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35章 东窗事发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东窗事发

齐峻愣神瞧过去,原来是自己母亲。

只见郑氏鬓散簪乱,戴着手铐脚镣,被一群衙役兵关押在囚车里,眼看着就要朝四九城内驶去。

齐峻朝前后看了又看,并没发现沧州老宅其他人,他不由骇了一跳,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朝那位打头的官差质问道:“这是为何?你们干嘛要抓她?”

那官差斜睨了他一眼:“你是何人?别在这么防碍公务。”

齐峻一抱拳:“在下是她的儿子。”他朝郑氏呶了呶嘴角。

听到他自报的名号,那官差眼睛一亮,将手往后面一挥:“来人,这里还有同伙,一并带走!”

齐峻哪里肯依,拼命挣扎反抗,还大声地嚷嚷开了:“大庭广众之下,你们缘何胡乱抓人?难道大梁就没王法了吗?”

那位官差蔑禳笑了笑:“谋害皇室公主,放在哪个朝代,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圣上仁慈,只抓了行事之人。够宽待了!”说罢,他朝围观人群环视一圈,对手下一声厉喝,“都带走!”

接着,马上就有几名兵甲过来,抓住齐峻的左右胳膊,就将他架到囚车上拖走了。

在人群中观望的尚武,见势不好,忙转身头就走,打算赶回沧州,跟族里长老商量对策。

围观的人群,待齐峻被抓走后,都作鸟兽散了。

在一个没人察觉的角落,有名男子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连连摇头,然后脸上肃起神情,朝城外离开了。

此时,位于京西宁国府的霁月堂院子门口,程婆子步履匆匆地赶了进来。

只见她走到高氏跟前,压低声音对她道:“夫人,官府的人到沧州将那女人带回京了。”

“哦?!”高氏倏地从罗汉**起身,盯着老仆妇问道,“就她一人?”

程嬷嬷怔了怔,然后补充道:“听姜元家的说在南城门口时,她跟四爷碰巧遇到了……”

“然后呢?”

程嬷嬷不敢有丝毫隐瞒,忙将姜元媳妇在城门口看热闹时所见所闻,一脑儿全倒了出来。

“她可说了,当时老四是何种态度?”

程嬷嬷摇了摇头,一副不知情的神情。

高氏不由低头沉吟,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才抬头对程婆子道:“你去跟姜元家的说一声,让她男人打探一下,看是关在顺天府衙门,还是收押在大理寺。”

程嬷嬷连忙应下,过了一会儿,狐惑不解地问她:“夫人这是作甚,难不成还要跟陛下对着干?”

高氏摇了摇头,并没像往常一样将心底的打算,提前告知她。

第二日午后的时候,姜元进府禀报。

得到准信后高氏叫人立即为她换上朝服,再命人套车,往紫禁城方向驶去了。

养心殿旁边的东暖阁里,香烟袅袅,如丝如缕。

原本寂静肃穆的殿内,此刻却传来如雷鸣般的怒吼声。

“…···不用再说了,别以为朕不知,你到底打的甚么主意!”登基不久的梁武帝,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怒火,朝他小女儿咆哮道。

高氏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眸子,朝父亲跪拜下去:“女儿承认有私心。可这也是为咱们高家百年帝业着想,您想想看,齐三将军阵兵西北,您还真能一怒之下,将齐氏一族给灭了?!况且他们三房家眷子嗣全不在京里,就是算处决了他嫂子、侄儿和族人,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授人以柄,激起西北军士反抗朝廷的斗志。”

高世海听到这里,霍然抬起头来,盯着女儿不语,过了半晌才问道:“那么你倒是说说,父皇到底该怎么办?”

见父亲松了口,高氏心里一松,面上不敢露出半分喜色,接口道:“只要宁国公一脉还在,齐家军若是敢反抗,将会被天下人指脊梁骨,说他为了一房之私,置祖宗坟冢和嫂子侄儿于不顾。咱们何不抓住此次机会,用郑氏的过失逼得他们让步?”

听到女儿清楚的分析,高世海顿时冷静下来,不免有些踌躇。

京里如今形势严峻,的确不宜再大开杀戒了。

他原先打算将齐氏一门灭了族的,不过听女儿这一提醒,到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邵氏一门就是前车之鉴。

他的本意原不过是想将女儿逼回来。

“你还要替那人守节多久?”沉吟良久,高世海哑着嗓子问道,“现在连个假儿子都没了,你还守哪门子的节?”

高氏倏然一惊,怔怔地望着父亲:“您怎么知道的?”

