎会以为是四爷回来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随后就关紧了窗格,坐回椅子烤火去了。

京城通往永清的官道上,飞驰来一黑一灰的两骑,一路朝京郊大兴方向奔去。

骑着在马背上的尚武,紧跟在主子的身后,心底好生纳闷。

爷这是怎么了,都到府邸门口了,竟然也不进去跟亲人团圆,非要连夜带他到大兴来。

虽然他也不愿相信夫人已经香销玉殒了,可连三姑奶奶为了她表妹闹出这么大的事,夫人哪能还活着。

三老爷说的没错,如今最紧要的,是将太夫人和国公爷的孩子转移。不然,夫人死得就太不值了。

到达目的地后,两人在林子里转了一炷香的时候,总算找到了那座农庄的入口。

主要是大雪,将地面上原先的特征,都掩盖了起来。若是放在平日里,他俩早就进庄子了。

推开庄子的大门,尚武险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院子里一片狼籍,横七竖八躺着数具尸体。有两名是他见过的齐府暗卫,另外几名却不太认得。他们临死之前,手里拿着刀剑,一看便知这里曾发生过激战。

见到这场面,齐峻险些站立不稳。随后,他拼了命似地朝屋内冲去。

里面情形好不到哪里去,里面他们发现了施嬷嬷、柳黄和另一名不认识的妇人。

齐峻颤颤微微蹲下身子,伸出手来在她们身上探了探,发现尸体已僵硬多时了。

从屋内跌跌撞撞冲出来后,齐峻就拐到了屋子背面。

“爷,您这是往哪里去?”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尚武见爷像乱头苍蝇四周搜寻,心里不免困惑。

“帮忙把这水瓮挪开!”齐峻来到后罩房的左次间,指着屋里一口大缸吩咐道。

尚武伸出双臂,跟着他一起掀起了那重物。

水瓮挪开后,齐峻在原地揭起一块厚厚的木板。

尚武顿时傻了眼——原来那下面是一个地窖。

他心里不由一喜,以为她们躲在里面,已经逃过一劫了。

从洞口进去后,带着尚武,齐峻寻到地道口子那儿。随后,沿着地道,他们一直朝前走去。

举着火把,从洞口出来时,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尚武只觉眼前一亮,地面上的皓雪反射着西边的残阳,刺得人眼睛生疼。

等适应那光线,寻找齐峻时,只见对方取出随身的匕首,拨开洞口的积雪,在查看底下的痕迹。

这一看不打紧,尚武的心跟着也揪了起来。

原来积雪下面,有一大瘫血迹。虽然是几天前留下的。可能由于天气寒冷,后来又下了大雪。掩盖之下,平常人没谁会发现。

尚武随后就见到主子唇角哆嗦,用拳手狠狠砸了一下雪地,脸上的怒气恨不得立刻去找人搏命。

在地道口,齐峻留下记号后,带着尚武返回了庄子。将院子里几具尸体掩埋后,两人就朝城里赶了回去。

待郑氏从里屋迎出来时,见到了满脸愠色的儿子。

她脚下一滞,心虚地朝旁边的蔡婆子使了个眼神。

后者心领神会地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有名年轻女子的声音,从齐峻身后传来:“四哥?他是我四哥?不对,四哥不是长这样的!四哥只比娆儿高许多……”

齐峻艰难地转过身来,发现原来是他的幼妹。

齐淑娆目光呆滞,伸出手摸了摸她哥哥的胳膊,又扯了扯他的头发,嘟着嘴跟郑氏道:“娘亲,四哥怎会长胡碴的?他肯定不是四哥。”

说着,她挪动日近肥胖的身躯,蹭到母亲身边挨着她坐下。

齐峻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得母亲说道:“娆儿的样子,你算见识过了?为娘也是没法子。自从你走以后,府里发生了太多事情。打娆儿痴傻后,连太医都不常来了,为娘若不忍气吞声,只怕娆儿的病,一点指望都不会有了。”

