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71章 杯弓蛇影

第二百七十一章 杯弓蛇影

金陵城南面通清门外的太平里,位于紫禁城和应天府中间,因其所处位置四通八达,交通便利,故南楚的朝中重臣大多聚居于此。

官拜太师的林隆道的住处,便占了这太平里三分之一条街。

文曙辉寿诞后的次日,接到赐官太傅的圣旨,心里难免有些忐忑,遂前来拜会同僚林隆道,想问清到底是何缘故。

听到他来了,林隆道中断对儿子庭训,带着众人迎出二门外。

“曦裕兄怎地有空上此?”一见到文曙辉,林隆道便亲热地将对方迎进书房。

因涉及了朝堂之事,两人少不得将闲人遣下,闭门开始讨论此事。

直到掌灯时分,文曙辉才告辞离开。

林家长子林茂宏,从仆妇口中得知访客已经离开了,前往书房,到爹爹跟前问安。

一见儿子来了,林隆道忙招呼他过来:“宏儿,你来得正好,为父要几句话要交待给你们兄弟几个。”

林茂宏一怔,忙道:“那儿子把二弟和三弟叫来。”

林隆道摆了摆手:“不必如此麻烦。此事不宜声张,还是你这做大哥的记在心里头便成了。”

说着,他便门口的护卫好生守着,莫要放任何人进来。

父亲这副表情,如此大的阵仗,林茂宏心里一紧,知道父亲下面的话,事关重要,忙肃了表情,竖起耳朵打算认真对待。

见儿子摆出这副架式,林隆道不由笑了,拍拍他的肩头道:“说起来,于咱们府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既然大内那里,有人开始动作了,咱们少不得防备一二。省得牵扯了咱们林氏一族身上了。”

这话让林茂宏一头雾水。问道:“大内里面怎么了?”

林隆道想到许多事还要长子配合执行,便把他各方探知的消息,都告诉了儿子。

“严家不知从哪儿晓得,当年宫中大火时,不仅四皇子失了踪,就连玉玺也一同不见了。所以,他们便想试试文家……”林隆道一语道出其中关键。

“啊?!”林茂宏有些讶然。

因他是嫡长子,从小被封为世子,及冠前便跟着父亲学习参详政事,自然知晓朝堂争斗的凶险。而父亲跟齐文两家的态度。着实让猜度不透,就此机会他一并问了出来。

“爹爹,您的意思是。咱们府跟文家走得近,将来也会被怀疑?”林茂宏道出心疑问。

林隆道沉重地叹息了一声,道:“都是孽债!当初咱们几家结盟之事,不知怎地被严家自知了。因四皇子遭遇不幸,咱们不得不改弦更张。偏偏齐家老小被高梁绑住了手脚。北边有人趁齐峻南下,派人细作到我朝散布流言,说传国玉玺在他手里。这不,连你文伯伯也怀疑上了……”

“文家姑奶奶不是跟他已经和离了……为何还会扯到曦裕先生身上?”林茂宏毕竟年轻,这里面的道道,他怎么也琢磨不透。

林隆道斜睨了儿子一眼。转身回到案后圈椅上坐下。

“话是没错,但大内那边以为他们夫妻翁婿作戏呢?不过也难怪,连外孙都生了。能不怀疑吗?这不,引齐家那小子到秦淮河上,就是试探一番的。”

“试探?!”林茂宏更加不懂了,“用这个试探?能试出什么来?”

林隆道盯着他的眼睛:“你猜,他们用什么引齐峻到河上的?”

林茂宏忙摇头:“儿子从小被母亲管着。从来不到那种地方去。哪会知道,风月场所惯手的伎俩?”

林隆道听了这话。朝儿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派人告诉齐峻,说他的一位庶妹,在燕京之乱时,被挟持到南方,后来又被拐诱到画舫上,沦落风尘了……”

林茂宏一惊,倏地从座上站了起来:“是真的吗?怎地文家没发现的?”

林隆道不由失笑:“这话当然作不得数。若真有那事,你麾下的暗卫是吃干饭的?眼皮底下的事都没能耐查出来?”

听了父亲的打趣,林茂宏赧然垂下头。

林隆道继续道:“出此下策的,无非是想试探试探齐峻真舍下他儿子,还是配合文家父女做戏。”

听到这里,林茂宏一头雾水:“他为何要做戏?”

