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7章 软硬兼施

第三百三十七章 软硬兼施

高氏这番话语,让齐峻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别人是不知晓,他的心里却如同明镜一般。高氏为了顺利抚养过继嗣子,把他们两口子遣得远离京城,这些他都能理解。但是,把他派到跟南楚交界的地方任职,难道她就不怕自己通敌?

这种借口,也只能哄哄妇孺,他是一万个不信。

想到这里,齐峻目光一转,投向母亲所在的方向。

听说唯一的儿子要离开自己身边,郑氏就如遭雷击,先是在那儿发怔。待她想明白什么后,一双眼睛盯着高氏,眸子中的利芒,恨不得在对方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你就这样容不下峻儿,迫不及待要逼他离了这个家?”郑氏似是再也忍不住,咄咄地直接逼向眼前跟自己不对盘的这位儿媳。

听了婆母的喝问,高氏扭过头,斜瞥了她一眼,没有直接作答,而是凉凉地解释:“朝堂上的决定,我也没有法子。旧朝勋贵好多都贬为庶人了。要不是我不肯离了宁国府,再加上在从中斡旋,齐家的爵位早就保不住了。”说完,她别有深意地扫了齐峻一眼,补充道,“新旧朝交替,还能屹立不倒的,放在哪个年代,都算罕见了!”

她的话音刚落,齐峻面色便阴沉下来。

本来,他从郦老先生那儿得到的信息,知道便是高家不出招,近段时间,他们打算做完最后准备,要主动出击了。只是,今日这女人之言,明摆着是故意为难他们母子的。

只是,这样做她的目的为何?

齐峻当然不相信,事情到了如今这关卡上,高氏这般意气用事。

莫不是跟之前那样。她要拿此事借机要挟?

此念头一出现,齐峻立刻朝对方脸上望去,面上带着似有所悟的表情。

果然,高氏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以自己跟她相处近二十年的经验,齐峻自然是知道,每当高氏露出这种稳操胜券的表情,便是以为吃定对方了。

可是,事到如此,那帮人都万事俱备,整装待发。千万不能在她手里出了妖蛾子。齐峻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由深吸一口气,把心里生起的怒意。尽数压了下去。

只见他站起身来,走到母亲身边,对郑氏道:“母亲,您不必操心。若是儿子外任,到时定会将您接在身边。也是一样的。南边气候温暖,说不定,您的病在那儿会好起来的。”

听了儿子这般说,郑氏脸上没半分欣喜,随即,她便指着齐峻鼻子怒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你祖父、父亲的坟冢都在北边,你还要到哪里去?”

见此时的母亲被高氏激得失了方寸,竟然当着外人的面。直接对他骂了起来,齐峻面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

但是此时,为了稳住高氏,他不得不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郑氏劝道:“母亲。不说咱们齐氏一族如今已经败落,便是大哥还在。儿子原也打算走科举之路,将来要离京历练的。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儿子岂能白白错过?”

见齐峻似要坦然接受安排,这让郑氏如何甘心?!

只见她站起身形,对着齐峻怒骂道:“你刚刚也说了,要是屹儿还在。可如今,他早已埋到地底下了。俗话说得好,父母在,不远游。为娘如今只剩你一个了,就这般忍心让为娘一人呆在这里,受齐岿那小子的气?”说着,她便开始哭起老国爷和长子齐屹来。

母亲不顾场合的哭闹,让齐峻听了,不禁头皮有些发麻。

这话怎地又转回去了?刚才他不是已经承诺,要带着她一起到南边赴任的吗?

“母亲,儿子刚才不是说过,让你跟在咱们身边一起吗?怎地……”

跟在你们身边,把这宁国府这副家业,全数好事了姓高的?

郑氏一想这里,心里便觉得堵得慌。于是,她故意屏蔽齐峻刚才的解释,一门心里哭闹起来,有心搅黄齐峻外调的事。

可是,表演了近一刻的时间,高氏就是不肯接碴,既不离开,也不接话,自顾自地在那儿喝茶。

郑氏心里顿时明白,高氏此番是有备而来,指不定又要挟迫他们母子做出什么让步。

想到这里,她不由朝齐峻望了一眼。

这一望不打紧,郑氏随即便发现,儿子在跟她打眼色。

郑氏见状,面上神色不由滞了一下,即刻便醒悟过来。

这是要她撤吗?

