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21章 投桃报李

第三百二十一章 投桃报李

将寻找古玉的事,托付给萧庆卿后,舒眉一身轻松地回了施府。

谁知,她刚进到内院,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见舅父的贴身丫鬟扫雪,从院门口匆匆赶来。

“表姑奶奶,我家老爷交待,说你回来后,立刻到书房去一趟。”恭敬地福了一礼,扫询她说道。

舒眉略一迟疑,诧异地望向留府内的番莲。

番莲见状,忙凑到她的耳边,把府里发生的事,跟舒眉讲了一遍。

“舅老爷刚一回来,就派来人寻您了!奴婢心里觉得有异,特意到前面打探了一番。”说到这里,她扫了一眼前面的施府丫鬟,压低声音说道,“太平县的父母官季大人来过,不知跟舅老爷说了些什么,人一送走,他便派人来寻姑奶奶您了!”

闻言,舒眉若有所思。

太平县的父母官?

那不就是大街上遇到那位知县。

马车撞人的事,不是已经了结了吗?

为何他还找上门来?

舒眉心里不由纳闷。不过,舅父大人有请,她不敢怠慢,收拾一番后,跟着扫雪,就往前院走去。

刚一走进书房,施靖便把小厮遣到院里守着。

“听说,你出门一趟,出了点变故,又遇到了萧大当家?”施靖眸子紧盯着外甥女,脸上的神色不辨喜怒。

舒眉略一迟疑,将路上的遇到的事,跟舅父说了一遍,只是瞒下了萧庆卿与她相约之事。

施靖听后,捋了捋颌下稀疏胡须,垂下头也不言语。

舒眉不知所以,抬头望着舅父。不该对方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她正要出声相询。就听得施靖终是开了口:“萧庆卿给你带来什么消息?可是燕京宁国府齐峻那小子的?”

舒眉一怔,不知所以地望着他:“舅父,您是如何得知的?”

施靖摆了摆手,说道:“你道那位季大人是什么人?他是齐四郎的同窗好友,他听到萧大当家提及那人,特意来向老夫来打听的……”

齐峻的同窗好友?

舒眉微怔,只觉此事有些不可思议,连忙问道:“他想打听什么?”

施靖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也不知道,许是想探知那人近况吧!他刚得知。你跟齐家小子的关系……”

舒眉闻言,撇了撇嘴,不再言语。

得知了又如何?如今。她跟齐峻还有什么关系?

施靖仿佛洞悉了她的想法,不由叹道:“听说你到这里来访亲,还带着孩子,他感到有些好奇。又想从你这儿,探听那人的消息。”

舒眉闻言。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燕京到底出了什么事?萧大当家为何特意赶来告诉你?”按捺住心里的焦急,施靖一脸平静地问道。

见舅父一直追问此事,舒眉有些不胜其扰。但是,考虑到舅父到底是关心她,遂将秦芷茹有孕的消息,告诉了眼前的亲人。

“宁国府已经有后了。小葡萄回齐家的事,想来他们以后不会再提了……”舒眉怕他继续追问下去,忙拿这话堵住施靖的口。

“原来是这样……”施靖脸上一片惊愕。过了半晌,嘴上喃喃道:“有孩子便好!将来的事……呃……将来你们……”

他说了半截,便停在了那儿,半晌才抬起头望向外甥女,脸上神色颇为古怪。

舒眉被他这样盯着。心里不由忐忑起来。

这是什么表情?

同情?怜悯?还是怕她想不开?

舒眉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施靖沉思良久,兀自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这都是命!小葡萄有了弟弟,终归是好事。他们齐氏一族,这么大的家族,第三代如今也就剩这点血脉了。老宁国公当年何等英雄,终究是没有等到这一天。”

听他提起自己的公公,舒眉眸子顿时黯淡下来。

老国公爷那个待人极为和蔼的老人,怕是也没料到,齐氏兄弟最后竟会这样吧!

见外甥女将消息透露出来后,一直沉默不语,施靖以为她在生齐峻的气,忙轻声安慰她道:“不要过多放在心上!小葡萄毕竟是嫡长孙,他的地位谁也抢不走。将来,一家团圆后,宁国府会补偿于你的。

补偿?谁稀罕他的补偿。只要他以后,不要再来骚扰自己母子俩,就是最大的补偿了。

不知怎地,舒眉兀地想起,之前齐峻赶到金陵,跟她母子见面的情形。

后来,小家伙的乳娘吴妈妈告诉她,齐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让小葡萄叫他作“爹爹”。父子俩虽然其乐融融地共处了一整个下午,小葡萄到底还不知,那位陪他玩耍的叔叔,到底是何方神圣。

舒眉当时听说此事,不由琢磨开了。

心里暗猜,许是齐峻因马上要离开南楚,所以没告诉小家伙自己的身份,怕他因此惦记上。

这人对她母子俩,倒是前后一致。不枉自己一向没看错他。

想到这里,舒眉面上撇出一抹笑容,说道:“不必补偿什么!舒儿一点都不在乎。小葡萄如今入了文氏族谱,跟齐府半点关系都没有。希望他将来,不要再来找我们!”

