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1章 反将一军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反将一军

齐峻在听风阁上呆多久,亲随就上来找他了。

“爷,西北派人来了?”尚武走到主子跟前,在对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齐峻抬起头,诧异地望着他。

只见尚武朝四周环视一圈,没现的其他人躲藏在这里,遂放心将他刚得到的消息,告之了对方。

“来人声称是唐老将军麾下的人。从大漠刚出来的,就跟咱们留在西北的人联络上了。”尚武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告诉了齐峻。

举鞍齐眉291

齐峻听罢,沉吟半晌,才对他又吩咐了一番。

尚武匆匆地退了下去。

待他离开后,齐峻朝竹韵苑废虚的方向凝望了良久,才独自一人默默地下楼了。

他刚一回到梅馨苑,只见主屋的卧寝那边,黑漆漆一片,他收起脚步,朝书房方向走去。

他刚要撩起帘子,从院门方向匆匆过来一名丫鬟。

齐峻顿停住了动作。

那婢女他认识,是母亲从沧州来的奴婢。

“什么事?”齐峻蹙着眉头,望着来人问道。

只见那丫鬟到他跟前福了一礼,恭敬地回道:“四爷,太夫人有急事,想请您到霁月堂去一趟。”

齐峻脚下一滞,瞅着这丫鬟问道:“可知是为了何事?”

那叫秋梧的婢女摇了摇头:“奴婢不知……”她话还未说完,便感到这样回答有些草率,忙解释道,“先前公主在屋里说一会儿话,太夫人许是不放心她腹中的胎儿,要跟爷您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吧!”

齐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拔腿就随她过去了。

一见到儿子不拘言话的表情,郑氏心里没来由地有些许慌张。

但她转念想到自己的打算,顿时又定下心来。

“峻儿你来了?这么晚了,你都上哪儿去了?”把儿子招呼得坐下来后,郑氏将屋里侍候的从人遣开,一副打算跟儿子推心置腹的样子。

齐峻见母亲摆出这副样子,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

只见他朝郑氏揖了一礼,沉声答道:“上次母亲在宫里遇到意外,加之安平侯遇刺。陛下责成儿子去辑凶。这不,正带着骁骑营的兄弟出了城……”

听到齐峻一板一眼地跟她汇报行踪。语气神态中透着拘谨和疏离,郑氏心里颇不好受。

自从小儿子失踪归来后,就总是这副鬼样子龙零最新章节。

举鞍齐眉291

本来。她要质问齐峻的。后来,听人议论,说他失踪的那段日子,到金陵去找文氏母子了。郑氏这才收敛了一些。丝毫不敢当面打听,他在金陵到底怎么样了。

若不是她昨晚又做起噩梦。见过往生的老国公爷托梦给自己,说如今清明节连个扫墓的孙儿都没有。她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在玉宁公主跟前,重提安排通房的事。

郑氏想到这里,决定不能再退缩了,遂对齐峻道:“出门在外。你自个担心点。有人对安平侯动手,保不齐不满你的所作所为。千万别招惹了那些人。”

齐峻听顿时语滞,抬头不解地望向母亲。

郑氏抿了抿干枯的双唇。隐晦地提醒道:“听人说,隔壁侯爷之所以被刺,是藏了大内什么要紧的东西。平时你经常出入宫闱,保不齐人家同样会怀疑到你身上。”

齐峻一怔,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提醒他。厩里头暗中流传的谣言吗?

是谁将这个也告诉她了?

齐峻不觉拧起眉头。

郑氏以为儿子被自己说中了心事,忙在一旁劝道:“那东西到底在没在你手里?招祸的东西。赶紧交出去。没得又被他们关进了大狱里……”

说到后面,郑氏的声音越小了起来,神情也变得十分扭曲。

想到母亲之前在大理寺监中受的苦,齐峻心下不忍,忙安慰郑氏道:“母亲不必担心。儿子跟那东西半点关系都没有。传播这话的人,定是想挑拨咱们齐府跟陛下的关系。”

听他否认在自己手里,不知怎地,郑氏长长松了口气,跟齐峻道:“没在手里便好!咱们府里自从被两任君王赐婚,就没法子置身事外了。如今你媳妇怀了身子,想来那位不会再为难咱们了……可是,也不能放松,省得她到时卸磨杀驴……”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可齐峻却是全部都听懂了。

只见他“嗯”了一声,敷衍郑氏道:“母亲不用担心,如今陛下在重用竹述先生。他暂时不会对齐家怎么样的……”

