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2章 童言无忌

第三百一十二章 童言无忌

“小姨,小姨,再往上推高一些,小葡萄想看看墙头那边,倒底有些什么……”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从后花院的某个角落传了出来。

刚从厨房出来的女子,被这阵嬉笑声牵引,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一路上走来,舒眉只顾想着自己心事,没留意园子那头,一群人嬉戏玩耍得颇为欢畅。

停下来的舒眉翘首相望,一眼就瞟见儿子,跟着他刚认识的施家小姨,在靠边院墙的那边,一起荡着秋千。

舒眉略感讶异,扭头望向跟在身后的番莲:“最近,小葡萄不缠着他舅舅了?”

抬头望了望那边的人影,番莲轻抿了双唇,然后压低声音答道:“自从来到这里后,小少爷便不爱跟在执少爷身后了,反而更喜欢缠着两位表小姐。执少爷见他不跟着了,自己也乐得轻松,跟叶小公子一起到舅老爷那儿读书去了。”

听闻执弟跟叶照一起学习,舒眉不由微微点头,又问道:“那下学后呢?最近很少见到他们两个小家伙。”

番莲答道:“叶小公子住在外院,下了学以后,执少爷多数时候,也跟他在一起。许是舅老爷布置的功课重。奴婢听蒋妈妈说,他们经常晚上还学习讨论呢!”

听到这种情况,舒眉颇感吃惊。

虽然临行前,爹爹曾给她交待过,说要她监督执弟的功课。

可也不能这样,不顾休息地发狠吧?!

他们都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定是舅父给叶照太大压力了。

思忖到这里,舒眉心里似感不妥,打算过两天到外院去探探他们。

见舒眉沉思不语,番莲以为她担心文执初的学业,笑着说道:“姑奶奶请放心!听蒋妈妈讲,他们在一块学得可带劲了。您不必担心。”说完,她还叶照所住的院落方向投去一瞥。

舒眉点了点头,刚要将此事放下,她又似想起了什么,跟番莲问道:“对了,最近,府里可有什么客人到访?萧大哥有无上过门?”

番莲一愣,弄不清舒眉问出此话的意思。

只见她摇了摇头,答道:“没听见施家的仆妇提起过。”言毕,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略一沉吟后,压低声音又追问道,“姑奶奶。您找他们,可是有什么急事吗?”

舒眉想了想,忙将自己的担心,还有跟萧庆卿分别时,他跟自己所说的话。重新提了一遍:“……我总觉得,上次叶小公子被绑的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里面定有蹊跷!我在想,他在道上人面广,陆家又是温州府本地的大户。若是能托他打听打听,或许会查到一些线索……”

每次想到叶照遗失在外的古玉,舒眉就惴惴不安。生怕那东西把有心人引来,让叶照的真实身份提前曝光。

番莲不疑有它,她听到舒眉提到绑架的事,跟着点了点头,对舒眉试探道:“姑奶奶。您莫不是怀疑,叶小公子先前被什么人盯上了吧?”

舒眉缓缓点头。解释道:“还是以防万一得好!咱们虽然不经常出门,可若真是被人盯上了,情况就有些不妙了。毕竟,府里如今孩子多。”

番莲微微点头,安慰她道:“咱们一到此地时,辛护卫不是周围检查了一遍。连周围的领居都暗中查访过。如今每日晚上,他都派了人手,时刻盯着两位少爷,不会再出此等事情的。”

舒眉点了点头,望着番莲吩咐道:“小葡萄那儿,还是由你亲自把守吧!蒋妈妈就守在执弟身边,不用换过来了。有你们跟在他俩身边,我心里才会踏实许多!至于咱们院子里头,有端砚她们姐妹俩侍候就好了。”

想起齐峻临走前的交待,番莲没有片刻的迟疑,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两人刚进院门,守在院子里的端砚就迎了上来:“姑奶奶,舅太太带着表小姐来了……”

舒眉微微一怔,忙抬起头来,朝里面望了过去。

果然,贺氏一见到她,带着自己的长女,也就是舒眉的大表妹——施珞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舒眉加紧脚步,忙迎了上去:“舅母有什么吩咐,派人叫上舒儿一声便成了,哪里还敢劳烦舅母和表妹亲自上门?”

扫了自己女儿一眼,贺氏跟着笑道:“之前不是跟你说好了的,这丫头要交给姑奶奶你调教的?这不,带她过来,正好拜拜师傅。”

舒眉微微一笑,嘴上谦让道:“什么师不师傅的?!舅母可别折杀我了。舒儿虚长妹妹几岁,作为过来人,她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便是!哪有教不教的?!”

