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9章 故态复萌

第二百八十九章 故态复萌

文曙辉没立即表态,只是朝对方揖了一礼。-》

“多谢侯爷关心!他们姐弟此去,不过是走亲戚,没什么大碍的。再说,小女如今跟齐家脱离了关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高家便有所图谋,也该从咱们几个身上动手。”

文曙辉装着没听懂对方话外之意,一本正经地跟他打起马虎眼来:“倒是陛下那里,侯爷要多上心才是,此次若没有令妹挺身相救,他们的图谋恐怕就成了……”

听他提起七妹,薛博远眸中闪过一丝尴尬,片刻后他敛去了异状,正色道:“可不是怎地?!七妹也是命苦,好不容易被在下寻回,又遇上这种事,这……”想到原先的打算,薛博远不禁扼腕。

若没那晚之事,靠着太后娘娘的懿旨,以七妹的人材,作眼前这人的继室绰绰有余。

举鞍齐眉289

都是那不懂事的,临到阵前被她摆了一道。

薛博远心里后悔不迭,面上却半点情绪没露出来。

文曙辉用眼角余光斜睨着他,生怕对方又提出什么为难文家的提议。

此时,薛博远想着如何把自家从欺君之罪的嫌疑里摘干净,暂时还没想到派谁去盯梢。

文曙辉见他面上并无异样,心里压着的石头放下了一半。

从宫里出来时,他又碰上了林将军,对方邀他过府一叙。文曙辉想到一对儿女明日就要远行,尚有许多事情未交待,他忙推辞道:“家里还有几位,等着我回去交待呢!毕竟,他们明日就要启程了。”

林隆道听到后,顺口说道:“也对!你们父子话别,是有许多事情要交待。隆就不打扰了……”说着,就抱拳跟他道别。

文曙辉犹豫了片刻,让轿夫停到路边,请林隆道下马,立在路旁跟他说了今晚宴席上的事。两人轻声商量了一番,才各自离去。

第二日,舒眉出发时,她赫然地发现,父亲派到给他们护卫,比原先商量好的。多了一倍人数。

她满眼困惑地望向父亲。

文曙辉神色间微感尴尬,忙解释道:“你林叔父怕你们路上遇到意外,所以……”

想到前几日宫里发生的。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托父亲跟林将军道谢。文曙辉瞟了一眼跟着女儿的番莲,心里甚感安慰。

原先,他听闻女儿倔脾气犯了。想要将齐府这位旧奴留在金陵,他心里还一阵担心。

听林将军曾告诉他,女儿身边这奴婢来头不简单,不是普通的婢女桃运花少。他后来暗中也留意过,似是除了比一般丫鬟来得身手敏捷些,没看到哪里特别的。直到舒儿将她潜伏到薛府打探的事讲出来。文曙辉这才恍然大悟,对齐屹顿生感激之情。

从齐屹身上,他不觉想到了红颜薄命的侄女。不由在心里沉重地叹息一声。

临上马车,舒眉发现父亲神情不属。她以为是舍不得他们,忙对他道:“爹爹,有这么多护卫在,不会出什么事的。”

文曙辉点了点头:“倒不是担心这个。到你们大舅家后。暂时不要着急回金陵。为父担心不久后,京都可以要发生大变故。”

舒眉听到这里。忙收回了登车的动作,朝他问道:“会有什么事?爹爹您留在这儿,不要紧吧?!”

文曙辉摇了摇头:“为父乃一介文臣,除非是北梁打过来,我还能出什么事?”

举鞍齐眉289

想到葛曜在文府遇刺的事,还有他那日潜入宫中,做下的那桩事。舒眉不是太放心,临走之前提醒父亲:“爹爹,您有没有觉得,那位葛将军行迹有些神秘?若是您再碰到他,千万要小心……”

这句话让文曙辉颇感意外。

女儿的性子,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不说对方曾几次救过她,就算了平日相交的朋友,她也是真心诚意待别人的。

此时,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让他怎么也想不通。

文曙辉抬起头来,愕然地望着女儿,希望她再多透露一些信息。

舒眉垂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斟字酌句地说道:“葛将军本人倒没什么可说的,是位侠肝义胆的好人,只怕邵将军若是有更大抱负,到时各为其主……”

她的话还没说完,文曙辉便已然明白了。

只见他一抬手,阻止女儿继续说下去:“爹爹知道了,万一真出了你担心的情况,为父会权衡一番的。”

舒眉微微颔首,道:“爹爹您自己保重,万一朝堂上干得不开心,咱们还是回岭南吧!如今女儿铺子生意不错,一家子的生活不成问题。生逢乱世,爹爹还不如隐居起来做学问。省得被卷进那些是是非非之中。”

