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79章 危机四伏

第二百七十九章 危机四伏

舒眉主仆刚到目的地,被人领到离陛下的行辕不远的地方。

被外面守着太监宫女,例行公事检查一番后,她们主仆几个便被带到一顶小帐里候着了。

“太后娘娘说了,若是姑奶奶来了,先在这儿候着,等里面的太医换完药,再领您进去探望。”那公公尖着嗓子解释道。

不知是舒眉的错觉,还是怎么地,从这位太监无淡无波的嗓音,还有那不带任何感情的语调中,她听出一种看好戏的味道。

舒眉扭过头来,跟番莲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舒眉见到了悟的神色。

听到那位公公离开的脚步声,舒眉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父亲受伤,至亲前来探视,竟然被人挡在了外头。

这事里面,要说没蹊跷,任谁也不会相信。

可是,如今南楚朝皇帝才十一岁,大权都掌握在太后和几位大臣手里。父亲作为文臣之首,没道理谁有这样的能耐,去为难他呀!

舒眉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帐篷外头传来小弟文执初的声音。

“我大姐来了吗?快快带我去见她……”声音里是说不出的急切之意。

舒眉正欲起身,招呼番莲把他带进来,便听得外边一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说道:“着什么急啊!你不是答应过,输了就要给对方当马僮的吗?你今日可别想耍赖!”

谁知文执初听了这话,嗓子略微提高了一些,回驳道:“什么叫耍赖?赢的人是你吗?”

这话一出,那位小少年立即不干了,立即高呼起来:“你怎地不承认了?明明是我先到终点的……”

只听见文执初嘿嘿一笑,解释道:“咱们当初说好的,谁是的马先到。便是算谁赢。咱们出发时,不是彼此换过坐骑吗?你的人虽然先到了,可你的马是我跨下的这匹。你当然是输了……”

那小少年一听,知道上了当,随即忿然地叫了起来:“好啊,你这小文子,竟然打开始起,这埋了坑要阴我的?”

文执初没有否认,叹了口气说道:“阴你又怎样?谁让你开头就不安好心。要不是跟你缠着我,我只出此下策。爹爹哪会担心我,闯进林子里来寻我。他若不寻我,哪会被箭矢所伤?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你的错!”

被他这样一说,那小少爷倒没有吭声。

接着,舒眉便听到帐篷门口,小弟的声音响起:“是我大姐在里面吗?”

守在门口的宫女应了一声:“姑奶奶在这里候旨呢!等一下要去探望太傅大人。”

文执初听了这话,颇不解:“为何还要候旨。爹爹已经醒了,我刚才就从那里出来的。爹爹让我来接大姐的。”

听了这话,舒眉心里咯噔一下。

原来,让她们在这候着,是上面的意思。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

大臣受伤,连至亲的人都不能直接探望。他们还要前面阻拦。

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她还没琢磨出答案,后面一个女子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思路。

“华儿。你怎么还在这儿,文大人在里面静养,外头不宜喧哗。”那声音清脆婉转,听在耳朵里,便让人有一股冲动。想一窥那人的真面目。

“姑姑,是文执初的大姐来了。我陪他来这里接人的……”那小少爷随即解释道,好像刚才的打闹、喧哗都是别人做出来似的。

“哦?姑奶奶来了?她在哪里?怎么不把人接进来?”那女子像刚得知一般,忙朝文执初致歉道,“都是玲姑姑不好,让文大人受累了。”

她的话音刚落,小少年的声音又响起:“姑姑,为何你会到围场去?大伯父说过,这种地方,不是女子该来的。”

那女子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的,还不是陛下命令?!他说不喜欢那些公公阴阳怪气的,非要让我们这些当女官的,整日装扮成公公的模样,侍候在他的身旁。”

她此话一出,外面两小家伙顿时炸开了锅。

“原来是这样啊!玲姑姑,您穿男装确实挺有……难怪入得了陛下的法眼……”是文执初的声音。

小少爷立即反驳道:“姑姑穿女装才好看呢!你是没有见过……”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顿时讨论开了,文执初全然忘了,他出来时打算接他大姐的。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紧接着又加入了一人:“两位爷?陛下正在找你俩,怎么还在这儿磨蹭呢?”

舒眉听出来了,是之前让她在帐子里候着的那位公公。

经他一提醒,文执初顿时想起自己的正事,冲到帐篷门口,把帘子一撩:“大姐,你在哪里?”