贺氏闻言,脸上一松,接口道:“姑奶奶到底在京中首屈一指的勋贵高门里,生活过好些年。以跟在齐府三姑太太身边呆了好几年,你见识自然不凡。舅母不求别的,别让表妹出了门,暗地里被人扯笑,不懂礼数就成……”

听她说的如此夸张,舒眉哂笑,忙说道:“哪有舅母说的那么严重?!我瞧着珞表妹言谈举止,舅母根本不必操心,她如今的样子,俨然已是大家闺秀的模样了。跟金陵城的世家女子比起来,都毫不逊色!”

施珞华听了这句,脑袋不由低低地垂了下去。贺氏更是喜得合不拢嘴。

听到表姐提到金陵城,施珞华想起闺友们私下的议论,心里不由生出几分好奇,忙跟舒眉打听起,那里的闺中女子,平日都拿什么打发时间。

舒眉笑道:“出嫁前,通常会请一些师傅,在家里手把手地教些女红,再就是要学着管家。平时跟在长辈身边,走亲访友什么的。春天到的时候,跟着家人去踏青、上香。”

听她列举的这些,施珞华觉得跟自己平日的活动,并无太大差别,不由问道:“上回,我听刘同知府里的巧蕙姐说,江南女子多才,她们平日里喜欢结诗会,组画社什么的。表姐,她们平日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舒眉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平日她们喜欢做些什么,我还真不太知道。咱们文府如今又没待字闺中的妹妹。平日里聚会,你表姐我都是跟太太奶奶们坐一块儿的。闺中少女的话题,我还真没怎么参与过……”

对于舒眉的话,施珞华半信半疑,又见对方一问三不知,顿时将她满腔热情降了不少。

小姑娘面上不由露出讪然之色,喃喃道:“咱们家里姐妹倒是多,可惜,别人都不爱上咱们家里来做客……”

舒眉闻言,心里不由一紧。

她倏地想起前两天,蒋妈妈曾在私底下告诉过她,说这些年,舅父大人都不喜欢出门交际,连带得舅母也出不了门。

贺氏看着两闺女日渐长大,着急要找婆家了,整日急得团团转。为此,跟舅父隔三差五地就此事争吵。

今日她们母女俩前来,莫不是想她帮着劝劝舅父吧!

想到这里,舒眉眼前一亮,忙跟施珞华问道:“珞表妹的意思,莫不是想跟珑表妹在府里,也弄什么诗会画社的,到时好邀请同龄的朋友过来,大家一起谈谈诗画,交流交流爱好!”

自己的心思,被表姐一语猜中,施珞华羞涩地一笑,红着一张俏脸,解释道:“是珑儿想的……她平日总是说,整天呆在府里最没意思。咱们家在这里,本就没太多亲戚。平日也没太多机会出去走动。”

想到施靖对叶照的谋划,舒眉点头表示理解。

只见她略一沉吟,对珞表妹说道:“这主意好归好!不过,还是得到舅父大人的准许。他是喜静之人,若是在府里有弄起什么诗社,闹出太大的动静,到时吵到他老人家,就不太好了!”

施珞华听闻,眸子微微一黯,遂不再做声了。

舒眉见状,心里暗暗吃惊。

上次见舅父时,他跟自己说一通关于齐峻的话,似是替她终身大事操心的样子。对刚见面的外甥女,尚且都如此关心。自家女儿的亲事,没道理他不操心啊?

定是舅父大人怕叶照的身世被人发现,所以这几年来,才跟同僚们有意疏远的。

想到这里,舒眉心底,对贺氏母女闪过几分愧疚之情。

没曾料到,将忻儿送到这里来,还影响到两位表妹的终身大事了。

念及此处,舒眉在心底暗暗作了个决定。

在屋里几人聊得正起劲儿,突然,一个影子从门口闪了进来。还没等舒眉回过神来,就被一个小人儿抱了个满怀。

“娘亲,人人都有爹爹,为何唯独小葡萄没有?”当稚气的童声响起时,将舒眉着实吓了一跳。

舒眉霍然抬头,将儿子一把撑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问道:“这话是谁教你问的?”

小葡萄嘟他那嫩红的小嘴巴,怔怔地望着他母亲,郁郁地说道:“他们都有爹爹,小姨也有,舅舅也有,为何就小葡萄没有?”

——————

感谢毛艺衡朋友打赏的礼物。另外一更,会比较晚,还是明早起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