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76章 无心插柳

第二百七十六章无心插柳

随后,舒眉便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父亲。

“荒唐!”听了这话,文曙辉不禁怒起,跟女儿辩解道,“在宫里,为父教导陛下时,连近身侍候的,都是小太监,连个宫女都不让近身的。哪里容得下此等事情发生?”

听了这话,舒眉不禁错愕,随后跟父亲问道“这是为何?难不成爹爹您,一早就料到这种事了?”

见女儿神情茫然,文曙辉叹息了一声,对舒眉道:“在宫闱之内,咱们文家吃过多少亏?为父怎地不处处小心?别说南楚后宫如今无嫔妃,便是哪天陛下成年了,为父也不会逾矩一步,进不该进的地方,让不合适的人近身侍候……”

文曙辉这话,让舒眉不由想起了堂姐。

当年自己家如何差点灭族的,父亲一直对她语焉不详。

在她还未进京时,从来不在她跟前提及。

平日的教养,也多是顺其自然。

这种生活方式,让舒眉拥有了一个快活的童年。

只是谁也没想到,她还是逃不掉宿命,被卷入了的纷争,搭上了自己终身之事。

不知女儿所想,文曙辉也无意再解释什么,只是吩咐舒眉道:“余下的事,爹爹自会处理。以后,若是大内来旨,召你入宫。去的时候,你带上可靠的人跟着,千万要步步小心。”

舒眉点了点头,心里暗道,何止要步步小心,如果允许的话,自己根本不想跟皇宫再扯上什么关系。

见她还拧着眉头,文曙辉又吩咐道:“金陵的事,你也甭操心了。该准备的,还是得好生准备。这里有雨润和她夫婿。还有你林世叔在呢!出不了什么事的……”

舒眉顺从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心里面却在暗下决心,怎么着也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才能放心离开。不然,便是在路上,她也是会不安心的。

雨润随后便赶来了。

对于舒眉提的要求,她倒没片刻迟疑。

“放心吧少年之烽火岁月!小姐,如今咱们店里,金陵城大户人家内宅的秘密,没有瞒得过我的!谁家小妾有狐臭。谁家公公那方面不行……唉,她们把咱们店的产品,快当成观音娘娘玉净瓶里的圣水了……小姐您当初教我。一只手涂上美白养颜胶,另一只手不用涂。若不是这样对比,宣传效果哪会有此般好?现在,这张脸啊,只要是以前燕京见过我的。没有不感到惊奇的……”

舒眉听了,不禁哑然失笑。

没想到,当初的无心插柳,让这悦已阁如今成了官眷和世家夫人们的八卦消息聚集地。

如果是像现代社会那样,允许开设娱乐报刊,她再培养一支狗仔队。那她不是可以尝试当娱乐传媒大享,坐在屋里数银子了。

不过,自从她爹爹封为帝师后。为了顾全文家的面子,舒眉鲜少亲自出门张罗了。全都交由雨润打理。对外声称,这只是她嫁妆产业,为小葡萄将来娶媳妇备下的。

第二日天刚亮,雨润便匆匆赶来了。她一进入秋实院。见到舒眉的面,就示意屋里侍候的人退下。

“小姐。你说的那人,雨润托人还真打听出来了。”她环视了四周,凑近舒眉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哦?!”舒眉眸光一亮,扫了屋里一眼,拍了她的肩头,“跟我来,咱们到花园的亭子里说去……”

雨润知道她的避忌,点了点头跟随她出去了。

她们刚一离开,小萄葡的乳娘吴氏,便从耳房里转了出来,问在外间忙碌的端砚:“姑娘,是谁啊?大清早的,也够勤劳的。”

端砚忙着收拾妆奁,头也没抬地答道:“还不是雨润姐姐。”

吴氏一听是她,脸上便起了一丝异色。

“莫不是铺子上出了事,看这火急火燎的……”她讪讪笑道。

端砚此时正转过身来,瞟了对方一眼,朝床铺走去:“才不是呢!店子的事,雨润姐现在都烦姑奶奶了。”

听了这话,吴氏心里一惊,面上却不露声色,问道:“莫不是为出行的事?姑奶奶过两天便要出发了……”

“不知道!主人家的事,不是咱们奴婢该打听的,吴妈妈若是感兴趣,不若等姑奶奶回了,你亲口问她?”

