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46章 悦人悦已

第二百四十六章 悦人悦已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应唐将军府上女眷的邀请,一大清早,舒眉就坐上了马车,带着儿子跟表姐一同上门道贺。

时至晚秋,金陵城四下里一片萧瑟。

因齐淑{头次来到南方,作为早她一年的舒眉,少不得要尽尽地主之谊。一路上,她隔着半透的车帘,走马观花似地将沿途的风景,指引表姐观赏。

“那边便是夫子庙,建在秦淮河北岸的贡院街旁侧,有机会我陪姐姐去逛逛。对了,若是逢年过节,那里更加热闹。尤其是上元灯节,不仅河的沿岸点满了灯盏,水上还有不少供游客赏玩的画舫。诗里所说的‘浆声灯影连十里,说的便是这里…···”

“浆声灯影连十里?”齐淑{跟着她重复念了一遍,“姨父新作的诗吗?”

舒眉一怔,顿时傻了眼。她只是随口说说的,难道这时空没有?!

她忙掩饰道:“不是!我在哪本书上读到的,爹爹如今忙得团团转,哪里还有功夫和心境去写诗?”

齐淑{听了,望了她一眼,说道:“你如今不是挺闲吗?没想着弄个什么诗社画社之类的,省得堕了文氏才女的名头。”

知道表姐在打趣自己,舒眉可不敢担这“才女”的名头,忙自嘲道:“才女名头与妹妹无关,我是乡野间长大的,做不来那等风雅之事。操心柴米油盐,着装打扮、吃食赏景我倒是在行······”

见她如此坦白,齐淑{倒不好取笑她了,忙问道:“哪天你带我去铺子瞧瞧,看你卖的到底是些什么宝贝。

听出她对自己店铺产生兴趣了,舒眉立刻来了精神,忙将自己在蒙山谷底的奇遇,告诉了对方。

“祛疤?真那么有效?”齐淑{自是不信,对舒眉的描述产生了怀疑。

舒眉点了点头:“若是日子太久的旧疤·自然要多花一番功夫。不过,新伤效果那是没得说的。是在邓神医屋里一本古籍上看到的方子……”

齐淑{笑道:“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见她还在怀疑,舒眉一把从乳娘手里抱过小葡萄,指着他的额角道:“原先在这里·他有一块疤的。连宫里带出的药膏都没法子除掉,还是我那东西治好的……”

齐淑{听罢,将小团子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他的额角,那地方还真有一点浅浅的印迹,不过,好似正在转好。

对表妹的话·她又多信了几分,忙问道:“你那店铺叫什么名字?”

舒眉嘴角一弯:“姐姐不妨猜猜!”

齐淑{摇了摇头:“你卖的东西,都稀奇古怪的,哪里是我能猜出来的?!而且,你倒是会想,竟然跑去找榴善堂合作,元禧皇后若是泉下有知,非得气地从陵墓里爬出来·找你算这笔账不可······”

被她这么打趣,舒眉哂然一笑:“她创办的榴善堂,不过是想医天下女子的身体·我的产品虽然治的都是细枝末节,好歹满足女子们的内心渴望。对容貌不自卑了,才会认真过活。”

听表妹这番高淡阔论,齐淑{不由怔住了。

若她没有记错,舒眉刚到京城时,就因脸上长得黑,曾被不少人嘲笑过,包括她的堂兄齐峻。

难道是因为失婚,所以她才……

见齐淑{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扫来扫去·舒眉猛然一惊,随即便明白过来,知道对方误会了,忙解释道:“我的铺子招牌取名为‘悦已,,姐姐可知,我缘何独独挑上这两字的?”

“悦已?”齐淑{不由一怔·随后便醒悟过来,试探地问道,“莫不是取‘女为悦已者容,这层意思?”

“非也!”舒眉摇了摇头,“那是悦人,并非悦已。我开这店的意图,就是帮助女子重树自信心。女人这辈子,总共才短短几十年,年轻时打扮得花枝招展,多数时候是想取悦别人。当等到人老珠黄之时,还不一样被冷落,拼不过更鲜嫩的。其实,何必要这样为难自己呢?!还不如开始就抛却那些心思,自己活得恣意才最重要······”

这番言论,把齐淑{不禁吓住了,她忙伸了手去摸舒眉的额头。发现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嘴里还喃喃道:“没发热啊,怎地说起胡话来了?!”

见她还没明白过来,舒眉不由气结,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姐姐以为我是开玩笑的?”