舒眉听到声音,霍然转过身来,一眼便将外面的情景,扫在了眼底。

跟在小弟身后的,除了那位公公,还一妙龄女子和一小少年。

那少女生得确实不错,如烟似雾的淡眉,挺直的鼻梁,跟初雪一般皓白的肤色。

听了这么久的“壁角”,舒眉哪还能不明白对面两位的身份。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女子就是那日玉人馆的媒婆,上文府提起的薛府七小姐。这位小少爷,便是跟执初不打不相识的薛杰华。

舒眉在暗地里,思忖对方的身份和动机。没想到,那女子见到她之后,微怔之后,即刻垂下头来,不敢跟她对视。

她既然是陛下身边的女官,怎会跑来给父亲侍疾的?!

舒眉顿感大事不妙。

不会是那小皇帝被人一怂恿,随后就下了旨,把这女子配给她父亲当填房吧!

看她的年纪跟自己不相上下,还是侯门千金。

舒眉脑海中警铃大作。

此时她才明白,为何林将军要派人将她接来了。

舒眉想着,既然大家都已经碰面了,此时当作看不见,显然是不合礼数的。只见她扭头问小弟:“执儿,进来之后,你也不跟大姐介绍介绍,你这两位朋友。”

文执初一听,顿时醒过神来,拉过小少年的手,对他道:“这是我大姐……”他又是扭过头去,对舒眉道,“他是建安侯府的六公子,叫薛杰华,跟执儿一样,是陛下身边的伴读。”接着,他又开始介绍那位女子:“玲姑姑是杰华的亲姑姑,她如今在陛下的昭阳殿当女官,负责照料陛下……”

他的话音刚落,那位被称作玲姑姑的女子,过来见礼,舒眉随后也回了一礼。

大家刚介绍厮认完毕,守在旁边的赵公公突然出声了:“文姑奶奶,咱家过来,是来传太后懿旨的,您有功夫听没有啊?”

这不阴不阳的语气,让舒眉浑身立即起了鸡皮疙瘩,她扭过身来,朝赵公公福了礼:“怠慢公公了。臣妇在这里给您赔不是……”

赵公公敛了异色,嘴角撇出一抹笑意,说道:“太后娘娘口谕,叫你探完太傅的伤势,随后跟咱家去觐见她……”

早知今日此行不会那么简单,舒眉听完后,恭敬地跟赵公公道了谢,又示意番莲把对方送出帐子外头。

番莲重新回帐时,跟舒眉打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淡然一笑,带着文执初就朝外头走去。

要进文曙辉养伤的帐子时,玲姑娘向他们姐弟告辞:“你们一家团聚,我跟杰华就不掺和了,就此拜别……”说着,她矮身一礼,随后朝西面的方向离开了。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更换——

晚风习习,除了偶尔的虫鸣和零星几声蛙叫,秋夜的江面上一片寂静。浅柔的月光铺洒在水面、甲板和人的身上,给夜空平添了几份宁静和柔美。

月上中天,昭示着此刻已是夜半时分。

舒眉站立在那儿,望着水里的明月发呆,已经有好半天。一阵江风吹来,水波荡漾,月影凌乱,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倏地,水里落入一样什么东西,把她吓得猛然一惊,连连后退,被身后的女子一把扶住。

她扭头回望过去,见到丫鬟雨润——一位大她两三岁的姑娘,一直在旁边静静地陪她。

雨润扶稳她后,长长叹了口气,趁机劝道:“小姐,还是赶紧进去吧!若是让嬷嬷知道了,肯定又会唠叨,说奴婢没劝着您了。”

舒眉姓文,乃岭南肇庆府海康知县之女。

雨润在她五岁时到的文家。那年她生母刚过世,父亲怕她孤单,从外面特意买来的。因为年纪相仿,两人差不多一同长大。跟在她的身后,陪她一起念书、练习针黹和学习规矩,一晃六年过去了。

此番进京的前半年,爹爹刚被恢复官职,四年前他从县令位置上罢黜下来。

她的肤色也是父亲罢官后,带着四处游山玩水时晒黑的。几年时间里,父女俩游遍了岭南的神山秀水,西至柳州府,南至琼州岛,都有他们的足迹。结果,她原本白得像雪一样的肌肤,最后晒得跟撒着脚丫长大的渔村妹子一样黝黑。

若不是父亲官复原职,没准她还将继续游历下去。后来,她被关进屋里,跟母亲留下的施嬷嬷学规矩。半年下来,不仅性子收敛了不少,连脸上、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白皙起来,轮廓随之长开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