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24章 推心置腹

第三百二十四章 推心置腹

第二日,舒眉刚睁开眼睛,便听得端砚跟徽墨,在外间窃窃私语,好似在讨论着什么。

朝屋里转了一圈,舒眉没找到小葡萄的身影,她当下侧耳听了听。外间好像也没他的声音。她心里不由微感诧异。

要知道,以前文执初还没到金陵时,晚上小家伙挨着她睡。只要是他先醒来,必定会闹着她也不能睡懒觉。自执弟来了后,这小葡萄改着闹他小舅舅去了。

打叶照到外院后不久,执初也跟着也搬了出去。没有别人“荼毒”的小葡萄,又成了舒眉的贴身小闹铃。

今日这等不吵不闹的情景,倒让人感到颇为讶然。

跟着,舒眉朝窗外扫了一眼,发现屋里比往日要亮堂许多。

原来是下雪了!

舒眉不由释然,自言自语道:“肯定去堆雪人,打雪仗去了。”

想到这里,她忙叫人进来,侍候自己起床。

没一会儿,端砚便从多间走了进来。

“姑奶奶,您醒了?今日没人吵着您,为何不多睡一会儿?”

舒眉摇了摇头,问道:“小少爷呢?不会是跟人堆雪人去了吧?”

端砚一手拿着裙袄,一面笑着答道:“可不是怎地!小少爷见到地上积雪厚厚铺了一层,心里别提多快活了,衣裳还没穿好,就闹着要跟人去堆雪人……”

想起以前在金陵时,小家伙跟林家几个孩子,在雪地里撒欢的情景,舒眉不由莞尔。

“执弟不读书了?怎地有功夫陪他?”想到两位恨不得闻鸡起舞的弟弟和叶照,舒眉随口问道。

端砚手上一滞,忙解释道:“不是执少爷叫他去了的。”

舒眉听后,微感惊异。忙问道:“难道是跟珑妹妹?”

端砚又摇了摇头,道:“府里有客人,表小姐没敢跟出去陪他玩。想来是几个下人吧!”

听到府里有客人,舒眉不由错愕,问道:“大清早的,府里哪来的客人?”

端砚觑了她一眼,忙答道:“是萧大爷和陆公子!他俩昨晚歇在府里。”

“哦?!”听到原来是他俩,舒眉更觉惊讶。

昨晚她睡得早,后来发生什么事,她全然不知。随后便跟瑞砚问起:“昨晚,他们是不是跟舅舅聊得很晚,怎地还留下来了?”

端砚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听甘师傅说,昨天傍晚时分,离咱们这儿不远河面上的竹桥被人撞坏了。舅老爷怕他们出意外,遂将他们留了一晚。”

“原来是这样!”舒眉点了点头,问道。“小少爷出去玩多久了?可别着了寒才好!”

端砚忙安慰她道:“也不算太久,应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吧!”

舒眉点了点头,催促她道:“动作放快一些,可不能让他玩久了。疯玩时他最容易出汗了,让汗水湿了他的背心,到时着了凉便不好了。”

听到舒眉担忧的语气。徽墨忙禀道:“这个,姑奶奶就莫要担忧了。蒋妈妈守在小少爷身边呢!她会注意的!”

听到这话,舒眉才放下心来。

洗漱完毕后。两名丫鬟拥着舒眉,朝着贺氏所住的正院行去。

出了抄手游栏,远远的,舒眉就听了围墙那头,远远地传来小葡萄银铃般的笑声。

舒眉微蹙眉头。问跟在身后的徽墨:“怎么跑到那头去了?那边不是客院吗?也不怕吵着人家!”

跟端砚对视一眼,徽墨抿着嘴巴笑了起来。

“姑奶奶。这个您莫要担心。奴婢刚才去打水时,到过那边。还见到了萧大爷跟陆公子,他们早就起来了,还陪着小少爷在雪地上玩了一会儿呢!”另一边的端砚说道。

舒眉闻言,嘴角略微弯了弯,说道:“在船上时,就发现他最爱缠着萧大哥了。这下被他逮着了!又脱不了身了!”

端砚笑着应道:“可不是怎地?!后来要不是有客人来访,说不定现在他们还陪着小少爷在雪地上玩呢!”

舒眉闻言一惊,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说,竹桥坏了吗?怎地还会有客人到来?”