林隆道长叹一声:“天下纷乱,各地诸候并起。占据山东的邵将军就自立了,齐三将军阵兵西北,据说如今也失了踪,咱们南楚金銮殿坐在帘子后头的那位,难道不怕齐家自立?!再加上曦裕兄对出仕一事的态度,甚是敷衍……”

“儿子懂了,他们是怕齐文两家重新联盟,自立为王,扔下他们祖孙俩?”听到这里,林茂宏才算明白,忙一语道破天机。

“没错!所以,之前严太后托你母亲做媒,想将文家姑奶奶许配给她娘家族侄孙。明着看是想留住曦裕兄,实则是想绑住文氏父女,同时斩断他们跟齐家的联系。”言到此处,林隆道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既想用他,又要防着他……前日里进宫,太后娘娘私下召见为父,言词间就流露过这等意思。为父当时没有搭腔……”

林隆道言及至此,林茂宏哪还有不明白的,忙跟父亲问计:“爹爹,您要让孩儿做何事,尽管吩咐,茂儿定会管束好弟弟妹妹,不让他们给家里招祸的……”

见儿子终于开窍了,林隆道颇感欣慰,随后便吩咐道:“这些日子为父想清楚了,既然现在形势不明,严家那边又是这种态度,林氏一族毕竟是前太后的娘家,理所当然被人猜忌。跟严家薛家小辈打交道时,要万分小心。曦裕的小儿子,就因跟薛家三公子打了一架,为人谨慎的他,还特意带了儿子女婿亲往道歉。这不,第二人就封太傅拖住了他……”

林茂宏听了不由错愕,他怎么也没料到。宫里这个封赏,原来有这种深意在里面。

“俗话说,忠臣不事二主。这样一来,即便将来齐家起事,翰林出身的曦裕兄怎可能再改弦更张?!”林隆道又补充道。

林茂宏撇了撇嘴,颇不以为然:“儿子觉得,那倒不一定。竹述先生还被伪梁招安了呢?高家还公然谋权篡位了的……”

林隆道摇了摇头:“这些毕竟是诡道,上不得台面的。历史上哪位外戚篡位的,朝代长久过的?”

林茂宏不由陷入深思。

没过多久,文曙辉这位新就任太傅。便对小皇帝项昶开展了帝王之术的教导。并就他放任侍卫太监出宫为难他前女婿,在王道诡道的层面上,予以了暗中劝谏。

这日。位于紫禁城西北角的佛堂里,香烟袅袅,一片沉寂。

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殿内的观音像前面打坐的老妇,倏地张开眼睛。跟在身边侍候的女官问道:“是不是打探消息的回来了?”

旁边的姑姑福了一礼,悄无声息地出去了,没过半盏茶的功夫,又返回殿中,对她禀道:“启禀太后娘娘,小莫子回来了。说是文太傅教完今日课程,已经离宫了。”

严太后点了点手,从地上的蒲团上站起身上。吩咐道:“去,把那猴崽子给叫进来,哀家倒是想听听,昶儿今日学得如何。”

那名女官听了吩咐,忙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便领了一名十几岁的小太监进来。

那名叫小莫子的公公被带后,扑嗵一声跪倒在太后娘娘跟前。向她请安行礼。

严太后头也没抬,吩咐他道:“起来说话吧!”

“喳!”那小莫子从地上一骨碌地爬了起来,退到了一边。

严太后抬眸觑了他一眼,问道:“说,今日在新师傅跟前,陛下学得可还好?”

小莫子闻后一惊。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的,让他如何回答?

可是,对面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不容他的片刻迟疑。小莫子灵机一动,忙答道:“听先生说,陛下基础还在,只是前两荒废了一些,要捡起来不算太难……”

严太后听后,嘴角微动,心里暗道:这是在说昶儿底子差罗?不过,也难怪他如此评价。

以前在燕京时,前面有几个哥哥护着,昶儿他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因为晚来子,昶儿身子骨较前面两位要弱,儿媳陈王妃把这小儿子疼到心里去。每每从学堂回来,都要将他身边的小厮找来询问一番,生怕儿子被学业累着了……

想到这里,严太后抬头:“还有没有说些别的?”

小莫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摇了摇头:“奴才记不起来了,先生让陛下就《论语》中的什么‘荡荡’,什么‘戚戚’写一篇感想来着,陛下正在发愁呢?”

“哦?!”严太后顿时来了兴致,不由好奇地问道,“陛下是怎么反应的?”

小莫子苦着个脸,哀声叹气道:“陛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的,正在犯难呢!”

严太后疑窦顿起:“文家小公子呢?难道没有来?他不是昶儿的伴读吗?”

小莫子忙解释道:“太傅说,文公子前日里犯了错,正关在府里闭门思过呢!”

严太后“哦”了一声,又问了几句,便把人打发出去了。

殿下无其他人后,她长长叹息了一声,对身边心腹女官道:“你瞧瞧,这就犯倔了……给咱们摆脸色看呢!”

PS:

零点左右还有一更,明早起来看吧!

顺便推荐朋友作品:

小因缘:穿回民国又重生,前世虐我?今生打脸!

《修仙在星际》地球东方修真界风云人物青瑶仙子误入星际。不想魂飞魄散?青瑶,一入星际迷人眼啊!淡定淡定,勿失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