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26章 骨肉相见

第二百二十六章 骨肉相见

交待完毕,林尚书请齐峻坐下。

“此事说来话长,本将实在有负世侄所托。”说着,他将当时离京的情景,给齐峻娓娓道来。

“…···本来安排妥当了,谁知,你找的那庄子最后竟然被人发现了。侄媳妇前脚刚离开,高家的人后脚就赶到了。得亏他们离开时,朱能做了两手准备,咱们府里人在暗道口接应,庄子里面也有他安排了护卫相送。即便这样,还是没能全身而退,折了不少人手。这还不打紧,没想到她们逃脱后,高家还派眼线继续留在那儿。等咱们发觉她们没来,又派一拔人去接时,已经迟了,你媳妇······”

一番话,把齐峻听得心惊肉跳,只见他上前一步,紧抓住林隆道的双手:“她不在了吗?世叔只需告诉小侄·舒娘最后脱险没有?”

摇了摇头,林尚书脸带惭色地答道:“我们也不知道。自从离京后,都失散了。一路上咱们没少派人寻他们娘俩。直到上个月,才找到你家丫鬟·把孩子接到了金陵。至于她本人······大半年多过去了,还是一点音信也没有。”

听到后面,齐峻只觉一颗心沉入海底,嘴边是说不出的苦涩意味。

还未从刚听到的消息中回过味来,他就听到身后传来女子的呼唤声。

“小少爷,慢些走,小心别摔着了。”

接着·齐峻就听到咚咚的脚步声。

他还没来得及起身,下一瞬就有个软乎乎、团滚滚,身上还散着奶香的团子,一下子扑到他的腿上。

随后齐峻就见到,自己腿上的那个肉乎乎、白嫩嫩的小人儿。

他望了过去,百感交集—是他,是他!他便是舒娘给他生的儿子。

对面的小家伙,扶着“肉墩”站稳后·也仰起头起来,好奇地打量起眼前这庞然大物。

黑玛瑙般莹润透亮的眸子,圆溜溜的脸庞·一张娇嫩嫣红的小嘴,下面淌着一道晶滢的**。

只觉心口被什么东西击中,齐峻瞬间石化,当即从椅上起身,然后蹲了下来,双手合抱将小团子搂进自己怀里。

“嗷······嗷······”许是箍得太紧,小家伙有些不太适应,像一只受惊小兽,在他爹爹怀里不停挣扎。

雨润在旁边一看急了,忙出声提醒:“姑爷·您别抱得太紧,小少爷他……”

她话还说完,就见齐峻换了姿势,将小葡萄环臂抱起,然后站起身回座。

见到父子重聚的场景,林隆道甚感欣慰·含笑捋了捋颌下胡须。

仿佛意到什么,齐峻抬头望向林家世叔,一脸的尴尬。

林隆道呵呵笑道:“骨肉亲情,人之常情,何必计较那些俗礼?!我前头还有些事,就不打扰你们共聚天伦了·`····”

说着,他带着屋里原先侍候的,就要离开厅堂。

齐峻见状,忙把儿子放到椅子上,起身跟林尚书道谢,亲身送他到了门口。

“安心在这儿住下吧!我还有许多事要问你!”临走时,林尚书交待道。

齐峻点头应承。

重新回到屋内,他一眼就瞧见儿子扭在雨润怀里,怔怔地望向门口。

而雨润蹲着身子,指着自己跟小家伙说道:“那是爹爹!爹爹!赶紧叫‘爹爹,……”

小葡萄抬头望了齐峻一眼,张开嘴巴露出几颗小乳牙,呵呵笑了两声,含混叫了声“店店······”然后,低下脑袋扑到雨润怀里,一副羞怯的样子。

齐峻顿时觉得,一种陌生的情绪将他心底填得满满的。

此情此景,让他大半年奔波的劳苦,眨眼的功夫,仿佛消失不见了。

见身后那人没出声,小家伙揪起头,又朝齐峻望了过来,被他爹爹逮了个正着。小家伙有些不好意思,马上将头藏回雨润怀里。

儿子这副情状,让齐峻想起了舒眉。

眼前这种人伦之乐,该是他一家人共享的。

可是,老天偏偏喜欢捉弄人,好不容易捱到今天,却还是天各一方。

想到此处,齐峻敛起脸上笑意,走到雨润跟前,轻咳一声:“你跟我说说,到底前前后后是怎么一回事?”

上本是作者头次写文,后半部情节上把握上有些缺憾。因此这本换了一种方式开头。从前面章节,细心的朋友该可以看出,里面几个主要人物一直被形势、环境所迫,让人很无奈。命运转折点已然出现,后面的章节,是他们成长、改变和成熟的关键阶段。情节将会加快许多!