没料到临行前女儿会跟他说起这个,文曙辉片刻愣忡之后,对舒眉道:“你不用担心爹爹。到万一不行了,为父会撤离的。现在舔居太傅一职,不过是为了帮你林叔父一把,省得他在朝堂上势单力薄。”

想到林府对自己数次援手,舒眉不禁默然。恐怕林将军将众人带到南边时,也没料到横空冒出一个薛家。而严太后为了制衡林家,有意抬举建安侯府。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像他们这种身份的,走到哪里,都免不了卷进这些纷争。

她不禁想起齐峻来。

当初若她劝服了郑氏,齐府一家子南迁到了金陵。不知如今将会怎样一种情形?

可能,到齐府跟薛府一样,成为南楚的新贵吧!

听说,齐峻跟陈王生前关系颇为不错。

当初,郑氏若是知道,南边众臣拥立的君王,是陈王的儿子,不知她会不会当即立断跟自己走?

舒眉这个念头,此刻正被当事人反复琢磨。

“母亲,母亲,您是不是倦了?”一位年轻女子的声音,将郑氏从神游太虚的恍惚中拽了回来仙誓全文阅读。

郑氏猛然抬头,觑了一眼身旁的秦芷茹,嘴角撇出几许笑意:“你有身子的人,都没累,为娘哪里会倦?”

举鞍齐眉289

说罢,她觑了眼小儿媳还没显怀的腹部,喟叹道:“早该搬出公主府了,如今全家人在一起,彼此间也有个照应。就是峻儿,他嘴上虽不说,心里也是担心你的……”

睃了眼守在门边的婢女,秦芷茹莞尔一笑,对婆婆道:“谁说他没说?他每日忙得再晚,都要去公主府跑一趟。媳妇是觉得,宁国府失去那么多孩子,阴气太重不利于生养。所以,才听从兰郡主的建议,留在公主府的。”

听她提起吕若兰,郑氏冷哼一声,告诫她道:“你若想要孩子平安生下来,就少跟这女人来往。对你她会有好心?”

仗着高氏不敢将那孩子实乃吕若兰所出的事声张开来,郑氏在小儿媳面前,毫不掩饰对高氏姐妹的厌恶之情。

装着听不懂她的话,秦芷茹忙问道:“兰郡主不会吧!这孩子是皇姐一直盼望的,她还能有那么大的胆子?”

想到那次宫宴上吕若兰的挑拨,还有借着南边祭祖的机会,特意跑到她长孙跟前故意刺激她娘俩,郑氏的一肚子怨气,就没法子压制住。

“那女人费尽心机,都没能嫁入齐府,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郑氏心里面又补充了一句,“便何况,她那孽子,是在宁国府夭折的。”

见到婆母提到吕若兰时,一脸恨意的模样,秦芷茹心里不禁猜想:“原来,她也不是那般糊涂,知道是高氏姐妹搅得齐府上下不宁。”

她忙安慰郑氏道:“母亲您请放心,媳妇身边有好几个守着呢!出不了什么大事的。到是霁月堂您这边,以前的老奴如今都不在了,相公跟媳妇都放心不下您……”

郑氏摆了摆手:“不用担心我,有沧州来的几位补充过来,暂时还没什么问题。对了,上次提的,让你将香秀开脸收房的事,想得怎么样了?”

秦芷茹听她老生常谈,忙解释道:“媳妇跟相公提过了,他不是很赞成!”

听了这话,郑氏倏地从罗汉床坐了起来。

“那小子为何不赞成?”她想了想,又追问道,“难不成,是怕见到香秀那丫头,想起以前在竹韵苑的日子?”

见她对竹韵苑的事耿耿于怀,秦芷茹微微一笑,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相公是替媳妇着想,所以才……”

郑氏一听这话,以为秦芷茹跟舒眉一样,容不下屋里的通房、小妾,心里顿时生起些许恼意。

她当即沉下脸来,瞅着小儿媳的还未隆起的肚皮,说道:“咱们齐府子嗣稀少,芷娘你也不劝着点峻儿,哪些由着他的性子来。你腹中的孩儿,将来是要过继到长房,去承继他大伯爵位的。你们四房还是缺子嗣啊,你出身书香世家,度量尽管放大一些……”

听了这话,秦芷茹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一时之间,她羞愧难当,嘴巴嗫嚅了几下,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郑氏以为小儿媳被自个说中了心事,开始跟她念叨起为妇之道来。

“孩子还不得喊你一声母亲,再说,孩子的身份低贱,就是占了四房长子的名头又如何?”

——————

感谢书虫妮朋友打赏的礼物,舒研500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

/div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