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01章 冷眼旁观

第三百零一章冷眼旁观

接下来的几日,不仅没有雨,天气出奇得好。

一场飓风加暴雨过后,天地间仿佛被洗刷过一般。抬首远眺,碧波千顷,仰头望天,晴空万里。

这种舒适的天气,让人心情无端地好了起来。

尤其是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跳脱的小身影,在甲板追逐嬉戏。湛蓝的天际里,偶有掠过一两只海鸟,引得文执初舅甥俩驻足,在那儿唧唧喳喳。

“天上那飞飞的,怎地跟咱们以前见过的都不同?”小葡萄伸出他的胖手指,指向停歇在桅杆上的海燕,扭过头来朝他舅舅问询道。

扫了上面一眼,文执初跟外甥解释道:“当然会不同,他们生长在海上。咱们以前见的,是生长在田间、屋檐下的。吃的东西都不同,长得自然就不一样。”

“它们是吃什么的?”好奇宝宝紧接追问道。

看了海燕一眼,文执初答道:“鱼虾吧?!”话尾是不确定的语调。

小葡萄听闻,不由张大眼睛:“吃鱼虾?葡萄以为,都是吃虫的!”

“不是还有吃谷粟的,咱们家的八哥,不是啥都吃的。”

听到这个解释,小葡萄仿佛想起了什么,跟文执初提议:“既然鸟也可以吃鱼虾,咱们回去后,也给它们喂点吧!看能不能长成杆子的那海鸟的模样……”

小家伙脑瓜子一转,出了个馊主意。

文执初直觉反应,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可到底哪里不妥,他一时又说出来。但想到他们一时半会回不去,就没将外甥这话放在心上。

小葡萄见舅舅不理自己,他抬头望着杆上的海鸟发起呆来,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扭头对文执初道:“舅舅,你能不能用弹弓把它打下来,咱们关在笼子里养吧!”

以前在金陵的时候,小家伙没少跟在小舅舅屁股后头,偷偷去掏鸟窝,用小石子射击麻雀。虽然,通常他是望风的角色。可每到最后,文执初都会分一杯羹给他。

就像现在,他在船上呆得实在无趣。见到有活物在视线范围内,就想怂恿小舅舅帮他打下一只下来。

靠在船尾甲板栏杆的舒眉。听到儿子的话,不由惊得瞠目结舌。

这世上还有人想把海燕当宠物养的,这等奇思妙想。也只有她家愣小子了。

舒眉听闻后,走过去逗了小家伙几句。

一下午的时光,就在这样,在闲适惬意中滑了过去。

夜幕降临,舒眉将两孩子哄得睡下后。她来到了甲板上。

此时海上升起明月,月影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中,将四周照得澄明一片。

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舒眉只觉神清气爽,心情没来由地好转起来。

正在她望着海面出神的当口,突然。身后传来关切的声音。

“姑奶奶,夜里有些凉,您还是披上件斗篷吧!”

舒眉一阵恍惚。待她看清来人的面容时,心里某个地方不觉一痛。

刚才一瞬间,她仿佛有种错觉,以为回到了从前。她偷偷溜出来透气,施嬷嬷在她身后追了出来。手里拿着她的外套,让给她披上。

“是蒋妈妈啊!他们两个累你一整天了。怎么不早些歇着去?”回过神来,舒眉关切地问道。

蒋氏没有应声,直接走到舒眉身边,把外套给她披上:“都到晚秋了,夜里有些凉,姑奶奶还是披上吧!”

舒眉伸出手来,将披篷攥了一下,扭头朝她感激地一笑。

“这衣服才晾干吧?!”

“可不是怎地!今日幸亏出了个大太阳,一下子就干了。”蒋妈妈一边念叨,一边跟舒眉聊起船上的琐事。

“姑奶奶,这种天气,白天炎热,夜晚沁凉,您可得保重自个。若是不幸病倒了,在海上连请大夫的地方都找不到!”她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舒眉哂然一笑,宽慰她道:“妈妈就喜欢杞人忧天,好好的,怎会说病就病倒?”

见她不甚在意,蒋妈妈忙道:“姑奶奶别以为老奴说笑话。听说萧大当家的表弟陆公子,前几日夜里着了寒,当晚就病倒了。昨日早上登船的时候,还是被人搀着上船的。”说完,她脸带晦涩地望向舒眉。

“还有这事?”舒眉一愣,忙关切打听起来,“我说上船后就没见过他,原来是病了。可是,萧大哥为何不多等两天,将陆公子的病养好了再出发?”