最近写文环境虽然不是太好,再怎么艰难,阿草都会对支持过我的朋友们负责到底的,感谢大家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支持。

从《美人迟慕》到这本,不知不觉V章已经过五百了。订了五百章的朋友,可以点开作者后面的“大神之光”领取勋章了。齐峻不敢有片刻耽误,忙让人请出当时经手的朝奉。

那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

听到他说明来意,老人家忙找出那张单据。

齐峻拿来一瞧,画押签名处,不似妻子的笔迹。

他的心片刻间又揪了起来。忙跟老朝奉问起当时的情景。

据老人家透露,那支红宝石玉蝶坠珠钗,是半年前典当的,来经手的是名年轻女子。

齐峻忙让人把雨润和舒眉的画像都拿了出来。

“喏,就是右边的这位……”他指着雨润的样子,解释道。“当时说好,半年之间不去赎回去,就转为绝当,由当铺自行处理。”

齐峻紧蹙眉头。

若不是手头紧,她们也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典当。他几乎可以预见,舒眉当初的窘迫。

怔怔地望着眼前的老朝奉,他又问道:“她来典当,一共有几次?当时可有其他人相陪?”

垂首回忆了半刻,最后老朝奉语气肯定地答道:“来了三四趟吧!前几次都是不太值钱的东西,当这支钗时,那时她十分犹豫。老朽再三保证,说咱们大兴当百年老字号,决不会欺客的,只要在期限前赎回,东西原封不动退还给她。”

齐峻沉吟片刻,最后又问道:“半年以前,杭州府有许多逃难的人吗?”

那老朝奉一拍膝盖:“这位爷,你莫不是从世外桃源刚出来吧?!年初那会儿,改朝换代的前夕,北边在打战,不知有多少豪门巨富南迁。喏,咱们南楚朝成立虽然只有月余,可若没有那些人的支持,哪来的财力撑下去?!”

齐峻听了,不觉拧眉沉思。

末了·他让尚武拿出大额银票,要买下那支玉钗。

老朝奉朝他连连摆手:“客官还是结现银吧!现在南北没有通商,泰明钱庄的银票,怕是不大好使。”

齐峻跟尚武不由傻了眼。

最后他们没法子·只得再三恳求,让对方将东西莫要转给别人,过几天后他们再来买回。

老朝奉瞧着齐峻周身的气派,估摸他的出身不错,许是银钱一时没能就手。他也不敢小觑客人,爽快地承应下来。

有了线索,主仆几个在杭州府安心地住了下来。

第二天·齐峻就去寻访在南楚朝的故交旧友。皇天不负有心人,让他寻到了唐府的二爷,他老友唐志远的二哥。

得知他们一家在杭州府落了户,他少不得上门去拜会对方的长辈。

见到齐峻,唐老夫人十分高兴,随后向他问起郑氏来:“你母亲缘何没来?原先听人讲,她跟高氏不和,她不会没能及时撤出吧?!”

她的话音刚落·她的儿媳唐大夫人连声咳嗽,仿佛在旁边提醒。齐峻脸上不由红成一片。

唐大夫人怕他尴尬,忙岔开话题·跟他打探自己尚在西北的小儿子。

“婶娘不必担心,小侄离开时,三哥好着呢!”齐峻顿了顿,又补充道,“听小侄的三叔讲,三哥如今被提拔为副参将了。”

唐大夫人点了点头,问起他媳妇来:“听人在传,去年那场大火,侄媳妇逃过一劫。为何咱们来南边这么久,也没见过她的身影。不会还在沦陷区·没有及时逃出来吧?!”

听她主动提及舒眉,齐峻又惊又喜,忙跟她打听起妻子来。

“伯母是从何人那儿听说,她在火中逃了出来的?小侄正是为寻她而来…···”他目光灼灼,望着唐夫人的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他的表情让唐方氏有些意外:“你还没寻着她?”随后·她若有所思地试探道,“不会失散了吧?!”

齐峻无奈地点点头,一脸苦笑。

唐夫人遂安慰他:“···…莫要太担心,你媳妇是个机灵的,她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和孩子的。”

言毕,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跟他建议道:“不若,让志高哥哥派人送你去找林将军。曾经听林家嫂子透露,在京城时你媳妇临盆,还是她身边的嬷嬷帮着接的生···…别人或许不清楚,你媳妇的下落,她们定然会知道一点。”

此话听在齐峻耳中,不啻于佛语纶音。

他朝唐家婆媳当即拜了下来,感谢她们告诉自己这一切。

唐夫人忙让人扶起他:“这是作甚?!举手之劳而已。想来,那孩子也该过周岁了,到时别忘了请咱们吃酒。”

齐峻点头应承。

从唐府告辞出来,他在唐家护卫的指引下,赶往南朝如今的都城金陵去寻林将军。

当见到林家那位世交长辈时,齐峻当即朝对方跪下,谢他们在妻子临产时的相助之恩。

“世侄莫要行此大礼,本将受之有愧。”

亲自扶起对方时,昔日的威远伯林隆道一脸愧色。

齐峻怔怔地望着他,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斜乜了对方一眼,林隆道如今这位南朝的兵部尚书欲言又止,扭过头朝门外侍立的丫鬟吩咐:“你去告诉夫人,说齐家四爷到访,叫她让人把孩子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