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74章 借力打力

第二百七十四章 借力打力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显然,番莲没料到舒眉把她叫来,问起却是这个。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之事。尤其跟四夫人刚吵完没多久,四爷就让对方抓住了嘲笑他的话柄。番莲只觉一张脸,仿佛被泼上了辣椒水,一片火辣辣的。

心里面却暗自叫苦。

四爷耶,您说您流连勾栏也就罢了,还偏偏闹得满城风雨。本来四夫人就不待见你了,不想小少爷多跟您接触。

这下好了,名声传开后,不是更加有理由不让父子见面了?

腹诽到这里,番莲突然想起,她暗中打探来的内幕。

看来,今日之事,只能由她来替四爷遮掩了。总不能辜负国公爷生前的嘱托吧?!

只见番莲向舒眉福了一礼,恭敬地答道:“回禀姑奶奶,此事奴婢略有耳闻……”

见她倒坦白,舒眉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之前,雨润不是把几盒珠宝首饰让你转交给他了,怎地?连那两匣子东西,都不够让他‘赎身’的?”

旁边的雨润,一听到“赎身”二字,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见舒眉讥讽四爷,番莲脸上讪讪地,忙解释道:“奴婢替您还回去了,可四爷说,让奴婢先保管着,等小少爷娶媳妇,将来再给少奶奶,他没有收下……”

听了这话,舒眉一愣,不由跟雨润对视一眼。

“那后来呢?也没见你拿这东西去赎人啊?这又是为何?”想到齐峻此番南下,确实有些蹊跷,舒眉盯着番莲的眼睛,不让她的片刻躲闪。

番莲神情一滞,忙解释道:“这东西是宁国府代代相传的传家宝,怎能拿到外面,进那种肮脏的地方。由一些腌臜的手摸来摸去。”

番莲说得义正辞严,倒让舒眉有些问不下去了。

听到这里,雨润明白过来,小姐到底想套出什么话来,忙接口问道:“你们爷来南边,说是来看望小少爷,却并没打算接他北归的意思。他此番前来,到底是为了何事?”

番莲微怔,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见雨润替自己把话问了出来,舒眉暗中松了口气。只见她抬起头来,盯着番莲,仔细留意她的表情。

“他……”想起齐峻临走前的交待。以及最近外面打探出来的消息,番莲机灵一动,胡乱编了理由。

“在燕京时,有人说在金陵的秦淮河上见到过四姑奶奶。爷恐怕是为了寻她,才匆匆赶到南边来的!”

“四姑奶奶?齐淑娉?”舒眉不由凝眉沉思。

那晚她离开得较为匆忙。只顾得上到荷风苑去找芙姨娘,倒把住在庵堂的齐淑娉给遗漏了。

待她九死一生从山东归来,又遇上南楚的一些纷纷扰扰,确实再很少想起这人。

齐氏姐妹除了自己的表姐,其他几位命也够苦的。

若是齐峻来寻他妹妹,这事也说得通。

只是。若齐淑娉真在金陵,为何过了这么久,她不来找自己呢!

是了。她回来后不久,北边便来齐峻被北燕招为驸马的消息。她是不好意思上门吧!

舒眉抬起头来:“可有结果?”

番莲嗫嚅道:“若是有结果,爷也不会被人诓到画舫上去,被人设了‘仙人跳’!”

原来他是被人设计的。

不过,他不是久历风月场所吗?怎地年纪越大。警觉性越差了?

本还要问上几句的,舒眉倏地发现。番莲双脚在地板上不停地挪动,似是很紧张的样子。

她跟番莲相处的日子也不短,此时对方的举动,让舒眉立即意识到,眼前这人在说谎。

说谎又如何?总归齐府的事,今后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若不是温氏跑来告诉自己,她连画舫上的事都不清楚。

想到这里,舒眉突然有了个主意。只见她对番莲道:“国公爷临走前,把你们交到我手里,我很惭愧没保护好齐家姐妹。这样吧!为了将功赎罪,你今后就留在金陵城里,帮我在这里明查暗访,寻找四姑奶奶的下落吧!也算我给国公爷一个交待。若救回了四姑奶奶,也算功德一件,如果他泉下有知,想来也不会责怪于我……”

“这……”番莲迟疑了。

四夫人伤好之后便要远行,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但刚才她这番的意思,便是让自己以后留在金陵,不要再跟着她了?

