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53章 受宠若惊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受宠若惊

■自从跟雨润陈清厉害,她倒是不再抗拒这门亲事。

舒眉由此放下心来,算是完成施嬷嬷一桩心愿。

在文曙辉父女的帮助下,齐淑在金陵城也找好宅子,只等将她远在燕京的公婆接来后,一家在南方就定居下来。

事情办妥后,齐淑{便着急起程。

想到对方年幼的儿子,舒眉没有多加挽留。

同为人母,她曾经历过与儿子长时间分离的苦楚,自然知晓那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在驿站送她上路时,舒眉有些不舍,再三叮嘱她路上小心。

齐淑{了然一笑,自信满满地答道:“妹妹就放心吧!经这样一乔装,没人听得出我的。到山东后再渡海,转眼功夫就到地方了。

舒眉想到山东未必太平,不由叹道:“若是时间充裕,其实从海上过去是最好的。”

齐淑{忙解释道:“今日不同往日了,你没听到姨父收到的消息吗?邵将军大胜,山东境内如今没问题了

。再说了,姐姐从小跟兄长们练习骑术,策马扬鞭可比某些人快多了。想抓住本姑奶奶,怕是没那么容易。”

说她,她将拿马鞭的双手往腰间一撑,英姿飒爽的模样,让舒眉不由笑出声来。

“若是有面令旗,姐姐莫不要学那穆桂英,挂帅上阵杀敌了?”舒眉忙不迭地打趣她。

“可不咋地?!“齐淑{爽朗一笑,”你是不知道,在辽东,还真有女将军来呢!你别忘了,咱们祖母都是那里出来的。虽说称不是将军虎女,倒也都是出身武将之家……”

舒眉转念一想,确实如此。遂没再说什么,望了一眼跟在表姐身边的护卫,再三交待:“好好保护你家奶奶的周全·道上若有什么事,找沿途的地方势力帮忙。”

她又对齐淑{道:“听爹爹从林世叔得来的消息,江淮至胶东一带如今都被反梁的势力占据了。虽说他们不定跟姨父相熟,可基于敌人的敌人·可以联合的原则。若是有什么事,想来他们也不袖手旁观。”

“知道了,你赶紧回去了,小心小葡萄寻不到你的人,到时又闹得四邻不安。”齐淑{忙催她留步。

“唉,这孩子,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赶路。不然,今儿就把他带出来送姐姐了······”想到儿子的毛病,舒眉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想那黏人的小东西,齐淑{莞尔笑道:“这性子将来定非池中之物,咱们齐家什么时候,也出个状元郎也好,本来,四哥是极有希望的。(燃文)”

随即·她便意识到此话不妥,抱歉地望了表妹一眼。

舒眉嘴角微扬,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道:“没事·总归他是孩子的生父,这是回避不了的事实。不过,以后他在外祖身边教养,又有小弟这位小大人带着,便是想偷懒都不成了。且先让他轻松几年,等握得住笔杆以后,再把他关进学堂去。定不能让那小子,堕了文家的名头。”

齐淑{不禁愕然。

想到此番离开,再回南方起码是半年的事了,她有些不放这对母子·忍不住嘱咐道:“见到大舅舅后,替我跟他问声好。还有,你表面上虽然跟齐家断了关系,还我听你姐夫说,四哥之所以被高家缠上,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们要把困在燕京…···”

“还有这事?!”舒眉诧异地抬起头来。

齐淑{点了点头:“具体是因为什么,你姐夫怕我招来危险,遂没有就明说。他让我转告你,四哥不会随便扔下你们的······还有,金陵城中虽然治安不错,可也要防着高家狗急跳墙······尤其是他们如今在战事上连连败退。”

“听说燕京的皇族,已赶尽杀绝。他们下步会不会派人手南下?”齐淑{担忧地望了表妹一眼。

舒眉顿时领悟过来。

“谢谢姐姐提醒,我会小心的。”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说完,齐淑{扬起马鞭,带着几名随从,就踏上了北归的行程。

望着表姐的身影,消失在官道尽头

。舒眉心里只觉空落落的。

几乎没太多时间,供她多愁善感,紧接着就到了年底。

帮着父亲忙完认为义女的事,接着便开始张罗雨润出嫁了。

之前托林夫人替她找婆家时,舒眉就像他们父女的意思告诉了对方。根据舒眉提的要求,林夫人安排了好几人选,舒眉少得陪雨润暗中一一挑选。

林家介绍的,多为林将军麾下的低级军官。

听说是文尚书府里出来的,从小陪着曦裕先生独女一起长大,不仅断文识字,还会看账管生意,不少人也不嫌弃雨润之前出身低微,纷纷表示出求娶的意向。

最后,雨润自己相中了一位来自她家乡梅州的小伙子。

当那名叫蒋勇的年轻人,被带到她们父亲跟前时,又让长辈亲自考查了一番。

待将人送走后,文曙辉捋了捋颌下的短须,私下对舒眉打趣道:“你们眼光不错嘛!早知如此,为父就不担心你了······”

舒眉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不知她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文曙辉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早知道如此,爹爹当年对齐府允婚的。”

又来了?!舒眉不由抚额。

这都是哪跟哪儿啊!