徽墨忙解释道:“就是因着竹桥的事,季县令一大清早,亲自带人过来查看了。萧大当家是个热心肠,一听说此事,立刻带着陆公子赶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下去了。

谁知此事没完,到了舅母那儿,她听到贺氏也在谈着此事。

“陆公子真是个热心肠!非要跟萧大当家抢着承担修轿的费用。还说,托乡亲们的福,让他今年上了科考的榜,理应回赠乡里的。”说到后面,贺氏啧啧出声,一副颇为欣赏的样子。

“哦?!”坐到贺氏身边,舒眉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跟着感叹道,“原以为萧大哥为人仗义,没想到陆公子也不遑逞让。他高中两榜进士,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加上咱们南楚朝如今正缺人才,将来肯定会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

听了她这话,贺氏眉梢一挑,说道:“可不是怎地?!不仅为人热心,还温良守礼。将来也不知哪家闺女好运,找到他做了女婿。”

舒眉闻言一惊,望着她不由沉思起来。

贺氏见状,扭过头忙跟她问了起来:“我瞧着这陆公子,年纪似乎不小的。应该有二十五、六了吧!怎地还没成亲呢?姑奶奶跟他们兄弟俩不是相熟吗?可知道里面的缘故不?”

听到这句问话,舒眉不禁眉头微皱,说道:“这等事情定有他自己的隐情,甥女跟他们再熟,也不好去打听这些吧!”

听她这样说,贺氏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舒眉见状,心里咯噔一响,随即便发现了贺氏今日的不同,其他书友正在看:。

从刚才她进门起,舅母的话题就一直围绕在陆士纶身上,没有半句提其他人的话。

莫不是……想到这里,舒眉问起表妹施珞华的行踪。

“两位表妹呢?!一路走来,怎地没见到她?”

闻言,贺氏觑了她一眼,说道:“珞儿嫌天冷手僵,不肯练女红了。我瞧着她许久没练琴了,便把她打发到衔泥小筑那儿练去了!”

舒眉闻言,不由莞尔一笑,说道:“大雪天练琴最合适了。既有意境,又不怕手僵。”说完,她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听到舒眉的似是而非的打趣,贺氏顾不得难为情,跟舒眉说起女儿的亲事:“是舅母逼她去练的。你舅舅自从隐居在此,整日都不爱出门。舅母也是没法子,才想到这种法子。要是咱们一家去了金陵,舅母何必这样折腾。”

舒眉闻言,忙点了点头,附和道:“可不是怎地?!在金陵的时候,那些世家不待女儿及笄,就带着她们四处做客了。温州这地界,合适的到底还是少了些。”

听到舒眉明白了她的处境,贺氏面上一喜,忙说道:“谁说不是啊?!近几年来,你舅舅性子越发淡泊了,只爱躲在这种地方。没得耽误了珞儿和珑儿的终身大事……”

见她跟自己推心置腹谈了这许多,舒眉心有不忍,忙在旁边暗示于她:“舅母不必着急,如今舅父大人龙搁浅滩。终有一日,他遇到明主时,到时他不想复出都难。”

听了这话,贺氏面上微露喜色,对舒眉道:“借你吉言!怕就怕等你舅舅复出时,什么都晚了。毕竟,明年珞儿就及笄了。她这般年纪,最是拖不起……珑儿都还好说!”

舒眉点了点头,随即,她想到自己的遭遇,忙提醒贺氏道:“嫁人是一辈子的事,舅母也不必那般着急,还是要仔细挑好,省得将来后悔……”

贺氏不明其意,望着舒眉稍许,问道:“舒儿,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可在温州这地方,能挑到什么样的人才?像陆公子这样的,若不是他一直在外面读书,怕是早就成亲了。”

舒眉闻言一愣,心里不由暗道:“果然是瞄中陆公子了,刚才难怪要问他的情况。”

不过,若是珞表妹嫁给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怕就怕将来舅父复出,被调进京城任高官,到时舅母又后悔,觉得女儿嫁低了。

毕竟,就两家门第来看,陆家发迹不过两代,哪能跟施氏这种传承百年的书香世家比肩?!

不过,就舅父如今的处境来看,两家若是结亲,对双方都挺合适的。

见舒眉沉默不语,贺氏以为她不看好陆家,忙将自己的考虑,一并都说了出来:“舅母找人打听过了。陆公子的母亲乃是商户女,想来也不会怎么挑剔媳妇的规矩。加上她本身又是继室,虽说是亲生的,可一旦当了婆婆,气势怕是也起不来。珞儿嫁到他家,应该不至于被人挑理儿……”

听到这里,舒眉不由点了点头,对贺氏笑着道:“还是舅母考虑得长远周全。不过,之前还是让珞儿妹妹先看看,省得盲婚哑嫁了,将来两口子不谐。”

闻言,贺氏微微颔首,说道:“我想的也是这理儿!要不,姑奶奶你来安排吧!千万不能让双方知道了……”

舒眉点头应承下来,说道:“舅母请放心,我会找机会安排的。”

ps: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