施靖闻言,脸上不由一惊:“甥女何出此言?你爹爹是如何看待的?”

舒眉收起笑容,对舅父肃然道:“这便是爹爹的意思!说起来,咱们文氏一族并不欠宁国府什么,早该相互撇清关系!”

施靖不由一愣,沉思片刻后,说道:“荒唐!小葡萄是宁国府的子嗣,怎么就关系了?照儿能被送出来,他还是有一份功劳的。虽说,后面他的举动有些过分,但也是无奈之下为之。你何必揪住不放呢?”

都这样了,还只是有些过分?

舒眉不由抚额。

那怎样的举动是罪不可恕,亲自出具休书吗?

这一步自己已经抢先做了。还抢不到他!

舒眉有些无语,没想到离开金陵城了,还是逃不开这些事。

齐峻的这行为动,要放在现代社会,都犯了重婚罪。

在这里竟然还有人替他说话,要自己原谅他。

该如何跟这只见异思迁的荡浪子彻底脱离关系呢?

舒眉不禁陷入沉思。

————以下为防盗所设,一小时之后再刷新看吧————

被丫鬟搀下马车,小舒眉举头向上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宏伟的建筑,两尊石狮子拱卫在门口,威武非凡。巨形的红色宫灯,高悬在门楣下方,映衬着牌匾上的“宁国府”三个硕大的字体,在夜幕降临暗淡的天色下,显得熠熠生辉。

舒眉还没回过神来,前面早有等候多时的仆役、婆子迎了上来。

快进城的时候,在京郊一个叫“五里亭”的地方,她们被换上国公府派来的马车。后来在城里大街上踯躅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一行人才到达齐府门口。

这时,有位着装考究的婆子,带了一群着红戴翠的媳妇和丫鬟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路上辛苦了,太夫人刚才都还在念叨着。说等你们到了,她们好才正式开席呢!姑娘快快跟奴婢们进去。”说着,她伸出手来,就要扶过眼前的小客。

还让老人家等着,舒眉有些受宠若惊。她回头望了一眼施嬷嬷,后者嘴角带着笑意,微不可察地朝她点了点头。小姑娘敛起脸上的异色,把手伸了过去,搭上那名仆妇手背,轻声细语地问道:“这位嬷嬷怎么称呼?”

那婆子眼角带着笑意,忙不迭地回道:“老奴娘家姓沈,如今在太夫人的上房当差。”

舒眉以沈嬷嬷呼之。

双方寒暄了几句,由两名提着灯笼的小丫鬟引路,迈步跨入了旁边的侧门。

沈嬷嬷众仆妇领着她们一路向前。过了垂花门,就有几位粗壮的婆子,抬了一顶软轿过来。舒眉见状上前钻了进去,被她们一路抬着,沿着抄手游廊,穿过后花园,辗转来到齐太夫人所居的院子——霁月堂门口。

“请文姑娘下轿吧!太夫人在里面等着呢!”沈嬷嬷的声音重新响起。随后,轿帘就被人撩开了。

舒眉深吸了一口气,钻了出来。她抬眸一望,发现此处有道月形圆门。她扶了旁边丫鬟的手,跟着前面引路的沈嬷嬷,一路经过穿堂,踏上正屋前面的台阶。

接着,见到一大群媳妇丫鬟,等候在门口。舒眉被簇拥着进到厅堂的瞬间,屋内原本喧阗的场面,顷刻间安静下来。

“是文家的丫头吗?过来,到老身这里来。”一个老妇的声音响起。

舒眉慢慢抬起头,看清了太夫人晏氏的样子:满头的银丝,梳成一个圆髻,插了两根古朴的簪子,勒住发际的抹额,中间镶着一块碧玉。穿了一身棕色五蝠妆花褙子,黑色马面裙,长得很是慈眉善目,脸上的褶皱,仿若岁月的年轮。

“听说舒儿顺利进京了,我是既欢喜又伤怀。先前听说接她的船只,在扬州遇到了风浪,我那心里头啊,像压了块石头似的,小妹可就只余下这点骨血了……”说着,施氏开始用帕子擦拭眼角。

那位年长的贵妇,在一旁安慰起她:“弟妹切莫伤心,这不,亲人好不容易相聚,该高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