郑氏不敢太肯定,朝齐峻方向又扫了几眼,经历好几个回合,她这才慢慢确认,儿子这番做作,是暗示她赶紧离开,让他来应付高氏。

郑氏心里稍稍安定,没过一会儿,将身边侍候的丫鬟唤了进来,让人扶着进了里屋。将外间的空间,留给了屋里这一对明显不对盘的叔嫂俩。

母亲的身影在门帘处一消失,齐峻便将脸面转向高氏。

“有什么事,长宁公主就尽管说吧!不必这样拐弯抹角的。”说完这些,齐峻嘴角露出浅浅的讥诮之色。

见鱼儿上钩,高氏便不再掩饰,将自己想要说的,缓缓道来。

“不管你信不信,嫂子真没说谎。朝堂上不久后便有大动作,厉家这回要倒大霉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特意瞥了眼对方脸上此时表情。

齐峻闻言后,眉毛一挑,没有摸清高氏这话中的含义。

“当初大梁初建时,父皇为了稳定局势,对族中没有子弟逃往南朝的勋贵,都留了他们的勋位。原本咱们府里,二弟在南朝任官,当时就要夺爵的。是我好说好歹,证明几房人早已分家。加之,本公主又守在这里,朝臣一时也不敢说三道四,可如今……”高氏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齐峻紧蹙眉头,不明所以地望向高氏。

他实在弄不懂,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是对方想要得到的。

“长宁公主说得不错,二房早已跟咱们嫡系分了家,而且之前一直在江南为官,实在怪不得咱们齐氏兄弟……”为了尽快摸清高氏的意图,齐峻接口说道。

“话虽如此,可你上回瞒着众人,悄悄跑到南朝,到底还是让人知晓了。有人拿这个出来说事……你是不知道,当时皇妹因这个,没少被皇嫂和几位娘娘盘问……”见到这炸毛狮子。终于肯心平气和跟自己谈正事了,高氏心里稍定,忙把话题引到自己想要的方向。

“事情已经做下了,他们要罚就罚吧!说实在话,峻出身将门。虽说前些年一直从文,可真要到了那边,我也是不怵的……不就是临近南朝边界的几个城嘛!”嘴上齐峻虽这样说,心里却嘀咕道,“我就不相信,你们真敢把我往那地方放……”

似是听出他未说出的话。高氏接着说道:“上半年的时候,咱们大梁的兵将连连胜利,此时士气正盛。若是有宁国府的人出现在那里。效果只会更好,不会更差。对南朝那边也是一种震慑。”

高氏这话,说得虽然简单,齐峻却嗅出了她另外的意思。

大哥和三叔未传出坏消息前,齐氏一族在大楚朝的军界还是挺有影响力的。若是把他派到南方边界。以他正宗宁国公嫡系血脉的身份,确实对南朝极为不利。

可是。他会拿列祖列宗鲜血换来的口碑和忠义,来替高家夺权铺路吗?

这女人倒是挺看得起自己的。

“长宁公主抬爱了,峻其实并无入仕为官的愿意。”齐峻向前一揖,接着道,“不过,你也不必忌惮我们,等玉宁公主腹中孩儿一出世,咱们就回沧州,不会跟你抢孩子的。”如今齐峻首要的任务,便是稳住眼前这女人,以及大梁朝堂上的君臣。所以,才会特意拿此事出来换移视线的。

听他提到即将成为自己嗣子那位婴儿,高氏面上不由一怔,随后讪然地说道:“并不是我容不下你们……只是父皇那儿难以交待。打我朝建立以来,齐家确实没立过什么功,难怪会被有心人攻讦……”说到这里,高氏似是颇为怅然,喃喃自语道,“若是你能献出什么东西,或者助我们把南边重臣引到燕京,将来自己新得一个勋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扑噗”一声响,齐峻不禁嗤笑出声:“勋位?那东西我要来何用?母亲在意,我可半点兴趣都没有。”

这句随意的话语,将高氏噎了噎。

“你不希罕,难道不为子孙后代想想?将来,你们生的第二孩子,听得他大哥继承宁国府的勋位,他心里会怎么想?同胞的兄弟,命运却天差地别……”秦芷茹已经被自己送进宫里待产了,此时的高氏,根本不怕齐峻反水,开始拿四房将来的子嗣,来跟对方谈条件。

齐峻会不会心动,高氏不太有把握,但是他母亲一定舍不得。

今日,她之所以挑在霁月堂将此事讲出来,就是有意让郑氏也知晓。

以她这婆母唯利是图的性子,肯定会促使齐峻答应下来。

现在种种迹象表明,那尊还没找到踪迹的传国玉玺,定是在齐峻的手里。既然,他能将遗旨送到南边,没道理不知另一样东西的下落。

谁知,听了高氏这番话,齐峻眉头一扬,随即反驳道:“每个人来到这世上,本就是不平等的。我跟大哥也是亲兄弟,他承爵时,我心里就没有半点对他不满的地方。”

高氏听到后,神色片刻间便阴沉下来:“那是他大你许多,而且,从小他就被公爹带在身边历经,吃尽了苦头……”

PS:

感谢坑无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月底最后几天,争取双更!