端砚给她吃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听了这话,吴氏面上有些挂不住,讪笑道:“我哪里爱打听姑奶奶的事。只不过,客院住的那位卫嬷嬷,前日到我跟前问起,说姑奶奶为何还不启程,再迟就赶不回金陵过年节了……”

端砚收拾完床榻,转过身来,怔怔地盯着她:“为何她要来问你?姑奶奶不是托人告诉她了,过了小少爷的生辰,马上就出发……”

吴氏被她看得不自在了,忙掩饰道:“她的意思,恐怕是想借我之口,催促咱们姑奶奶早日启程吧!”

端砚不疑有它,接口道:“急催也没用,小少爷的生辰要紧。说起来,妈妈应该比砚儿清楚,小少爷自打出生起,就没怎么正儿八经过生辰。舅老爷接他们的急切心情,咱们近身侍候的,当然都能明白……”

吴氏一听这话,忙点头应和:“可不是怎地,你不知道当时在大兴庄子上,有多么凶险……接着,吴氏便开始长篇累牍地讲起,她当时跟雨润他们,如何护着小少爷逃出来的。

虽说端砚是文家开府后,新近买入的丫鬟,可吴妈妈这番老生常谈,她都快听起茧子来了。见吴氏又开始表功,她掏了掏耳朵,对吴氏道:“知道了,妈妈你说了多少遍了战血滔天。姑奶奶也说了,等小少爷长大后,定让他来孝顺你……”

被这小丫头一抢白,吴氏脸上有些发烧,只见她掩饰道:“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表功。只是提醒你们,高家那女人,心肠又多狠毒。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端砚睃了她一眼,没有理睬她,心里却在嘀咕:“听雨润姐讲,她可不就是冲着小少爷来的。若是没有这孩子,姑奶奶何必吃那么多苦头?!”

不过,她知道吴氏乃是太师府的林夫人介绍来的。便是雨润没出嫁之前,对这位乳娘也是尊敬有加。自己当然不好拿这话反驳回去。

见问不出什么了,吴氏忙回了小少爷身边。

花园的凉亭那儿,舒眉抿着嘴唇,正听着雨润带来的消息。

“说起来,这薛家小姐,虽是侯门千金,还不如破落户里面的闺女。只是现任建安侯为他母亲赎罪,才把这流落在外的庶妹接回来的。因为有弟弟捏在侯爷手里,叫她往东,她自然不敢往西……”雨润将打听到的内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舒眉。末了,还说了一句:“这七小姐原先在乡下,是有一个相好的。自从被她嫡兄接进金陵城后,便与那边都断了……这些,可是唐二奶奶私下里跟我说的,她还说,那男人她远房表哥还见过……”

不过,她知道吴氏乃是太师府的林夫人介绍来的。便是雨润没出嫁之前,对这位乳娘也是尊敬有加。自己当然不好拿这话反驳回去。

见问不出什么了,吴氏忙回了小少爷身边。

花园的凉亭那儿,舒眉抿着嘴唇,正听着雨润带来的消息

听到这里,舒眉眼前一亮,沉吟半晌又问道:“你能在这两天之内,打听出来这事,算是本事了。想不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将来不当诰命,倒是埋没了人才。”

雨润一听这话,知道是舒眉在打趣她,忙笑道:“这还不是小姐您给我机会。咱们铺子照这么发展下去,将来不同回燕京,就可以挣大钱了。”

舒眉听她提起燕京,不由哑然失笑。

“还惦记得燕京呢?你觉得就以宫中那位的年纪,等打回去,咱们不得白发苍苍了?”

“说起来,这薛家小姐,虽是侯门千金,还不如破落户里面的闺女。只是现任建安侯为他母亲赎罪,才把这流落在外的庶妹接回来的。因为有弟弟捏在侯爷手里,叫她往东,她自然不敢往西……”雨润将打听到的内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舒眉。末了,还说了一句:“这七小姐原先在乡下,是有一个相好的。自从被她嫡兄接进金陵城后,便与那边都断了……这些,可是唐二奶奶私下里跟我说的,她还说,那男人她远房表哥还见过……”

听到这里,舒眉眼前一亮,沉吟半晌又问道:“你能在这两天之内,打听出来这事,算是本事了。想不到,你还有这方面的天赋。将来不当诰命,倒是埋没了人才。”

雨润一听这话,知道是舒眉在打趣她,忙笑道:“这还不是小姐您给我机会。咱们铺子照这么发展下去,将来不同回燕京,就可以挣大钱了。”

舒眉听她提起燕京,不由哑然失笑。

“还惦记得燕京呢?你觉得就以宫中那位的年纪,等打回去,咱们不得白发苍苍了?”

——*——*——

感谢健康阀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

推荐两部朋友的作品:网游之菜鸟很疯狂】玩家成为npc的奋斗之路......

黄金穗:予君黄金穗,君冠我之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