“这就好!”郑氏点了点头,坐回软榻之上,沉默了一会儿,又抬头对儿子说起秦芷茹。

“你有空就多回来陪陪她。毕竟是头一胎,她心总归有些担心。说起来,她的母亲就是生第二胎难产去的,你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齐峻点了点头,对郑氏应承道:“母亲放心,儿子知道了。”

郑氏叹了口气,感慨道:“为娘原本想将你芳儿母女接来的。可又怕她碍了那女人的眼。只好作罢。说起来,芳儿她娘亲对照顾孕妇,很有一套,侍候妇人的月子,也是一把好手。”她絮絮叨叨,跟儿子念起留在沧州柯姨娘母女来。

听到这里,齐峻一怔,忙阻止道:“千万别!她们在沧州过得好好的,为何要接来?再说了,宜姐儿若是出现,松影苑那位还真不一定容得下她。”

他忙拿侄女不受嫂子待见的事实,来提醒母亲,当年高氏偷龙转凤闹出的一场风波。

郑氏担心的也是这个,见儿子重新提起,不由抱怨起舒眉来。

举鞍齐眉291

“都是舒娘不懂事,何必要拆穿她呢?反正不是她生的,就是假儿子也犯不着跟她撕破脸……”

齐峻一听,有些不可思议地张大眼睛,替舒眉辩解道:“她还不是替咱们齐府血脉着想植培师。若真让她得逞了,大哥在地底下也不能安宁的……”

郑氏却不以为然,瞪了齐峻一眼,愤然道:“才说她一句,就护着了。你怎地干脆留在金陵,不用回来了。”

她只觉一股酸意睹住了嗓子眼,拿眼睛斜睨着儿子,语带讥讽地刺道。

齐峻面上一顿,知道此时不是跟母亲讨论孰是孰非的时候,忙转移话题道:“母亲叫儿子来,不会就为了这些事吧!”

郑氏听他提醒,忙把话题又回到子嗣上来。

“如今,你媳妇总算怀上了。香秀这丫头可以收房了吧!这府里的孩子总归还缺,你总不能顾了长房的,自己这一房不管不顾吧?!”

齐峻心里一紧,知道母亲又要旧话重提了,忙拿之前的说辞来搪塞她。

“孩子总会越来越多的,芷儿不正怀着吗?总得等她一个一个来,歇个口气吧!”

郑氏哪里容他这样打太极,忙语重心长地教训他道:“她年纪不小了,哪能这么不顾惜自己身子,不歇息的。反正你是续弦,屋里本就该有通房和姨娘,是为娘疏忽了……”

齐峻见母亲不依,忙拿秦芷茹的公主身份出来说事:“……哪里有朝公主屋里给驸马塞通房的,若是让宫里的娘娘知道了,还不以为咱们不把皇家公主放在眼里。”

郑氏听了微怔,随即便意识到中了儿子圈套,忙佯怒道:“你这酗崽子,蒙你娘亲不知深浅是不是?她算哪门子正经公主。宫里的只不过拿她拿捏咱们齐府。哪里真就把她当真正的公主待了?咱们府里多几位子嗣,也碍不着高家什么事吧!”

想不到母亲心里根本不把师妹当一回事,齐峻心里不由暗暗叫苦。

若是她故伎重施,把师妹气着了,影响到她腹中的孩子,自己怎么对得起师傅竹述先生?

齐峻想到这里,真有些着急了。

他寻到金陵时,从雨润口中得知了自己不在燕京的那段日子,舒眉在母亲跟前吃的苦,心里早有懊悔不已。

怕郑氏被人拾缀,又对秦师妹说些什么不中听的话,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齐峻想到这里,心里顿时下了一个决心。

“母亲,您许是忘了,儿子成亲时就已经改姓了。哪里还有什么齐家子嗣。您还不如等二哥回京,让侄儿在父亲坟头上香呢!”

郑氏一听齐岿的名头,心里的气焰顿时熄了半截。

“分都分家了,还把他叫来做甚?再说,他们二房如今隶属南楚。哪里是说来就能来的……你趁早死了这门心思……”

齐峻听她说出这份上,忙趁机提起舒娘和他儿子。

“那就将小葡萄接来,他好歹是咱们齐府的嫡系子孙……”说完,他死死盯着母亲的眼睛,一刻也不放过她脸上表情。

听他提到舒眉母子,郑氏不禁愕然,沉默了半晌,才呐呐道:“你能把他夺来?”

齐峻没料到她是这种反应,遂提议道:“不试试看,哪里知道不行?若是怕他有危险,就说是二哥的孩子,接到燕京来养的。总归不让您膝下空虚便是。”

—————————

感谢历史课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