齐淑{眸子一抬:“你是认真的?”

“当然!”舒眉目光灼灼,“好不容易我从囚笼里逃出来,能由着性子张罗自己的生活了,岂能再开玩笑?”

还是没能弄懂她的初衷,齐淑{不■问道:“什么时候你起的心?”

舒眉垂首想了想,然后跟她坦然对视,答道:“就是从马背摔下来,醒过来的那次,我算是彻底想通了。凭什么我的命运,要掌握在不靠谱的男人手里?为什么不能自己作主,去过想要的生活?!”

“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对着舒眉,齐淑{仿佛不认识她一般。

舒眉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当然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姐姐应该知道,我是怎样长大的。本来嫁入齐府,并非我所愿。后来大哥强留,加之我记起堂姐的事····…就暂时忍了下来。你该不会认为,我适合在大宅门里守着那一丈见方的天空,跟一般女人明争暗斗过完下半辈子吧?!”

见她表情肃穆,齐淑{脸上不由凝重起来。

是啊,这丫头从小自在惯了,哪里过得了这种日子。那次她逼大哥写下休书,图谋的就是出府吧!

难怪此回,她的态度如此决绝,硬是说服姨父给她撑腰了。

想到这里,齐淑{不禁同情起堂哥来。

见表姐不言语了,舒眉心里松了口气。

休书已然送达燕京,齐府的人自是再没颜面纠缠了。她唯一对不住的,就是对自己一直不错的姨母和表姐。

若是能争取她们站在自己这边,到时便是郑氏回心转意,想要来跟她争夺小葡萄抚养权,也有三房这几位亲人,站在自己这边替她说话了。

同情归同情,齐淑{还是舍不得表妹从此离开齐府,她思忖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由头,想替堂哥挽留住她:“话虽如此,可是,若是小葡萄长大了,他想要个正式的身份怎么办?人活在这世上,是不能离了宗族的。若他跟着你,将来求功名、娶妻生子······”

“所以,我让爹爹让他入了文家的祠堂。在大楚朝,文氏一族的名声,应该不低于你们齐家吧?!”舒眉并不为所动。

她想得很清楚,幸亏表姐那次将火烧竹韵苑的事,早已闹得满城风雨。而高家为达目的,拆散他们夫妻的事,在不久的将来,真相定会广为人知。

到时,社会舆论会站在哪一边呢?!

在这事上,她不仅没任何责任,还能取得广泛的同情——毕竟齐峻再婚之前,并没见到她的骸骨,这事实谁也不能抹杀。

齐淑阝里能知道,表妹自从走出齐府,就早断了跟她堂哥纠缠的心思。她还在一门心思挽留这对夫妻。

舒眉也知现在不是解决此事的好时机。毕竟,齐峻不在跟前,没法子当面锣对面鼓地想清楚。

反正时间还长,等齐府的人找上门来再说。

她正要抛开此事,就听得马车外头雨润禀报:“小姐,唐府到了……”

当舒眉母子走进大厅时,堂上顿时出现短暂的静寂。过了大约几个瞬息,屋里重新热闹起来。

唐夫人亲自迎了上来:“小葡萄又长大了些,越发雪团可爱了。

她长得慈眉善目的,又特别喜欢孩子,每次见到小家伙,都要过来逗他一逗。

这不,见小葡萄望了过来,她伸出臂膀,要从舒眉手上接过他。

“快快叫人啊!”舒眉拍了拍儿子的后背。

小葡萄应地奶声奶气喊了一句。

此时屋里其他宾客,见到这孩子可爱,纷纷凑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逗起小家伙。

等这拔人潮过去,舒眉被表姐拉到了一旁。

“是不是每次你们出现,都是这样?”齐淑{好奇地问道。

舒眉笑了笑:“可不是怎地!谁叫这家伙长得又白又胖,是人都想来捏他一把……”

齐淑{忍不住掩嘴发笑,跟着她打趣道:“没人怀疑,你抱错孩子了吧?!”

舒眉一怔,脸不红眼不跳地回敬她:“幸亏我这两年来,白了不少。若还是在燕京那会儿,恐怕不少人会那样以为。”

见她连自个的肤色都能拿来取笑,齐淑心里稍稍安定。

看来,四哥另娶,并未对她在心里上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是,就在宴会散席后不久,舒眉遭遇的一桩事,让齐淑重新修正了她的看法。

推荐好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