“怎会这样的!”齐峻喃喃地问道。

郑氏叹了口气,说道:“兄弟妯娌不和,自古就是大忌。虽说你媳妇可怜,可她性子太要强了,本就不是世家媳妇的上上之选。当初,若不是你父亲坚持,为娘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到底还是福薄夭寿之相。”

“对大哥的遗孤动手脚,母亲能忍,儿子也不会忍。舒娘哪点做错了?若儿子当时在京城,也是不会让那女人为所欲为的。”见母亲如今还是非不分,他顾不得人伦孝道,当即就反驳了回去。

被儿子一抢白,郑氏脸上有些挂不住。

只见她垂下头来,理清思路后重新开口:“那还能怎么办?四皇子遇害后,高家要对付咱们,根本不需花费什么力气。更何况,那女人如今有了公主身份。”

说话间,郑氏的语气也冷硬起来。

“公主又如何,难道还敢迫害齐家不成?咱们不做她家的官,不食朝廷禄米,离京还不成?”

见母亲还在强撑,齐峻忍不住想起临行前,他三叔父再三的交待。

没想到他会说出此番话来,郑氏开始怀疑他回京之前,跟舒眉早就见过面了,忍不住试探道:“你们兄弟又没有谁犯过事,凭什么要退让?这话谁叫你说的?”

“儿子赶回来,就是要跟您商量这事的。如今改朝换代局势已定。大哥又不在了,咱们还是回沧州老家吧!有儿子陪在您身边,定不会让别人欺负齐家。”望着母亲的眼睛,齐峻恳切地提议道。

没料到他会作此提议,郑氏冷冷盯了儿子一眼,道:“回去作甚?朝廷并没夺走齐家的爵位,更没赶咱们出京,为何要离开。离开了,你妹妹的病怎么办?”

见劝不动母亲,齐峻不由抚额:“成王败寇,待局势稳定了,娘亲您不会真的以为,高家会放过旧朝的王公勋贵吧?!”

郑氏瞠目结舌,一时不知拿什么话来搪塞儿子。

总不能将跟高氏达成的协议,告诉自己小儿子吧!

想到舒眉,郑氏心里暗惊,朝齐峻上下打量了一番。

她遂按下心虚,试探地又问了一句:“舒娘的事,你是从何得知的?”

见她玩冥不灵,齐峻语气不觉也强硬起来:“既然母亲要顾念妹妹,不将舒娘和她肚里的孩子当亲人,儿子无话可说。但凡有点血性的七尺男儿,都不会跟杀妻灭子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恕儿子不孝,就此别过。”

一听儿子给自己下最后通碟,郑氏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她遂将一腔怒火撒在舒眉身上:“是你媳妇挑唆的对不对?她还真是阴魂不散,都死里逃生,还不肯放过咱们母子。”

一听这话,齐峻顿时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一把攫住母亲的手:“娘亲怎知她没有死?你也瞧见她逃走了?”

得到想知的答案,郑氏叹了口气:“她定是狐狸精变成的,专门来向咱们家讨债的。瞧瞧,为了她们文氏一族,你父亲、你大哥……咱们宁国府差点为她们姐妹闹得家破人亡,怎地到如今,她还不肯放过老身呢!”

说着,郑氏不禁悲从中来,自顾自在捶胸顿足起来。

见母亲说不通,齐峻念及妻儿下落不明,转身就要离府,再次去寻他们娘俩的下落。

郑氏见状,心里顿感不妙,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臂:“你刚刚回来,又要上哪里去?”

齐峻摇了摇头:“他们娘俩生死不明,儿子不能扔下他们不管,母亲好生保重。”

郑氏不由勃然大怒,起身就把齐峻往外面推,“你走,你走!走了以后莫要再回来!老身只当没生你这个儿子。为了一个失去清白的狐狸精,竟然要扔下你的寡母不管不顾。”

齐峻停下脚步,诧异地扭过头来:“母亲您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失去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