想起齐峻给她交待的任务,番莲一时之间踌躇起来。

若没自己跟着,这四夫人将来跟齐府真的没关系了。可要继续跟着,她作为宁国府的暗卫,齐氏一族的世仆,四房两口子都和离了,她确实没理由还赖在文府不走。

若不是夫人念在她参与护送小少爷南下,给她几份薄命。自己怎么可能还留在文府。

天底下恐怕没有女人,会容忍此事发生吧!

毕竟自己一现身,立马便会提醒四夫人,她跟齐家人的纠葛和所受的屈辱。

现在用这法子委婉赶人,番莲才发觉,对方其实已经忍得够久了。

旁边的雨润此时也明白了,此话舒眉背后的意思,她跟着劝道:“番莲姐妹一心为主,忠心可嘉,小姐您为何要……”

舒眉摇了摇头:“四姑奶奶下落不明,我是有责任的。只是现在我既当娘又当爹,精力有些应府不过来,只好辛苦番莲姑娘了。”

雨润摇了摇头,正要以小葡萄的安全为由相劝时,就听门外有人禀道:“禀姑奶奶,少爷领着小少爷回秋实院来了……”

舒眉一见儿子回来,忙朝番莲挥了挥手:“就这样决定了,你哪天寻到齐淑娉,你哪天再回到小葡萄身边。想来,你之所以留下来,是为了他吧?!”

番莲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接着,心里便开始暗暗埋怨自己。

看你找的什么烂理由?!

这下好了,连小公子身边都不能呆了。回去之后,这如何跟四爷交待。将来到地下,如何面对国公爷齐屹和自己的亲妹子优昙?!

一时之间,番莲脸上胀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像开了彩帛店一般。

舒眉却没理睬她这些。

小葡葡进屋后,她便专门应付这似得了多动症的小人儿。

“娘亲,您什么时候替葡萄画蝴蝶啊?我来要把它升上天,去找回丢掉的那只……”小家伙记性不错,一逮娘亲就要对方兑现承诺。

听了儿子的童言稚语,只觉心中积压的郁气一扫而光,舒眉忙学着他的嗲嗲的声音,回答道:“当然得等你一起来画啊,娘亲不认识你先前那只,你得画一些它熟悉的,不然飞走的那只,怎么会认出是你派它出来找自己的?”

小葡萄听了这话,一时愣住了。

这显然超出了他理解范围之外。小家伙思忖半天,才幽幽地说道:“那咱们就照着飞走的那只画,若是它见到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肯定会认出来的……”

小家伙歪着脑袋,一脸紧张地瞅着母亲,生怕这主意被她否决了。

舒眉先是没在意,仔细一琢磨,发现这小家伙懂得思考,自己想办法了。她顿时激动得跟什么似地,揍住儿子的小胖脸,就是一顿猛亲。

“小葡萄真是聪明,都能想到这种巧妙的法子了……行,明日等你端砚姑姑把颜料备齐了,咱们就开工画蝴蝶……”

得到母亲的肯定和承诺,小家伙顿时兴奋起来。

只见他拍着小胖爪,跳到地板上,跑到他小舅舅身边,显摆道:“舅舅,舅舅,小葡萄明日就有新蝴蝶了。这次一定打败你的蜈蚣。还能把旧的那只给找回来……”

说着,说着,他便在地上跳跃起来。

舒眉见到,心里软成一片。

这便是她的儿子,既可爱又聪明,他除了一个不负责任加不靠谱的爹。有哪一点输到人后了?

自己先前的决定是正确的,在孩子还没记事之前,让那人尽量少来影响他幼小的心灵。

等他长大之后,自然能体会到做母亲的一片苦心。

齐峻他但凡做出一点点值得让人同情的事出来,她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

想到这些,舒眉除了怨念,还是怨念。

不过,她还没怨念多久,脚上的伤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时间也来到了夏季。

因气温上升,烈日炎炎,舒眉担心小葡萄身体背不住,遂把出行的日子挪到了秋季。

秋高气爽的,正适合远行。

谁知,还没等她出发,文府里面发生了一件大事,让她不得不重新安排。

——————

朋友力作已完结,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完整的了。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