高世海冷哼一声:“若不是太医说,那孩子先天不足,为父岂能容你们胡闹?”

高氏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原来松影苑墙壁涂有令婴儿呼吸不畅的药物,父亲早就知道了。他隐忍至今,不过是想让她自己对上郑氏。朝廷也好拿齐家的把柄。

想通这些,高氏忙跪行至父亲脚边,将她早筹划好的,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齐四郎不是回京了吗?还怕没过继的子嗣?!父皇或许不了解,这齐四郎乃是竹述先生的高徒,若是挟制住他,要稳住文臣这边的阵脚,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高世海听了,连连摇头:“你都烧死他的妻儿了,他如何肯归附?不反目来寻仇就已经不错了。”

高氏仰起头来,望着她的父亲:“他妻儿并未在火中丧身!”接着,她将事情的始末,全都告诉了她父皇。

高世海听了,不觉惊呆了:“此话当真?”

高氏点了点头:“不敢欺瞒父皇。后来,女儿请托大哥,带人到大兴去寻过他们。可惜当时就跑了小的,那是差点逮住了那个大的,后来带着伤给逃脱了。估计也活不成……”

高世海坐回龙椅:“那又有什么区别,你毕竟几次动手,都是想要他妻儿的性命。”

高氏跟着自己站了起来,像以前小时候一样,凑到她父亲跟前,解释道:“此次不是要救他母亲一命吗?再帮他把妹妹治好,算是恩怨两清了。”

高世随即垂头不语,开始沉思女儿刚告诉他的。

见父亲不置可否,高氏又加了一句:“父皇,您最近不是在为撷趣园那老顽固头痛吗?想知道他是真疯还假疯,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不如就此机会,将齐家母子放了,并恢复宁国府的爵位,再让母亲将秦侍郎的长女认作义女,赐婚于他……”

高世海一时没听懂:“干嘛要赐婚于他?若不是他叔父,他们母子有九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见他弄明白,高氏忙又解释道:“您有所不知,这秦氏女跟她表弟定过亲的。您不是怀疑,竹述先生的儿子,是趁着洪水泛滥,给逃走了吗?若是他真是装疯,听到此番赐婚,定然不会再装了。如果真的是疯了,此举父皇岂不是能笼络一帮文臣?”

高世海听了,想也没想就斥道:“胡闹,将他未过门儿媳另嫁别人,还笼络人心呢!”

“父皇您有所不知,”高氏连忙解释,“那秦氏女自幼丧母,从小养在竹述先生身边,跟齐四郎青梅竹马,竹述先生待她跟亲闺女一样。如今她舅父已疯,又是连克两名男子的望门寡,这辈子想正常出嫁,怕有些困难了。再加上年纪也不轻了。您若让母亲收她为义女,给她一个尊崇的身份,再赐婚给她舅父的得意门生。那帮跟竹述先生亲厚的文臣们,哪里又敢对您有半句不满的言语?秦姑娘能嫁给从小一块长大的男人,这不是天大的福气又是什么?!将来,只要她在京中高门一走动,大臣家中的女眷,自然能感受到您的恩德和宽宏大量。”

最后一句,让高世海不解其意:“什么宽宏大量?”

高氏抿嘴一笑,解释道:“父皇您忘了,齐府第一场大火,女儿被人告发后,不是竹述先生暗中鼓动群臣,在朝堂上跟您为难的吗?”

高世海恍然大悟,摆了摆手:“都多久的事了······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算是善待他外甥女了……”

将此事前前后后高世海仔细了一通,最后抬头盯向他女儿:“你就能担保,齐家四小子能接受这门赐婚?”

高氏冷笑一声,不屑地讽刺道:“他当初不肯休妻,是因为老国公爷临终前有交待。如今天下人皆知,他媳妇已经过身。若不接受这门亲事,累得亲娘问斩,那他还有什么颜面,到南楚那边入仕为官?”

这番话让高世海眼前不由一亮,他从龙座站了起来,望着女儿的眼睛赞道:“此计甚妙-!既可试探出竹述那老匹夫,又可以诓住齐家那小子。

为父得到消息,南楚那边,正打算请文曙辉出来组阁,朕之前还担心,天下仕子恐怕都要被他笼络投靠那边去了······若是齐家那小子,真能娶了竹述的外甥女,朕倒是想瞧瞧,朝里那帮不安份的,到底要投靠哪一边!”

见父亲终于转过弯来了,高氏喜得眉开眼笑,又补充道:“待他俩生出孩子,过继到宁国府长房,有孩子捏在女儿手里,就算竹述先生装疯又如何?他还能舍下跟亲闺女一样的秦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