蒋妈妈解释道:“老奴听他们那边的奴役说,陆公子的父亲寿诞将至,耽误不得。说是因飓风就耽搁了好几天。”

舒眉听后不由蹙眉:“难怪,昨天早晨通知上船时,萧大哥一副愁容,问他又不答,半点口风也没露出来。”

蒋妈妈一拍巴掌,道:“是了!他定是怕姑奶奶知道后,劝他们留下来多等两天。”

舒眉微微颔首,有些不解地喃喃:“多留两天就多留下来呗!寿诞再重要,哪有性命要紧?”

蒋妈妈点了点头,附和道:“可不是怎地!身体底子扎实还好,若是那受不得劳顿的,在这海上一路颠簸,只怕病情会加重。”说到这里,她停顿了片刻,在舒眉耳边猜测,“他们会不会怕担忧咱们的行程,才这样匆匆启程的?”

“不会吧!之前我跟萧大哥提过了,说不着急赶路,年前到就可以了。”舒眉一脸狐疑之色。

蒋妈妈见状,趁机提醒她:“姑奶奶,要不,明天您去探探病情吧!顺道劝劝说萧大爷,干脆让船靠了岸,上陆地找大夫先看看吧!出了人命可不好!奴婢瞧着,那位陆公子好似几天都没出来过,想来病得不轻……”

听了她的建议,舒眉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万一耽误他的治疗,咱们的过失大了。”

第二天早用过早膳,舒眉就带着番莲,到前舱去探望病人去了。

瞧见陆世纶唇色发青,神情恹恹的样子,舒眉心里一紧。满脸急色地望向萧庆卿:“大哥,这样下去可不行。海上条件艰苦,可不能因小失大,耽误了陆公子的病情。”

萧庆卿点了点头,对舒眉解释道:“我跟掌舵的兄弟说了,让他加速前行,争取早点到达一个稍大一点的码头,到时也好寻病问诊。”

听了这个安排,舒眉心里松快下来,忙又问起陆世纶得病的起因。

“没什么,就是晚里没盖好!”说着,萧庆卿目光闪烁地忙将话题岔开,“妹妹可是赶得紧,不若大哥替你再安排一艘船,让你们提前离开,不知行不行?”

舒眉摆了摆手,道:“大哥不用迁就我!反正是耽误了,还是让陆公子的病养好了再说。”

见她态度坚决,萧庆卿也不好勉强她。探望过病人,舒眉没在前舱多停留,最后便带着番莲离开了。

舒眉刚出船舱,就扭头问番莲:“你可知道,陆公子是怎样得病的?看萧大哥的表情,里面似乎另有隐情。”

见到她一副不知情的神色,番莲惊讶地微张嘴巴,问道:“姑奶奶真不知道?”

舒眉满脸困惑:“我应当知道吗?”

番莲神情一滞,忙将那天雨夜的所见到的,全部告诉了舒眉:“……没想到,他竟然在院子里守着,后来奴婢瞧着不妥,也跟着搬了张椅子,守在咱们西厢房门口,省得被人传了出去,到时坏了姑奶奶的清誉。”

舒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大雨的那天晚上,番莲守在门口,是为了这个。

她不禁哑然失笑。

第二天早上她打开房门时,见到陆世纶跟番莲遥遥相对,还以为,他们两人有谁相中了对方,特意雨夜相守的。

“这人真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对方。

番莲似是明白她的意思,跟着道,“确实迂腐过了头。那晚若真有贼子进院,便是守在门口,也无济于事。况且,还下那么大的雨。”

舒眉连连头,叹息道:“或许,陆公子乃本性纯良之人,这颗赤子之心倒也难得。只不过,不知能保持多久。”

番莲没听懂她话中之意,以为她夸上对方了,颇不以为然地说道:“再纯良也要量力而行,就拿生病一事来说,他这样强撑着,万一到时有个好歹,姑奶奶您不得愧疚一辈子?还背上不好的名声。”

舒眉闻言后一怔,讪讪道:“或许,他以为撑撑就过去了,没想到病情会加重的。”

说到这里,她不由叹息了一声,

这几年,舒眉见惯了人情冷漠,世态炎凉。猛然间出来这种事,没法不让她动容。

以前,她以为齐峻就这样的人。可是,后来接连发生的变故,给她一次又一次惨痛的教训。

原来,被人舍弃这样让人痛彻心扉。

连理由都懒得找,她母子俩就被人舍弃了。竟然,还振振有词地说,以为她早不在人世了。

尸骨都没人亲眼见到,就强行地被判死亡了。

那人还有胆量到南边争夺儿子,还有脸面出现在她跟前,跟她大吵大闹。

世上最靠不住的,恐怕就是男人的山盟海誓和一颗心了。变心时他们的各种借口,其实连自己都骗不过,还把责任归结在女人身上。

——*——*——

感谢奇芍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书虫妮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