若是早知堂姐出意外,连朝中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压根不该进京,那就不会遇上齐峻了。

世上女子最没法后悔的,便是嫁错男人。不过,如今她跟爹爹团聚了,并有了一份自己的家当。有亲人的庇护,想来日子不会再难捱。

等这阵风头混过去以后,把儿子和小弟带大。至于燕京那些不值得再记起的人和事,就让他们都湮没的记忆深处吧!

舒眉这想法显然太过乐观,没过多久,在南楚皇宫里一次宫宴上,让她陷入两难境地。

那大年除夕一家团圆后·第二日天还没有亮,文曙辉便早早起来了。收拾妥当之后,他便坐上官轿朝皇宫行去。

直到傍晚的时分,宫里派宦官出来颁旨·说是陛下开恩,要与民同乐,请京中三品以上的官员的家眷,进大内去参加宫宴。

舒眉不知发生了何事,一面派人偷偷去林唐几家打听,一面命管家把传旨的公公请得坐下来奉茶。

“请问这位公公,陛下为何突然下了这个旨意·照说圣上年纪尚小,莫不是太后娘娘有什么吩咐,让民妇去办吧?!”

那姓赵公公觑了她几眼,过了好半晌,才抱手向皇宫的方向一揖,尖声尖气地解释道:“太后娘娘没别的意思,就是在宫中呆久了,有些嫌闷·想要找几位夫人太太去说说家常话。年前的时候,知道大伙都在忙。这不,特意挑了大家都闲下来的时候。”

听了这话·舒眉不由怔然。

大年初一,哪里会闲下来?不说安排年饭,就是做第二日走亲访友的准备,都能让主母们忙得脚不沾地

可这话不好当着一太监的面说出来,毕竟她还不知被邀进宫里,到底是何种目的。不能把事情办砸了。

没一会儿,派出去暗中打听的人回来了。

说是几家高官的女眷,都在邀请之列。

她们府里的马车已经起程了。

舒眉想到爹爹还在宫里,遂放下心里的疑窦,坐在轿上就跟着那位姓赵的公公就朝皇宫方向行去。

金陵不亏是六朝古都·这里皇宫丝毫不逊色于燕京的那座紫禁城。

巍峨的殿宇飞檐,红墙碧瓦很是气派。连宫门外那几苍劲的巨树,都能看到很有一年头。

即便坐在轿子里,舒眉也不敢随便张望,垂着首便跟赵内侍进了宫门。

穿过一道又一道宫门,她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外头一声呼喝:“要入内宫先停轿检查。”

接着,就有人来掀起前面的轿帘,把她请了出来。

舒眉眼前一亮,只觉眼前的这座宫宇,修得甚是气派,以她两世为人积累的见识,这座宫殿气势宏伟,定是用来招待贵宾或群臣的。

果然,她下轿没多久,林府和唐府几家女眷也跟着到了。

舒眉跟在林唐两位夫人的身后,在宫娥的引领下,踏上宫殿前面的白玉台阶。

待宫人朝里禀报过后,就有年纪更大些女官,将她们引进殿内。

进去之后,舒眉跟着前面的人,在宫人的指引下,朝高座的那位衣饰华贵的妇人行礼。

待所有动作完成后,她们便被赐了座。舒眉的资历浅,被排在最后几席。

可就连这样,也没逃掉被点名的命运。

“哪位是文大人的千金?”随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随后响起。

舒眉连忙出列,朝前方又行了一礼:“禀太后娘娘,臣妇在此。”

“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舒眉依言抬起来头,见到严太后的面相吃了一惊。

随后,便记起父亲之前告诉她的。

说是如今坐在南楚朝的太皇太后,是陈王的母妃——睿宗皇帝的妃子。陈王一家只逃出当今圣上和他的祖母。

是以,南楚后宫如今执掌凤印便是这位老太后。

舒眉还在愣神间,就见太后娘娘从凤椅站起身,对两旁的诰命道:“……果然不同凡响,能深明大义,毅然休夫,哪是寻常女子办得到的?”

舒眉受宠若惊,正要还解释两句,便听得严太后继续道:“如此烈性女子,不该孤独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